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二十四章葉眉生病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病情的人,而且還是在給葉眉送禮。 季子強的心裡又有了很多疑點,韋市長和常務葛副市長,他們和葉眉的關係並不是如此融洽,今天怎麼這樣熱情的張羅。 再一個葉眉是不會收錢的,現在他們背著葉眉這...

?葉眉必須從長計議了,問題的嚴重性讓她必須等待,等待著樂世祥書記對自己的支持,目前看來,想要為樂世祥書記守住柳林市這塊地盤,已經很難了。

季子強過了一兩天,就聽到了韓副省長在柳林市的講話,他長出了一口氣,太遠的局勢季子強還暫時看不清楚,但現在短期的局面他很明白,那就是自己會獲得很長一段時間的平安,除非是韋市長下台。

韋市長一但下台,應該接下來就會是自己,就算自己有韓副省長幫忙,可是一個處級幹部的調整,韓副省長是不大好插手的,但那種情況微乎其微,一個市長的去留問題,不是他葉眉說了算。

葉眉當然說了不算,不僅不算,在韓副省長走了沒幾天,葉眉在鬱悶和極大的壓力下,一下就病倒了,住進了醫院,起初季子強是不知道的,後來那個給葉眉做秘書的小王在給季子強通知其他事情的時候,就說了出來:「季書記,你肯定不知道吧,葉書記昨天住院了。」

季子強一下就愣住了,他對葉眉的感情並沒有因為兩人的爭鬥,也並沒有因為自己結婚就完全的拋棄,在很多時候,季子強依然會回憶起他和葉眉那些美好的往事,特別是葉眉那似嗔似怪的給自己講訴官場經驗,引導自己了解和熟悉官場規則的很多畫面,季子強是永遠忘不掉的。

他知道,葉眉這次生病,也或者和自己有很大的關係,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了一點,自己其實並不想傷害她。

季子強心情也開始沉悶起來,他從心底湧現出來一股濃濃的傷感,他的眼前老是晃悠著葉眉。

堅持到下午上班的時候,季子強還是忍受不了這種心靈的煎熬,他決定去柳林市,看望一下葉眉。

很快的,汪主任就幫他安排好了車,幫他買了一個探視病人的花籃,還幫他準備了好些水果,季子強就到了柳林市的中心醫院。

季子強到達病房時,葉眉還在病床上躺著,手上掛著液體,屋子裡還有一位阿姨和護士。

季子強在病房外的窗戶上看到了葉眉,似乎葉眉憔悴了很多,她的臉上有許許多多的無助和凄傷,往昔那風韻萬千,柔情千萬的雙目,現在緊緊的閉著,像是因為不堪重負而難以睜開。

季子強在病房的外面徘徊了很久,他不敢進去,他突然的感覺到自己很害怕葉眉,更怕葉眉因為見到自己生氣的表情。

季子強默默的坐在病房的外面走廊上,不由的回想到自己這幾年和葉眉的恩恩怨怨,他還是沒有勇氣邁進葉眉的病房。

讓季子強更為驚訝的是,韋市長竟然也來到了病房,不過韋市長只在這面病房稍微的呆了幾分鐘,就退了出去,季子強坐的遠,韋市長並沒有注意到季子強,韋市長到了病房外,見他卻笑笑的轉到了旁邊,季子強這才發現,旁邊還開了一間病房,裡面很是熱鬧。

季子強就過去看了看,他很好奇,難道同時會有兩個市上的領導在住院不成,季子強慢慢的度度了過去,探頭往裡一看,就見常務副市長葛海浩正在登記著前來看望的人,一邊的床頭柜上面,都放滿了脹鼓鼓的信封。

季子強吃驚不小,但臉上卻沉住氣,力爭毫無異樣表情,一副見怪不驚的樣子,因為這個房間的人很多,所以季子強並沒有擠進去仔細看,但毫無疑問的,他們是來探望葉眉病情的人,而且還是在給葉眉送禮。

季子強的心裡又有了很多疑點,韋市長和常務葛副市長,他們和葉眉的關係並不是如此融洽,今天怎麼這樣熱情的張羅。

再一個葉眉是不會收錢的,現在他們背著葉眉這樣大肆收受,到底是真心相助,還是另有企圖,這不得不讓季子強考慮。

季子強就多了一份警惕,他遠遠的坐在了另一頭,冷眼旁觀的看到更多的領導,還有個別縣級領導,他們都是先到葉眉病房坐上一會,然後就拿著紅包到旁邊的病房去了。

到了6點左右,這送禮和探望的人也就少了,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自然不會來啦,到了現在,季子強是最後收的那些錢,他們如何處理,所以他低著頭,一面留意著那面房子的動靜。

當葛副市長帶著一個大包離開那房間的時候,季子強就看到葛副市長在樓梯口等了一會,季子強不知道他在等人,也不敢過去招呼,又過了一會,季子強看到葉眉的秘書就過來了,葛副市長就和王秘書說了一會話,把那個包遞給了他,王秘書也很客氣的推辭了一會,最後還是收下了,季子強坐的很遠,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但看看王秘書那抱緊皮包的樣子,知道那裡面一定就是今天收的錢了。

季子強嘆口氣,等他們離開才坐端了身體。

季子強把自己的花籃和水果交到了一個護士的手裡,讓她給葉眉送過去,看著這護士走進葉眉的病房,季子強還是沒有勇氣踏如葉眉的房間,他在外面駐立了很久,最後還是心情沉重的離開了醫院。

他沒有回洋河縣,他準備回家裡去看看,他讓司機找個送自己回到了家裡,讓司機自己找個地方先住下,等明天自己的通知,在路上,季子強給江可蕊打了個電話,問她這幾天再忙什麼:「可蕊,我心情不好,想你了。」

江可蕊說:「奧,乖乖,你怎麼了,給妹妹說下。」

季子強嘆口氣說:「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感覺很消沉,也很壓抑。」

江可蕊很少見到季子強會有如此沮喪的時候,她不得不認真起來:「子強,你為什麼這樣啊,我現在心也亂起來了,你在那裡奧,在柳林啊,那你今天不要回洋河縣了,我馬上過去,我去陪你。」

季子強黯然的說:「算了,我自己調節一下,沒關係的,我已經到家了,不過看到新房,我就想到你了。」

江可蕊就很堅決的說:「你不要管,我現在就動身,用不到兩個小時就到家了,好好的等著我。」

季子強掛上電話,不過聽到自己的愛人就要過來,季子強的心情好了一些,他有了一種幸福的感覺,畢竟,自己也有一個溫柔的港灣,在那裡,自己可以療傷,可以傾述,可以獲得再一次披掛上陣的力量。

江可蕊來到柳林的時候,季子強已經是吃過飯了,本來家裡給江可蕊留的也有飯菜,但季子強還是希望自己能和江可蕊單獨的相處一會,他就帶上江可蕊到了距離市政府太遠的小吃街,開上車沿著人們路走上5分鐘就到了。

兩個人找了一個魯菜大排檔進去之後,江可蕊看來很少在外面吃這樣的大排檔,這個氛圍讓她很高興。

這間大排檔裡面裝修的還算不錯,桌椅板凳窗戶也都非常乾淨整潔,所以裡面的人也非常多!

季子強和江可蕊找了一個靠里的角落位置坐了下來,江可蕊是有點擔心,雖然這裡不是省城,也難保不讓別人認出自己,不過坐下以後看看也沒什麼異常現象,北江省的電視節目看起來確實沒有湖南台火爆,要是李湘坐在這裡,只怕馬上就會引起轟動了。

江可蕊就談嘆了口氣,為什麼同樣都是電視主持人,差別就這樣大呢。

季子強點了幾個冷盤,幾個熱菜,酒店服務員給上來一壺自製的豆漿,兩個人便一邊喝著豆漿一邊聊了起來。

季子強不餓,他喜歡看江可蕊吃飯的樣子,有時候季子強也感覺很奇怪,為什麼很多讓別人坐起來很粗俗的動作,在江可蕊的身上就顯得很優雅,很美妙呢。

坐下不久,江可蕊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坐下,發現自己手提包的拉鏈被拉開了一半,江可蕊的心不由一驚!這裡人來人往的,一定是自己離開的時候有小偷打開過,天啊!手提包里有錢包、證件、手機啊!江可蕊馬上打開手提包,一看!一個精美的手飾盒靜靜地躺在她的手提包里,江可蕊心中隨之一喜,打開一看,是一枚漂亮的「心連心」白金戒指。

江可蕊笑了,她問季子強:「這是你送的?」

季子強一臉糊塗地說:「什麼啊?不是我送啊1

江可蕊一臉溫柔的靠過去說:「別裝啦,我知道是你送的,謝謝你1

「真的不是我送的,是哪個帥哥送你的?不會是什麼情人吧?」季子強捏了一下江可蕊臉說。

江可蕊也裝出糊塗的樣子說:「真不是你送的?」

「不是啊,我哪有錢送你那麼貴重的東西啊?」季子強說道。

江可蕊立刻收起她的笑臉,自言自語地說:「那到底是誰送的呢?我寧願是你送的啦。」

季子強安慰道:「有人送你這麼貴重的東西還不開心,你真笨1

「不是你送我,我才不開心呢,而且還有點影響心情呢1江可蕊嘟起小嘴,滿臉的失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