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一章平淡的新年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之前預計的500人規模還是沒有達到。 季子強就隨便找了遠離舞台的一個圓桌坐下,開始欣賞節目。他這一桌已經坐了三五個人,大家似乎都不認識。大家邊吃點糖果瓜子水果,邊望著舞台。 開場舞過後...

?季子強也沒有做過多討好和停留,他們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和客套,依然的說著一些官場的套話,誰都不敢流露出自己的一點真心。

後來季子強還到韋市長和其他幾個副市長那裡都去拜訪了一下,大家無一例外的對他表示了恭祝,說他對洋河縣的經營很有成績。

同樣的,他們也都是一通的套話,季子強離開的時候,想想也真是無趣,自己怎麼就生活在了這樣的一個毫不真實的充滿了虛偽的圈子裡。

江可蕊暫時是回不來,她們省台這幾天也很忙,也要準備幾個晚會,所以兩人就約好了,在初幾里,江可蕊才能來柳林市過年。

季子強也很理解她,並沒有埋怨的意思,到了晚上,季子強和老爸,老媽一起吃完了飯,就準備參加市委宣傳部組織的晚會了。

雨夾雪,正在柳林市的上空撒下,天氣寒冷,晚會現場卻又熱又鬧。可能是季子強來晚了十幾分鐘吧,晚會已經開始了,舞台上正在上演開場舞,舞台下的大廳里,擺了四五十桌,來的人還真不少,但是還是有一些桌子空在那裡,沒人坐,這樣看來,晚會之前預計的500人規模還是沒有達到。

季子強就隨便找了遠離舞台的一個圓桌坐下,開始欣賞節目。他這一桌已經坐了三五個人,大家似乎都不認識。大家邊吃點糖果瓜子水果,邊望著舞台。

開場舞過後,四個主持人登場,有一個女主持人季子強是認識的,知道是市電視台的主持人,經常在半夜三更在電視上幫一些廠家賣春藥的,另外幾個主持人季子強不認識,不過她們的形象都不錯。這四個主持人登場亮相的時間太長太長了,每人手上拿著一個紅色的台詞本,在台上你一句我一句地說,足足說了十幾分鐘。

等到委宣傳部的謝部長上台致詞時,台下早已是鬧哄哄。謝部長也真夠給面子的,在如此鬧騰的場合,他應邀而起,鄭重登場,可惜麥克風和音響不大給力,第一句話幾乎沒有傳送出來,講了三五句后,謝部長由普通話轉為柳林話了。

季子強在遠處一直是豎起耳朵聽他講話。他大意是講柳林市在剛剛過去的一年經濟又獲得了飛速發展,統計結果即將出來,估計是進入了北江省區域經濟第一方陣之列。

由於台下太吵鬧,季子強發現謝部長一度想脫離講稿,想說幾句到位的話,快點講完算了,但後來他又重新望著講稿,完整地講完了。

謝部長致詞后,四個主持人又一齊上台,又說了五六分鐘,第一個節目才正式登場,是少兒才藝秀,是一個組合型的節目,有跳熱舞的,有詩配樂朗誦的,有獨唱的,有彈奏古箏的。這些小演員的才藝倒是不錯,但燈光搞得太誇張了,特別是那個魅力四射跳熱舞的小女孩,在誇張的光影變幻下,搞得幾次跟不上音樂的節奏而停下來了。少兒才藝秀后,是兩個男歌手上台彈吉他,自彈自唱《老男孩》,很有水準。接下來的節目有武術表演,有小品,有流行歌曲聯唱,節目中間,穿插頒獎活動,穿抽獎活動,到了最後,季子強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表達什麼樣的主題,是講柳林市的文化嗎?還是要做做宣傳?似乎都不是。

舞台上的演出結束后,菜也上來了,宴會也開始了。這個時候,季子強卻驚訝的發現,再也沒有空桌子了,一共坐了四十來桌。菜很豐盛,有十幾道菜,一桌菜估計要七八百元錢吧。

而酒水,聽說是一些商家贊助的。當舞台上的主持人提議大家共舉酒杯,共賀新春佳節時,季子強發現,只有他們這一桌全體站起來了,舉杯共飲。其他桌都沒有這個動作,似乎大家更喜歡埋頭大吃。

和季子強同桌的還有兩位四十多歲的男士,他們之間好像是親友,季子強讓他們二位同自己一樣喝點白酒,他們禮貌推辭了,只喝飲料,說是要開車。而坐在他們這一桌的兩位已婚婦女,似乎是他們的太太。還有一位小女孩,是剛剛上台參加演出的,模樣很可愛,頭上的妝都沒有卸掉。小女孩估計是這兩對夫婦中某一對的孩子啦。

如此看來,季子強這一桌都是結伴而來的,只有自己一人是獨自來的。但這絲毫不影響季子強和他們的交流與吃喝,沒有誰感到拘束,席上瀰漫著友善、謙遜、祝福的氣氛。中途有市上的一些領導來敬酒。他們都是一桌一桌敬過來的,一共四十桌呀,不簡單。

但季子強在晚會後還是感覺很不爽快,這樣的感覺他不知道是出之何處。

轉眼到了初一,震天的鞭炮聲,氤氤氳氳的霧氣,隱約的嗆鼻的鞭炮味道,把年的氛圍一層一層的渲染開來,瀰漫在天地間,輕輕地籠罩著每個身影,快樂的,幸福的。簡簡單單的鞭炮,穿過千年的時光,把一味原汁原味的傳統新年延續到了創新的今天。

那多年前父母們過年忙乎的事情,現在已經成為記憶永久的經典畫面。而如今,當「物質」親近了大家,「快樂」卻黯然離去,春節又到了。季子強實在無趣,索性出門遛遛。望著商場前高高掛起的燈籠,忽然感覺到又一個春節來了。

一個時間,關於春節的記憶涌了出來,仔細想想,儘是記憶碎片。季子強記得小時候過年,年初一有新衣服穿還有壓歲錢拿,還有好多關於平時吃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小吃,對你想要的東西父母都會盡量滿足,犯了錯誤因為過年的原因父母也不會追究,對年充滿了期待。

那時候對於彩色的糖紙情有獨鍾,積攢各種各樣的糖紙。越花哨越獨特的才能夠小朋友面前炫耀。然後就是比新衣服,那時候喜歡口袋比較多的衣服褲子,去拜年時才能把大人賞的小吃全部裝下,初中的記憶就是可以收到一大堆的賀年卡,大家相互贈送,如果我送了你而你沒有還送回來給我,會記恨好幾天。對吃的記憶就很淡了,因為可以自己支配壓歲錢,所以很期待30的晚上,和過年走親戚。跟在父母屁股後面收紅包是最幸福的時候。

上班了,自己可以賺錢了,每年回去開始給小輩們發壓歲錢了,給父母親戚買點日用品,在也沒有過年的積極興奮了,大人開始操心你的工作呀,感情呀,年越來越淡,就是跟親人朋友一起吃飯,一個飯局趕一個飯局。好像過年就是平時忙碌的人們清閑下來聚在一起大吃大喝,來慰勞一年的辛苦,這樣的年對季子強來說一點味道都沒有了。

不過這也怪不得季子強,大家看看,現在小姐已經從尊貴的名稱走到了低俗泛指;老闆也從稀有到了遍地都是;同志也從親切到了敏感;過去我們為了活命才吃東西,現在我們為了保命又不敢吃東西;大家都知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現在更可悲的是,有這麼多的小三還要來盜墓。

春節就在這淡漠中度過,唯一讓季子強感到欣慰的是江可蕊在春節中還是回來住了幾天,小夫妻恩恩愛愛,纏纏綿綿的時光,應該是季子強對這個春節最大的安慰了。

送江可蕊回省城的時候,季子強也在江可蕊家裡住了一晚,不過家裡只有他們兩個人,阿姨回老家過年了,樂書記和江處長到北京去參加一個中央首長家裡的什麼喜事,不過這更好,季子強可以第一次無拘無束的在這個房子里來回的走走,仔細的看一看整個房屋的布局和裝飾,就連他從來沒有進去過的樂書記和江處長的室,季子強也背著手進去溜了一圈,感覺不錯,嗯,不錯,挺好,挺好。

七八天的假期轉瞬即逝,又要上班了,新的一年又開始了,這其實對季子強反倒是一種解脫,他已經習慣於整天的忙忙碌碌了,真的閑了這麼幾天,他全身都不舒服,這或者就是權利對一個男人的魅力,男人在有的時候也許會放棄情人和金錢,但決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會主動的放棄權力。

季子強又回到了洋河縣,又開始了他的工作和事業。

而收假后一上班,在柳林市的韋俊海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給喬遠山北江化工公司所在地漢口區的區長去了個電話,他要動手了,他要舉起砍向葉眉的那把鋼刀,因為韋俊海從來都是信奉「最好的防禦就是進攻」這句話。

與其等著葉眉來報復自己,還不如自己再接再厲的發起攻勢,韋俊海就暫時把這次進攻稱之為「春季進攻」。

韋俊海要實施自己的計劃,那麼就要找到一個可以下手的位置,他希望從漢口區先打開一個缺口,但對漢口區這兩個領導,韋俊海是沒有太大的把握的,不管是區長還是區委書記,現在都靠在了葉眉的身邊,所以韋俊海不敢造次,他所要做的是一個常規的試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