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四十章市長的人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業就和運動場上的比賽一樣嗎?誰跑得快,誰就拿獎嗎?這是很幼稚的思維,這個地方只是看誰最合適,怎麼對發展有利,懂嗎,調動開了葉書記對柳林市的局面更為有利,因為她畢竟讓別人找的了破綻。」 季子強也...

?這個時候,季子強也是悶悶不樂的,葉眉的危險看來在一步步的逼近,那麼自己總是應該給她做點什麼,他就告訴司機說:「你搭班車先回洋河吧,我今天自己開車,辦點私事。」

司機趕忙把鑰匙交給他,又檢查了一下車,就打車離開了。

季子強開上車,準備到省城去,希望自己的運氣好,可以遇見老丈人,至少幫著葉眉打探點消息,找機會幫她說說話那就更好了。

季子強一路開著車就到了省城,半道上他還給江可蕊去了個電話,江可蕊聽說他要回來,自然是很高興,就讓他直接到家裡去,不要在外面吃飯,她和家裡聯繫,做點好吃的。

季子強說他什麼都不想吃,就想吃江可蕊的肉肉,江可蕊就笑著罵了他兩句,但季子強這個賤皮子的傢伙聽到人家罵他,他還很高興,想不通,怎麼有這樣的人?

一個人開長途,季子強就跑得相對慢了很多,一路上看著車窗外的小草、建築、路人,他們都在撥弦自彈著荒野,路邊的冬天,總帶著一些蕭蕭野色,染著季節的露華。寒風也會突然颳起,冬的氣息便更加濃烈了,一些哀涼的青郁滲入山川,季子強注視著飄零的塵風,如凌波般的心情,細細地,一點雜念也沒有,帶他入無人之境。他在思緒就交付給了冬天的落寞。

到省城的時候,剛好就趕上吃晚飯的時間了,季子強直接把車開進了省委家屬院一個不顯眼的地方停下,他不希望有人看到掛有柳林市牌照的小車在省委家屬院出現,門口的警衛在撥通了江可蕊家的電話后,把他放了進去。

走進了屋內,江可蕊正在收拾餐桌,擺放菜肴,回頭看看他說:「子強,你回來的剛好,菜也做好了,快洗下手吃飯。」

季子強對她做個鬼臉,無聲的用口語說:「要吃肉肉。」

江可蕊就一下子緋紅了臉,恨恨的瞪了季子強一眼,廚房裡阿姨也出來了,幫季子強到了一杯水,季子強說聲謝謝。上樓放下皮包,洗洗手有走了下來。

江可蕊的媽媽也剛剛走進客廳,季子強趕忙親切的過去招呼,有幫著把江處長的外套接過來給她掛好,說:「阿姨才下班,外面很冷埃」

江處長笑笑說:「你叫的什麼??還叫阿姨?」

季子強有點難為情的憨憨一笑說:「總感覺有點不習慣,呵呵。」

江處長就搖搖頭說:「這次回來就好好實習一下,現在先叫一聲媽。」

季子強呵呵的笑著就叫了一聲。

江可蕊從餐廳出來說:「媽,你又欺負我家子強了。」

江處長撇撇嘴說:「稀罕!好像不是我們家的一樣。」

江可蕊和她媽媽就嘻嘻的笑了起來,季子強只有尷尬的在旁邊陪笑了一會。

等了一會也沒見樂世祥回來,江可蕊的老媽就說:「我們不等他了,他那時間沒準。」

季子強說:「要不打電話問問。」

江可蕊說:「老爸不喜歡家裡經常電話騷擾他,他要沒事就回來了,不回來你打過去也沒用,算了,我們先吃。」

三個人加上阿姨一起就吃了飯。

吃完飯季子強和江可蕊就上樓稍微的親熱了一下,一會樂世祥就回到了家裡,季子強也趕忙下來,樂世祥看到季子強就笑著說:「子強回來了,我也正準備讓你回來一趟呢,來,坐下聊聊。」

季子強先幫著樂書記泡了杯水,就一起坐在了沙發上,江可蕊和她老媽聽樂書記的意思是要和季子強談點工作,也就沒有過來,她們坐在了另一組沙發上,看起了電視,不過把電視的音量調小了許多。

季子強就陪樂書記聊了幾句閑話,樂書記也逐漸的變得深沉起來,對季子強說:「子強,對北江化工公司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季子強感覺這問題有點敏感,就小心翼翼的說:「企業在柳林市落戶本來是個好事情,只是在具體操作上,可能還是有點誤差。」

樂書記不動聲色的說:「但現在已經是這樣了,要是讓你處理,你會怎麼辦?」

季子強不得不好好的想一下了,看來這件事情在省上已經引起了關注,只怕葉眉有點麻煩了,季子強就斟字酌句的說:「其實就北江化工廠的污染問題,也不是現在鬧的那麼嚴重,主要是排放,要是對污水處理下點功夫也是可以解決,在這件事情上,或者還有很多人為的因素。」

樂書記不易覺察的點點頭說:「肯定有人為因素在其中,但不管怎麼說,這終究還是個瘤子埃」

季子強從樂書記的話中聽出了他的意思,他就放膽說:「可以換個地方。」

樂書記搖下頭:「問題是已經在那裡了,再換地方,廠家可能同意嗎,搬遷費,征地費都成問題了。」

季子強也點下頭:「是的,問題複雜性也在這裡,但事在人為,只要有這個想法,就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

樂書記深深的看了季子強一眼,就轉換了一個話題說:「對葉書記你怎麼看。」

季子強心中感覺不妙了,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樂書記提到葉眉,只怕是凶多吉少,季子強也就不敢亂說,很謹慎的回答:「我給她做過秘書,人很有能力,至於這次北江化工公司的事情,她也許是疏忽了。」

樂書記「嗯」了一聲說:「我也和你是一個看法,這人有能力,也顧全大局,為人低調,不爭名好利。」

聽他這樣說,季子強就放了心,他可不希望葉眉有什麼閃失,雖然在過去這幾年,葉眉沒少收拾他,但如果沒有葉眉的提攜,也就沒有他季子強的今天,人要學會知恩圖報,他也贊同的說:「我也感覺葉書記是個難得的好領導。」

樂書記就笑笑,又說:「聽說你們兩人一直是爭鬥不休,現在怎麼到有點惺惺惜惺惺的味道了。」

季子強說:「爭鬥是因為工作的分歧,但一個人的品德不能因為爭鬥而改變。」

「是啊,今天葉書記還在我那說你。」

「奧,說起我了。」季子強有點詫異的問。

「是啊,她提議讓你接手韋俊海的工作。」

「韋市長的工作,他要調動?」季子強有點驚訝的問。

「不,是葉眉要動動。」樂書記淡淡的說。

季子強一下的倒抽了一口涼氣,他沒有因為葉眉提名自己去做市長而興奮,反而他開始為葉眉擔心起來,她多不容易啊,過去為了搞好和華書記的關係,經常違心的忍讓和妥協,現在和韋俊海也是經常的忍辱負重,我既然今天有這個機會那句一定要幫她說兩句,他就問道:「樂書記,為什麼要調動她呢?」

「你恐怕是叫錯了吧,在家還叫我樂書記你提的這個問題也是我最近幾天一直考慮的問題,你來說說,假如照現在這個情況,他們兩個人關係僵成這個樣子,那柳林市的工作會搞的上去嗎?」

季子強明了他的意思。但他還是想在努力一次:「關係不好,不能就怪葉書記一個人,就這樣把她調離我看不公正。」

「公正,」樂世祥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季子強說:「你認為做領導,做事業就和運動場上的比賽一樣嗎?誰跑得快,誰就拿獎嗎?這是很幼稚的思維,這個地方只是看誰最合適,怎麼對發展有利,懂嗎,調動開了葉書記對柳林市的局面更為有利,因為她畢竟讓別人找的了破綻。」

季子強也明白這道理,要是兩個最高領導頂上了,那受害的當然是柳林市的經濟,工作和人民了。只是心裡為葉眉感到不平,他就小聲的說了一句:「明明就是陷害。」

樂書記搖搖頭繼續的開道他說:「看問題要看長遠,葉眉還年輕,準備調她來北江市做副書記,從表面看她是有點委屈,但北江市的市委李書記明年就到退休年齡了。」

季子強馬上就不在說什麼了,他低下頭自己想,原來省上是這樣安排的,自己再說就是害葉眉了,過上一兩年,葉眉要能坐上北江市的市委書記位置,那情況有大不一樣了,北江市的市委書記是省常委,和柳林市的市委書記不可同日而言。

看來自己還是在宦海中游的太淺,很多事情是是看不透的。

對於今天的談話,樂書記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他為什麼今天要和季子強來討論這個問題,為什麼還要說的這樣透徹,他希望季子強聽清他的意思,就算是送給季子強了一份厚禮,讓他帶給葉眉,以實現他下一個計劃。

所以樂書記又說:「她一走,韋俊海會上來,但柳林市市長的位置就空出來了,如果市裡有人提名讓你接替,那或者又會是另一番景象了。」

季子強慢慢的醒悟過來,說:「我明白了,請葉書記提名推薦我?」

樂書記意味深長的笑笑說:「她提了沒用。」

季子強一下就有點茫然了,既然是要柳林市的人提,但又說葉眉提了沒用,這是什麼意思?季子強思考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