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七章開戰前的準備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季子強猶豫著,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他繼續在等待著韋俊海的下文。 韋俊海停了片刻,他凝視著季子強,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說道:「我希望你可以有一個明確的立場,希望你在我,或者是在葉書記之間做一個明...

?送走林副縣長以後,季子強的電話就連續的響了幾次,他也接了幾次,每接一次,季子強的心都在收縮,所有的信息和傳言都匯聚成一個問題,北江化工公司的問題越演越烈,就在三天前,北江化工廠附加的村民竟然堵在了312國道上,攔住了下來做省委、省政府檢查考評組。

考評組蒞臨柳林市是對本年度經濟社會發展主要工作進行集中綜合檢查考評。

副省長、省檢查考評組檢查組組長常務副省長蘇良世和檢查考評組副組長人大程南熙主任,省發改委稽查特派員、省委檢查考評組副組長等人都在車上,整整的堵了1個多小時。

後來蘇副省長就把這事情立即彙報了李省長和省委的樂書記,省委也專門的召開了一個常委會,討論和分析了這次事件的起因和影響。

迫於各種壓力,省委樂書記也當即指派了省紀檢委,對著件事情做出了了解和調查。

季子強也有一種很不詳的感覺,這樣的感覺沒有延續多長時間,他就接到了又一個電話,是韋俊海打來的,告訴他立即趕到柳林市來。

季子強帶著疑惑,馬上讓辦公室給自己安排了車,一路就趕到了市政府韋俊海的辦公室,他不知道是什麼事情,韋俊海在電話里也沒有給他細說,但季子強還是隱隱的認為,這一定和北江化工公司有關,或者換句話說,一定和葉眉有關。

到了韋俊海的辦公室,韋俊海今天的神色和氣質分外的輕鬆,他見面就先和季子強開了一句玩笑說:「把你叫的這麼急,一定很緊張吧,不過你放心,是好事,一不問你要錢,二不給你處分,呵呵呵,坐坐坐。」

季子強坐下,等韋俊海的秘書給他泡上了茶水,季子強就端著水杯把自己的手暖著說:「韋市長電話里也不說什麼事情,我到沒擔心處分什麼的,我就懷疑是不是我洋河去年搞的好,韋市長準備給我獎勵個3.5萬元的,所以我車上是放了一個蛇皮口袋的,就準備背錢。」

韋市長哈哈哈的放聲朗笑了起來說:「你小子啊,想什麼呢,我還準備問你洋河縣借點錢呢。」

季子強一聽這話,趕忙說:「市長,市長,我們不談錢了行不行。」

韋俊海又是笑了笑才說:「好,我們現在不談錢,談點正事。」

季子強就不敢在開玩笑了,他注視著韋俊海,看看他到底是什麼事情這樣急著找自己,但韋俊海卻沒有急於的說話,他把玩這手中的茶杯,他也沒有去看季子強,任憑那一陣陣的茶香在辦公室飄動。

那飄動的茶香讓韋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說:「「這茶很不錯。」

季子強就隱約的感到今天的氣氛不大對頭,韋俊海除了剛才和自己開玩笑之外,一直在思考著什麼,他好幾次都顯示出了欲言又止,猶豫不決的神情,如果猜的不錯,那韋俊海今天一定是要和自己說一些也許是他自認為很重要的話了。

季子強只能是等待,他不願意破壞韋俊海的決斷,讓他想,想好了再說,比一會遮遮掩掩的讓自己猜要好點。

季子強默默的喝著茶,那顆浸潤在俗世中已幾近麻木的心靈,似乎獲得了某種如同醉酒之後一覺醒來那種突然的瞬間的異常的清醒,又似乎有一種喝酒喝到口舌發麻然後忽然來了一碗西瓜汁的清涼冰甜的潤澤。

季子強就悄無聲息的給韋俊海發上了煙,幫他點上,韋俊海彷彿還是沒有決定說什麼?說不說?

他臉上的表情顯的凝重起來。在一陣長久的,令人窒息的沉默后,韋俊海到底還是開口了:「子強,你認為在柳林市應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選擇。」

韋俊海意味深長的看著季子強,季子強雖然不解他說出這話的意思,但還是可以感受到,他猶豫了這麼長時間,肯定不會是想要和自己談這樣無足輕重的話題,他一定有他的深意,季子強猶豫著,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他繼續在等待著韋俊海的下文。

韋俊海停了片刻,他凝視著季子強,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說道:「我希望你可以有一個明確的立場,希望你在我,或者是在葉書記之間做一個明智的選擇。」

季子強心裡一涼,他明白了韋俊海這話的意思了,看來韋俊海已經準備決戰了,他抓住了一個最好的機會,他要扭轉這大本年自己被動挨打局面,他開始對葉眉發起總攻了。

韋俊海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以他的個性,一切本來應該在隱秘中進行,但最近一階段,自己不斷的損兵折將,已經對他的權威形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害,他已經不能在容忍葉眉對他權利的侵蝕和剝奪,更為重要的是,他想在此一役中,完全殲滅葉書記。

所以他必須獲得季子強的鼎力支持,因為季子強掌握著可以置葉眉於死地的最佳武器,只要季子強說出葉眉對他的打壓和報復都與北江化工公司有關,只要季子強咬死葉眉和北江化工公司有暗箱操作,那麼,這次葉眉的難逃滅頂之災了。

對韋俊海來講,這楊的談話也是有很大的政治風險,稍有不慎,就會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危害,但一想很謹慎的韋俊海現在已經顧不得了,沒有十拿九穩的勝利,任何事情都有風險,常言道:富貴險中求。

說完這話,韋俊海一直用凌冽冷峻的眼光注視著季子強,他要從季子強的臉上看出所有的表情,他要通過這些表情來判斷出季子強的心態,但季子強的臉上沒有慌張和驚恐的神色,他還是那樣淡定,還是那樣從容不迫。

季子強他還笑了:「呵呵,你們一個是書記,一個是市長,我一直就是跟隨著你們,這難道還要在來區分。」

他內心是沒有如此淡定的,他知道韋俊海今天是豁出來了,自己沒有一個適當的回復,那韋俊海就一定會把自己划入對方的陣營,一旦對自己沒有了顧忌,自己就會處在一個很危險的境地。

同時,作為一個官場好手,考慮問題總是要看他的兩個方面,現在季子強也是一樣,他沒有完全的驚慌失措,韋俊海為什麼要說出來呢?既然是說出來了,就足以證明他對自己的重視和需要,那自己就還有機會,自己現在做為一個籌碼的出現,既然他想要用這個籌碼,那自己就有了價值,也就有了迴旋的餘地,所以季子強還在笑。

韋俊海也笑了,他內心很是讚歎,自己今生還能遇見這樣一個人,也算不往活一世了,季子強的淡定,鎮定和穩定,讓韋俊海驚嘆不已,看他那端茶杯的手,一點都沒有因為自己提出這一個讓常人惶恐的話而顫抖,茶水很平穩,連點滴的波瀾都沒有,還有他的笑,那樣自然,那樣無畏,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韋俊海慢慢的收住了笑,他淡淡的說:「你沒有感到一點的緊張嗎?沒有一點害怕嗎?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嗎?」

季子強就很誠實的搖搖頭說:「我從不知道怕,在這個世界上難道所有的人都是那樣膽小嗎?對我而言,一切都不足為懼,誰要想讓我輕易倒下,只怕沒那麼容易,大不了魚死網破。」

季子強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隱隱有了一股殺氣,讓他本來很英俊的臉,變得有點滲人。

韋俊海一直在觀察著季子強的表情,此刻他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說:「那是,季書記的膽略確實過人,還記得那次你讓我幫你抵擋葉眉的事情嗎?那次你真的膽量很好。」

季子強就淡淡的回答:「我是破釜沉舟罷了。」

韋俊海點點頭說:「是啊,但這沒有勇氣是做不到的,可是我就奇怪了,為什麼你現在又要去幫助葉眉?」

韋俊海的話鋒一轉,提出了一個這個寒冷如冰的問題,季子強心中一驚,韋俊海怎麼這樣說,難道他上次在醫院給葉眉下套的事情,他現在知道是自己紉睹跡坎換幔絕不會,自己說那話的時候沒有其他人在常

季子強在一次笑了:「我聽不懂市長你的意思。」

韋俊海冷冷的注視著季子強,對這樣一個精明強悍的人物,韋俊海也是一點都不敢大意,他說:「那麼前幾天文件的事情你怎麼解釋呢?」

「文件?什麼解釋。」其實季子強已經明白了,那份讓自己侵濕的文件已經引起了韋俊海的懷疑了,但或者他僅僅也是個懷疑吧。

韋俊海一直在繼續的觀察季子強,可是讓他真的很失望,這個季子強臉上的表情是這樣真實,以韋俊海這樣善於觀察表情的人,都一點看不出來季子強的偽裝。

韋俊海不得不放開這個問題,因為他也確實僅僅是懷疑,他不過是想訛詐一下季子強,現在看來,自己的訛詐對季子強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那就只能收手。

自己還必須要拉上季子強,這樣才能對葉眉發起最為猛烈的一擊,才能改變這個現狀,重振往日的雄風,季子強就是一把趁手的好刀,這一刀一定要坎出去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