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一章請婚假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跑了兩周,也馬上到了國慶節了,季子強再一次的召開了一個縣委和政府的工作會議,把國慶放假后的工作和國慶收假后的工作開始做最後的安排了,季子強就說:「同志們,有可能我國慶過後要耽誤一下,在這個期間,政府工...

?江可蕊也來了幾趟柳林市,每次都是歡喜的,看著不斷變化著的新房,江可蕊的心裡也甜迷迷的,有時候她一個人就可以在新房裡傻傻的坐上幾個小時,就那樣傻瓜一樣的笑著。

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結婚就是個墳墓,可還有怎麼多的人要往裡面跳呢,嗯,可能是是每個人都與生具有的冒險精神吧。季子強也和江可蕊商議好了,婚禮就在柳林市舉行,客人嗎,就給親戚說說,同學,朋友,還有同事什麼的,盡量的不通知吧。

江可蕊說:「那不行,我們單位的一些姐妹我要通知,不然以後我沒法在那個地方混了。」

季子強就說:「為什麼不好混了。」

江可蕊說:「我這次不通知她們,以後別人辦事都不好叫我了,我不是成孤家寡人了,在說了,每月我光湊份子錢都是好幾千的,我們這次多少也收點成本回來。」

季子強一聽就哈哈哈的大笑起來,這女孩啊,一旦變成了女人,再洒脫的人,都會開始算計了。

兩家的家長也都見了個面,江處長特意來了一趟柳林市,當然是很秘密的過來,季子強父母就陪著一起吃了一頓飯,兩家人談起來還算投機,不過最後都統一了一下思想,那就是季子強和江可蕊的婚禮控制在適當的小範圍內,至少不能讓省委和省政府的人知道,更不能讓他們參與。

這也是樂書記的意思,不希望他們過於聲張,雖然女兒的婚禮對他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但作為一個省的主要領導,他明白一但外界知道了他女兒的婚禮,那恐怕整個省城,甚至整個全省的官員,名流,老闆都不得安寧了,他也不會有安寧了,如果自己不想收禮,那也許會無形中得罪很多人,如果自己收了,那也許又會有很多人默默的為他記下一筆帳,這樣的帳是要用利益來償還的,所以他不主張過於宣揚,希望他們低調的舉行一個婚禮。

這也不是他的突發奇想,江可蕊已經低調了很多年,到現在省電視台也不知道江可蕊真實的身份。

季子強自然是不會有任何的異議了,都是官場中人,知道破綻會怎麼讓對手利用的。

這樣忙忙碌碌的跑了兩周,也馬上到了國慶節了,季子強再一次的召開了一個縣委和政府的工作會議,把國慶放假后的工作和國慶收假后的工作開始做最後的安排了,季子強就說:「同志們,有可能我國慶過後要耽誤一下,在這個期間,政府工作還是請馮縣長多費心了,至於縣委這面,還請齊書記多費點心了,有什麼問題,可以給我來電話。」

他今天這話一說,大家都有點奇怪起來,一個個的低頭小聲的互相說:「書記要休假啊,是做什麼,該不是回去結婚吧。」

一會就有人問了:「書記,你耽誤這些天是不是要辦喜事啊,這可是要給我們說下,這是我們洋河縣的頭等大事,沒有我們參與那怎麼成埃」

下面也都一連聲的說:「就是,就是啊,我們一定要參加的,就算在省城,我們也要趕過去。」

、「我們不去哪那成啊,一定要去。」

「書記,不給我們說,那就是看不起我們。」

季子強就只好開始編謊話騙人了,什麼家裡有點事情啊,剛好還要到省幹校學習幾天啊,反正他就是不老老實實的說結婚的事情,本來結婚就忙,要是再從洋河縣來上這麼一大幫子,幾百上千的人,面子到是給自己撐了,但麻煩也不小,想一想結婚的忙碌,季子強就頭大的很,過去也沒經常結過婚,實在不知道會有多複雜。

對他的解釋,大家是半信半疑的,不過也感覺不會就結婚吧,都沒怎麼見他女朋友來過幾次,季子強也不管他們相信不相信,反正是對付過去今天,自己明天一早就跑了,等以後上班回來了在做解釋工作。

開完會,季子強就回到辦公室里好好的收拾了一下,穿的,戴的,給家裡拿的,送禮的,一樣樣的整理了一個下午,這才好好的坐下來休息了。

季子強提前幾天回到了柳林市,他先要到市委去,他們這個級別和職務的人,請假是一定要通過葉眉的,不過婚假到是好請一點,畢竟一個人這一生也就只能享受這一次。

季子強就到了市委找到了葉眉,葉眉正在辦公室批閱文件,見他來了還是禮貌性的點點頭問他:「季書記今天來有事情嗎。」葉眉的語調和神情都是平靜和淡漠的。

季子強在最近這一兩年裡,對葉眉這樣的表情早就領教和習慣了,所以也就不以為意,不管怎麼說,人家還是自己的領導,所以他還是很殷勤的幫著葉眉把茶杯的水添上。

葉眉在沒有搞清他的來意以前也沒有多說話,這個小子太難纏,小心一點還是好的,不要開了一輩子船,最後老都老了,還在他這陰溝里翻了,那才是笑話。

季子強今天來是心情很不錯的,他沒想惹葉眉生氣,其實他最大的願望還是希望可以得到葉眉的諒解,當然,這只是他的願望,他知道自己這樣的願望基本上實現的概率為零,當一個人,特別是手上掌握了很大權利的人,對沒有服從自己權利的人是不會原諒的,永遠不會。

季子強拿出了請假的報告,他在這個時候心裡就突然的有點擔心起來,他對葉眉說:「我想最近結婚了,所以看能不能休幾天的假,最近縣上也沒什麼大事,書記你。」

葉眉就是一愣,她的手有點哆嗦了一下,接過了季子強的報告。

葉眉臉色黯然,她也一下子感覺到了心裡一陣的悸動,這個人終於要徹底的離開自己了,似乎過去兩人的爭鬥完全是一種遊戲,而現在才是真正的決裂,她費力的打開折著的請假報告,眼光散亂的,很快的掃了一眼,嘴唇蠕動著問:「哦你結婚了,你未婚妻做什麼的,在洋河縣嗎,是安子若?」

葉眉對安子若的名字記得很牢。

季子強平靜的回答:「她不在洋河縣,是在省城上班的。」

葉眉眉毛楊了楊,想問什麼,但最後她怕自己的語調顫抖,她怕自己會竭斯底里的發怒,她低下頭,在那假條上籤了字,遞還給了季子強,嘴上說:「你看十天夠不夠?」

季子強也知道縣上事情一大堆,一個主管的領導放手休息十天已經不少了,他就忙回答說:「夠了,夠了,也不跑遠,就在附近轉轉就回來了。」

葉眉點了下頭,臉色異常的慘白,她也不在說什麼了,看著季子強那英俊的面容逐漸的模糊,又逐漸的消失。

季子強的心情也有那麼一陣的惆悵,但很快他就沒有時間來感傷了,這兩天是更加的忙,他和江可蕊跑了幾天商場,還要把自己家的新房打扮的漂漂亮亮,江可蕊本來說想在省城買套房子,單過的,季子強考慮到自己也不太回省城住,就勸江可蕊說:「還是在家住吧,我回洋河縣了,你一個人在外面住我不放心。」

江可蕊就問:「有什麼不放心的,怕我讓人拐賣了。」

季子強開玩笑的說:「那到不會,拐走的話我到省心了,就怕你一個人孤單埃」

江可蕊也有點擔心說:「住你們家,我還是有點不習慣的。」

「傻啊,我回家了,你休假過來住,我在洋河縣,你在省城,可以回娘家住啊,我又不讓你天天守在柳林市。」季子強就不斷的勸,江可蕊想想也是這個道理,也就不在說什麼了。

一切都商量好了,一切也都準備好了,今天就要舉行婚禮了,他們在那個許老闆的酒店定了一個很大的廳,許老闆也是老熟人了,這兩年季子強也一直和他聯繫著,一大早,江可蕊的同事和同學就來了不少,好在柳林市到省城還不太遠,這些人都有車,也很是方便。

季子強也有一些親戚,朋友和同學前來參加婚禮,官場上和生意上的朋友,季子強一個都沒有通知,結婚時間也比較緊湊,所以其他人都蒙在鼓裡。

婚禮台的后牆一塊滿壁大紅布上《江可蕊小姐季子強先生結婚典禮》幾個大字金光閃閃,四周擺滿了水靈靈的鮮花。婚禮正式開始,伴隨著一陣長長鞭炮的里叭啦聲,電視台的一份副台長身著紅色的長褂,右手握著話筒,左手高舉著一個大紅牌,和兩個高舉著紅色條幅的酒店服侍生同時上場,紅牌和條幅立即構成了一副對聯和橫幅:「一對新夫婦,兩個老鴛鴦,今日共證。」全場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和歡笑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