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七章申述信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也就是招標正式開始的前一天下午,容華裝飾公司的江總給季子強打了電話,季子強就拍著胸口做了保證,給他說:「你放心好了,只要你的優惠政策到位,我已經交代了齊副書記,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江總也...

?季子強嘴角就掛上了一縷嘲諷的笑意,你齊良陽有病啊,這樣荒唐的話你也說的出口,你不想下就我們兩人現在這關係,我能幫你說話,真是但瞬間,季子強的心就開始往下沉了,他發現其中的問題了,以自己對齊良陽的了解,齊良陽一點都不傻,反倒在洋河縣來說,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但現在他像是笨蛋一樣的提出這個問題,這本來就說不過去,看來事情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這樣簡單了,齊良陽今天有恃無恐的到來,一定手中有牌。

季子強就沉默了,他需要對齊良陽做出一個分析,想一想他到底能用什麼來達成他的這個要求。

齊良陽看著季子強不說話的樣子,淡淡的笑了笑說:「季書記,你也不要太為難了,我這也就是一個建議,主要是我小舅子他們很想參與這個項目,把我找的也煩了。」

季子強輕微的笑了一下,但他絲毫不敢大意,說:「奧,他也想做這個項目,他的價格和質量怎麼樣。」

齊良陽說:「價格這東西是活的,高一點有高一點的道理,低一點有低一點的原因,我到認為很多東西是人不識貨錢識貨,不一定便宜的就好。」

季子強笑笑沒說什麼,看來齊良陽小舅子他們的報價一定很高了,沒什麼優勢,所以他急了,季子強提高警惕的等著齊良陽後面看他說什麼話。

結果讓季子強很是鬱悶,齊良陽不在提起這個事情,東拉西扯的說了一些其他問題,最後就準備告辭了。

季子強心中疑惑,但卻沒有辦法來判斷這件事情到底在那裡有問題,他客氣的站起來,準備送一下齊良陽。

這個時候,齊良陽卻站住了,他想了想對季子強說:「差點忘了,昨天我收到了一份申述信,真是胡扯八道,我就扣下了,給書記送過來,這個小孟真不像話,我看有必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不行就讓檢察院上手,查一查她誣告的動機。」

季子強在聽到「小孟」這兩個字,和「申述信」這三個字的時候,立即就知道是什麼情況了,這才是齊良陽手中的牌。

季子強不動聲色的接過這封信,看了起來。

他越看月心驚,越看越氣憤,這個孟莉芙在申述信中污衊自己,說自己是因為對她動手動腳,想要玩弄和褻瀆她,在遭到了她強烈的抵抗和拒絕之後,自己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利用了手中的權利,打擊報復,把人家調到了鄉下,自己還很囂張的威脅說,要是人家不從自己,以後永遠不讓回城。

季子強有點沮喪,他沒有想到一個那樣漂亮的美女,會用如此歹毒和卑劣的手段來對待自己,本來季子強也是準備好了,過幾個月,等自己結婚這事大家都知道了,她孟莉芙也明白沒有什麼希望了的時候,把她就找個借口再調回來,當初也是借調的,工作關係都還在縣電視台的。

這件事情,或者說這封信按理對季子強也不能起到太大的傷害,因為自己是可以說的清這件事情,也可以用很多人證明自己對孟莉芙的厭惡,但問題是這封信在齊良陽的手上,他假如想要攪渾這潭水,齊良陽是有辦法的,他不同於孟莉芙,因為齊良陽有著豐富的革命鬥爭經驗和手段,他是可以讓自己疲於應付的。

季子強拿著信,半天沒有說話,齊良陽也很悠閑自得的看著季子強臉上變幻不定的表情,他很愜意的在欣賞著,這個年輕人從來都是那樣的淡定和驕傲,能夠如此近距離的看到他的心神不定真是難得,呵呵呵,你好好想,不急,我等你。

良久之後,季子強很頹廢的坐在了沙發上,齊良陽也沒有走的意思,他也坐了下來,給季子強遞上了一根香煙,很殷勤的幫季子強點上,說:「書記你不要擔心,這算什麼啊,你交給我處理就行了,還把她翻天了。」

季子強搖下頭說:「還是我來處理吧,你最近也忙,招標這兩天就要開始的了,你哪裡抽的出時間處理這事埃」

齊良陽點點頭說:「書記說的也是,這招標也不能耽誤了,那你就自己看著處理。」

季子強似乎也很為難的想了一會才和突兀的自言自語說:「容華裝飾公司那是我一個朋友介紹的,你說要是不用,我怎麼給朋友交代?我們關係真的不錯。」

齊副書記笑了,他明白,自己這張牌算是打對了,季子強啊季子強,你也有認輸的時候,呵呵呵,呵呵呵,齊良陽已經聽出來了季子強態度有了轉變,他自己又提出了招標的事情,雖然齊良陽對季子強從骨子裡的憎恨,但如果他能夠幫自己促成這件事情,幫自己掙到一筆數額不小的好處,那還是可以暫時的攜手一次,齊良陽就嘿嘿的笑笑說:「這事情簡單,我來幫季書記分憂,你就推到我頭上的了。」

季子強也不覺的點頭說:「要是你可以幫我一下,那是最好,以後的項目乾脆你負責,免得我一天到晚不得清閑,這樣,可以子的公司,這點我可以給相關人員打個招呼,但你記住,評標專家的工作你自己做,還有一個事情,在簽訂前後,你都要幫我演下戲,做個樣子給我朋友看看。」

齊副書記自然是不會推辭,自己得到了這麼大一個好處,演演戲那是正常的,他們兩人又商議了一下項目招標的細節,最後齊良陽提出事情成了感謝季子強的話來,季子強搖搖頭說:「算了,就這我已經良心不安了,我答應過江老闆的,唉,現在這事情搞的。」

齊良陽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好處你愛要不要,反正這事情你是不敢搗亂了,兩人談妥了,這才分手。

招標流程開始啟動了,參與投標的來了4家,根據招標公告向招標辦報名,購買了資格預審文件,各家單位都根據資格預審文件要求,製作資格預審文件,標書等交到工作組,,進行預審。

期間,季子強也給他們專門開了個會議,對此次工程招標的相關要求和精神做了闡述,由齊副書記和郭副縣長為招標組的正副組長,為公平,公正,還請了其他一個監理公司的兩名專家一起參與,當然了,這專家是由齊副書記親自聯繫的。

過了兩天,也就是招標正式開始的前一天下午,容華裝飾公司的江總給季子強打了電話,季子強就拍著胸口做了保證,給他說:「你放心好了,只要你的優惠政策到位,我已經交代了齊副書記,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江總也就陪著笑聲,連連的做了感謝,說招標以後,請季子強一起坐坐,季子強也就不推辭的答應了。

然而,第二天的招標,讓大家都吃了一驚,條件最好的容華裝飾公司飛標了,但內行是可以明顯看出,整個評標都是有幕後操作的痕,其他兩家本來也是沒抱太大希望,一宣布招標結果,都是很輕蔑的笑了笑,搖搖頭離開了招標現常

但做為容華裝飾公司,他們是不願意就這樣輕易撤退的,因為他們有強大的後台,有副省長韓均慈的介紹,所以江總就帶這兩個他的手下,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首先就站起來對他們進行了祝賀:「來來,江總坐,對你們的中標我表示祝賀。」但季子強說完這話,就似乎感到氣氛有點不對,因為他看到了江總的苦笑。

季子強有點費解的問:「怎麼了,看你樣子還不高興,是不是讓的多,優惠的心疼了。」

江銘晟使勁的注視著季子強,看了好久,他想從季子強的臉上看出一些虛情假意來,但他到底還是沒有如願,季子強的表情是真誠,也是關懷的,他就只能嘆口氣說:「我們出局了,但我還是想請季書記一起坐坐,看還有沒有辦法可以挽回,我是為你們不值,那樣一個臨時組建的公司,沒做過一個像樣的工程,價格還比我這多很多,唉,也不知道你們招標辦怎麼想的。」

這下真的讓季子強大吃一驚,他就詳細的問了情況,這還了得,季子強怒火中燒,一把掌就拍到了辦公桌上,連江銘晟也嚇了一跳,季子強就打電話叫過來齊副書記,見他進來就冷冷的問:「齊書記,今天這標怎麼招的,人家容華裝飾公司價格和條件都不錯,怎麼就給楊清公司了,招標前我給你說的話你怎麼忘了?」

齊副書記也不以為然的笑笑說:「季書記,這標是按規定招的,專家也是你同意找的,現在到來怪我了,你是說過希望容華裝飾公司中標,但我既然負責這事情,我就要秉公辦理。」

季子強聲音大了很多:「你那叫秉公辦理嗎,好公司你不要,你到有理了。」

旁邊那個江銘晟也是心中有氣,就說道:「這裡面明顯的有貓膩。」

齊副書記一聽這話,就轉過頭來,冷冷的看著江銘晟說:「這是我和書記談話,輪不到你插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