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三章蜜月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擠也要將它擠過去!」 跟在後邊的大叔早等得不耐煩,嘟噥道:「什麼玩意,黑乎乎的還要排隊,花錢買罪受,下回請我都不來了。」 出得洞來,眼前豁然開朗,繼續往前爬,季子...

?季子強也就哈哈哈的大笑說:「唉,怎麼我就碰上這麼一個貪婪又俗氣的女人啊,老天爺埃」

那江可蕊就一瞪眼說:「說什麼呢?」

季子強連忙討饒說到:「我錯了,我俗氣。」

點點頭,江可蕊才說:「哼哼,這還差不多。」

兩人就鶯歌小唱的踏上了旅遊的征途,一路留連忘返於湖光山色中,幾乎樂不思蜀,就連衣食住行看來都那般輕鬆有趣。行至武夷山,天氣驟然降溫,細雨連綿,上午爬山,下午竹排漂流,一天下來季子強和江可蕊兩人瑟瑟發抖幾成落湯雞。

他們同行的有位岳陽大叔,年近半百,一路牢騷滿腹,令人忍俊不禁。剛到武夷山,就擺出一副上當受騙的表情,對導遊道,這個破地方,哪有我們張家界好看?山不象山,水不象水。

導遊訕訕一笑說:「武夷山是文化與自然雙遺保護區,張家界是自然保護區,二者各有千秋,沒有可比性埃」

大叔瞪著眼:「誰說我們張家界沒有文化?」

季子強就忍住笑附和道:「那是,那是。」

到得御上茗茶莊,大叔只喝一口,就皺眉道:「還大紅袍呢,根本比不上我們君山的毛尖。」

季子強老老實實地說:「挺好啊,喝后口齒留香、舌底生津、緩緩回甘埃」

這回輪到他瞪季子強了:「小子,我喝過的茶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我就在君山腳下長大,還品不出高低嗎?」

季子強吐吐舌頭,連連稱是。

無論爬山還是乘車,大叔是永遠不會掉始終跟著導遊亦步亦趨,悶頭趕路,還不忘回頭訓斥季子強和江可蕊:「那小子和丫頭,不要總是磨磨蹭蹭的。記什麼筆記?費神。我年輕時也常記,還不都忘得一乾二淨?」

武夷山一線天最窄處只有0.3米,潮濕黑暗,遊人魚貫而入,緩緩挪動著腳步拾級而上,交通一堵塞,後邊的人就會催促:「快點快點!」

前邊馬上就會有人痛苦回應:「卡住了,動不了了!」

頓時集體笑翻,季子強對高高胖胖的山東好漢說:「小心尊肚,被卡住就完了。」他拍拍肚皮,豪情萬丈:「沒事兒,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擠也要將它擠過去!」

跟在後邊的大叔早等得不耐煩,嘟噥道:「什麼玩意,黑乎乎的還要排隊,花錢買罪受,下回請我都不來了。」

出得洞來,眼前豁然開朗,繼續往前爬,季子強和江可蕊兩人已經是氣喘吁吁爬到第一山峰頂,很多人正對著山谷大喊,迴音此起彼伏。

江可蕊不甘示弱,夾在人群中奮力呼喊,那大叔嗤之以鼻:「底氣不足聲音太尖,這個地方只適合男人喊,你瞎湊什麼熱鬧?」

晚上去劇院欣賞人妖歌舞表演。看著台上千嬌百媚的人妖,江可蕊羨慕得死去活來,男人都可以這般嫵媚,還有天理嗎?然而羨慕歸羨慕,看著不男不女的人妖,心裡終歸不是滋味。

她就發現那季子強是兩眼專註的看著,江可蕊就說:「你看什麼看啊,那都是男的。」

季子強嘿嘿一笑說:「我就愛看男的,就好這一口。」

江可蕊就笑著用小粉拳頭擂著季子強說:「你變態啊,變態埃」

兩人正在嬉笑間,主持人說:「下面這個環節要請個台下的美女來配合我們一下。」

季子強就對江可蕊說:「天,不會瞄上你吧?」

江可蕊橫他一眼說:「沒聽見是要找美女嗎?」

同游的那山東大漢打趣道:「你不就是美女?」

江可蕊就噤聲了,卻暗自竊喜。雖說如今「美女」的稱呼泛濫成災,然而被人稱美女,到底是歡喜的,看來女人骨子裡就透著虛榮。對季子強來說,他的此生最大心愿是能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如果說書是人生必不可少的精神大餐,旅遊則是釋放身心、緩解壓力的最佳出口。

很多時候,季子強在努力工作,努力生活,力爭做一個完美的人,卻越來越覺身心疲憊。惟有在風景如畫的大自然里,在陌生友善的環境中,才能毫無顧忌地放縱平時循規蹈矩的行為,放縱受束縛受壓抑的心情。這是最真實的自己,季子強喜歡卻不迷戀。

當天晚上,雖然季子強在白天是累的跟牛一樣,但還是挑燈夜戰了300個回合,方才沉沉的睡去,可憐那江可蕊,也只能忍著累,曲意配合,匡睡著了季子強,她也趕快休息了。

同一個時間,不同的地點,在洋河縣裡,還有一個人在傷感,她就是安子若,作為一個做女人的痛苦,那就是當她和她所愛的男人有了**關係以後,她就很自然地把這種關係視為一種永勻純梢圓煌,他們可能只會覺得那是生存方式的又一種演繹。

安子若在默默的想著:我終歸是你的一個過客,註定我和你就是什麼都不會發生,註定,註定只是註定,不管我怎麼跨越,不管我怎麼想靠近你,你還是會離開我的,我好想你,好想好想見你。

她在想,每個人的靈魂深處都是孤獨寂寞的,所以我們才會試圖在人群中尋找溫暖。最終的最終,我們還會只剩下自己,無論哭或笑,悲傷或快樂,一場又一場的遊戲。更多的是疲憊,無辜的心疼。我們一邊笑,一邊流淚,一邊把幸福藏起來,於是我們得到了彼此的呼吸和寂寞。每條路都是有盡頭的,可還是要走下去,走下去。因為我知道,結局永遠都是圓滿的。一張床,一床暖暖的被。蜷縮。安靜的聽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如果你以為女人這樣是大度,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沒有女人會不介意這種事的,如果她哪天真的不介意了,那麼說明她已對男人絕望,安子若也有顆渴望戀愛的心,但每當看到年輕女孩和周圍男同事說笑的時候,她都會嫉妒的發狂,年華老去對愛美的女人來說是最大的諷刺。想當年,自己也是一枝花,多少人曾愛戀自己年輕的容顏,可是誰又能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呢?

她哭了,眼淚再一次崩潰,她無能為力的這樣走著,再也不敢驕傲奢求了,她還能夠說些什麼,她還能夠做些什麼?她好希望他會聽見:因為愛你,我讓你走了……。

洋河縣縣幾乎所有的幹部,都知道了季子強書記結婚的事,雖然季子強在走前也在想辦法隱瞞著,可一個洋河縣的最高統帥請假十多天,那就不是一個小問題了,大家會起猜想,去判斷,去打聽,而火似乎不會被紙包住的,一時大家都知道了,很多人嘆息著,一次多好的貼近書記的機會,就這樣白白的浪費了。

季子強就不斷的接到各種的電話,有埋怨的,有討好的,有惋惜的,這些電話的頻率和長度,已經影響到了季子強的蜜月了,季子強在備受煎熬,無法忍受后,果斷的關掉了手機,這才讓自己的蜜月又變成了二人世界。

他每天都在蜜月的泥潭中爬行著,難得結一次婚,也難得有這麼長時間的假,他要好好的享受,好好的珍惜。

第二天一早,兩人醒來,賴了一會床,在床上聊了好多情話,。

兩人洗漱以後,季子強等江可蕊換上了一件白T恤配淺綠色牛仔褲,外套粉紅色敞襟毛衣就出了門,季子強咋舌不已,這江可蕊也不怕冷,都什麼季節了。

江可蕊在美麗與健康面前,自然選擇健康——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么,這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她好歹也是知道的,季子強就打趣:紅配綠,看不膩,好看好看。

出門前熱切地將減肥希望寄托在此趟出行上,家中物產過於豐富,對於江可蕊這個饞人而言,減肥的機率近乎零,誰想求仁不得仁,減肥計劃居然會落空。不過季子強是一點都沒感覺到江可蕊需要減什麼,他感覺江可蕊已經很完美了,但女人嘛,估計都希望自己瘦的像妖精一樣。

這次,他們除了在桂林機場民航餐廳吃了頓超貴的香腸臘肉鐵板飯價格是普通酒店的7倍,幸好服務員笑容甜美,生生將他們的怒氣壓了下來,唉,美女的力量是無窮的,一路行來,胃腸竟然未遭受太大折磨。

前天酒店安排的自助餐,菜肴品種多,兼顧南北口味,還算滿意。

昨天安排了一桌,滿桌深海魚、烤乳豬及一些說不上名的海鮮等,江可蕊是淺嘗輒止,倒專攻那一碟不顯眼的辣椒醬,一同旅遊的客人都是嘆為觀止,都說:「你這女朋友太好養活了,只要有辣椒即可打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