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二十九章韋市長信任的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他們沒有在進一步親密的表示,當兩人分開,韋俊海脫去了風衣和外套的時候, 這個叫如夢的女人已經給韋俊海倒上了一杯淡淡的茶水,放在茶几上,笑著說道:「我們快一周沒見了吧1 韋俊海還真有...

?「喂?」

「喂!是我。」韋俊海回答道,並站直了身體,讓裡面的人通過監控鏡頭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

「哎,你來了。」依然是輕柔而雅緻的聲音,充滿了女性天然的柔媚,絕不做作。

別墅門被打開,一個女人出現在韋俊海的眼前。這是一個成熟的女人,她穿著一件絲質的睡衣,用手撩動她那栗色的捲髮,身姿妙曼的向他微笑著。這女人的身姿步態和那柔美的聲音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那是一張標準的鵝卵臉型,線條輕柔豐潤,白皙潤潔的皮膚上看不出任何化妝品的痕,黑色大眼睛里的蕩漾著千嬌百媚。這是一張絕美的臉龐。

韋俊海的嘴角就勾起了濃濃的笑意了,這笑意從他的嘴角就逐漸的延伸到了整個面部,他真的很愉快起來。

這女人的年紀已然不輕,快到40了吧,但風姿縱然不減年少,這女人也在看著韋俊海,當韋俊海把身後的們關上的那一刻,她就像一片雲彩一樣的飄到了韋俊海的身前,沒等韋俊海放下包,也沒等他脫掉風衣,她就投入到了韋俊海的懷抱里。

韋俊海有了一種憐惜和幸福的感覺,他一手提著包,一隻手擁住了這女人,拍拍她的後背說:「如夢,這幾天還好吧1

女人猶如害羞的少女般在他的懷裡點點頭說:「好,就是想你。」

韋俊海說:「我也想你,很想你。」

他們沒有在進一步親密的表示,當兩人分開,韋俊海脫去了風衣和外套的時候,

這個叫如夢的女人已經給韋俊海倒上了一杯淡淡的茶水,放在茶几上,笑著說道:「我們快一周沒見了吧1

韋俊海還真有些渴了,拿起水杯來喝了一口,然後靠在沙發上長長出了一口氣,有點愧意的說:「是的,我也很想來,但最近幾天忙,省里紀檢委來人了,走不開。」

這女人笑笑說:「我沒有怪你,只是問問,雖然我很想你,但我說過,絕不會成為你的負擔和障礙。」

韋俊海搖下頭,深有感觸的說:「如夢,不要這樣說,假如不是因為我的職務和我在柳林市的影響,你知道我的心意,我一定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

是的,韋俊海沒有一點的虛情假意,對這個女人他有太多的留戀和不舍,他們的相識是在幾十年前了,那時候,他們都還是中學學生,他們也曾今早晚常相見,也曾經眉目傳情,心心相應,但世事弄人,最後他們還是沒有走到一起,不!甚至是連彼此表白的機會都沒有,韋俊海就離開了那裡。

對他來說,那是一個永遠無法彌補的缺憾。

後來,是三年前,還是四年前呢?現在已經說不上來了,他們再一次相遇了,於是,韋俊海就帶著這個傷偶獨居而又心灰意冷的女人來到了柳林市,他把她捧在手心,他把她含在嘴裡,他給她買了別墅,還為了打發她寂寞的時光,為她專門接手了一個小小的酒吧。

雖然那個酒吧沒什麼生意,雖然那個酒吧一點都不像其他酒吧一樣,為了掙錢去天天做活動,天天去拉客人,雖然那個酒吧一直在虧損,但韋俊海還是用超過那酒吧本身價值的價格買了過來,僅僅就是因為她說那裡很安靜,很美麗。

如夢來到了韋俊海的身後,伸出了自己芊芊玉指幫他按摩起頭部,漸漸的,韋俊海心中的煩躁和不安就在那玉指細柔中平息了下來,他也放鬆了,他的腦袋靠在如夢那豐滿的胸部之上!韋俊海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去感受這難得的安靜和溫柔。

對韋俊海來說,這個情人是他最為信任的人了,他可以對她述說很多任何人,包括他老婆都不能聽到的秘密。

他的想法,他的煩惱,他的寂寞和恐懼,每一次都只能在這個地方述說,這或者也是一種政治人物的悲哀,他們在外面總是要用所有的鎧甲來武裝自己,但再好的鎧甲也總是有份量,穿在身上的時間越長,心裡感受的負擔就愈加的承重,每每,只有在這個地方,面對這個紅顏知己,韋俊海才能脫去鎧甲,展示出自己真實的面容。

他閉上眼,一邊享受著如夢的按摩,一面對她講訴這自己這幾天的工作,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矛盾和自己的擔憂。

如夢很少說說,她一直在傾聽,她知道應該讓他講,讓他發泄出自己的壓力,她除了「嗯」,或者「氨以外,就沒有說任何話,幾乎,她也一直沒有參與過韋俊海的工作和政治活動。

但今天她要說了,因為她看出了韋俊海的擔憂和焦慮,她愛他,就像幾十年前在學校的時候一樣的喜歡他,有時候她也拿出很多年輕的帥哥和韋俊海比較,但最後毫無疑問的,都是韋俊海更為優秀。

如夢說:「為什麼你就不能放下這一切呢,勝又如何,敗又如何?」

韋俊海閉上眼,嘆口氣說:「勝者王侯敗者寇,我不得不戰。」

「但你的心很亂,你有太大的擔憂。」如夢悠悠的說,猶如是寂寞中的風聲。

「不錯,因為我怕失敗,我怕以後沒有力量保護你。」韋俊海喃喃的說。

如夢的眼中有了一種迷離,她不是一個未經世事的笑姑娘了,但韋俊海的話依然可以讓她感動。

她說:「那就按你的想法做吧,我永遠在這裡等著你。」

韋俊海反轉過手去,摸了摸如夢的手背說:「謝謝你聽我嘮叨了怎麼長的時間,我不想斗,但我沒有選擇,這就是我們的宿命。」

如夢沒有動那隻讓韋俊海撫摸這的手,她輕聲的問:「你有多大的把握?」

搖搖頭,韋俊海說:「我還沒找到她下一個破綻。」

如夢就笑了,笑的很優雅的說:「昨天我店裡來了兩個客人,他們談論到了你,也談論到了葉眉。」

韋俊海「奧」了一聲問:「怎麼會說到我和葉眉?」

如夢一笑,她說:「這些天葉眉和省紀檢委來柳林的事情是柳林市最大的談資,所有的人都在說這個話題,連做頭,美容,飯店和買菜的時候,都是可以聽到關於這事的議論。」

韋俊海想想也是,就說:「大家都是怎麼說的。」

如夢說:「我的那兩個客人他們說葉眉差一點就倒霉了,但她運氣很好,他們還說其實告狀的人沒有找到葉眉的真正的死穴。」

韋俊海就一下坐了起來,他轉過身來,看著如夢,他知道如夢不是一個無聊的人,她也很聰慧,但她因為自己的存在,就往往不願意表現她的才智,她今天說了這麼多的話已經很反常了,她想要表達什麼?她一定要告訴自己一個什麼問題吧?

如夢對韋俊海這過激的反應一點都沒有驚訝,她也很了解韋俊海的敏感和睿智,她知道韋俊海已經發現了問題的重點了,她就淡淡的說:「他們說葉眉的死穴其實在一個姓喬的董事長那裡。」

韋俊海一直看這如夢,希望她說完,說清楚,但如夢搖搖頭又說:「我只是感覺他們說的很肯定,但到底這姓喬的是誰,他和葉眉有什麼關係,我就不知道了。」

韋俊海就眯上眼認真的想了起來,很快的,他就想到了,喬董事長,是他,葉眉幫他征地,這件事情起初是讓季子強給頂回來了,為這季子強和葉眉還反目為仇,但那個喬董事長最後還是在漢口區徵到了500畝地,雖然是最後退了300畝,但還有200畝的地,依然很便宜,便宜的超出了漢口區正常地價的一半,而且還是一個有污染的企業。

想到這,韋俊海就笑了,他看到了一支指向勝利的如來之手,他知道,自己的機會再一次出現了。

女人從茶几上的煙盒裡抽出一支煙,問他:你抽煙嗎?韋俊海搖搖頭。

女人點上煙,若有所思的看著韋俊海,這個時候,他們沉默的相對而坐,中間隔著寬大的茶几,她脫掉了腳上的便鞋,斜倚在沙發上,兩條勻稱光潔的腿疊在一起,在輕煙的飛繞下顯得神秘、美麗而高貴,這種異樣的魅力對韋俊海而言,突然充滿了奇異的誘~惑。

吃完飯,兩人洗漱後來,當她的舌頭滑進韋俊海的口中的時候,韋俊海才停止了思考,從那一刻起,這女人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換了個性格,動作狂放而激進,讓韋俊海經歷了一場從未有過的體驗,那是一種毫無顧忌的、徹底的投入,最後的時刻那感受對韋俊海來說美妙到了神聖的地步。

韋俊海的經驗值其實很低,在成為副市長以後,他只和他的妻子睡覺,那是一種單純的男性本能,其效果僅僅好過自瀆。雖然在成為副市長之前,他也曾今花高價找過幾個高級姑娘,過程雖然花哨了一些,但事後的心理感受結果同樣的空洞乏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