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六章季子強的改變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想到你還感嘆時光如梭。」 季子強就「切」了一聲說:「我怎麼不能感嘆啊,我難道是妖怪?」 林副縣長看看他就說:「你不提還好,一提我還真的感覺你有點像妖怪呢。」 林副縣長說完就看著...

?季子強就開玩笑說:「王老闆,看樣子你叫我吃這頓飯都是極不情願的?」

王老五也就笑著說「書記,不瞞您講,有點,我倒不是缺這個錢,現在的事情啊,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難辦。再說我這個人喜歡獨來獨往,圖個清靜。」

季子強點點頭說:「王老闆,你這個話說的是真話,我愛聽,就拿我們來講,一年的應酬有多少,有時一天就是好幾個地方,沒辦法,你不去吧?人家說你不重視,講究一個對等接待。再一個手下的同志請你吃個飯,一片盛情,你不去人家心裡就不舒坦。其實說實在的,一年吃了多少飯,好些都記不住了,也覺得挺沒有意思的,真是不願意去吃那頓飯。你看,王老闆,你這樣挺好的,真是羨慕。」

王老五也就老實不客氣的說:「話說回來了,現在很多事啊,在酒桌子上面辦,今天,我真人不說假話,請書記來,也真是有事相求。」

季子強笑笑,接過了王老五給他發的香煙,一面點上,一面說:「痛快,平時看你王老五粘粘糊糊的,很低調,今天的做派完全不一樣了。」

王老五就接過話說:「煤電一體化項目這是縣裡,地區,省里的重點項目,書記都講過要重點扶持,我們首要的是要征地和拆遷,我希望政府在土地出讓方面能夠給我們優惠一些。」

季子強一聽這事情,就回答:「煤電一體化項目,縣裡要支持這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土地以什麼樣的價格出讓,我回頭跟馮縣長說說,政府能扶持的一定要扶持,這個態我可以表。一塊荒地放在那裡也產生不了效益。」

王老五聽了這話,心裡算是鬆了口氣,忙端起了酒杯說:說「書記是個痛快人,好,現在我們可以痛痛快快地喝酒。首先,我們籌建班子的一班人給書記敬杯酒,一句話拜託了1

這場酒喝得很輕鬆,也很愉快。

王老五請季子強吃飯就是個借口,實際是想把季子強拉下水,和他一起做點壞事,他今天也是更明白了,雖然自己是財大氣粗,但連幾個小小的事情都沒辦法對付,看來還是要拉緊季子強。

吃完飯,他現在就請季子強一起去洗個澡,名曰是洗澡,實質上就是去那些地方洗「那個地方」,呵呵,季子強也知道他的用意,就笑笑的拒絕了,說:「對我你就不用花費這麼多的精力了,我那事情我放在心上還不行嗎?」

王老五就訕訕的笑笑說:「也不是啊,我就是想和書記多親近一下。」

季子強擺擺手就離開了他們,獨自回到了縣委。

第二天,季子強主持召開了一個個專題工作會議,除了相關部局和主管的縣上,王老五也參加了會議。在這個會上季子強就說:「煤電一體化項目實施以來,總的來說,進展不錯,但也存在一些問題,今天政府常務會議專題研究解決煤電一體化項目建設當中存在的問題,下面先請項目法人王老五同志彙報。」

王老五首先介紹了項目的進展情況,接下來重點談了項目建設資金問題,他說:「由於土建工程已經全面鋪開,發電設備定購打款,目前項目建設資金緊張,我們考慮用出讓土地作抵押從銀行貸一部分款緩解資金緊張的局面,由於沒有繳納土地出讓金,土地證辦不下來,用出讓土地作抵押從銀行貸款這條道就走不通,希望政府能夠暫緩交納土地出讓金。」

與會領導一看這架勢,書記親自來主持,而且這也確實不是個小項目,大家就一致認為這麼大的項目,在洋河縣建設史上是歷史性的,縣政府應該拿出氣魄來支持項目建設,而且土地也搬不走,這麼大的項目也搬不走,同意暫不收取項目土地出讓金,等項目建成投產以後再行交納。

王老五沒有想到讓自己頭痛的事就這樣解決了,他心裡說不上的高興。

當晚,王老五準備了一個「信封」,去季子強辦公室當面酬謝。.

「季書記,真是太感謝了。」王老五說著話,就把那信封放在了季子強的桌上。

季子強沒有去看那個信封,反到是給王老五說起了一番大道理來:「王老闆,謝的話就不要說了。煤電一體化這是省里的重點項目,今天的問題,暴露出我們工作還不夠細緻和到位,服務意識還不強。我們天天講發展是第一要務,這麼大的項目落戶洋河縣,固定資產投資超過洋河縣過去幾年年固定資產投資的總和,這是洋河縣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工程,為什麼要讓企業求爺爺告奶奶跟著領導的屁股轉,而不能是我們的領導主動貼上去呢?說穿了,是我的過失,我考慮不周,王老闆,我說聲對不起了。」

王老五一聽這季子強怎麼說上了官話,就延著說:「書記,別這樣說,我謝您還來不及哩。」

季子強就呵呵呵笑這說:「感謝什麼啊,好好把項目做起來就成了。」

王老五就看看信封:「書記,您看,我這個人也不會辦事,一點小意思,還望笑納。」

季子強搖了下頭:「王老闆,你這不行,你還不了解我的習慣啊!」

王老五就堅持說:「書記,你要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埃」

「不是什麼看得起看不起的問題,我有個原則,這我是在大會上宣布過的。」

「書記,人都是有感情的,和您接觸不多,但覺得您這個人不錯,挺投緣的,您也得允許我表示個心意埃」

季子強決然的說:「心意領了,領了。」說完這話,季子強就拿起了信封,硬塞回王老五的口袋。

王老五從口袋掏出來,又撂到了桌子上。

「老王,你再這樣,我生氣了,你不能讓我交紀檢委吧?」季子強臉上就有點溫怒,邊說邊把信封塞到了王老五的手中。

看看實在沒辦法,王老五隻好無奈的說:「那好吧,書記,我就告辭了。」

「你慢走,有什麼問題,來找我。」季子強也客氣的說。

王老五走出了季子強的辦公室,皎潔的月亮高懸在天上,把洋河縣照得透亮而又明凈。

季子強的為人,他早都聽說,但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今天王老五算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季子強才是真正的德才兼備,洋河縣有這樣的幹部是洋河縣百姓之福。他由衷地敬佩季子強。

這幾天季子強還和往常一樣,每天到處跑跑,該他管的他管,不該他管的,有時候也去管管,特別是工業這一塊,他抓的更緊了,縣上大部分的企業都已經做了個合理的安排,他就算了算,縣上已經是盈利了很多,所有的機關幹部,還有學校的老師都很受鼓舞,過去工資經常拖欠,經常發不全,現在都沒有這情況了,到了十號,穩穩的就去領錢,誰不高興啊,在高興之餘,自然就會想到季子強的好處。

季子強也開始了走秀了,到這去看看,做個慰問,到那去轉轉,做個調研,今天給人家剪個彩,明天幫人家奠個基,每天的縣電視台和廣播上都有他,要是那天不見他,那全縣的人民都會討論這個問題,他是不是病了,是不是到省上,市上開會了,他基本現在就是人們關注的一個新聞人物了。

他也很會煽情,時不時的還在電視和廣播上講講話,誇了工人誇幹部,誇了農民誇學生,鬧得最後全縣的人都成了好人,大家也是高興的很,這個書記不錯,嗯,挺好。

連林副縣長也發現季子強現在變了很多,沒有了過去的嚴肅,變的很是隨和,她就奇了怪了,難道結婚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那為什麼當初自己就沒改變,今天她拿了份材料給季子強送過去,是一個全省提春耕的報告,要求各級黨委,政府及早做好今年春耕的準備工作,季子強看到這報告就感嘆到:「林縣長啊,這看看新的一年又開始了,時間過的真快。」

林副縣長聽他這樣說,就噗哧的一聲笑了:「沒想到你還感嘆時光如梭。」

季子強就「切」了一聲說:「我怎麼不能感嘆啊,我難道是妖怪?」

林副縣長看看他就說:「你不提還好,一提我還真的感覺你有點像妖怪呢。」

林副縣長說完就看著季子強呵呵的笑了起來,季子強也被她的快樂感染起來,看著林副縣長的笑容,看著她的美麗,季子強也是感慨良多,他就記起了很久以前自己和林副縣長的那一段綺麗的夢幻般纏綿,想起來季子強就有了一種迷離的感覺。

林副縣長也多想好好的享受一下季子強的溫柔,她真想現在就閉上了眼睛,把自己嬌艷的唇遞給了季子強。

可惜,時光的流失不僅洗去了過去的美夢,也打磨掉了季子強年輕時候那種玩世不恭的心態,他現在更穩重和成熟了,對美麗的女人,他多了份欣賞和讚美,少了點慾~望和想入非非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