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四章葉眉的醒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天,葛副市長來找過當初葉眉簽發的那個文件。 葉眉默默聽完,什麼話都沒說,她放下電話,在辦公椅上坐了很久,她要想想,一個過去那麼長時間的文件,為什麼葛副市長現在要看,想了很久,葉眉還是沒有想出原...

手錶,還不到9點,客人們估計要11點左右才來,開業儀式很短,剩下的時間就是吃飯了,這還有2個來小時呢。季子強就說:「行,讓我感受一下。」

安子若就帶季子強到了一個溫泉部,走進去就可以看到溫泉池升起的熱氣,溫泉池大約分兩種類型,大池和小池。大池是公眾池,有標準的游泳池,有戲水的旋轉波浪池,那裡燈火通明,雖然還沒有遊客,但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好了。

小池卻是那種情侶池,或是搭了頂棚,或是有草叢間隔,光線朦朧,還有飄飄渺渺的音樂。

安子若就問季子強:「你想到那面泡一下?」

季子強說:「去公眾池,可以游泳。」

安子若就笑話他說:「記得你過去每次游泳都笨手笨腳的,現在早都不會遊了吧。」

季子強也想到過去兩人夏天到游泳池去的情景了,他笑笑說:「是很久沒有游過泳了,自從步入官場,很多愛好都只能放棄了。」

安子若說:「你還是去泡那情侶池吧。」

季子強問:「為什麼呀?」

安子若就白了她一眼,說:「這還用問嗎?你最近臉色也不大好,估計很勞累了,還是不要做太消耗體力的運動好。」

季子強笑笑說:「我把這事給忘了。」

安子若一招手,就來了一個穿戴整齊的小服務生,季子強就看著這服務生說:「子若啊,可不能用童工啊,這孩子有18歲了嗎?」

安子若就嘻嘻的笑了說:「你泡你的溫泉吧,管這麼多幹什麼?」

季子強也就笑著在這服務生的帶領下到了換衣間,季子強換了游衣,選一個有頂棚的情侶小池。那水溫適中,不燙不涼,水面飄浮著鮮花瓣兒,人泡進去,便有淡淡的花香,感覺極舒適。

但季子強的思維並沒有因為這裡的舒適而停止運轉,他在思考著昨天韋俊海要那個文件的最終目的,毫無疑問的,韋俊海是要拿這個來對付葉眉,但韋俊海會以一種什麼方式來進行呢,他會在什麼時候動手?這都是季子強感興趣,也是關注的。

就在季子強享受著這愜意的舒適,準備溫泉山莊開業慶典到來的時候,在柳林市的市委葉眉辦公室里,葉眉正在聽著一個電話,這是政府辦公室一個科長來的電話,他告訴了葉眉,前一兩天,葛副市長來找過當初葉眉簽發的那個文件。

葉眉默默聽完,什麼話都沒說,她放下電話,在辦公椅上坐了很久,她要想想,一個過去那麼長時間的文件,為什麼葛副市長現在要看,想了很久,葉眉還是沒有想出原因,但她也是一個謹慎的人,她不相信葛副市長和韋俊海會放棄他們的進攻,所以她又給副市長劉家偉打了個電話。

「劉市長,你好,聽說上次我們給洋河縣下發的那個關於北江化工公司的文件有人很關注,你想一想,這裡面能有什麼問題?」葉眉直言不諱的對劉副市長說,因為對劉副市長,葉眉是很信任的。

電話那頭的劉副市長就「奧」了一聲說:「難怪了,剛才北江化工公司的喬董事長來了電話,說他們化工廠大門已經讓村民堵住了,說他們危害健康,要求他們停產。」

葉眉一下子全明白了,看來這兩件事情不能單獨的分開看待,這裡面一定有貓膩了,葉眉就對劉副市長說:「家偉,你親自跑一趟,看看村民為什麼會突然的鬧起來,這其中有沒有什麼其他的什麼企圖。」

那面劉副市長也感覺出問題的重大了,連聲答應,說馬上就帶人過去。

放下電話,葉眉皺起了眉頭,她已經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一場針對自己的陰謀展開了,同時,在北江化工公司這個問題上,葉眉也知道自己是有短處和破綻的,或者這件事情真的會給自己帶來一次最大的危機。

但葉眉沒有慌亂,她思考著,知道自己所面臨的有兩個問題,一個就是土地價格,一個就是自己在這個項目上的強硬推動。

兩個問題其實也可以成為一個問題,土地價格已經沒法改變,但自己是不是能讓自己在這個項目上置身事外,才是真正的問題,只要能證明自己是以正常的方式對待這個項目,或許自己就可以度過難關。

所以,文件上的簽字就成為了關鍵,這也是為什麼葛副市長他們查找那個文件的真實原因了,但那個文件說明不了什麼,因為自己簽字的文件並不是副本。

想到這,葉眉就想到了留在洋河縣的那個正本文件,想到那個文件,葉眉也就想到了季子強。

葉眉越來越看不懂季子強了,自己住院時韋俊海的那個陷阱差一點就把自己裝了進去,要不是季子強的提醒,自己只怕已經在省紀檢委調查中出事了,但季子強為什麼要來提醒自己,他應該是韋俊海一夥的,他應該最希望自己倒下,自己對他的打擊難道他能忘記嗎?

絕對不可能的,一個宦海中人,他是不會對政敵抱有憐憫和同情的,就算他想討好自己,但也完全用不著在那件事情上對自己手下留情。

葉眉的心忽然的一動,難道季子強還沒有忘記舊情,他對自己還是充滿了留戀嗎?這個問題很快就揪住了葉眉的心,但他過去為什麼要和自己唱反調,要和自己對著干呢?

許許多多的問題就一下子湧上了葉眉的心頭,她慢慢的抬起手臂,捧住了臉,這麼多的為什麼,這麼多的無法理解讓葉眉腦海一片的混亂,她需要認真的理一理。

到了下午上班的時候,也就是季子強在洋河縣宴請賓客,喝的暈暈乎乎的時候,葉眉卻帶上了劉副市長和秘書到了漢口區的北江化工公司附近,她已經從劉副市長那裡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附近的村民在防疫檢查中很多都患上了因為污染而引起的疾病,對這個防疫檢查葉眉是有所懷疑的,但這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的問題是這裡確實讓她看到了污染。

他們一行人還沒有走到,老遠就聞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同時也看到了一股股污濁的排水,緩緩的流到田間。葉眉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一些附近的村民也是在路邊指指點點的咒罵著化工廠,還有幾個村民老遠見了葉眉他們的小車停住,知道是領導,就跑了過來,吵吵嚷嚷的說了起來:「我們現在飲用水源和糧食都讓這廠排放的污水污染了。你們是市裡領導嗎?你們能幫我們反應一下嗎?」

還有的村民說:「河水現在都發臭了,趕快讓他們停下來」

葉眉一陣的愧意,她忙說:「我們是市裡的,今天專門來看看,大家放心,只要有問題,我們一定會幫助解決。」

一個老婆婆從水缸舀了一瓢剛從水井抽上來的水,端到葉眉他們的面前:「你聞聞嘛,臭得很,根本沒辦法煮飯」。

葉眉就發現,水呈淡黃色,並有一股臭味,稍等幾分鐘,瓢底便沉澱一層黑色雜質。這老婆婆說:「以前每隔一個星期清洗水缸時,留下少量泥沙;而現在每隔兩天洗一次,卻發現有很多粘手的雜質。」

葉眉知道,這是化工廠非法排放廢水污染的緣故。

葉眉就告訴大家:「村民們,我們這次就是來整頓和檢查這些廠子的,你們放心,我們一定會有相應的措施,也請你們給市裡一點時間,一定會解決的。」

一個村民就罵了一句什麼說:「不僅這廠子的污染有問題,我們還要解決過去征地的問題,這土地完全是賤賣,連正常土地一半的錢都不到,也不知道當初是哪個領導收了人家的好處費了,真是黑心。」

「就是的,聽說人家洋河縣的那個書記寧願不當領導,都不同意這個廠子在人家地盤上修建。」

「那是啊,關鍵這樣的領導太少了,都他嗎的是些貪官。」

葉眉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她掩飾性的咳嗽了幾聲,把臉轉了過去,她看不下去了,也聽不下去了,那一聲聲的抱怨和咒罵讓葉眉感到渾身的無力。

上車以後,葉眉沒有再說一句話,她的耳邊老是迴響著那一聲聲的咒罵,在這個時候,葉眉再一次的想到了季子強,突然的,葉眉猶如醍醐灌頂般的,一下子明白了季子強為什麼要幫自己了。

其實季子強從來都沒有想要和自己分道揚鑣,他也並不是要和自己做對,他也並不是想要背叛自己,他不過是在堅持著自己的良知和理想,他沒有因為環境和官職的變化就畏手畏足的想要討好上級,想要保存官位。

這個想法一下子讓葉眉驚訝和惶恐起來。

難道自己錯了嗎?葉眉搖著頭,她不能承認自己錯了,自己為了大局,自己必須妥協,這難道不是每個官場中人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嗎?

但自己沒錯,誰錯了,季子強錯了嗎,從今天的這件事情上看,季子強好像也沒有錯,他保住了洋河縣村民的利益,他保住了洋河縣不受到污染,這顯而易見的不是錯誤。

葉眉在這寒冷的冬季竟然流下了汗水,她開始有了自責,有了覺悟,有了悔恨,感覺到了一種對季子強的傷感和悔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