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八章有貓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插上了話:「想什麼辦法??你看不出這裡面有很多的問題嗎,條件好的,實力強的,你們到放棄了。」 季子強只能不斷的承認錯誤,但他也做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在很多時候,我也有很多為難,但這件事情我是有...

?說完又氣呼呼的對季子強說:「書記要是感覺今天這標招的不好,那你發個通知,我們這標算是開玩笑的。」說完,就轉身的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這個氣啊,臉色都變青了,江銘晟看季子強如此為自己使力,也就只好嘆口氣說:「算了,季書記,以後我們再找合作機會,不要為我們傷了你們兩個書記的和氣。」

「傷什麼和氣?你老兄不知道啊,他和我做對不是一次兩次了,就仗著他是本地的,我是個外來的幹部,沒有他在洋河的根深蒂固,人脈繁茂,他從來就沒把我當回事情,但這招標肯定裡面有問題,我不會就這樣算了,我一定要想辦法讓你們搞這個項目」。季子強就給人家做了保證。

但現在都這樣了,怎麼可能做,招標那不是兒戲,哪有重來的可能,江銘晟搖下頭,很可惜的說:「現在只怕沒機會了,哎,我們公司為這個工程,都把一切準備好了,工人,設備,沒想到是這樣個結果,這下就損失大了。」

季子強冷冷的說:「不一定,我有個主意,你今天就到省城裡去,把這情況給韓副省長說下,這很明顯就是一個暗箱操作,只要韓副省長支持,我還是有辦法讓你們做這項目。」

那江銘晟一聽,還可以起死回生,臉上就放出了光來,不錯,看來這條路是可行的,他也就不和季子強多耽誤了,說自己現在就趕過去找韓副書記。

季子強也是說了半天話,生了半天氣,看他們走了,這才坐下好好的喝了幾口水,一會,齊副書記又來了,笑著請季子強晚上參加楊清公司中標的慶祝會,說是劉老闆專門想請季子強的,季子強也不客套,就接過齊副書記發的煙,點上說:「好,晚上我一定去。」

天色暗了下來,夕陽漸漸沉下去,洋河縣的上空緩緩泛起了一片金黃,那顏色是如此的炫麗。

小城仍然是不夜城,車水馬龍、燈光閃爍、人聲鼎沸,仍是城市夜的標誌,與白天比,人聲更加嘈雜,似乎到了夜裡人更加歡實,許多人都成了不回家的人。

在翔龍酒店最大的包間里,響著如夢如幻的曲調,那樣的柔婉嬌媚,給在座的人們帶來了美好的幻覺,今天有季子強,劉老闆,齊副書記和他小舅子,還有那兩個評標的專家和幾個楊清公司的女公關。

很快的,那一道道華麗而不實卻十分昂貴的大菜,不斷的端出來,季子強與齊副書記坐在上首,其他的主客和陪同人員則依次而坐,氣氛是熱烈又祥和的,但這樣的宴會往往又是很無聊很乏味的,季子強按說可以不來,但他想更多的了解一些東西,所以他來了。

「難得季書記今天賞光,咱們為他干一杯1劉老闆手持酒席,開門見山說道,話音一落,大家站了起來,紛紛舉杯,並與季子強碰杯,然後一飲而進。

酒過三巡之後,挨個都給季子強敬了酒,季子強是今天的重點,大家自然把他當做靶子,群起而敬之。

季子強有點招架不住,嘴裡忙說:「哎呀呀,你們今天是不是搞錯對像了嘛,齊書記才是今天的中心人物啊,你們不給她敬酒,老是拿著我敬什麼啊?」

幾個女公關就一致說道:「當然要敬您了,一來感謝組織上給我們送來了這麼能幹這麼漂亮的領導,二來感謝書記能親臨這裡,聽取我們的彙報。」

季子強雖然有點招架不住,可是美女們恭維的話他還是很愛聽的,但他還是要轉移一下大家的視線,不然看今天這個樣子,自己不醉才怪。他忙說道:「你們要多向齊書記學習,縣官不如現管,齊書記對以後的工程管理和驗收都市負責的,你們不敬他酒,真是不想混了。」

幾個美女攻關七嘴八舌地說:「你們都是領導,都要敬。

季子強難敵眾口,只好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季子強酒量不小,但也不能這樣喝,在一圈碰杯過,他就顯的為難的推脫說:「不中了,真不中了1

其中的一個今天招標的評委就站了起來,晃著身子說,「書記你早的很,你那酒量好的很,不過大家在酒桌上得防備四種人,『紅臉蛋的,戴鏡片的,吃藥片的,梳小辮的』。來,我陪一杯。」說罷,與幾個女攻關碰了一下,一揚脖兒喝了個底朝天。

這桌酒一直喝到華燈初上,這一陣的狂轟亂炸早已讓季子強醉得分不清東南西北,可是他心裡還是很高興,他的感覺真像飄到了雲端,飄飄然只差沒有成仙了,季子強陶醉得差不多的時候,自己也醉得不省人事。主角醉了,自然也沒有了再喝下去的意義,這場酒力大戰才宣布結束。

大家沒有具體的說一些感謝的話,但每個人都知道這是感謝的酒,季子強也在談話中解脫了最近一段時間的煩惱,他今天真的很值得高興,不過季子強的高興未必和他們是一樣。

走在大街上,這時已是夜色如水,萬家燈火,一個人走在大街上,

他邁著沉重的腳步,回到辦公室,然後,什麼都不想去思考了,他一頭倒在裡間的床上,骨頭像散了架似的難受,真想一睡不醒。

但在天色一亮,他還是要起來,等待他的事情很多,一個書記在大部分時間裡,他的時間都不是屬於自己,就算他想多給自己一點空間和時間,也總是會有人來打破這個希望,季子強剛喝了一口茶,電話就響了起來,在他不經意間的看了看號碼的時候,他一下就緊張了起來,這是市委葉眉書記的電話。

「葉書記,你好,我季子強,有什麼指示嗎?」季子強趕忙說。

「嗯,指示到沒有,就想聽你解釋一下你們工程招標的情況。」葉眉用慣常的語氣,不急不緩的問季子強。

季子強稍微的停頓了一下說:「我也很氣憤,我正在想辦法,看能不能。」他說不下去了,因為葉眉已經及時的插上了話:「想什麼辦法??你看不出這裡面有很多的問題嗎,條件好的,實力強的,你們到放棄了。」

季子強只能不斷的承認錯誤,但他也做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在很多時候,我也有很多為難,但這件事情我是有責任的,請葉書記批評。」

葉眉一大早就接到了韓副省長的電話,從韓副省長的話中,明顯的可以聽出洋河縣這個裝修項目的招標是有問題的,特別容華裝飾公司的條件和實力都是很有優勢的情況下被淘汰,葉眉就不能再保持沉默和無動於衷了。

葉眉清楚工程招標的所有潛規則,過去她也多次干預和打擊過,但收效甚微,這裡面涉及到很多利益和利益集團,作為她一個人是很難改變這種現狀,很多時候,包括市裡的一些大項目,她都冷眼旁觀的看到其中的貓膩,但想要徹底查清,或者是完全杜絕,又經常會顯得無從下手,有時候也就只好睜支眼,閉支眼了。

現在沒想到洋河縣的項目招標,就在自己眼前又一次出現了這種情況,這讓葉眉書記難以忍受,她決定出手了。

「好了,你也不要解釋了,這件事市裡會有一個相應的措施,我們不能容忍發生在我們眼皮底下的這種行為。」葉眉堅定的說出了她的決定。

季子強自然是唯唯諾諾,不斷的道歉和承認自己工作手軟,沒有堅持應該堅持的原則。

放下了電話,季子強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權利會在這一次較量中獲得有效的擴張,那麼,他就要為接下來會出現的意外情況做一些準備工作,勝利的一方打掃戰場總是比失敗的一方要更費時間,他需要考慮好幾個應對的方法。

如果一切都如自己的設想一樣,那麼洋河縣的以後就會出現一種新的狀況,在洋河縣以後再也沒有誰能威脅到自己,自己真的可以獨霸洋河了,但這個的情況也並非好事,對這一點季子強有自己不同的看法,當一個人的權利沒有人可以約束,當自己的身邊沒有了政敵,那麼接下來自己可能會經常的犯錯誤,隨著時間的推移,或者自己還會養成很多剛愎自用,唯我獨尊,妄自尊大等等壞毛病了,季子強就不斷的警告著自己。

沒過幾天,對齊副書記的打擊就到來了,這也是直接和有效的,市委很快就派出了一個調查組,從請來評標的兩個專家下手,對於這樣的知識分子,調查組是最有把握的,專家一般都很高傲,很明白事理,但他們沒有官場老謀深算的磨礪,也沒有黑道死硬分子的頑強,他們膽小,謹慎和很會自己嚇自己的特性,就決定了開口膠代是必然的結果。

所以在沒有太大的難度中,調查組就撬開了他們能言善辯,指鹿為馬的嘴,讓他們說出了齊副書記給他們的指示和好處費。

那麼接下來的調查就讓齊副書記很難逃脫了,在證據和證人面前,他只能用最少的交代,來換取調查組的相信,同時他還要做一件對他來說至關重要的事情,和家裡聯繫,尋求一些外力的保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