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五章依依不捨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一起來對季子強發起了圍攻和譴責,是啊,一個縣委書記結婚竟然不通知本縣的幹部,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季子強呢,他只能裝可憐,講困難,說原因,就這樣鬧騰了幾天,每個人都帶著彩禮,這對季子強是一個...

?江可蕊也是看著季子強踏上汽車,一個人走離開,她在心中說:知道我好擔心,好牽挂嗎,心中縱有千言萬語,卻只能對你深深地凝瞬,我好難過卻不能說出口。他們兩人揮手告別,離別,能使淺薄的感情削弱,卻使深摯的感情更加深厚,正如風能吹滅燭光,卻會把火扇得更旺,離別時,不要問,善變的世界,明天是否依然如故。

回去的路上,季子強沒有和司機談笑風生,整個的時間裡,他都在沉默著,一個人坐在後排,看著車窗外變換的風光,他的心開始了漂浮,在愛人和權力間來回的徘徊著,有時候,他真的想回到省城算了,做一個平凡的人,過著那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生活,管他娘的權利,管他娘的政治,就那樣享受感情,享受生活。

但有時候他有會想,自己難道能夠放下那叱吒風雲,縱橫權場的感覺嗎?應該放不下啊,或許,自己天生就是為鬥爭和權利而生,沒有了權柄在握的感覺,那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寂寞。

季子強反覆的,矛盾的,飄忽的想著這些事情,那車裡又傳來了哀傷的歌聲:遠處,有個聲音,隨風,飄送到這裡,歌聲,多凄涼,使我聽的黯然神傷。

這首歌,是季子強最愛聽的一首歌,久聽不厭,他喜歡它優美的旋律,喜歡這種情感似的傾訴,喜歡它優美的歌詞,喜歡它攝人魂魄的魔力。他聽得入神,聽得全神貫注,心中油然而生一種難以抑制的情感,眼淚盈滿了眼眶……

季子強的心起起落落著,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讓自己沉靜在歌聲中。

季子強回到了洋河縣城,首先他就受到了縣委和政府所有高層領導的埋怨,包括向梅,汪主任,公安局王副局長等著這些局級領導也都一起來對季子強發起了圍攻和譴責,是啊,一個縣委書記結婚竟然不通知本縣的幹部,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季子強呢,他只能裝可憐,講困難,說原因,就這樣鬧騰了幾天,每個人都帶著彩禮,這對季子強是一個最大的壓力,他好話說盡,一一的拒絕,但還是有幾筆彩禮季子強是怎麼也拒絕不掉,這就是林副縣長和向梅,還有黃副縣長,郭副縣長這幾個人的,不管怎麼說,這些人一定要給,還都把話說到了位:「季書記你要是認為我們這是行賄,隨便你,你把他交給紀檢委,交給財政局,那都是你的權利,反正我們這彩禮是一定要留下。」

季子強怎麼辦呢,這些鐵杆留下的也有十多萬之巨的彩禮,真的讓季子強難以處理。

季子強就叫來了安子若,和他商量這錢怎麼辦。

其實這就是季子強的一個借口,他知道自己結婚一定會讓安子若傷心的,自己躲的了她一時,但不可能躲她一世,既然如此,那幾句把這事情說開了吧?讓安子若能夠接受和適應自己已經是個成家之人。

所以他就介面是商量這個問題,把安子若找來了。

同時,季子強還給安子若帶一件很貴重的衣服,當安子若來到季子強辦公室的時候,看到了他給自己買的衣服,安子若的心裡就有了一種幽怨的感覺,難道他是用這件禮物來了結自己和他的情緣嗎?如果是這樣,自己何必再留下一件衣服來增加自己的回憶和感傷啊,看來自己已經是個多餘的人了,她的傷感是那樣濃郁,讓季子強也受到了感染,在季子強的心裡,安子若是個最可信賴的,也最溫柔的紅顏知己,他真為以後要失去她的這份感情而遺憾,他不想失去,他還想繼續的擁有,可這做的到嗎?未來的事,他也說不準。

安子若的溫柔性格再次的體現了出來,她沒有去拒絕季子強的心意,她帶著憂傷接過了季子強給她的禮物,用苦笑給季子強道了謝,這讓季子強真的心裡很不忍,他感覺自己真的欠她很多很多,他也知道安子若對自己真誠的感情。

安子若強顏歡笑著說:「現在你結婚了,以後就是有家之人,有什麼感想嗎?」

季子強也勉強的笑笑說:「感想很多,對你也有些愧意,希望你可以原諒我這個選擇。」

安子若長嘆一聲,說:「你的選擇一點都沒有錯,應該說錯的是我,真的,是我自己把這一切都搞砸了。」

季子強搖搖頭說:「這不是誰對誰錯,你也沒有錯,只是時光流逝,讓我們在不覺中失去了一些美好的東西,但我們的未來還是美好的,你年輕,又富有,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安子若傷感的笑笑說:「或許吧,感謝你的祝福,對了,今天叫我來商量什麼事情?」

「奧,對了,是這樣的,現在縣上好幾個鐵杆同事送來了10多萬的彩禮,和你商量一下,怎麼處理。」季子強就想起了這件事情了。

安子若笑著說:「你當領導這麼長時間了,收賄都成習慣了,你還問我怎麼處理,我可是一次沒有收過。」

季子強裝出出委屈的樣子說:「子若,你可不敢這個說話啊,我是從來沒收過,所以現在坐不寧。」

安子若瞥了他一眼說:「你就裝吧,不過這事情是有點麻煩,上交了好像也不大好,有點辜負了人家一片心意,但留手上也是問題,萬一那天誰和你搞翻了,扯出來一說,都成問題。」

季子強點頭說:「是啊,我也是為難。」

安子若想了一會說:「這樣吧,我本來準備在洋河縣資助一個幼兒園的,乾脆我再出點錢,把你這錢搭在一起,我們修個幼兒園怎麼樣?將來幼兒園的奠基石上,把他們這些送禮的人名字和捐款數額也刻上,他們也不會怪你了。」

季子強一聽,哎,這個方法確實不錯,嗯,不錯,本來自己就是找個借口叫安子若過來的,沒指望她真的能找到個解決的方法,但現在看來這方法真的挺好,這就叫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季子強也就同意了,把錢和彩禮的名單都給了安子若,讓她幫著處理去了。

在季子強和安子若為彩禮想出路的時候,遠在黑嶺鄉宣傳站的孟莉芙也聽到了季子強結婚的事情,她的心情可想而知了,她沒有了希望,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她很急躁的走來走去,大腦里不斷的出現著季子強和別的女人重疊的畫面,她好像有時候看到了季子強正在親吻著一個女人,有時候又看到他們在激~情,她心中的妒火燃燒了起來,終於她不再走動,坐了下來,她要消除腦海里的畫面,要平息自己逐漸狂暴的心,她感到很委屈,也很失敗,自己是沒吃到羊肉,到惹了一身的騷,現在還到了這個鳥都不下蛋的窮鄉下,她是越想越生氣,在憤恨中,她就想到了齊良陽當初給他說的那些話了,她漸漸的制住了狂躁的情緒,她拿起了筆和紙,決定去為自己的回城,為自己的失望來抗爭一次。

她寫了很久,也寫了很多,在這一切都完成以後,孟莉芙帶上這封信,搭上了一輛回城的班車。

在縣委大院里,她緊緊張張的走進了齊良陽的辦公室,齊良陽對她的出現,有點驚訝,也有點興奮,因為這本來就是齊良陽預先想好的結果,而在此時此刻孟莉芙的到來,也就恰恰證明了自己的預想和推斷的準確,於是,齊良陽笑了,他真的很開心的笑了。

對著一切,季子強是不知道的,季子強在處理完這些事情以後,現在他又要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來了,溫泉山莊和唐可可的生態園馬上就要竣工開園了,趕的快一點,到今年春節就可以接待遊人,開始為洋河縣掙錢了,季子強的關注度就更為集中在這幾個地方。

而五指山的開發和修建,也完成了基礎工程,後面就是裝修,上設施。

今天季子強在辦公室就接待了一個不速之客,他是秘書小張帶進來的,說自己從省城來,想投標五指山的仿古裝修工程,請季子強來給幫個忙。

季子強並不認識他,不過看他器宇軒昂,一表人才,穿戴也很講究,就相對的客氣一點,說:「呵呵,這是好事情啊,歡迎你來參與洋河縣的開發建設,請問老闆怎麼稱呼啊,不過這五指山招投標的事情你應該找找郭縣長他們,我基本是沒有管過。」

來人也很客氣的給季子強發上了軟中華,隨手有在沙發角落放下了一個袋子,一看就是好幾條香煙和幾個盒子,也不知道那裡面裝的什麼,這人放好東西就說:「季書記我是久仰你大名了,我一直做仿古裝修工程的,在北江省我做過很多項目,連省政府的國賓館都是我裝修的,你們可以隨便去我做過的項目考察,我這有一份工程名單,我叫江銘晟。」季子強一面聽一面點著頭,聽他講完,接過他遞給自己的完工項目名單一看,確實很多,還有好些都市省上重點工程,季子強就說:「嗯,很不錯啊,看來江老闆還是個行家,那好,我打個電話,你去找找財政局的招標辦,可能最近就要定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