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九章煤礦出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道,一定會有人為這次事件付出代價了,也或者,這個人就是自己。 坑口煤礦徹底淹沒在礦難家屬撕心裂肺的哭嚎聲中,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無比的悲慟,這個礦是王老五的礦。 王老五此刻只有無言和眼...

?同樣的,楊清公司也受到了牽連,在劉老闆和齊良陽小舅子的緊急磋商下,他們也就只好拋出一個頭目,來應對這次的意外,但這顯然不是調查組認可的結果,就在調查組想要繼續擴大他們的戰果的時候,齊副書記的援助及時出現了。

在一個晚上,齊老爺子揣上家裡一副收藏很久的古畫,來到了省城,找到了在省軍區做司令的戰友,他們一起去了常務副省長蘇良世的家裡,在一陣毫無意義的聊天中,他們很無意的說出了齊良陽現在的困境,對蘇良世副省長來說,這件事情不過是一個很小的問題,他不希望一個離退的老人為自己唯一的兒子擔驚受怕,同時,他還必須給省軍區一個面子,對於改革中的這種複雜局面,大家也早就有了允許別人犯錯誤的準備,他勸慰了一陣這孤單的老人,讓他放心回去休息。

這救了楊清公司,當然更直接的是挽救了齊副書記。

調查雷聲大,雨點小的匆匆結束,就像它出現時的突然一樣,葉眉也不得不做出妥協,她還犯不著為一個小小的縣委副書記給自己樹立一個強大的對手,相反,她可以用這件事情更好的顯示出她的友善和溫馴,這就讓齊副書記得以倖免沉重的打擊。

不過他還是被調走了,調到鄰市一個林業局裡做了副書記,美其名曰是幹部輪換,因為他不能繼續待在洋河縣,看到他,人們就馬上會想到不公正和**,於是他走了,對大家來說,這都是最好的一個結局。

但對齊良陽來說,這就意味著,他從此以後與真正的權利要擦肩而過了,局,廳,也算官,但相對於縣,市,省上的主要領導來說,那是有很大的差異,他們也有權,也可以搞錢,卻永遠只是一個附屬品,沒有強大的自主權和一言九鼎,縱橫捭闔的威勢,這就是諸侯和大臣的區別。

齊良陽調走後,對於楊清公司的裝修項目合同也自動的失效了,一個靠行賄得來的合同,本身就是非法和不受保障的,楊清公司也沒有敢再來提出什麼異議,在季子強主持下,合同就給了容華裝飾公司。

而此刻的季子強,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這個齊良陽讓他頭大了一年多,現在總算是把他一刀幹掉了,雖然和自己的設想還是有些差別,但能讓他離開洋河縣,對自己至少是個解脫,讓他到別處的害人吧。

這樣想想,季子強的心情就愉快了起來,在這樣好心情的指導下,季子強沒有和孟莉芙再做計較,畢竟這只是一個迷途的小女孩,自己要收拾她方式很多,但沒有這個必要,季子強就給縣電視台的台長打了個電話,讓他抽時間告訴孟莉芙,等過完年,鄉上的工作不忙了,就把她調回來,只是不要說是自己安排的。

孟莉芙看著齊良陽的倒霉,她的心裡也還是有了害怕,她也不知道自己給齊良陽寫的東西現在有沒有到季子強的手上,她開始擔心,害怕,恐懼起來,很多事情在衝動中做出來,那一定會在平靜中去後悔。

所以當她聽到電視台台長這樣告訴她的時候,她明白,她寫的東西一定沒有傳到季子強的手上,這真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情,但會不會以後傳過去呢?她就緊緊張張,神神經經的過了好幾個月,以後才算放下了心。

當然了,這都是后話,現在的季子強在洋河縣的威望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所有的領導,都毫無選擇的圍在了他的身邊,洋河縣的政治格局也破天荒的有了一次大融合,不管是馮縣長,還是季子強,他們都沒有了自己的派系,一切工作和方式都是為了洋河縣的發展,這種團結奮進,萬眾一心的局面,也必將推動洋河縣各行各業的發展。

看著這種情景,季子強怎麼能不歡喜,不高興呢?他躊躇滿志,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然而,很多事情的走向並不是按人們的思路和願望來發展,這季子強高高興興了沒幾天的功夫,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季子強剛洗完澡躺到床上,電話鈴就響了,他拿起聽筒。

那面就傳來了焦急的聲音:「喂,季書記嗎?我是馮建,坑口煤礦發生透水事故,現在有12名礦工困在井下,生死不明。」

季子強一聽這話,心裡就是一驚,忙說:「我馬上趕到。」

他穿上衣服,叫上了縣委值班的幾個幹部和值班司機,上車就往煤礦趕去了。

一路上季子強都是緊張的,他在為那12個礦工在擔心,也在為洋河縣的明天在擔心,有的事情很難說,這件礦難會不會牽一髮而動全局呢?

坑口煤礦,圍了很多人,有縣政府的領導,有安全、公安、經貿、消防等部門的領導,有坑口煤礦的領導,有礦工的家屬,馮縣長已經安排大型抽水機到場進行緊急排水,消防人員做好了下井營救的準備。礦工的家屬發出呼天搶地的哭聲。

季子強也只能出面安慰大家說:「同志們!靜一靜,現在最要緊的是救人,要不惜一切代價救人,抽水的速度要加快,排水早一秒完成,井下的同志就多一份生存的希望,馮縣長,立即請水利局再抽調2台抽水機來加快排水的速度。」

季子強焦急的在礦口外來回的徘徊,每一秒過去的時間,都有可能是一場人間悲劇的上演,沒有人敢於打擾他,大家忙碌著。

幾個小時以後,礦井的水終於抽完了,搜救工作馬上進行。

可是除了救出來的10名礦工外,還找到了兩具屍體。

季子強的心一下就抽縮了起來,對一個縣城來說,一次兩人的安全事故意味著什麼,季子強很清楚,他知道,一定會有人為這次事件付出代價了,也或者,這個人就是自己。

坑口煤礦徹底淹沒在礦難家屬撕心裂肺的哭嚎聲中,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無比的悲慟,這個礦是王老五的礦。

王老五此刻只有無言和眼淚,他不敢相信這一切。

馮縣長沖著王老五大嚎:「王老五,你混帳!你去死吧!」

季子強的心裡也是拔涼,拔涼的,他強壓著恐慌說:「現在發火沒有用,先抓緊善後處理工作,事故要嚴格按照四不放過的原則進行處理,該追究刑事責任的要追究刑事責任。」

第二天,王老五被逮捕,由公安、經貿、國土等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進駐坑口煤礦。

王老五的弟弟王老六齣任坑口煤炭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坑口煤礦礦難事故的善後工作還比較順利,每個礦難職工得到煤礦10萬元的補償和5萬元的家庭經濟資助,這對於不太富裕的洋河縣來講,不是一個小數目,但礦難給坑口煤礦帶來的創傷是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消除的。

同時,季子強知道,自己也會有麻煩了,像這樣的事故,總是要有人出來擔責任的,只怕自己很難逃過這一劫,他連續的幾天,都沒有休息好,臉色也很差,鬍子長了不少。

季子強想的一點都不錯,這樣的機會葉眉是不會放過的,她等待這樣的機會等的時間太長了,為這個季子強,她受盡了羞辱,以自己這堂堂市委書記的身份,在常委會上,為他季子強這事,讓自己受到了韋俊海的打擊,很多人在說到季子強的時候,都會很隱晦的笑笑,似乎在嘲笑著自己的無能,一個縣委書記,自己卻一直沒有辦法來對付,這實在是一個市委書記的敗筆。

這讓葉眉感覺到很難受,每次在市裡開會,只要有季子強出現在會場,葉眉也總是迴避著季子強的目光,她現在對季子強有了一種奇怪的排斥,有時候細細想來,又感覺這很不正常。

她在聽到洋河縣礦難發生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季子強的仕途應該結束了,於是葉眉就早早準備著,作為市委書記,她每天收到的很多文件,一般她就是簡單的畫個圈批轉給相關部門處理,但對於洋河縣礦山事故報告,葉眉卻在上面很認真的在這個文件上籤下了這樣幾個字:此事應嚴肅查辦相關領導。

這還不算,葉眉還有東西,在她套間裡面的一個文件櫃里,裝著的全是各種各樣的告狀材料。想想看,柳林市下轄2區7縣,人口六百多萬,科級以上領導多得跟牛毛一樣,告狀信還不滿天飛?

作為市委書記,葉眉每天收到的告狀信不計其數,有的告狀信,她就批轉給相關部門處理,還有一些告狀信,她就不得不謹慎些。有些人,看似官當得不大,但你還不能輕易動他,要不就是查不出問題,躲在他背後的那個人會向你發難;要不就是拔出蘿蔔帶出泥,牽扯的面越寬,最後越不好收常

葉眉並不期望在自己的治下查出什麼特大要案,尤其是**方面的。中央的政策是,穩定壓倒一切,葉眉的策略也是穩定壓倒一切,幹部隊伍穩定了,柳林市才會穩定,經濟才能發展,她葉眉的位子才會穩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