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二十八章韋市長的圈套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幹部,那是柳林市的第一人葉眉,這就足以讓事件的關注度和震動性更加激烈,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在談論這個問題,樂此不疲所有的人都在發表自己的預測能力。 到處都是傳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這條消息像一塊...

?在這個時候,韋俊海也開始忙碌起來,在韋俊海的辦公室里,他找來了一個上次剛被調整下去的輕工局錢局長。

韋俊海也是在考慮很久以後才決定這樣做的,按他的本意,這件事情是應該由葛副市長來操作,自己要盡量的遠離這次陰謀,然而,最後他還是決定自己親自操刀了,不是他信不過葛副市長,而是他對此事抱有太大的希望,同時他也不能讓這件事情失敗,一旦這個陷阱失效,那麼自己就不得不直接面對葉眉展開對攻了,兩人也由過去的遮遮掩掩,轉而變成橫眉冷對,自己也不得不浮出水面和葉眉一決高下,這是韋俊海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這錢局長算的上是韋俊海的絕對嫡系,但隨著葉眉對權利的不斷穩固,韋市長不得不交出一些位置,這個錢局長就是在上次韋俊海萬般無奈中放棄的棋子了,但今天韋俊海一點都沒有對錢局長的愧疚之意,因為他明確的告訴了錢局長:「老錢,這件事情只要你抓緊,在她還沒有出院,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把這個炸藥包點著,那麼肯定不會讓你失望,我和老葛一定鼎立相助,讓你東山再起。」

錢局長陰冷的笑笑說:「放心好了,我一會就到省城去,我那同學在省報還能說的上話,一定可以讓這新聞發到頭版,當然了,考慮到葉眉和樂書記的關係,是不是在省人大和省政協也找找人,把事情搞大一點,讓誰都壓不祝」

韋市長就很欣賞的看看錢局長說:「你酌情處理吧,但有一條,一定要快,等她出院了,只怕她就反應過來了,那時候這枚炸彈就要失效。」

錢局長點點頭說:「韋市長,我不多說了,現在就趕到省城去,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說著話,錢局長就站了起來,韋市長也像是送勇士上戰場一樣的,用莊重和肅穆的眼神一直看到錢局長消失在辦公室外面。

很快的,在葉眉還沒有出院的時候,在省報的一個欄目里就出現了一篇報道,說的是一個市裡領導是如何如何利用生病大斂財物的事情,上面雖然沒有點名,不過稍微留意一點,就可以從那字裡行間找到真正的主角。

而同時還有一份揭發材料就送到了省委幾個主要領導的案頭,這是人大轉過來的,上面沒有人大的意見,但既然他們送到了這裡,或許也就是一種意見,材料是揭發柳林市葉書記在住院期間大肆收受賄賂的材料。

紀檢委處於慎重考慮,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因為這涉及樂世祥。

樂世祥眉頭緊鎖,猶豫了很長時間,他不希望冒然的對一個市委書記調查,那樣會挫傷下面幹部的工作積極性,何況還是自己的嫡系,但就此撒手不管,也很難說的過去,他明白在省長李雲中的案頭一定也放著同樣的一份材料,如果不澄清這一事件,這就會成為自己永遠的一個破綻,樂書記考慮到最後,還是指示了省紀檢委,下去調查一下。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省紀檢委在柳林市的出現,勢必引起一場大的猜測和震動,因為這次的目標不是一般的幹部,那是柳林市的第一人葉眉,這就足以讓事件的關注度和震動性更加激烈,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在談論這個問題,樂此不疲所有的人都在發表自己的預測能力。

到處都是傳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這條消息像一塊巨石投入寧靜的河水中,濺起了朵朵浪花來。

而在柳林市的官場上,引起的震動就更為巨大了,情況也就更加的複雜了,各路人馬粉墨登場,各方勢力紛紛亮相,每一個人都在做著自己的準備,一但葉眉真的有了問題,自己該何去何從,未雨綢繆是每一個宦海中人必須具有的政治敏感,這不同於其他的行業,它的變化莫測和格局改變會影響到每一個人。

洋和縣的很多送過錢的幹部就更是緊緊張張了,他們一個個提心弔膽的等著省紀檢委的傳喚了,很多人後悔傷心,但回過頭來在細細的一想,假如,要是這件事情並沒有鬧大,那別人都送禮了,自己沒送,想一想都會讓他們後悔半年的。

這個時候的韋市長呢?他的情緒自然是更好了,他彷彿已經看到了葉眉黯然離開的背影,但韋俊海還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他帶著幾個鐵杆和粉絲,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好像葉同志已經奄奄一息了。

市委的紀檢委在緊鑼密鼓的調查了,在人們一些期待,擔心,恐懼,後悔,幸災樂禍中展開了,但最後還是讓很多人失望了,市紀委調查組經過幾天的調查,最後宣布,有關葉眉書記接受下屬賄賂的舉報確有其事,但葉眉第二天就及時的和市紀檢委做了通報,並且把錢交到了紀檢委,錢也早就進入了市財政的賬務中,從時間上考證絕不是揭發材料送出後葉眉才採取的後補措施,至於都是誰送的,一時難以分辨。

等這一切都塵埃落定后,葉眉沒丟官,也沒像個別人預言的那樣黯然離開柳林市,葉眉出院了,她還是一如既往地活躍在柳林市的政治舞台上,這讓很多人,特別是韋俊海意想不到,也非常的鬱悶。

韋市長啞了,他是怎麼也想不通,自己設計的如此完美的一個計劃,葉眉怎麼就給輕易破解了,以自己對葉眉的理解,她至少要在出院以後才能夠覺察到自己的這個陷阱,所以應該說,自己這樣快捷的反應,葉眉是沒有時間提前做出決定的,但她怎麼就在第二天就覺察到了此事,並把這事解決了。

對韋俊海來說,很多事是看不清的,霧裡看花,水中望月,韋市長失望了,他的興奮,他的期待,他對很多人的承諾,他的渴望,都化為了一江春水。

接下來的時間,韋俊海也明白,自己的處境會越來越艱難了,他和葉眉的矛盾由地下轉到明面,葉眉在目前的局勢下,也一定會對自己發起攻擊了,自己該怎麼應對接下來葉眉的進攻呢?相對而言,自己身上的漏洞要比葉眉多。

韋俊海緊鎖著眉頭,他在整個這幾天之間里,都在思考著,在計劃著,今天快下班了,他依然還坐在辦公事閉目養神,市政府大院的人幾乎都準備離開了,

但他還在冷靜的思考,他要為下一階段和醫做個全盤的計劃。

這個時候,韋俊海的電話響了起來,韋俊海看了看電話號碼,在煩悶中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笑意,他接通了電話:「嗯,今天忙什麼呢?我啊,我在辦公室,你回去了?奧,那好吧,我一會過去,我沒多少胃口,隨便做什麼都可以吧。」

掛上電話,韋俊海才懶懶的站了起來,到衛生間里洗了一把臉,拿上自己的風衣和皮包,走出了辦公室,他走到了停車場,來到了一輛普通牌照的奧迪跟前,外面已經很冷了,韋俊海穿上了風衣,豎起衣領,坐進了車裡。

韋俊海開著一輛普通牌照的奧迪車在城市裡從容的穿行,他絕不是回家,方向正相反,他要去的地方是個隱俬的所在,奧迪車駛出了市中心,一路向西,這城市的外圍呈現出了另外一種動人的美麗,新建的公路筆直寬闊,公路兩旁是大片的熱帶植物,雖然是冬季,但依然的翠綠迎人,空氣清甜通透,令人心曠神怡。

漸漸的遠處那綠樹掩映下出現了散落其中的一棟棟別墅,個個造型典雅奢華,遠處能還看到起伏淡遠的青山。這景緻讓韋俊海都感到精神一振,這裡是柳林市繁衍出來的富豪,顯貴們精心打造的棲息地。這樣的環境,一般人只能是欣賞和路過。

奧迪車在減速,並打亮了左邊的轉向燈,公路的左前方有一個巨大的歐式造型雕像,雕像下是一個鐵藝的大門,他的目的地到了。

他的車拐到大門前,車玻璃被放下來,他拿著一張卡片凌空在感應器前晃了一下,鐵藝門便自動打開了,奧迪車一直的開了進去,那裡面是一排排的別墅。小車繼續開動,在道路兩旁或公共區域的景觀設施里都安裝著非常先進的監控設備和警報系統,安防制度很嚴格,保安人員的素質和裝備都是一流的,每棟別墅更是建造的牢不可破,這些有錢人在這方面是絕對的不惜重金。

車子跑了一會,就到了一個高檔別墅的門口,韋俊海輕輕的按響了門鈴,鈴音清曼,他靜靜的等待,側目可以看到院子里乾淨典雅的布置,窗口拉著淡黃色的鵝絨窗帘。

沒有回應,他再次按響。片刻對話器有了反應,一個輕柔的女性聲音傳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