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二十六章唐可可的名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哥就是蕭博翰了,他有個外號叫隱龍,所以道上人把他叫龍哥,這都市當初季子強聽王副局長給他說的。 那面的電話還在打著:「是這樣,我在喝酒,剛好有個朋友叫任」他捂著電話問季子強:「你叫什麼?」...

?這光頭的眼中也閃現出一種兇惡和狠毒,他明白季子強想幹什麼,他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棱刮刀來,指著季子強說:「你敢報警,你和你那位漂亮女人,今天是一定會在身上留下幾個窟窿的,不信你撥號試下。」

旁邊幾個人也一起逼了過來,江可蕊臉色也慘白了,她一下站了起來,衝到了季子強的身前說:「光天化日之下,你們就不怕王法。」

那光頭笑笑說:「王法,呵呵,哥們就是吃這碗飯的。」

那個女孩現在也膽怯起來,說:「我給他道歉。」

光頭還沒說話,那最早來的那個叫華哥的戰了起來說:「現在道歉晚了,除非你今天晚上陪我出去玩玩。哈哈哈。」

光頭就看著女孩說:「怎麼樣,陪華哥出去玩玩,現在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女孩的眼中就流露出哀傷和無助的表情了,她明白出去玩玩是所以意思,或者這一玩,就要讓自己丟失最美好的期望了。

季子強用手把江可蕊拉到了身後,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對江可蕊說:「別擔心,我想到了一個朋友。」

江可蕊疑惑不解的看看季子強,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會說這毫不相干的話來。

季子強對光頭和那個叫華哥的人說:「看樣子你們都是道上混的,我請個朋友來講個情面怎麼樣?」

那個叫華哥的浪蕩子就感到很好笑了,自己的老爹就是柳林市數的上的大哥,還有人能和什麼人是朋友呢?

他就笑著說:「奧,看來兄弟也認識道上的,那說出來聽聽,我看面子夠不夠。你可不要說你認識蘇老大,或者是蕭博翰啊,呵呵呵」

這些人一聽這華哥的話,都轟然的大笑起來,是啊,要是認識蘇老大或者蕭博翰他們這個檔次的大哥,那早都橫起來走路了,還能在這給自己低聲下氣的求情。

季子強淡淡的笑笑,等他們這一二十人都笑過以後,才很平靜的說:「我和西環路洗浴中心的唐可可是朋友,我有她的電話。」

大排檔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有幾個嘴上叼著煙的混混,也傻傻的不知道抽了,煙頭就從他們嘴上掉了下來,還有一個混混,因為嘴皮有點干,那半截煙就掛在下嘴皮上,來回的晃悠起來,他們都鴉雀無聲了,因為他們知道唐可可的名號,更知道唐可可身後的蕭博翰。

光頭和那個叫華哥的年輕人臉色開始泛白,發青了。

這樣的安靜,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壓抑和難受,半天,那個光頭卻哈哈哈的大笑起來,他給自己壯著膽子說:「你怎麼不說你認識韋市長和葉書記呢?哥哥是吃飯長大的,不是讓人嚇大的。」

季子強嘆口氣說:「那兩個人剛好我也認識。」

房間里又是好一陣的寂靜,但光頭在臉色變換了幾次后,還是硬著說:「怎麼證明你認識唐姐?」

他總不能僅憑季子強一句話就偃旗息鼓,那以後自己就沒辦法在道上混了,最後再讓人傳出去,說自己讓人嚇退了,那才搞笑。

季子強就搖了搖手上的手機說:「我可以給她打個電話。」

那叫華哥的青年猶豫著看看季子強說:「你叫什麼名字,我有唐姐的電話。」

季子強笑笑說:「我叫季子強,是洋河縣的,你可以問問。」

這華哥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很快的調出了一個號碼,有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牙一咬,撥了過去。

季子強明顯的看到這個叫華哥的人手在顫抖著,這也讓季子強又多了一份憂慮,看來唐可可和她背後的那個叫蕭博翰的人,果然在柳林市非比尋常,為什麼前幾年自己在柳林市就沒聽說呢,難道一個人能夠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就打出一片天地來,這讓人多麼難以置信埃

電話通了,大排檔里不要說這個華哥緊張,連那些沒有打電話的混混們都屏氣凝神,悄無聲息,生怕自己的出氣聲音大了,影響到這個電話的通話質量。

華哥臉色一正,就對著話筒說:「唐姐啊,你好,你可能記不得我了,我是南片李少虎的兒子,哎呀,唐姐你還記得我啊,哎呀,帶我給龍哥他老人家問好。」

季子強知道,他們嘴裡所謂的龍哥就是蕭博翰了,他有個外號叫隱龍,所以道上人把他叫龍哥,這都市當初季子強聽王副局長給他說的。

那面的電話還在打著:「是這樣,我在喝酒,剛好有個朋友叫任」他捂著電話問季子強:「你叫什麼?」

季子強笑笑說:「來吧,電話給我,我和她說說。」

這華哥就有點緊張了,他遲疑著不知道該不該把電話給季子強。

季子強伸出了手說:「我們在喝酒呢,其他沒發生什麼,是不是?」

這華哥一面點頭,一面就趕忙把電話給了季子強,季子強就對著電話說:「我季子強啊,你在洋河還是在柳林。」

電話那頭唐可可就嬌媚的說:「我在洋河呢,你在柳林市嗎?」

季子強說:「是啊,在柳林小吃街,遇見了幾個」季子強就看到那個光頭和華哥一臉的緊張,季子強笑笑接著說:「遇見幾個熟人。」

電話那頭的唐可可就很奇怪的「咦」了一聲說:「不至於吧,你怎麼和他們混在一起了,有點掉價吧?」

季子強哈哈的笑了起來說:「這有什麼,我這人從來不講究,其他沒事情,你抓緊一點,爭取年底給我全部竣工,否則我拿你是問,嗯,好,那就這樣,你還和他說嗎?」

季子強把電話遞給了華哥說:「你再和她說兩句。」

華哥接上電話,不斷的說著好聽的奉承話:「唐姐能記得小弟是我的榮幸啊,是是是,我知道這是唐姐的好朋友,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給他多敬兩杯,一定,一定,那唐姐你多保重啊,掛了啊唐姐。」

掛斷了電話,這華哥很難為情的笑笑說:「讓大哥你見笑了,今天是小弟的不是,改天一定好好的給你陪個罪,今天這單子我來買,給小弟一個機會。」

季子強用眼看了看那個女孩說:「她怎麼辦?」

光頭和華哥一起說:「以後我們再也不來這個店了,再來隨便大哥怎麼處罰,我們保證。」

季子強就把自己的手機裝了起來,說:「行吧,那我就繼續的吃飯了,不招呼你們了。」說完,季子強真的拉著江可蕊坐了下來,埋頭吃了起來。

這華哥和光頭看他一副不再理睬的樣子,也不敢來打擾了,華哥就過去對老闆比劃了一下,從自己兜里掏出了幾百元錢,遞給老闆,老闆也不敢說話,怕打擾了季子強,但死活不敢收,這華哥和光頭就又露出了兇惡像來,指了指季子強的桌子,把錢放下走了。

等他們走了以後,江可蕊才很驚訝的問季子強:「誰是唐姐,你怎麼會認識她。」

季子強就給江可蕊把唐可可和蕭博翰的事情都講了講,當然了,很多細節他是沒說的,比如那次在洗浴中心,還有唐可可在洋河縣和自己喝酒,怎麼誘~惑自己,這些他都沒給江可蕊說,看來這很正直的人,有時候也是不老實的。

江可蕊到沒多想,在她的心裡,季子強那就是神,就是天下最專情,最痴情的男兒了,這樣烏七八糟的事情,和季子強是一分錢的關係都不會有的。

吃完了飯,季子強和江可蕊在飯店老闆和那個女孩的連身感謝中,離開了大排檔,季子強是有點自豪的,感覺自己仗義勇為,像個好漢。

但很快這樣的感覺就消失不見了,他有點為現在的社會和柳林市的現狀擔憂起來,今天如果不是遇見自己,如果自己不是認識唐可可,那麼,這個女孩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想一想,季子強都有點后怕。

回到家的時候,老爹和老媽都休息了,兩人悄悄的開門,溜進了新房,但還是把老媽吵醒了,老媽就隔著門問了幾聲,有開開門去照看了一下江可蕊停在院子里的車,檢查了好長時間,才沒有了聲音。

季子強和江可蕊也是憋著勁,不敢亂動和說話,兩人都尚床了,互相看著,只是打著啞謎的互相交流著,後來實在江可蕊忍不住了,拿枕頭把自己頭捂著,咯咯的笑了起來。

季子強就在床頭的一個偽裝的很好的煙盒裡,摸出了一個東西來,他把那東西放在床頭柜上,江可蕊笑完了,突然看到那物品,吃吃的笑「這是什麼啊?」

季子強說:「你看看埃」

於是她打開一看說:「阿,你個色鬼,拿這個出來做什麼阿。」

季子強就嘿嘿笑著說:「那就不用它,我們來親密接觸。」

江可蕊說:「你想害我啊,忍兩年,兩年後我們再要孩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