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八章抉擇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樂世祥正在辦公室看著文件,葉眉走進來的時候,他抬眼掃了葉眉一下,他放下了手中正在看著的文件,摘點眼鏡,閉上眼揉了揉眼睛說:「緊張了吧」。 樂世祥沒把葉眉當成外人,雖然估計著她是來做什麼的,但也...

?季子強也多少明白了一點韋俊海的意圖,但他很看不上韋俊海的為人和品行,這不是季子強的清高,更不是他年輕氣盛,看不起別人,關鍵是韋俊海和季子強有不同的地方,季子強每每是形式所迫,不得已而斗,他卻是為了權利和利益而斗,這裡面的差別很大。韋俊海沒有回答季子強的問題,也沒有說出讓他解釋什麼,對這樣一個人,就算是他真的有意在袒護葉眉,故意的把那個簽字弄花,韋俊海知道季子強也總是可以找到一個完美的解釋。

而季子強也沉思了很長時間沒有說話,房間里的似乎一切都是靜止的,只有茶杯上飄動的那陣陣清香。

就這樣,他們靜靜的坐了有10多分鐘,都沒有說話,直到最後,季子強重重的嘆息了一聲說:「我理解韋市長的意思,我會站在你這一面的。」

韋俊海大鬆了一口氣,這就足夠了,對這樣一匹桀驁不馴的野馬,想要讓他很快的溫馴,那幾乎是夢想,他也不指望一次的談話就可以把季子強徹底拉過來。

有他這句話也可以了,這也就說明,季子強在特定的環境下,在自己形式略優的情況下,他還是可以和自己聯手的,在說了,本來政治聯盟就是建立在利益和大勢之上,在形勢不利的情況下,誰會和自己建立聯盟,就算建立了聯盟,也做不得數。

對於目前自己和葉眉的對壘,韋俊海相信自己是可以穩站上風的,但要徹底的擊垮葉眉,還必須要季子強發動最直接的進攻。

在韋俊海滿意的時候,季子強的心情卻更加沉重,他好像已經看到了柳林市烏雲壓頂。

韋俊海恢復了臉上的表情,又開始顯的親切和輕鬆起來,他說:「子強啊,把你這幾年受到的委屈和別人對你的報復都寫出來吧,寫出來遞交給省上,以後就不會再有人來打壓你,阻礙你的工作的進步了,你還年輕,你的未來一定比我們更好。」

季子強點點頭說:「我回去想一下,看怎麼動筆,很多事情過的太久,一時半會都想不到了。」

韋俊海也很寬容的笑笑說:「好啊,這沒問題,不過要快點想,省上調查組昨天已經回去了,估計葉書記會有大麻煩的,我就給你三天時間,夠了吧。」

在說最後幾個字的時候,韋俊海的口氣又有了冷冷的寒意。

下午季子強沒有急於離開柳林市,他在市政府還要參見了一個新年工作安排會議,季子強進去一看,人真多,都黑壓壓的坐在大會議室里,作為開會的這些問題,季子強也很懂行,開會的時候,除了主席台,就數前三排重要了,所有的機關幹部,一個個都野心勃勃地渴望自己坐上主席台,至少也能擠進前三排。可是除非機關黨委刻意安排,並沒有哪個傻老冒會自己坐到前三排去,那樣就把自己內心裡所剩不多的一點點陰謀全部陽謀化了,容易成為眾矢之的,導致萬箭穿心。

所以,每次開大會,前三排總像城市裡相對荒涼的那片濕地,不缺氧,總缺人。

要論起資格資歷,季子強坐前三排理所當然,畢竟自己是縣委書記,何況所有的縣處級幹部全部到前面坐下來,也坐不滿前三排,季子強想坐前面,意思他擦了擦汗,往後排看了看,努力擠出一種畏懼的笑容,表示我是快要遲到了,後面沒地方了,所以才坐這兒的,拜託大家別往我後背射冷箭。

今天的會議是葛副市長主持,韋俊海壓陣,其實他們的講話通常都是照本宣科,開頭是套話,中間是空話,最後是廢話。但領導怎麼說話是領導的事,你有沒有帶筆記本是你的事。領導說的話再空洞無物,你也得捧著筆記本,手握鋼筆,一字一句,如獲至寶般地記錄下來,回家慢慢消化,認真貫徹執行。退一步說,即便你沒記錄,但作出了一副記錄的樣子,哪怕你在筆記本上畫娃娃,也體現了你對領導的尊重。

季子強優雅莊重地攤開筆記本,剝開鋼筆帽,目光往左右前後輕輕掃了掃,就從心底里笑了出來。他發現差不多有一半人沒帶筆記本,而這一半人,恰恰是機關里不怎麼成熟的幹部。有的幹部儘管能力也強、業務出眾,可覺得記筆記有些裝腔作勢,沒放眼裡,其實是不懂規矩,沒弄明白做官先做人的道理。像這樣的人,最近幾年根本進不了前三排,將來也很難上主席台。

當然,也不外乎另外一個重要品種的幹部他們行將退休,或者年紀一大把仍未斬獲一官半職,現在已經過了提職的門檻。所謂過了這一村,沒了這一店。反正沒機會進步了,老子無欲則剛,尊重不尊重無所謂。就好比**的柳林山核桃一顆,你愛咬不咬,我還不一定待見。

會務的女服務員,提著水壺從左至右給台上每一隻茶杯倒水,像是在給一觸即發的會議點燃時間的引線。

這樣的會議對季子強來說是可聽可不聽的,但既然坐在了這裡,也就只能裝裝樣子,但從心裡說,不要看著會議級別搞,比起自己在洋河縣的會議感覺,那是大不相同,在洋河自己可以主導會議的走向和進程,在這裡,自己只能老老實實的在下面鼓掌和點頭了,滋味的確不好。

暈暈乎乎的混了個把小時,總算等到了會議結束。

季子強悶悶不樂的離開了會議室,他沒有到葉眉的辦公室去,因為他知道,在這個非常時期,自己還是要多注意一點,不要給別人留下可乘之機。

於是他選擇了一個更為妥善的方式,他給葉眉打電話,準備約葉眉出來找個地方坐坐,兩人好好的商量一下應對之策,不管怎麼說,季子強是絕不會袖手旁觀的看著葉眉被韋俊海擊垮的,不管從道義,還是從感情上,季子強都絕不會容忍這種事情的發生。

但很遺憾,季子強的電話一直都沒有打通葉眉的電話,她關機了,這讓季子強更是心神不安起來,這種現象是很少的,一般所有政府的主管領導,都是不會,也不能隨便關機的,除非遇上特殊情況,那麼葉眉遇上了什麼特殊情況呢?

葉眉確實有特殊情況,因為她此刻正在江北省,省委書記樂世祥的辦公室里。

葉眉也是在詳細周密的考慮后,特意的到了一次省城,找到了省委書記樂世祥,她不是想來來推卸責任,只是她希望在樂世祥這裡得到一個較為可靠的消息,因為毫無疑問的,這次的事件對自己很不利,她也知道,作為這件事情的受害者,除了自己,應該和樂書記也脫不了干係,所以她需要和樂書記一起準備一下,來應對這即將發生的險情。

按說一般領導都是要提前幾天預約才能見到樂書記的,但葉眉不一樣,她作為樂書記的嫡系人馬,她是可以享受到這個特權。

樂世祥正在辦公室看著文件,葉眉走進來的時候,他抬眼掃了葉眉一下,他放下了手中正在看著的文件,摘點眼鏡,閉上眼揉了揉眼睛說:「緊張了吧」。

樂世祥沒把葉眉當成外人,雖然估計著她是來做什麼的,但也沒去急於談到正題,葉眉在看到樂書記的時候,也明白了樂世祥其實洞穿著自己的來意,她就開門見山的說:「樂書記,我工作沒做好,給組織帶來了麻煩,實在對不起。」

樂世祥揮揮手,像是要揮去這不快和鬱悶,說:「我們都不是神仙,錯誤總是會伴隨著我們的工作,這一點都不奇怪。」

葉眉還是很有愧意的說:「我是有錯誤的,但我今天不是為了自己的錯誤來獲得原諒,我是有一種擔心。」

樂世祥用很嚴峻的目光就看住了葉眉,說:「你擔心什麼?」

葉眉張嘴兩次,但都沒有說出來,最後還是樂世祥在說了一次:「擔心什麼,說吧,沒關係。」

葉眉才囁嚅著說:「我擔心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因為調查組好像希望從我這裡獲得更多的信息。」

樂世祥一點都沒有吃驚,他淡淡的說:「我知道,但這個項目也確實有我一些錯誤的意念在裡面影響了你的判斷,這我可以接受。」

葉眉有點驚訝的忙說:「樂書記,我絕不是想來為自己開脫,我就是想讓你了解到情況,你放心,這事情就是鬧到任何地方,都是我一個人的事情,絕不會牽連到其他人。」

樂世祥搖搖頭,嘆口氣說:「我沒有怪你,更沒有曲解你的好意,我只是在反省自己,這事情我確實有錯。」

夷看看樂世祥,她真的怕樂世祥誤會了自己的本意。

樂世祥停了一會說:「一大早,我就和省長李雲中碰了個頭,看來我們只有放棄柳林市了,也只能這樣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