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房客大穿越 其他類型

房東房客大穿越 231亂音亦是一曲

作者:成南壯北

本章內容簡介:人啊!是敵人啊!趁他還沒反應過來,我們趕快先跑路才對吧1 方吳為也是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一行人的境況,還依然是被當成魚餌的誘餌!是要被人徹底消滅的對象!剛才自己已經暴露了位置,竄到了路中央來,...

聽到了王強的話,方吳為不知道為什麼,第一個冒出的想法竟然是這個。。

。。。。

下車的地點燈光極其昏暗,十米之外根本就看不清楚。和王強小七一起趴在地上的方吳為,只能看見遠處的數道車燈,緩緩向停在附近的裝甲車駛近。

這裡,沒有都市那樣的喧嘩聲。沒有一點星光的夜空中,稀疏的飄著幾片烏雲,冬日,氣溫明顯下降了很多,一陣涼風襲來,方吳為也感覺感覺絲絲的寒意,身子還是忍不住一緊。幾乎沒有月光的廢墟街道,略顯得有些凄涼

而隨著車燈越來越亮,方吳為的心臟也越跳越快。而在如此黯淡的地方,方吳為猛然注意到自己胸口那根連著鄭口毛的「白絲」,居然隨著車子的靠近,越來越粗。

方吳為皺緊眉頭想到。

不過,直到那幾輛車停下,從車上瞬間魚貫而出二三十名滿身肌肉的傭兵,卻也沒有看見鄭口毛的身影。而看著那麼多的傭兵,趴在地板上的方吳為也是一臉納悶,納悶著這幫滿身是肉的大個子們是怎麼擠進三輛旅遊小車的。

而那群傭兵中,有一位青年顯得特立獨行,與眾不同。他身著一襲白衣,藍色頭髮,從臉看上來像是個亞裔。

此時此刻,這個藍發青年正站在肌肉大漢們的中間,一臉懵逼地看著周圍的傭兵。

雖然藍發青年看上去是那幫傭兵的領頭人,但在方吳為的眼中,那個白衣飄飄的藍發青年,擺明了是不知道從哪個片場走錯來到這個傭兵團的cosplay愛好者。

「嘰里呱啦。。」

「嘰里呱啦。。」

「嘰里呱啦。。」

傭兵們瘋狂的溝通交流著,而他們說的話,真的是讓方吳為一點也聽不懂。而那個藍發青年,看上去也不是很懂的樣子,一直是保持著懵逼臉。

「嘰里呱啦?」

在許久的討論后,藍發白衣的青年忽然一臉懵逼地對身旁的傭兵們問道。

聽到青年所說的話,方吳為瞬間滿臉黑線。

「王強。。」

方吳為小心地戳了戳王強的肩膀,然後極其小聲地問道:

「那個藍頭髮的,說的不會是中文吧?」

沒錯!在別人說著完全看不懂的外語時,藍發青年說的是標準的普通話「嘰里呱啦」!完全不明白,這個藍發青年究竟是怎麼跟這幫外國傭兵溝通的!

「嘰里呱啦1

外國傭兵點點頭回答道,居然臉上掛著一副明白的樣子!!

「嘰里呱啦?」

藍發青年眼角抽搐的看著身邊的傭兵們,擺出了完全不明白的樣子!!是真的完全不明白啊!!

方吳為也眼角抽搐的看著藍發青年,又戳了戳身旁王強的肩膀,小心翼翼地問道:

「喂。。那個人好像完全沒有明白那群傭兵要幹嘛吧?」

聽到方吳為的話,王強卻一臉嚴肅的看著那群傭兵,神情之中流露出了危機來臨時的不安!

「方先生,那個藍發青年正在分配任務!你千萬不要出聲1

方吳為眼角劇烈抽搐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王強,又看了一眼那邊不停攤開兩手,一臉疑惑地問著「what?!e色1的藍發青年。

帶著靜觀其變的心態,方吳為一臉蛋疼地看著藍發青年給傭兵們「分配任務」。

「嘰里呱啦1

一個傭兵朝身邊的傭兵們說道,像是在交代什麼事情一樣,而聽到那句話的傭兵們都點點頭。

藍發青年一臉迷茫的看著周圍交頭接耳的傭兵。就好像是不會說英文的少年,被扔在了全都在說英語的課堂上一樣,完全陷入了對人生的迷茫狀態!

看著藍發青年這幅模樣,方吳為甚至能體會到已經快要遺忘的感受。就是在上外語課時,自己明明完全聽不懂,卻還要應付著老師的目光,不停點頭裝作自己已經聽懂了的感受。

「那個。。」

藍發青年像是已經忍不住了!居然開始放棄使用別的語言了!他用標準的普通話,焦急地向身旁的傭兵們問道: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能不能不瀾韁揮形迨個人懂的沃德語交流啊?」

方吳為一臉黑線的聽著藍發青年的標準普通話,又戳了戳王強的肩膀。

「那個。。王強,王隊長。。他好像真的是不明白誒。。」

王強的臉色也露出了些許疑惑,不過隨即又定下心神,對方吳為小聲說道:

「不會的!他就是在分配任務!方先生,不要說話1

「唉。。」

趴在地上的方吳為嘆口氣,反正現在除了靜觀其變之外什麼也做不了,於是便繼續觀察起傭兵中間的藍發青年。

此時傭兵們的討論看上去已經到了最後時刻,每個傭兵都笑著點點頭說道:

「嘰里呱啦1

只有藍發青年一個人,完全是一臉懵逼的狀態,捂著腦袋作出了快要崩潰般的舉動。

直到最後一個傭兵說完「嘰里呱啦1,二三十位傭兵瞬間排成了一列長隊,然後邁著整齊的步伐,回過頭朝來的方向走去!

方吳為詫異的看著高喊口號離去的傭兵,完全搞不明白他們究竟在幹什麼。

然而。。直到方吳為再次看向了那個藍發青年,他才發現。。原來。。在這個廢墟中一臉詫異的人不只有自己一個!

只見藍發青年也一臉詫異的瞪著齊步走離去的傭兵們,嘴巴都已經驚訝的快要掉下來了!

「搞毛啊!你們要去哪啊?!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啊1

像是反應過來了一般,藍發青年崩潰地跪在地板上,朝著齊步走已經開始唱歌的傭兵們喊道。

那群唱著不知道什麼歌的傭兵,就像是聽見了藍發青年的話,一齊大吼了一句:

「嘰里呱啦1

然後加快了步伐,齊步走向了黑暗的深處,慢慢便看不見了蹤影。。

看著藍發青年,一臉懵逼地跪坐在廢墟之中,方吳為一臉蛋疼。

而此時,那藍發青年的雙眼裡,竟默默的滑下兩行淚水,就如同被同伴拋棄可憐人一樣,朝傭兵們消失的方向顫抖的伸出了手。

看著藍發少年如此尷尬的模樣,方吳為都已經忍不住要衝出去替他解圍了。。

方吳為此刻只想著自己能走上前輕輕抱住他,安慰他受傷的心靈,然後告訴他:「沒關係的,你已經不用再跟那些坑比交流了。。」

「喂!哭哭啼啼的,你還是不是男人了?」

在那藍發青年默默流著淚的時候!在方吳為已經快要控計不住記幾的時候!一個雄渾的男人聲音,忽然從那跪在地上的藍發青年身後傳來。

「?1

藍發青年帶著淚水,驚訝的向身後看去。顯然他也不會意識到,這個時候,居然有人會給他安慰。

「男人埃。是要把淚水,化為前進動力的生物不是嗎?」

光著上身的魁梧壯漢,渾身是血地看著藍發青年如此說道。

那一滴滴從身上滴落在地板的鮮血,散發著淡淡腥味,向在場的所有人,訴說著他身為男人的光榮。而他的雙眼是如此的堅毅,讓藍發青年的心都不禁為他傾倒,讚歎他竟然如此的有男子漢氣概!

「可是。。可是。。」

藍發青年跪在地上,顫抖的指著自己部下傭兵離去的方向,抽泣地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站起來!站起來擦掉你的淚!然後。。」

魁梧的壯漢,就如同說著命令一般,讓人無法抵抗!他深沉雄渾的聲音,是如此的富有成熟魅力!

此刻的廢墟,就彷彿化為了西部之中的偏遠地帶。一位帶著牛仔帽,叼著雪茄的硬漢牛仔,站在夕陽之下,對著跪在地板上的年輕牛仔,傳授著男人所謂的正義!

「是。。」

跪在地上的藍發青年流著淚點點頭,緩緩從地上爬起。他不想讓身前這位像是蘭博一樣的壯漢失望,他從這個男人身上,感受到了真正的男人氣概!

擦去淚水,雙眼之中重新露出了充滿信心的神采,藍發青年崇拜地看著身前魁梧的壯漢問道:

「您是想叫我站起來擦掉淚水,然後向前對不對1

「額。。」

聽到藍發青年熱血的話語,滿身是血的魁梧壯漢摸了摸腦袋,忽然咧開嘴傻笑著說道:

「這倒不是#。洒家就想問下,你有看見洒家的房東沒?嘿嘿。」

在看到鄭口毛那可怖的臉時,一直趴著的方吳為終於忍耐不住內心熊熊燃燒的吐槽之心了!那種從頭被壓抑到尾的吐槽之心,已經化為了蠻荒巨獸,啃噬起了方吳為的理智!

從地板上爬起!

像是解放了內心的枷鎖一般!

方吳為帶著因為吐槽而歡快的笑容,揮灑著眼中因為吐槽而歡快的淚水,從半空中一個跳劈,狠狠用手刀打在了鄭口毛的腦門上,大聲吼道:

「你妹啊!鄭先生你不要問敵人這種問題啊!可惡1

。。。。

「不過,鄭先生你還沒死,真是太好了。。」

方吳為看著身前魁梧的鄭口毛,眼中閃爍著晶瑩的光點,小聲說道。這種生死離別般的重逢,讓人的心中充滿了溫暖的感情,仿若春日的暖陽一般,令萬物復甦,重新擁有了希望。

看到手刀自己腦門的人是方吳為,渾身是血的鄭口毛也是一愣,隨即咧開嘴笑了出來。看得出他雖然帶著許多傷,但是狀態卻也不錯。

「居然是房東啊!洒家還在想怎麼找你們1

方吳為用手背輕輕將自己眼中的霧氣抹去,眼中是與鄭口毛再一次站在一起的喜悅,然後對鄭口毛問道:

「說起來鄭先生,你是怎麼到這裡的?你剛才不是掉下車去了嗎?」

剛才裝甲車被rpg襲擊的時候,鄭口毛就擺出一副電視劇里要掛掉的男n號的表情,也說出了各種flag,沒想到居然還能在這裡再見到,真的是太神奇了!

鄭口毛又是憨憨的一笑,拍了拍自己的「下體」。更準確來說,應該是拍了拍他一直穿著的大褲衩。

「說到這個,洒家要幸虧之前兌換的空間內褲呢1

方吳為順著鄭口毛的手看去,只見鄭口毛不停抓著自己的大褲衩,作出了在馬路上馬上會被jc蜀黍抓走的舉動。

「那個。。」

強忍著滿頭的黑線,方吳為尷尬的看著鄭口毛問道:

「是因為兌換的東西。。救了你一命嗎?」

看著不停揉捏著褲衩的鄭口毛,雖然方吳為已經強忍住自己吐槽的衝動,但是他感覺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狠狠把鄭口毛暴打一頓的衝動了。

只見鄭口毛嘿嘿一笑,搖了搖頭,故作神秘的說道:

「剛才有車子經過的時候,恰好勾住了洒家的內褲,所以洒家就被帶到這裡了!而洒家在這裡的原因,完全是因為洒家的內褲質量太好了呢1

「。。。。」

「。。。。」

尷尬的氣氛在戰場的廢墟之中蔓延,所有人都滿臉黑線的看著站在街道中間的鄭口毛,包括那個藍發青年也是一臉「囧」字地看著本以為是純爺們的鄭口毛。

「啪」

方吳為輕輕拍了下一臉「囧」字的藍發青年的肩膀,一臉惋惜地說道:

「真不好意思,讓你看見我朋友的糗態。。心中夢破碎的感覺不好吧?我明白的。。你不孤獨。。」

藍發青年像是沒反應過來一樣,一臉懵逼地緩緩看向方吳為,完全沒搞懂怎麼突然又竄出了一個人!

方吳為嘆著氣搖了搖頭,緩緩勾住鄭口毛寬闊的肩膀,向之前傭兵離去的反方向默默離去。

而鄭口毛被方吳為一扯,還有些不願意動彈,疑惑地向方吳為問道:

「房東幹嘛?俺們就走了嗎?」

此刻,背對著藍發青年的方吳為臉上,瞬間已經滿頭的冷汗,用極其小聲的聲音罵道:

「鄭先生,你真是豬嗎?那個是敵人啊!是敵人啊!趁他還沒反應過來,我們趕快先跑路才對吧1

方吳為也是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一行人的境況,還依然是被當成魚餌的誘餌!是要被人徹底消滅的對象!剛才自己已經暴露了位置,竄到了路中央來,現在要是那個藍發青年一個不爽,直接把自己滅了也不足為奇!

「是。。是嘛?那俺們快走吧。。」

鄭口毛在聽到方吳為略微顫抖的聲音時,冷汗也是不住地從額頭上冒了下來,兩個「貪生怕死」只想著逃命的男人,就這麼流著冷汗,一起攙扶著對方向著黑暗走去。

不過,理想是美好的,現實貌似挺殘酷。藍發青年終於還是從逗比狀態恢復正常,一臉戾氣地朝著黑暗中的方吳為和鄭口毛喊到:

「你們給我站住!1

「!1x2

方吳為和鄭口毛一聽到那個聲音,不止沒有站住,還瞬間加快了腳步,飛一般的向遠處狂奔起來!

「說站住就站住,你以為我們是傻啊?1

方吳為遠遠地朝著藍發青年回頭喊道。然後一高一矮,一壯一中的兩個男人,在這廢墟中就跟脫韁的野狗一樣,瘋狂逃竄著!

「咻咻!1

兩聲利器的破空聲在夜空之下響起!

然後緊跟其後的是方吳為和鄭口毛的兩聲慘叫!

「啊1x2

藍發青年手中夾著數把透著白光的飛刀,在這種現代化戰場中一點也不搭的喊道:

「你們再不站住回來,下一次射的就不是你們手臂那麼簡單了1

話音剛落,他手中又是兩道白光閃過,兩把飛刀直直地又插在了方吳為和鄭口毛的右手臂上!精準無誤,彈無虛發!

「啊~」x2

慘叫聲,再一次在這夜深人靜的寂靜之處響起。

。。。。

方吳為和鄭口毛兩個人的右手臂上,都插著兩把白光閃閃的飛刀,此刻正90°鞠著躬對著藍發青年說道。

「大爺,我們認慫,饒一命行不行?」

「哼1

藍發青年冷哼一聲,輕輕一甩自己藍色的莫西幹頭,如同掃把一樣的頭髮像果凍一樣晃動著。

「原來你丫是莫西幹頭啊1

方吳為詫異地抬起頭看著在夜裡不停晃動的頭髮,大聲吐槽道。

「嗯?1

藍發青年狠狠瞪了方吳為一眼,看來他對方吳為的吐槽很不滿意。

「沒什麼沒什麼。。」

被藍發青年一瞪,方吳為的後背又冒起一陣雞皮疙瘩,只得再低下頭深深鞠著躬,什麼話都不敢說。

藍發青年看到方吳為如此識相,才滿意的點點頭。

「你們兩個。。應該就是目標身邊的那群人了?怎麼樣,我們李家的飛刀挺厲害的吧?」

方吳為臉一黑,小聲吐槽道:

「毛線的飛刀那麼准。。你那是導彈吧。。」

「嗯?1

藍發青年又狠狠瞪了方吳為一眼,看來他對方吳為的吐槽,真的很不滿意,不過他還是接著說道:

「本來我應該就這麼把你們殺了。。不過。。」

藍發青年頓了頓,忽然從身後抽出了一把長長的武器,對彎腰鞠躬的方吳為和鄭口毛說道:

「我這個人做事與別人不一樣,如果你們兩個中有一個人能打贏我,那我就放了你們兩再也不找你們麻煩1

聽到藍發青年的話,方吳為一愣,下意識抬起頭看向藍發青年手中的武器。

只見長長的武器散發著冰冷的光澤,顯然是經過了精心保養,也飲過了無數的鮮血,讓方吳為看到就心跳直跳,無法按捺內心中的難言情愫!

「你妹啊!為毛在這種地方用長劍啊?1

方吳為看著藍發男子手裡的長劍,如此吐槽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