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六章裝修工程招標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基層有時候也複雜。」 季子強就裝著還記得人家,同時也說了些難處,希望他不要因為有韓副省長做後盾,就把價格定的老高,要是那樣的話,自己也只好得罪他了。 這江銘晟倒是很理解的說:「你放心,...

?這江銘晟就笑笑,並不起來,又說:「謝謝季書記的照顧,對了,這是我帶的一點小禮品,請書記一定笑納。」

他就用手指了下那個袋子,季子強正要客氣推辭一下,這江銘晟又繼續說了:「這裡面有兩盒茶葉,到不是我的,是韓副省長托我給你帶來的,說上次你們喝酒,你說你喜歡喝鐵觀音,他就讓我帶了兩盒來。」

季子強恍然大悟了,這人原來就是上次自己到副省長韓均慈家中拜訪的時候,韓副省長提出的那個做仿古裝修工程的人,當時自己回來就把姓名記在了筆記本上,但時間一長,自己一忙,就給這事情給忘了。

季子強哈哈哈大笑著說:「江老闆客氣了,客氣了,上次在韓副省長家裡聽他說過你,我一直都記在心上的,還奇怪你怎麼一直沒來,現在好了,不過江老闆,我也有我的難處,希望你能給我們洋河縣多一些優惠,這樣我才好說話,基層有時候也複雜。」

季子強就裝著還記得人家,同時也說了些難處,希望他不要因為有韓副省長做後盾,就把價格定的老高,要是那樣的話,自己也只好得罪他了。

這江銘晟倒是很理解的說:「你放心,裝修這工程我做過很多,賺錢的因數也很多,從進貨,到管理,再到工人的技術和對材料的節約,作為我來講,我比起很多小公司,在這些方面都有優勢,價錢肯定要優惠,也不會比別人高的。」

季子強聽他這樣一說,也就放心不少,要是他既能便宜,又能做好,那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季子強馬上就拿起了電話,把郭副縣長叫了過來,很鄭重其事的給他們做了介紹,最後對郭副縣長說:「這江老闆是我一個朋友,郭縣長能幫他就幫幫他。」

郭副縣長從來沒見到季子強對招標介紹過人,今天見他如此,自然是非比尋常了,就連聲的答應說:「書記你放心,同等條件,一定給他。」

季子強又問:「你們這個項目招標準備什麼時候開始。」.

郭副縣長說:「本來也準備最近就開始了,已經有很多家前來報名,今天江老闆來了,那就這兩天開始發標吧,爭取一周時間定下來,早定早進常」

季子強就同意了說:「行,現在各處的工程速度都很快的,你們這早點也合適。」

江老闆見季子強如此客氣,也感謝不盡,下午一定要約上吃個飯,季子強推辭不過,也就答應了,帶上郭副縣長,還有幾個招標辦的同志,美美的搓了一頓,這江銘晟人也大氣豪爽,和季子強很是合得來,兩人沒要多長時間,都是稱兄道弟了。

第二天的下午,齊副書記和他小舅子,還有過年給齊副書記送紅包的那個劉海老闆老闆來到了一個歌廳,舞廳還算豪華,裡面富麗堂皇,四壁裝修精工細作,燈光也是變化莫測,一片曖昧的氛圍,環繞大廳。

在樓上一個豪華的大包間里,劉海老闆和齊良陽的小舅子,還有齊副書記坐了下來,包間輕柔的音樂把這烘托的更加曖昧,劉海老闆坐下以後就說了:「齊書記,我聽說你那面有了麻煩。」

齊副書記點點頭說:「今天來了一家,是季書記的朋友,你知道,在這個項目上,我有點權利,但季書記到底是主管,有些事情沒有他點頭,還真是難度很大。」

他小舅子就說:「那你想個辦法啊,這事情是我和劉老闆綁鍋搞的,你知道劉老闆還是很有實力的,要不,招標辦我們在先點功夫,每個人都打點一下。」

齊良陽嘆口氣說:「招標辦都是季子強的人,季子強不吐口,他們誰敢亂定,找了也白找,關鍵這來的人是季子強的朋友,麻煩在這個地方。」

幾個人沉默了一會,這劉老闆也不多說,就從沙發上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張卡來,輕輕在手中拍了一下說:「這是10萬,本來說事情定了在感謝你,現在怕你還要在其他地方要花費,我們不能讓你為我們的事情化你的錢,你先拿上。」

齊副書記看看卡,但還是很有些猶豫,要是季子強和自己擰上了,自己這錢也拿不穩當啊,劉老闆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思,笑著說:「齊書記放心吧,就算這事不成,我也不會怪你的,這個錢也不會要回來,我們以後合作的項目還多呢,至於這個項目,齊書記想想辦法,我們是相信齊書記的能耐。」

齊副書記就半信半疑的收下了這卡,他今天已經思考了一天了,對這件事情齊良陽也不是全無打算,他的手中也是有一張牌的,但這張牌管不管用,現在他不敢肯定。

沉默了一會,齊良陽說:「好,這事情我就儘力再試試,明天找季子強談談。」

他小舅子有點擔心的說:「你找他只怕不好說話吧,這人就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齊良陽點下頭說:「是啊,但事在人為,每一個人都是有他軟弱的地方,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他小舅子眼中閃過一絲亮光,說:「看來姐夫找到了。」

齊良陽點下頭,又搖下頭說:「還不敢肯定,只能等到明天才知道。」

劉老闆就不再提這話頭了,開門招招手,一會兩個早就準備好的姑娘款款的走了進來。

齊副書記見有姑娘來了,也就暫時不去想那煩心的問題,打眼一看這兩個姑娘,晶瑩如玉的肌膚,水潤飽滿的紅唇,如天鵝絨般潔白的頸項,還有那雙忽閃著長而密的睫毛黑眼睛,兩人穿的也是很性感了,黑紗單薄的無袖上衣,讓人浮想連篇。

劉老闆就讓一個性感的姑娘坐在了齊副書記的旁邊,自己就點了幾首歌,摟著旁邊的姑娘唱了起來。

齊良陽的小舅子也很識趣的說自己還有事情,先離開了包間,他屁事沒有,出去就到另外一個包間去了,他不過是不願意看到自己姐夫玩姑娘,那樣兩人都很尷尬。

齊副書記就和那姑娘慢慢的晃悠起來了,包間的燈光很是朦膿,齊副書記的心也是越來越溫柔了,姑娘也在他的懷裡越來越貼近了。

這面開始發表書,準備招標事宜,季子強就沒再管了,今天季子強正在辦公室看東西,齊良陽卻找了過來,他也是為招標的事情來找季子強的。

季子強早就對齊良陽心中憎惡了,但面子上的事情還是要做,就微笑著站起來,指了一下沙發,說:「老齊啊,最近聽說你也每天忙到晚,辛苦你了。」

齊良陽就客氣的說:「我們能有多辛苦啊?還是書記勞累的多,不過話說回來,書記還是要注意身體,不要認為自己年輕就硬抗。」

季子強笑笑說:「是啊,最近我也感覺很多事情力不從心了,好在有你們幫忙盯著,我也輕鬆不少。」

兩人就說了幾句套話,齊良陽話頭一轉,就扭到了五指山仿古裝修的招標上去了:「書記客氣了,我最近在招標辦搞招標工作,縣委還是你勞累的多,呵呵,今天打擾書記也是為招標的事情,我有個建議想說說。」

季子強就說:「好啊,說出來聽聽。」

齊良陽說:「本來招標是擇優錄取,這是個原則問題,但我又想,能不能儘可能的用我們本地的企業,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不是,本地企業掙錢了,將來還是用在洋河了。」

季子強眉毛一挑,知道齊良陽今天來的意思了,前兩天喝酒的時候,郭副縣長也說到了齊良陽小舅子和一個姓劉的老闆綁鍋要投標這個項目的。

季子強當時不以為然的說:「擇優錄取,管他是誰的小舅子。」

當時說過也就忘了,今天齊良陽這話一出口,季子強就明白怎麼回事,季子強就說:「老齊你這個想法不錯,但是我還希望你們把住兩個原則,第一,要有過裝修經驗的,這才能保質保量,第二,一定要從價格上控制住,我們縣還窮,禁不起折騰。」

齊良陽心裡就狠狠的罵了一句娘希匹,這不是廢話嗎,要按這兩個原則,我來找你做什麼?

齊良陽看看季子強,呵呵呵的笑笑說:「書記還是沒聽清我的意思,我希望本地企業可以中標,就算本地企業條件差一點,但我們還是應該扶住一下,這不是地方保護主義,是我們對當地經濟的一種支持。」

季子強有了點為難的樣子說:「這次招標,我們本著公開,透明的原則,我實在是不好干預,這樣吧,你可以把你的這個意思在招標辦和大家商議一下,你們自己定吧。」

這季子強也是在糊弄他,招標辦都是自己的人,他齊良陽去說也是沒用,齊良陽傻嗎?他一點都不傻,他靜靜的聽完了季子強的話,冷冷的一笑說:「我想請季書記給他們打個招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