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二十一章息事寧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時候。 聽說洋河縣已經平靜了下來,葉眉這才稍微的喘了口氣,想想都有點后怕,這個季子強也實在是膽子大,同時葉眉對季子強也是恨的咬牙,想起來他就全身的不舒服,還不知道省上將來會怎麼看待柳林市的領導...

?到了晚上他感覺自己的嗓子已經打電話打的有點沙啞了,他就再細細的想想,還有沒有忘掉的,最後實在是也怕了這個電話,今天打的太多了,就睡覺了。

剛睡下不久,就夢到了自己和葉眉吵架,兩個人剛開始還是很有規矩的在吵,一個人罵十分鐘,還不能帶重複的,好像自己罵的比較好聽,然後裁判給自己老是加分,最後葉眉氣急了,就一腳把自己踢倒了。

再後來怎麼著就記不大清楚了,好像還夢到有女的,是誰,也記不清了。

他就這樣鬧騰了一個晚上,當天色放亮的時候,他醒來了,新的一天沒有像夢裡那樣混沌,天很藍,風也很柔和,他終於出了辦公室,在縣委所有人的注視下,沒帶司機,一個人開上車出去兜風去了,他還要等一天,因為戰車的啟動是需要時間的。

時間在等待中過去了,當第二天來到的時候,整個洋河縣一種巨大的暗流開始涌動,很多工廠的工人在扎堆的議論,很多種做生意的大戶們也聯合起來召開了行業會議,很多前來投資的客商們也在工地和廠區打出了橫幅標語,很多村,很多鄉人們也聚集在了一起。

一場口號為「還我書記」的大規模全民運動展開了,有人走上了街頭,有人扯起了標語,有人找來大紙簽上了萬民書,還有些店鋪用關門來抗議市上無端的陷害,霎時間,洋河縣沸騰了,人們像是在做一件好玩的遊戲,或者是想重新的過一次春節一樣,情緒高昂,熱情萬丈,到處都是扎堆議論的人群,這一切很快就被趕來的市報,省報記者發現了,於是記者們也投入到了採訪的工作。

現在已經沒有獨家壟,你可以採訪,我也可以來採訪,又有很多報社電視台加入了進來,洋河縣的人們沒想到收效這樣好,就更加把這當成一件事業的繼續進行起來。

在葉眉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洋河縣的涌動正如火如荼的延續著,葉眉有點慌神,她沒有想到季子強在洋河縣的威望和民意如此高,在這個一切都講和諧,一切為安定努力的時代,這樣的情況無疑是一個很讓葉眉頭疼的事情。

葉眉不的不好好的想一下了,對季子強她是很了解的,季子強的大膽和刁鑽她不是沒有領教過,如果自己處理不當,難保季子強不會破釜沉舟的讓事態繼續演變,那麼或者最後自己只能和季子強同歸於盡了,這種可能性極大。

這絕不是葉眉希望看到的情況,她還有事業,還有前途,還有未來,這樣兩敗俱傷,同歸於盡的打法,季子強可以接受,但葉眉是絕不能接受的,她必須儘快想出一個妥善的方法來化解這場危機。

怎麼挽救這個局面,馬上撤銷對季子強的處理?不,那既傷市委的威嚴,又擺明了自己的錯誤,那馬上就執行對季子強的處理,讓他立即離開嶺洋河縣?也不好,萬一再激化了現在激動的群眾,鬧出點什麼事情怎麼辦?

葉眉兩難了,他現在進入了一個死胡洞,進,無路可走,退,無處可溜。

於是,他想叫來了韋市長,希望可以和他達成一個妥協的方案,韋市長知道現在葉眉為什麼要找他,因為季子強已經扔出了炸彈。.

季子強的快速反擊也同樣是出乎韋市長的意料之外的,他對季子強本來已經準備放棄的想法在季子強反擊一開始的時候,韋市長就改變了,這個季子強的確有膽有識,如果加上這次,他已經展開過好幾次反擊了,過去他總是能夠全身而退,那麼這次呢?

韋市長也仔細的分析了一下,感覺這次季子強也並非毫無勝算,但這都取決於葉眉的膽略,現在季子強把自己最為難於取捨的問題,交給了葉眉,後面就看葉眉怎麼表演,但不管怎麼說,葉眉只要繼續打擊季子強,她自己也同樣會受到傷害。

那麼,到了那個時候,或者自己的機會就會出現了。

韋市長來到了葉眉的辦公室,依然用慣常的淡定招呼了他:「葉書記,秘書說你找我有事埃」

葉眉也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微笑,她說:「我叫你來是商量一下洋河縣這事情的,對了,有個事情也想給你說明一下,我知道你是想維護季子強,其實我也不是想整他,但出了這麼大的事故總是應該有人來為這事負責吧,而且雖然會上決定讓季子強離開洋河縣,我也一直沒有考慮好讓他到那去。」

葉眉說了這麼長的話,感到有點渴了,她喝了口水,打個手勢,也請韋市長喝水。

韋市長就稍微的呡了一口水。

葉眉放下水杯繼續說「你看這樣好不好,季子強在洋河縣也很辛苦的,現在你可以告訴他,讓他把洋河縣的事情都處理好以後,他可以到柳林市裡來,正職的局長讓他選一個,這不比他在縣上差吧?離他的家也近了,你看這樣可以嗎?」

韋市長心裡暗笑,你葉眉現在是進退為難了吧?現在難受了,想和我談條件,談妥協,現在已經開戰了,戰車也不是我控制,只怕很難談成,季子強那小子可不是個省油的燈,不達目的,很難讓他收手。

韋市長就說:「葉書記的這個意思,我一定給他代到,但到底是什麼情況,還要看他了。」

葉眉也點下頭說:「是啊,選擇權在他,但你也要勸下他,有些事情過頭了都不好。」

韋市長也就點下頭,表示理解她的話,但同時,韋市長又說:「其實洋河縣這件事情我感覺你處理的並沒有什麼錯,現在季子強鬧這麼一攤子事情,我們市裡應該有一個嚴厲的態度,不應該姑息忍讓他,要是因為調動一下工作,誰都來鬧這麼一下,那以後還要不要組織原則,還要不要黨性。」

韋市長是很希望這件事情鬧的更大一些,最好是處理了季子強,激化起季子強更強烈的反擊,最後鬧得不可收場,捎帶著讓葉眉也受到處分。

葉眉冷冷的瞥了一眼韋市長,她一眼就看出了韋市長的居心,但這個時候葉眉是不能反駁韋市長的,她還想借用他對季子強的影響,所以葉眉淡淡的說:「不管怎麼說,季子強在洋河縣的這幾年還是做出了很多成績的,誰都有犯錯和糊塗的時候,我們還是不要一棒子把人打死吧。」

韋市長心裡暗自嘆息了一聲,看來葉眉想要息事寧人了,這就讓自己白白的失去了一次機會,這葉眉怎麼不像個男人啊,就這樣,就讓季子強給逼退了,奧,對了,葉眉本來就不是男人。

然後兩個人又都隨便的說些客套話,韋市長就告辭回去了。

季子強已經在洋河縣的動蕩中度過了幾天,他也不是個蠻幹的人,正所謂張弛有度,感覺現在已經差不多了,該緊張的人緊張了,該知道的人知道了,該顯示自己實力的也都顯示了,見好就收,於是他就親自走上了街頭,勸阻還在振奮的人們,讓他們安心工作,上面領導是明察秋毫,高瞻遠矚的,不會冤枉自己,謝謝大家關心。

當然了,這是季子強做的面子活,其實季子強已經發布了口諭,主力已經開始有次序的進行了撤退,所以他在記者的跟隨下,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苦口婆心做勸導,連中午飯都沒吃,到了下午人們已經逐漸的恢復了正常狀況,他又給記者們留下了一個好的題材。

回來后,也不管飯堂還剩的有什麼吃的,他就叫師傅給整了一些,舒舒服服的吃了個飽,現在他基本是沒有什麼顧慮了,想那個葉眉,3.5個月的恐怕是不敢再亂動自己了。心裡一高興,飯量就大增,連的飯堂師傅都嘖嘖稱奇,還沒見過他有這麼能吃的時候。

聽說洋河縣已經平靜了下來,葉眉這才稍微的喘了口氣,想想都有點后怕,這個季子強也實在是膽子大,同時葉眉對季子強也是恨的咬牙,想起來他就全身的不舒服,還不知道省上將來會怎麼看待柳林市的領導,自己給上面寫的報告也一直沒有回復,想打電話問又怕不太好,上面發話那是肯定要發的,只有慢慢的等。

對季子強的調令,她也遲遲不敢隨便的發下去,她也省上的態度,才好決定。

在洋河縣呢。很快的,公安局和相關的部局,對王老六接手坑口煤礦進行了詳細的勘察和分析,王副局長既然已經聽了季子強的話,他是很相信季子強的判斷的,他就一定要搞清楚這個問題,可是令他百事不得其解的是,事實並不是他想象的那樣,相反,王老五的安全措施是很到位的,引發事故的原因很蹊蹺,好象有一支神秘的力量在井壁捅了一個洞,省上的專家分析一種可能是礦井經過了一個破碎帶的邊緣,破碎帶就是一個含水層,掘進的時候之所以沒有透水,是因為某種平衡還沒有被打破。第二種可能是礦井偶遇地下溶洞。

不管是什麼原因,王副局長還是決定再進一步地探一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