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五章和解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葉眉打住了傷感,問道:「是關於北江化工公司那個文件?」 季子強說:「是啊,我總感覺這裡面有點問題,所以請你注意一點。」 葉眉無奈的說:「來不及了,我剛剛從漢口區北江化工廠回來,那...

?一路上,劉副市長也默默無語,這個項目雖然他沒有插手多少,但他還是可以理解此刻葉眉的心情,一個領導不在於別人罵她多少,沒有哪個領導不挨罵的,關鍵要看罵的對不對,是不是他們的罵可以讓你找不到理由來寬慰自己,如果你沒有辦法來給自己的良心解釋,那麼就算是一個很臉厚,很無恥的人,他在心裡也會受到良心的懲罰。

回到了市委的辦公室,葉眉擺擺手,打發走了秘書,她想一個人靜一靜,她沒有太多的時間來悔恨了,韋俊海和葛副市長的刀已經舉起,自己要放下一切來應對和抵抗,兒女情長的事情必須拋棄。

葉眉就長出了一口氣,挺了挺本來就很飽滿的胸膛,開始計劃自己的防禦體系了。

過了一會,她拿起了電話,她想自己應該先堵住韋俊海和葛副市長坐實自己的借口,這就是洋河縣的那個文件了,在想通了季子強的心態之後,葉眉決定給季子強去個電話,自己必須得到他的協助。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葉眉聽到了季子強的問好聲后說:「嗯,你那裡的山莊開業慶典結束了?」

季子強今天多喝了一點,按他往常的慣例,中午是不能多喝酒的,但今天情況特殊,有市上的領導,還有省上幾個廳局的來客,這一人敬一杯,下來都是個大數字了,他剛剛回來,正泡了杯濃茶在喝,就接到了葉眉的電話。

「山莊慶典剛剛結束,張秘書長他們也剛離開,請問葉書記有什麼指示?」季子強控制著自己的語調,他可是不想給葉眉發現自己有點暈暈乎乎的樣子。

聽到季子強這樣客氣和生分的語調,葉眉的心裡就是一揪,自己這兩年帶給季子強了太多的打壓,他一定很傷心吧。

葉眉的語調就不由的溫柔了一點,說:「沒什麼事情,就是想問問,我沒有去參加慶典,但我還是祝福你們生意興攏」

季子強眉頭就擰了起來,這是葉眉嗎?她怎麼用這樣的語調對自己說話,難道自己幫她了一次,她就改變了對自己的看法,不會吧?葉眉還沒有這樣膚淺。

搞不懂是搞不懂,但季子強還是小心的說:「謝謝葉書記的吉言,也謝謝葉書記能在百忙中惦記著我們這事情,感謝埃」

這客套而有毫無生機的話,讓葉眉再也無法忍受了,她有點黯然神傷的說:「子強。」

季子強的心裡霎時就有了一種溫暖的感覺,這感覺如小溪的流水,悄悄的,輕輕的沁入了季子強的肺腑,心頭。

葉眉聽著季子強在話筒中的喘息聲,她的心中也有了濃濃的柔情,她繼續說:「子強,這些年你是不是很恨我?」

季子強也不住偽裝的謙恭和客氣了,他過了好幾秒的時間才說:「沒有恨過,只有惋惜。」

「真的一點都沒有恨過嗎?我好幾次差點就讓你離開你最喜歡的工作。」葉眉喃喃的說。

「那個時候我也沒有恨過你。」季子強回答。

「子強,你怎麼是這樣一個人呢?你為什麼總是以德報怨,你應該恨我。」

季子強唇角就露出了一抹笑意說:「為什麼要恨,我理解你的難處,也理解你的想法,所以總能給自己找到不去恨你的借口。而且,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到是我每次讓你蒙受到了很多委屈,這才最讓我良心不安。」

葉眉真的有點哽噎了,她沒有想到季子強會這樣對自己,她真想大哭一場,把胸磊中的壓力,煩悶和悔恨都發泄出來。

季子強沒有聽到葉眉的說話,他想到了那個文件的事情,他就說:「對了葉書記,昨天韋市長問我要了一個文件。」

葉眉打住了傷感,問道:「是關於北江化工公司那個文件?」

季子強說:「是啊,我總感覺這裡面有點問題,所以請你注意一點。」

葉眉無奈的說:「來不及了,我剛剛從漢口區北江化工廠回來,那裡確實有污染,村民有很多患上了污染病,村民也開始了蠢蠢欲動,看來韋俊海是要做點文章了。」

季子強眯起了眼睛說:「開什麼玩笑,廠子才投產幾個月,雖然污染是肯定的,但村民這就患上了病,也有點太快了吧?」

葉眉嘆口氣說:「我也懷疑前幾天防疫站的那個檢查有問題,但現在這都是細枝末稍了,這只是一個契機,他們是想把這事情鬧大,最後就自然而然的扯到我的身上。」

季子強凝神想了想說:「難怪要那份文件,因為上面有你簽字。」

葉眉說:「是啊,文件給韋俊海送過去了嗎?」

季子強說:「昨天已經送過去了。」

葉眉「奧」了一聲,有點失望,也有點灰心的說:「看來他們還是快了一步,也好,反正那也是事實,文件確實是我讓寫的,也是我在上面簽了字的,我承擔起來就是了。」

季子強笑笑說:「對陰謀你何必用事實,誰也不能說你使用了非正常的程序。」

葉眉知道季子強是在寬慰自己,這就夠了,她也笑了笑說:「謝謝你還在為我著想,但那個文件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季子強撇撇嘴,說:「那個文件什麼問題也說不清楚,因為洋河縣很窮,縣委辦公室檔案櫃有時候會因為房屋漏雨而滲水,所以那個文件上的簽字好像讓水泡了,什麼都看不到。」

葉眉的臉上就綻放出了一片美麗的雲彩,季子強再一次幫她度過了一個險灘,她明白那絕不是因為漏雨的緣故,那是季子強的心中依然留戀著自己和他的那段感情,有這樣的一個人在守護和牽挂這自己,自己還有什麼可遺憾呢?

她沒有說謝謝,因為這樣的語言早已經不足以表達她此刻的心意,她只是說了聲:「難為你了。」

季子強也不想在說什麼了,他要放下電話,再好好的回憶一下那逝去的舊夢,他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一根細細的電話線,卻連接上了兩顆溫柔的心。

洋河縣最近真的很為季子強爭氣,在宣傳和大家的努力下,雖然是年底了,但來的遊客還是不少,人氣帶來了商氣,高氣帶來了財氣,洋河縣經商的人體會最深,最近一段時間,洋河縣的錢好象突然好掙了,特別是旅館飯店的生意更是十分火爆。

縣上的財政收入也在不斷的增加,雖然旅遊的高峰在慢慢的消退,人數也不如開始時候那麼多了,可財政收入一點都沒有減少,因為洋河縣的工業正逐步回升,這就填補了旅遊消退的空缺,這樣的形式季子強是很滿意的,幾乎比自己想象的效果還好。

在季子強和葉眉打電話的時候,王老五也正在礦上的辦公室里,他弟弟老六正對他說:「五哥,地的問題,我看必須找找季子強,一畝地能省一萬,就是一千萬,這可不是小數字。」王老六說道。

王老五也點頭:「老六,你說得是,這件事我們兩個完全想到一塊了,這兩天我也在琢磨這件事,劃撥土地眼下是省錢了,可將來的市場化運作,商業運作就有麻煩,按照規定經營性土地必須出讓。我們爭取重點項目扶持政策,低價拿下這一千畝地,我看是比較好的。如果能省一千萬,我看給他們花上幾萬、幾十萬,也是合算的。」

王老六就問:「五哥,這一年我看你和他走得很近,季書記應該會買你的帳吧?」

王老五就嘆口氣說:「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要有節奏,就跟寫文章一樣,文似觀山不喜平啊,有張有弛,有緊有松,有平緩有高巢,有跌蕩,有起伏,這樣才能有韻味。我和季書記也是如此,最近好,但不代表他就可以違背原則,這個人不是一個貪官埃」

老六就說:「煤電一體化,是縣上的重點項目,縣上支持也應該不會有問題。」

王老五不以為然的說:「支持這句話哪個領導都會說,關鍵要落到實處,對於我們來講這才是要害。我考慮這樣,我們先請季子強吃個飯,完了再攻攻關。省下來的都是錢,撿在籃子里的都是菜。我這就給季子強聯繫,約個時間。」王老五說完撥通了季子強的電話。

「季書記嗎?您好1

「啊,王老闆啊,你好。」季子強在電話那頭說道。

王老五就謙恭的說:「季書記,我想請您坐一坐,不知道您能不能賞光?」

「王老闆,肯定是遇到什麼事了吧?」季子強笑呵呵的說。

王老五就呵呵的笑笑說:「是啊,季書記,煤電一體化項目也是您最關心的項目,有些情況想向您彙報彙報。」

季子強說:「這樣的飯我吃,這樣的酒我喝。」

晚上,季子強就沒有帶車,一路散步的到了他和王老五約好的酒店,包間里已經坐了好幾個人,王老六也在裡面,一見面,王老五就連忙招呼季子強到了上首坐下,然後說:「季書記,我這個人也不是那種張揚的人,到洋河這些時間,您最清楚。有時候很矛盾,和當官的呢,說實話心裡頭不願意多粘,但當官的手上有權,你不粘還不行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