純陽武神

純陽武神 第七十八章 震動,除夕,打的什麼

作者:十步行

本章內容簡介:記錄在案的,不過四十九之數,只是中國,就佔據了九指之數,這也與古中國漫長的功夫底蘊分不開,很大程度上來說,極限武道的根基與理論,九成是依靠當年的國術和道家養生之道奠定的。 是以,當今世界上,若...

山海關,遺戰場入口。

軍營中,鄭南英一臉肅穆,另外七名少將師長也都立在左右,露出凝重之色。

此外,兩千餘邁入極限之境的士兵嚴陣以待,各種儀器快速運轉,激光炮管調整方向,地底核彈道同時開啟,幽幽的洞口,潛藏著毀滅性的力量。

到底發生了什麼!

鄭南英凝視遠方,天空一片殷紅,像是被鮮血浸染了一般,每一個人都能夠感受到一種莫名的,源自心底的驚悸感。

血月赤紅,比任何時候都要亮,哪怕身為七極宗師,鄭南英也不由自主地背脊生寒,他不清楚這種變化是否是因為深入遺戰場的齊老,但他相信,事有反常必為妖,因為天地間種種神秘力量的干擾,人類的儀器尚不能探測清楚這遺戰場的深淺,對於未知,需要保持最大的警惕。

不過短短半分鐘后。

鄭南英與七位少將師長相視一眼,都露出狐疑之色,這就雷聲大雨點小,那源自心底的驚悸感也消失不見,彷彿剛剛種種異象從未發生過。

直到半個小時后,發現兩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十數裡外,鄭南英等人方才終於放鬆下來。

「齊老,你……」

等到近了,鄭南英就愣住了,看面前一頭花白頭髮,已經大半轉為烏黑的老人,臉上的褶皺也撫平了不少,乍一看去,像是一下年輕了二、三十歲。

其它七名少將師長也不禁渾身一震,想到了什麼,有人忍不住開口:「齊老,您……突破了?」

這位南京武院的老院長,本就立在八極宗師的最巔峰,再進一步的話,屬於國內的金剛不壞,就將從個位數,躋身兩位數。

第十位金剛不壞!

鄭南英眼前一亮,的確,不然根本沒法解釋,這種由內而外透出的旺盛生機,極限武道,自打破第三次人體極限之後,內力反哺肉身,就漸有延年益壽之功,理論上,第三次人體極限之後,每打破一次人體極限,就可延壽三十載到五十載,但想要打破極限,愈往後也愈是艱難,增長的壽元,大多不夠打破下一次人體極限的過程中,對於人體的破壞、損傷,而進行的諸多修補的消耗。

所以,別看齊恆武打破八次人體極限,事實上真實壽命,並沒有延長多少,像眼前這種轉變,一般來說,都是在剛剛打破人體極限時才會凸顯。

齊恆武微微頷首,笑道:「尚差半籌,需要閉關月余。」

鄭南英八人聞言頓時面色一喜,他們深知這位老院長的性子,既然這麼說,那麼就八九不離十了,只等月余之後,屬於中國的第十位金剛不壞境的高手,就將橫空出世。

事實上,當今世界上,金剛不壞境的高手,記錄在案的,不過四十九之數,只是中國,就佔據了九指之數,這也與古中國漫長的功夫底蘊分不開,很大程度上來說,極限武道的根基與理論,九成是依靠當年的國術和道家養生之道奠定的。

是以,當今世界上,若論綜合國力,這曾經遭遇過輝煌,更經歷過屈辱的國家,又重新屹立在了世界之巔。

「恭賀齊老1

鄭南英朗笑,又惋惜道:「只可惜一個月後不能入南京城觀禮,見證金剛不壞之力。」

卻見齊恆武輕輕搖頭,道:「不足道,前路漫漫,尚需摸索。」

鄭南英八人頓時肅然起敬,齊老過百歲之齡,依然在武道之路上保持這樣的謙卑,相比而言,他們這些六極、七極宗師,又有什麼值得自傲的,一些心性需要收斂起來,重新尋找當初初涉武道之路時的虔誠與熱血。

直到齊恆武與蘇乞年走進遺戰場的出口,鄭南英八人的目光依然追隨著他們的背影,但不知為何,鄭南英察覺到一些細節,不知是刻意還是無意,齊老總是落後那位不知名的客座講師半步,相比於最初兩人並肩而入遺戰場,不知是否是錯覺,鄭南英覺得,齊老似乎多出了一分不易察覺的拘謹。

一月十八日,臘月初八,夕陽落下,明月當空。

這一天午後,蘇乞年與齊恆武入山海關血族遺戰場,連斃三大血族金剛不壞,於遺深處止步而歸返。

入夜,明月如盤,清寒的月光穿過黃色楓葉間的罅隙,落到簡陋的竹屋前。

齊恆武盤坐在竹屋內,天窗洞開,攬九天月光入內,他呼吸吐納,體內似有一團雷雲滾動,天地自開,武域在無聲中蛻變,漸漸擺脫最初的粗陋。

而這種蛻變,一直持續到了新年正月的第九天。

臘月初八之後,在臘月十五這一天,國內新聞鋪天蓋地,山海關遺戰場中傳出捷報,軍隊橫掃黑暗生物,誅敵無數,單單隻是大當量的核彈,就動用了足足十顆,小當量核彈數十顆,加上各種激光武器,以鄭南英為首的山海關駐關軍士,浴血而戰,幾乎將目前人類所能企及的遺戰場地帶,全部清剿了一遍,漏網之魚寥寥無幾。

一時間,不只是國內,世界範圍內,民心大震,雖然對於普通民眾而言,遺戰場太過遙遠,但隨著這麼多年來,諸多退伍的士兵的回憶,人們可以想象,在那片黑暗的戰場上,人類付出了怎樣的血的代價。

而這次大捷,在進入二十三世紀之後,堪稱少見,鳳毛麟角,更是足以鼓舞、安定民心。

然而,除了國內高層,乃至世界諸國高層之外,罕有人知曉,在中國山海關遺戰場中,被記錄在案的一頭血族准伯爵,媲美金剛不壞的存在,加上兩頭尚未確認,但已經捕捉到蹤跡的准伯爵級存在,在軍隊清剿時像是蒸發了一般,蹤跡全無。

……

臘月三十,除夕。

地市泰州屬於亞熱帶地區,寒冬更顯陰濕,這裡水網密布,又稱之為水城,在古老的十三世紀,年輕的馬可·波羅跟隨父親和叔叔來到這座古城,曾在《馬克·波羅遊記》中這樣說:「這城不很大,但塵世里的幸福極多。」

科技繁榮到後來,古典成了流行,傳統煥發了生機,除夕之前,諸多古法製作的年貨,就走上了大街小巷,時而可以聽到炸炒米的轟鳴聲,看得那些年幼的孩子一個個睜大了好奇的眼睛,有些不理解為何在這個時節,會動用如此落後繁瑣的工具。

大人們摸摸他們的小腦袋,都笑著不說話,有些時候,歲月是值得銘記的,很多過去並不遺憾,只是令人感懷、想念,沒有什麼比看到過去,更加令人深刻地認識到,自己長大了。

軍屬小區。

聶庚午端著茶杯,看自家小子在院子里練拳,又看看院子外,愈發心中憋悶,心情很糟糕。

至於聶念年,也有些心不在焉,自家老子漸有陰轉小雨,轉大雨,乃至雨夾雪的跡象,讓他這一趟拳打得心驚肉跳,總覺得自家老子看他的目光越來越不善,要不是顧及自己長久歲月以來保持的優雅冷酷氣質,他早就撒丫子進屋找他媽了。

「停!你小子打得什麼破拳1

終於,聶庚午沒忍住,開口訓斥道,這八步崩拳他還是了解一些的,作為軍區戰團團長,也曾經去南京武院作過交流,這八步崩拳最重氣勢,一往無前,在武術家層次的極道武學中,算是極上乘了,但自家小子最近越練越不像樣,氣勢不顯,像是軟綿綿的,分明已經偏離了拳法本真。

麻蛋!

聶念年心中摔碎了八張大桌子,終於殃及了他這條小鹹魚,關鍵他老子還只能順毛捋,親愛的師父伯伯,您老不是說今天回來嗎?這都夕陽西下了,您再不回來,您這大侄子可真要斷腸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