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三十章忙碌的年底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高」走勢:一季度各月支出進度較慢,二、三季度逐步回升,第四季度則進一步加快。因為荒誕的事例層出不窮,「突擊花錢」早已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換言之,它就像一幅存在已久的圖畫,每到年底,就會被人們再加上一些...

?跟如夢恩愛是如此的讓他痴迷,帶給他的不單單是身體上的感官刺激,那種心理的撫慰是外面那些姑娘和老婆都給予不了的,像我們這種被主流社會擠進夾縫中的異類能找到彼此,然後可以不設防的相互溫暖一下確實是一種奢求。

瘋狂過後,他們兩個都筋疲力盡,如夢摟著他,看他的眼神變得清澈通透,她問他:「俊海,你就沒想過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韋俊海搖搖頭,淡然說:「我們這中人,早就沒後路了。」

如夢說:「那你想永遠在這樣傷神和疲憊中拼搏下去嗎?」

韋俊海說:「除此之外,我又能怎樣?」

如夢說:「你認為這樣的的生活快樂嗎?你永遠停不下來。」

韋俊海皺了皺眉,這樣的問題他不是沒有想過,既定的命運已經擺在那裡,是不可更改的,對自己來說這條路既然走上了,誰都很難再讓自己停下來,除非迫不得已,但那一定是痛苦的。

她伏在他的胸膛上,幽幽的說:「有時候真為你擔心,感覺你很壓抑。」

韋俊海看著這個女人的眼眸,那裡面的光彩竟然在他心底的死灰上擦起了一點火星,那種叫希望的東西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在他心中閃現了,但這一點點的火星很快就死滅了,韋俊海清楚自己是無法對抗自己的宿命。

又要到年底放假的時候了,不管是葉眉,還是韋俊海,還是季子強,都有很多事情要忙碌,這文山會海很輕易的就淹沒了他們的一切時間,韋俊海深思熟慮后的又一個計劃,卻不得不暫停一下,因為他也很忙,忙的沒有時間去搞陰謀。

除了上電視,去開會,問貧訪苦,務虛之外,也的卻還是有一些實際的工作要做,防火,防盜,安全檢查,各種報表的填寫和修改,都是必不可少的工作。

季子強在洋河縣的縣委大院里,也不斷的發出一個個指示,誰都不願意在年底出一點問題,這可能會讓全年的辛苦化為東流水。

五指山的項目也暫停了,生態園的工程也暫停了。

但安子若的溫泉山莊卻沒有停工,她的土建早已經完成,現在是室內的裝修和整理,所以安子若出了更高的價格,換的裝修公司的堅持開工,按她的設想,要干到臘月26號才能停下,那樣,到了明年開春,自己的溫泉山莊就能夠開業了。

所有的人都在忙著,季子強今天召開了全縣幹部工作總結會,在會上,季子強和馮縣長都做了全年工作的彙報和總結,也做了來年工作的計劃和展望。

會議總結、表彰了全縣本年的工作,並要求全縣上下要進一步統一思想,堅定信心,搶抓機遇,齊心協力,圓滿完成來年各項工作任務,努力開創全縣經濟社會加快發展、轉型發展新局面。

洋河縣的四套班子及人武部領導、法檢兩長都出席或參加會議。

季子強說:「在過去的一年裡,最令人振奮的是我們找到了一條適合洋河縣發展的新路子。提出了工作方針、確立了建設生態、和諧、富裕、幸福安康的新安遠的奮鬥目標。最令人鼓舞的是我們實現了一個良好開局」。

今天的講話,季子強一點都沒有務虛的感覺,因為這每一件事情,都凝聚了季子強很多的心血和智慧,他在講話中也是心潮起伏,自己在這一年裡,竟然做出了這麼多的事情,現在想想都讓他驚訝。

還有那些不能在會議上講的事情就更多了,和葉眉由親密融合到激烈的對抗,和江可蕊邂逅相識到纏綿的永恆,這點點滴滴的事情,一起都湧上了季子強的心頭,是啊,這一年對自己來說是如此繁忙又收穫巨大。

會議還在繼續,但季子強的心已經蕩漾到了去多過去的舊事中。

接下來季子強又遇上了一個麻煩,那就是在政府每年的突擊花錢。.

過去的洋河每年年底是沒有多少錢可化的,但今年明顯就不一樣了,幾千萬的資金在財政局和很多對口局中保存著,這就自然無法不引起他們的想象了。

財政局的相關負責人介紹,從歷年預算執行情況看,財政支出進度均呈「前低后高」走勢:一季度各月支出進度較慢,二、三季度逐步回升,第四季度則進一步加快。因為荒誕的事例層出不窮,「突擊花錢」早已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換言之,它就像一幅存在已久的圖畫,每到年底,就會被人們再加上一些細碎的筆墨。

季子強也身有感觸,時至年底,在外縣的道路經常是「灰沙飛揚,路面坑坑窪窪」,可仔細看看,整個浩大的工程只不過是「把舊磚挖出來,又運了一些新磚回來鋪上。

一名稅務局的幹部也抱怨年底買發票的人太多,因為「太多工作項目集中在年底開展」。

季子強不得不拿出手段,三令五申要求各部門不得違反一些相關規定,但不管怎麼說,洋河縣富了,季子強如果不對大家來點表示也說不過去,所以今天他就叫來了向梅,說:「今年你們辦公室準備怎麼發福利啊?」

向梅說:「我們辦公室開過幾次會了,今天方案還沒定,也正想找你彙報一下。」

季子強就聽了向梅的彙報后說:「今年可以稍微的多花一點錢,讓大家好好的過個年,但先說好,所有東西都必須從洋河購買,我們洋河煙酒副食都有,就不要到外地採購了。」

向梅笑笑說:「我們倒想去外地,這時間哪夠啊,看看就要放假了。」

季子強一算,也確實沒幾天了,就忙說:「那行,你們今天就開始準備吧。」

話還沒說完,就來了幾個電話,都是邀請季子強去參加宴會,表彰會什麼的,季子強只好揮揮手,打發走向梅,一個個的解釋,一個個的推辭。

季子強已經不是剛來洋河那會了,他現在有資格拒絕很多不必要的宴請了,但拒絕的了宴請,卻拒絕不了絡繹不絕的送禮之人,季子強又開始頭大了,每年的放假前他都要經受這樣一次考驗和誘~惑,看著那一個個的紅包,不心動的人那是傻子。

季子強雖然心動,但還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他就用起了他的老方法,一一的對付,一一的勸阻,實在不行的,也是好收了,最後統一充公,上交財政。

今天下午季子強接到了市宣傳部部長的親自打來電話邀請,說在春晚前夜市裡要搞一個春節晚會,請季子強參見,前幾次的晚會季子強都沒時間與機緣參加,這次是他第一次參加。

在安排好春節放假的事情以後,季子強又專門的把公安局王副局長叫來說:「王局,今年的春節我提個要求。」

王副局長和季子強關係不錯的,就大大咧咧的說:「老大,有什麼事情只管講。」

季子強瞪他一眼說:「正經一點,不開玩笑的。」

王副局長吐吐舌頭,也就莊重了許多。

季子強說:「我希望這個春節你一天都不要休假,給我盯好洋河縣,不能出一點問題。」

王副局長又開始放鬆了,說:「我當是什麼事情,這每年春節我都沒有休息過,哪年春節不是跟個斗狗一樣,到處去巡查。老大你就放心的回去過年吧,治安上出了什麼問題,你拿我是問。」

季子強對王副局長也算放心的,就點點頭說:「最好酒也少喝點,今年的春節對你很重要,懂我的意思嗎?」

王副局長茫然的點下頭,有搖起了頭,眼睛就看著季子強沒說話。

季子強笑笑說:「還不懂啊,真笨,就這腦袋也不知道怎麼就當上了局長。」

王副局長嘿嘿的一笑說:「好像是你讓我當的。」

季子強也就笑了起來說:「今年你多上點心,過完年回來,也該讓你單飛了。」

這王副局長就睜大了雙眼,興奮之情流於外表,他確實沒有想到,按自己的想法,這副局長怎麼的也要幹個七,八年的,沒想到這就要轉正了。

他一下子站起來說:「書記,我我今天要請你喝酒,一定要請。」

季子強臉就掉下來了,說:「我剛說的話你就忘了,說了最好少喝酒,你非要折騰是吧?」

王副局長一愣,忙說:「我請你喝,我不喝,就看你喝成吧。」

季子強看著這王副局長一臉的死狗樣,也忍不住笑了說:「滾蛋,記好了,出一點問題你就再等三年。」

王副局長連連點頭,就讓季子強把他趕出了辦公室。

一切安排好了,季子強在春節前兩天,就趕回了柳林市,這拜年和送禮是不可或缺的行動,他到了好幾個地方,連葉眉那裡他也去了。

但他沒有給葉眉送什麼紅包,只是送了一點洋河縣的特產,葉眉對他和藹了不少,但兩人由於這長期的分裂,讓彼此都陌生了許多,他們心中還是都有點疙瘩,葉眉更為矛盾,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對待季子強,這個人總是讓自己難以把握和想象,他那樣和自己對抗,那樣不顧一點的情面和自己翻臉,但在最為關鍵的時候又挺身而出挽救了自己,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