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二十三章視察的目的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關係,所以我在這裡要提出對洋河縣領導和柳林市領導的表揚,希望你們再接再厲,以和諧,統一和進取的態度,把柳林市早日帶上富裕之路。」 整個講話,韓副省長沒有提及季子強一次,但誰都能聽的出他話意背...

?韓副省長的講話熱情洋溢,鏗鏘有力,聽得大家熱血沸騰,報以熱烈的經久不息的掌聲。

「季子強同志,再看一下楊君歌那個礦。」韓副省長對季子強說道。

季子強很關切的說:「韓省長,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有幾個點,煤礦就不看了吧?」

「子強,楊君歌那個礦一定要看,省政府給你們的傳真裡頭不是都寫清楚了嗎?這兩個點是我定的。」韓副省長很固執的說。

「那好吧,韓省長。」季子強也就是關切一下,但他知道韓副省長是一定要去那裡看的。

浩浩蕩蕩的大家又去了楊君歌的礦山,這裡早就做好了準備,季子強知道楊君歌和韓副省長的關係,也就做出一副和楊君歌很親熱的樣子來,這讓韓副省長大為滿意。

在這裡韓副省長自然是要做即興講話的,他對洋河縣領導和楊君歌的煤礦做了高度的讚揚,讓前來參觀考察的幹部都對季子強另眼相看了。

這天晚飯後,季子強到了韓副省長住的201房間,這是酒店最大的套間。

季子強在秘書的帶領下,很謹慎的坐在了外面套間的沙發上,他多少還是有點拘謹,因為這是工作,不是到韓副省長家裡去送禮。

韓副省長到很溫和隨意的,他走過來看了看季子強說:「看你臉色不大好啊,年輕人要注意身體。」

季子強忙客氣的說:「謝謝韓省長提醒,以後一定注意。」

季子強說完就給韓副省長發上煙,但韓副省長擺擺手說:「我不抽了,你想吸就吸一根。」

季子強哪敢自己吸啊,也就笑笑的把煙裝了起來說:「韓省長,煤礦上次的事故,我首先向您作個檢討,工作沒有做好,請領導批評。」

韓副省長就點點頭說:「是啊,礦難本來是不該發生的,但你們給省廳的彙報我也看了,這事有人搞破壞,但以後還是要注意。」

季子強就連聲的答應著。

韓副省長話題一轉說:「剛才我聽韋市長說,為這礦難問題,你受的牽連不小啊,有這事嗎?」

季子強憨憨的笑笑說:「是啊,要不是韋市長頂著,我可能早就呵呵,唉,都是我們工作沒做好。」

季子強知道韋市長是韓副省長和李省長他們在一個派系,所以就說的好像韋市長也很幫自己一樣。

韓副省長對柳林市的局勢早就瞭若指掌,他知道葉眉是樂世祥的嫡系,所以這次他在檢查中高調的對洋河縣的工作做出表揚,也是想藉此事來打擊一下葉眉,為保持柳林市的這種平衡,他必須要穩住韋市長和季子強這些人,不能讓葉眉一枝獨秀,這或許也才是他這次來洋河縣的真實目的。

雖然目前省長李雲中和自己這派力量暫居下風,但他們也是老江華省的人了,勢力還在,還可以和樂世祥書記做一些周旋,但柳林市也是一個主要陣地,不能輕易的讓樂世祥就全盤掌控了。

韓副省長淡淡的說:「我也聽說葉書記和韋市長的一些事情,不過你也不要灰心,只要把自己本質工作做好,相信組織是明察和公正的。」

季子強只有連連點頭的份,但他在內心裡有似乎看到了一種新的途徑,或者可以說,韓副省長的此次考察,會成為自己短期躲過葉眉打擊的一次契機。

就不知道自己的直覺是不是會靈驗了,有很多事情只能邊走邊看。

季子強在韓副省長房間坐的有20分鐘的樣子,看到韓副省長拿起了茶杯,季子強知道自己該告辭了。

臨出門的時候,韓副省長很親切的在季子強的肩頭拍了兩下說:「好好乾,我是會一直關注你的。」

第二天一早,韓副省長就離開了洋河縣,看著車隊漸漸地駛遠,季子強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臉上充滿了激動的笑容,道:「走,各位,我們回縣委。」

此前,縣委的各位常委們都聚在一起,等著這邊的消息。雖然說已經沒有他們的什麼事了。可是這韓副省長在縣裡視察工作。他們又怎麼能夠靜得下心來干其他的事情。

來到會議室,只見裡面一片煙霧繚繞,眾位常委都在裡面不停地吸著煙,這時全都站了起來。

眾人看利季子強一臉掩飾不住的激動神色,便一個個知道情況應該沒有多大問題了。

「大家先抽煙。」季子強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盒中華來,挨個撒去。眾人此玄哪裡還有心情吸煙。不過縣委書記要吊大家的胃口,他們也只能配合著。

當然,從季子強的表情來看。大家也知道肯定是好消息。

馮縣長坐在那裡,心中暗笑,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見季子強這麼興奮激動埃不過馮縣長也能夠理解季子強。畢竟能夠讓韓副省長滿意,對於一個縣委書記來說,以後的仕途就有了更大的發展空間了。

季子強坐下來,故作鎮一口茶,然後道:「剛剛市政府的韋市長來電話說了,韓副省長記對洋河縣的工作非常滿意。」

「嘩」會議室中,一陣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不管是不是會因為這次檢查得到好處,這個時候,大家全部還是有些興奮。

畢竟,如果韓副省長對洋河縣的工作不滿意,那麼除了季子強這個縣委書記以外,其他人自然都或多或少要受到影響。

季子強又道:「不過,韓副省長也對我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我們加大步伐,爭取讓洋河縣的各項工作再上一個台階。」

這時雖然不是召開常委會,可是洋河縣常委都在,此刻季子強環視四周,見大家都認真地聽著,他的心情暢快無比。

縣委常委、縣委辦汪主任笑道:「季書記,不如今天晚上安排一下吧。」

他說的安排一下,就走到縣委招待所去訂一座菜,一群人去吃喝一番。這些縣委常委,已經很久沒有一起聚在一起吃飯了,今天韓副省長來視察,滿意而歸,汪主任提出來,季子強自然點頭同意。

當即汪主任便親自去安排去了;而其餘的常委們,則繼續在會議室裡面聊著天。

一會,常委們就在縣委招待所最好最大的包間裡面坐著。雖然是吃飯,但是桌子上的次序。都像是開常委會一樣。季子強是縣委書記,是一把手。自然坐在正對門的首位,而馮建是縣長,是二把手,就坐在季子強的左手邊,季子強右邊本來是齊良陽的位置,現在他沒有了,自然是常務郭副縣長坐了。

這一桌人可是富義縣最有權力的人了,因此招待所小心翼翼地服侍著。

幾個服務員,都是年輕漂亮。穿著淡紅色的旗袍,露出雪白的大腿來。今天這卓酒席,季子強自然是不能少喝了,大家都來敬酒碰酒,一頓飯下來,季子強已經是暈乎乎的,被兩今年輕的服務員攙扶著,感覺到她們的身子總是在自己手臂上擦來擦去的,季子強心中一陣苦笑。回到宿舍,季子強就呼呼大睡。

韓副省長一行離開了洋河以後,路過柳林市的時候,到柳林市在了一個短暫的停留,吃了一頓飯,又在市委做了一個簡單的座談,葉眉親自出面接待主持,今天她心裡有點發虛的,綜合昨天對洋河縣的考察,葉眉得出的結論是,韓副省長對洋河縣大為滿意,對季子強更是提出了高度表揚,這對葉眉就有了無形的壓力了。

果然,在坐談會開始不久,韓副省長就說:「洋河縣的領導班子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前期有一個礦難,但那應該和他們恪盡職守的工作態度沒有太多的關係,所以我在這裡要提出對洋河縣領導和柳林市領導的表揚,希望你們再接再厲,以和諧,統一和進取的態度,把柳林市早日帶上富裕之路。」

整個講話,韓副省長沒有提及季子強一次,但誰都能聽的出他話意背後的含義,他即對季子強表示了肯定,同時還隱射了柳林市領導班子的不團結,這樣的講話,對葉眉真的就不完全是壓力了,它還是一次打擊,一次毫不留情的打擊,對葉眉來說,一個讓省政府領導高度讚揚的季子強,自己難道能短期之內在動手嗎?顯而易見,已經不能了。

其他的市裡參會領導,也很顯然的嗅到了這種風向的變化,看來韋市長和季子強有了靠山,而葉眉以後能不能鎮的住韋市長,這不再取決了葉眉和韋市長的個人威信和權利了,也許應該在看的高一點,遠一點。

但不管他們是誰最後后的了勝利,這個過程一點會很激烈,至於自己,還是不要攪進他們的漩渦為好,兩虎相爭,兔子讓道。葉眉也很快的明白了韓副省長的更深層次的寓意,那就是現在季子強的問題,已經不是單單的自己和季子強之間的問題了,他已經完全延伸到了一個更高級別的爭鬥中,情況的複雜程度已經出乎了自己的想象,看來季子強已經完全的靠向了省政府派別,這讓葉眉心中就多了很多顧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