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九章葉眉的讓位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以為然的說:「首長啊,這樣的情況過去我們北江省也有過,在全國來說也比比皆是,現在提倡的就是年輕化,專業化,知識化,我看這不是問題。問題到是李省長,和老蘇他們那關難過啊,在說了,你還準備下一步把北江市的...

?葉眉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她理解省樂世祥所說的放棄柳林市的含義,她深深的責怪著自己,為什麼自己當初就不能和季子強一樣,頂住這個項目,保住自己的良心,要是那樣,自己也不會給樂書記帶來今天這樣尷尬的局面,也不會讓樂書記放棄本來亟待擴大和穩固的地盤,可以說,樂書記對李省長的妥協和讓步,其實都是因為自己的一昧的曲意迎上造成的,自己多堅持一點,也許不會發生今天的退卻和讓步。

葉眉傷心的看著樂世祥說:「對不起,樂書記,都是我不好。」

樂世祥淡淡的說:「有的時候退一步海闊天空,只怕是要委屈你了。」

葉眉憂傷的笑笑說:「我沒關係,到哪都是工作,但我沒有管理好柳林,以後柳林一定會給樂書記帶來更多的麻煩,這才是我傷心的地方。」

樂世祥很大氣的揮揮手說:「這算不了什麼,你離開了柳林市,北江化工公司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作為補償,韋俊海會接任你的職務,所以你也應該有個準備,我們不害人,但防人之心永遠不能放棄。」

葉眉點點頭,她不敢問自己未來會調到那裡去,這不是她應該過問的,不過作為這次樂派的失利認輸和妥協,代價一定會很大,但有什麼辦法呢,自己這個尾巴已經讓別人抓住,在鬧下去,只怕會牽連更多,麻煩也更大,就此退讓,是唯一可行的一個方案了,自己呢?只怕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掌控大權,叱吒風雲了。

但葉眉不敢問自己,她卻可以問別人:「樂書記,那那以後柳林市的市長由誰來接任?」

樂書記就眯起了眼,他不好回答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其實比他對政敵妥協更為讓他費神,葉眉讓人找到了破綻,自己必須幫她堵上這個漏洞,妥協和後退是必然的,但自己真的就甘心把柳林市全部交給他們嗎?不,絕不能這樣。

退一步不過是為了下次更好的進兩步,那麼這個市長人選就更為關鍵了。

樂世祥沉吟良久說:「葉眉啊,你感覺誰去做這個市長更為合適?」

葉眉想了想,說:「省上還沒有既定的人選嗎?」

樂世祥搖下頭說:「還沒定,李省長估計也有點想法,所以我準備拖幾天。」

葉眉就說:「那我舉薦一個人,洋河縣的季子強,有他就能夠穩住柳林市,有他也才能對付的了韋俊海。」.

樂世祥的眼中就一下子閃動出了一種讓葉眉看不懂含義的亮光,但瞬間,樂世祥就說:「聽說他和韋俊海走的很近。」

葉眉搖下頭說:「我過去也一直是那樣認為的,但我錯了,我們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衡量季子強同志,他是一個奇才,奇人,他的胸懷比我們很多人都更為寬廣,這樣的人總是與眾不同的。」

樂世祥眯起了眼睛,就這樣看這葉眉,看了很久,很久,他都沒有說話,季子強能夠獲得他最大的政敵的讚賞,這對樂世祥來說也是意想不到的,這小子到底是何德何能,看來自己一直還是有點小看他了。

葉眉見樂書記久久沒有說話,也不敢再多問了,就說:「那我先回柳林市,早作準備。」

樂世祥繼續看著,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發愣,突然他又醒悟了過來說:「你不是家在省城嗎,回家看看,住一兩天吧,你這幾年也很辛苦了。」

葉眉很感激,有點激動的說:「我還是回柳林,我給書記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真的請書記原諒。」

樂世祥「嗨」了一聲說:「什麼啊,天塌不下來,小小的一次失利和錯誤算不了什麼,以後的路還長的很。」

葉眉離開了省委樂書記的辦公室,沒有回家,她怕自己這樣的心情會影響到丈夫和孩子,她還需要趕快的回到柳林市,戰場本來是勝利者才有權利打掃,不過葉眉還是想自己能掃一點就掃一點吧。

樂世祥在葉眉走後,也沒有再去看文件了,他若有所思的站了起來,走到了寬大的窗戶前,久久的遠眺著這座城市的那些高大宏偉的建築。

「,」響起了敲門聲,樂世祥知道這一定不是秘書,秘書的敲門手法,他早就熟悉,轉過身來,就見省委組織部長推門走了進來,他們辦公室距離也不遠,兩人家裡住的也不遠,都在一個院子里住,謝部長也是樂世祥一手拉起來的,所以就比較隨便一點。

樂世祥見謝部長來了,臉色才緩了過來,謝部長笑著說:「領導又在為難是不是,早上你說的那事啊,讓我也頭大了一早上,柳林市很重要,也是書記你的根據地埃」

樂世祥嘆口氣說:「是啊,沒有個合適的人選,我還真不放心,不管怎麼說,不能讓柳林搞成獨立王國,那樣以後會很麻煩。」

謝部長放下手中的茶杯說:「是啊是啊,關鍵去的人還要有獨立特行的性格才成,不然去了不如不去。」

樂世祥點下頭說:「問題就在這裡,韋俊海可不是個好配合的人,等閑人去了的確無效。」

謝部長就問:「那在柳林的當地呢,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樂世祥笑笑反問一句說:「你是組織部長,你到來問我了,嘿,這奇了怪了。」

謝部長也呵呵呵的笑了一會說:「我這種高風亮節的行為你不表揚還說扎氣的話,現在的領導有我這樣視權利如糞土的嗎,我這是主動放權。」

兩人笑了兩句,謝部長就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說:「對了,你不說我還忘了,你一說我想起一個人來,也許這人挺合適的。」

樂世祥看看他,平淡的說:「是嗎,誰啊?」

謝部長就搖頭晃腦的說:「這人很有能力的,能把一個那樣貧困的洋河縣,沒幾年功夫就搞到了全市各項指標派名第一的人,我看這就是魄力,也是能力。要我說啊,就把那個市長讓洋河縣的書記當了,要是以後整個柳林市都這樣發展起來,那對我省的經濟發展就可以起到極大的推動作用。」

謝部長實際是知道這個洋河縣的書記是什麼人了,這個季子強的底細,瞞的了別人,但瞞不過謝部長,特別是最近也聽說到了一些葉眉和季子強的矛盾傳言,要是一般人,他也不會在意,但因為涉及到季子強,他的關注就多了一點。

樂世祥靜靜的望著謝部長,他想知道謝部長是不是知道了季子強和自己的關係,但他自己回憶了一下,好像沒給他說過,那麼他或者說的是真心話,如果是這樣,葉眉的想法就和他不謀而合了,樂世祥就淡淡的說:「你感覺這樣可行?你認為他坐的住那個位子。」

他還是無法確定謝部長是不是知道自己和季子強的關係,所以他就即不能提季子強的名字,也不能太作假的說洋河縣那個書記,樂世祥只能說「他」來代表。

謝部長一看自己的主意樂世祥是不排斥的,他就開始了大膽的論證,但他的論證所說的話並不很多:「呵呵,領導啊,他現在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都可以搞出這樣一個小卒子過河困老將的局面,你想他怎麼可能穩不住個位子?」

樂世祥聽他這樣一說就抬起頭默默的看著他,但還是皺了下眉頭說:「從操作上只怕有點難度,他畢竟只是個處級,這樣一下子就到了廳級,只怕難以服眾」。

謝部長就不以為然的說:「首長啊,這樣的情況過去我們北江省也有過,在全國來說也比比皆是,現在提倡的就是年輕化,專業化,知識化,我看這不是問題。問題到是李省長,和老蘇他們那關難過啊,在說了,你還準備下一步把北江市的副書記讓葉眉補上,兩個位置只怕很難一起到手了。」

樂世祥點點頭說:「這也是我一直沒有動的一個主要原因,這兩個位置我都勢在必得。」

謝部長也就把眉頭皺了起來,這事情難度有點高了,按現在北江省的高層布局來說,樂世祥想要一次囊括兩個位置,很難啊,要想保持北江省的穩定格局,只怕還是要利益共沾,給人家也留點好處才行。

樂世祥和謝部長兩個人都陷入了沉思,要保柳林市,就要放棄北江市,但北江市的副書記更為重要,一個北江省是省會市,級別比一半市要半級,在全省的比重也大,在一個北江市的市委書記也快到退休年齡了,這葉眉接上副職,也就是為下一步打個埋伏,還能化解葉眉目前的危機,可謂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樂世祥就站了起來,圍著沙發來回的繞了很久,最後說:「想想辦法,事在人為。」

謝部長猶豫的問:「領導的意思還是要?」

樂世祥意味深長,但很堅決的點點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