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一十章機關重重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一點的膽怯,就問:「齊書記說說什麼辦法,只要能不讓我下去,沒什麼敢不敢的。」 齊良陽專註的看看孟莉芙說:「你只要敢寫個東西,就說這是對你的打擊報復,我就可以拿上你這材料,想辦法讓你留來。」

?賀凌旭陰陰的說:「具體講。」

戴墨鏡的高個子說:「白道就是想辦法說服當地政府組建煤礦集團,如果能夠實現對煤礦集團的控股,你不就是洋河煤礦的老大?」

賀凌旭就想到了季子強,他搖搖頭說:「難埃」

這人又說:「那就走黑道,千方百計給對手設置障礙,干擾他們的生產經營,越界盜採他們的煤礦,設置陷阱置對手於死地,這些不說賀哥也明白。」

賀凌旭點點頭,狠狠的掐滅了煙頭說:「就用著方法,你負責操作。」

幾個人一起點下頭,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縣電視台記者孟莉芙好幾天都沒有來季子強這裡了,她遇到了一件傷心的事情,前兩天她接到了調令,派她到黑嶺鄉宣傳站去,這讓她異常氣憤,她找到了電視台的台長,哭了一鼻子,但台長也說這是縣上的統籌安排,和電視台沒關係,自己也說不上話。

孟莉芙就決定找找季子強了,她想讓他幫自己說說話,看能不能留在城裡,到了縣委季子強的辦公室,卻沒有遇見季子強,秘書小張說季子強到政府開會了。

孟莉芙嘟著個嘴,等了一會,也沒等到,她就準備走,走到齊副書記的辦公室門前,她想了下,就敲門進去了。

齊良陽最近也心情不好,昨天小舅子又到家裡去了,他和老婆一個腔調,都說自己這書記白當了,連一個好一點的工程都包不下來,說起來他在管五指山的招標和資金,但五指山很多分項都招標了,一個都沒給小舅子留下,這連齊良陽自己都感到有點綴氣。

小舅子就說了:「姐夫,現在你手上的項目也就剩下五指山仿古裝修這一塊了,你在不爭取一下,我這公司就要倒閉了,先說好,倒閉了借你的那20萬我是沒錢還。」

齊良陽個氣啊,就說:「你小子有沒有用良心,我好端端的借個你錢了,你自己沒出席,還想賴賬。」

老婆也說:「就是的,小武你這樣說就不對了,當初你借錢時候是怎麼說話的,你姐夫也有難處。」

說完有轉過來對齊良陽說:「良陽啊,說歸說,但你確實應該幫小武一下,我知道你也不忍心看他這樣落魄吧,他出去丟人了,我們臉上也無光。」

喬小舞也忙說:「是啊,是啊,姐夫,我剛才也就說個氣話,借的錢肯定要還,但我還想要是掙大錢了,那就不是還錢的問題,我還要感謝你,還要給你分紅呢。」

齊良陽頭一楊說:「得了吧,我現在也不指望你分什麼紅,在說了,仿古裝修這活你干過沒有,就算給你了,你也沒辦法。」

喬小舞就笑了說:「姐夫,你跟不上形勢了吧,這包工活難道非要自己做,你包給我,我做不了,我不會找人做,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

齊良陽嘆口氣,問題是現在不比過去了,現在季子強在洋河縣說一不二的,自己雖然是葉眉發話讓自己過去代管招標和資金,但下面都是季子強的人,關鍵的時候,還是季子強說了算,那小子鬼主意又多,想給他瞞天過海都難。

齊良陽就說:「得,今天先說到這,我在想想,看有沒有什麼辦法把工程包給你。」

但這個辦法直到今天齊良陽還是沒有想出來,他就皺這川子眉,在辦公室反覆的思量著,秘書來過兩次,見他這樣也不敢打擾了,他現在正想的上勁,就聽到了孟莉芙的敲門聲,齊良陽橫眉一立,就想發脾氣,秘書也太不懂事了。

但打眼一看來的不是秘書,是美女孟莉芙,齊良陽稍微的緩和了一下情緒,不過心裡也不舒服的,這傻女孩自己給她支了那麼多的招式,到現在她也沒把季子強拿下來,看來自己是白使勁了。

他就很懶散的問了一句:「小孟啊,是來找季書記的嗎?好像今天他開會。」

孟莉芙嗯了一聲說:「他不在,我過來看看齊書記。」

齊良陽應付著「唔」了一聲,也沒接她的話。

孟莉芙自己坐了下來,看看齊良陽說:「齊書記,你幫幫我可以嗎?」

齊良陽不知道她說幫什麼,這才認真的看了她一眼,這一看,就發現孟莉芙眼中有了淚水,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齊良陽想想,就問:「怎麼了,小孟,是季書記惹你了。」他總是希望季子強和孟莉芙鬧出點事情來。

孟莉芙一面抽啼著,眼圈紅紅的說:「我被調到黑嶺鄉宣傳站了,齊書記,你幫我說下可以嗎?我不想到鄉下去。」

齊良陽一聽這事,沒勁,就想三言兩語把孟莉芙打開走,但轉而一想,就說:「小孟啊,怎麼把你給調動了,你沒想想這是為什麼?」

孟莉芙正在傷心,一聽齊良陽的話,趕忙抬起頭來說:「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埃」

齊良陽又問:「你們這次台動了幾個人。」

孟莉芙說:「好像就是我一個人。」

齊良陽點點頭,他恍然大悟了,看來這是季子強指使宣傳部調的人,那麼自己想要借用孟莉芙給季子強下個套子的招數,已經讓他破解了,奶奶的,這季子強太難對付。

齊良陽嘆口氣對孟莉芙說:「你啊,唉,算了,你這事情誰都幫不了你,你也不用找季書記來,他調的你,怎麼可能又幫你,你真是幼稚的很。」

孟莉芙一聽這話,就一下子傻了,她細細一想,知道自己為什麼被調走了,看來季子強是煩透了自己,他把自己支的遠遠的,只怕這一調動,自己再想回城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孟莉芙一下就感到全身軟了,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她是悲從心來,放聲哭了起來。

她這一哭,倒把齊良陽搞的緊緊張張的,這開門也不好,關上們也不好,別人還懷疑自己怎麼的了,他就趕忙說:「小孟,小孟,你先不要哭,我們再想想辦法。」

孟莉芙聽到有辦法,也就制住了哭啼,看著齊良陽。

齊良陽陰陰的笑笑,他找到了一條讓小舅子能夠包上五指山仿古裝修的好辦法了,只要是付出,總會有收穫,自己陪這個傻丫頭了這麼長時間,看來還是有用處的。

齊良陽就說:「你這事情很簡單,就是季書記討厭你,要想不調走,辦法有一個,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膽量。」

孟莉芙又是傷心,又是氣憤的,那還有一點的膽怯,就問:「齊書記說說什麼辦法,只要能不讓我下去,沒什麼敢不敢的。」

齊良陽專註的看看孟莉芙說:「你只要敢寫個東西,就說這是對你的打擊報復,我就可以拿上你這材料,想辦法讓你留來。」

孟莉芙不解的看看齊良陽說:「寫誰打擊報復?」

齊良陽嘿嘿一笑,說:「你說應該寫誰?」

孟莉芙一下就明白了,齊良陽讓自己說季子強打擊報復自己,她剛才的勇氣馬上就消失了,這季子強是誰啊,他是洋河縣的一哥,把他誣陷了,自己以後怎麼在洋河混啊,這萬萬使不得。

孟莉芙下意思的搖了幾下頭,一臉的膽怯。

齊良陽心裡暗嘆一口氣,看來這招又不成了,媽的,人家不要你,把你甩了,你都不敢寫個東西?齊良陽就說:「哈哈,我也就是這樣一說,這事情你自己考慮吧,要是有其他辦法,你就跑跑,呵呵。」

孟莉芙現在已經明白了這件事情,她能有什麼辦法,兩人干坐了一會,孟莉芙也怏怏不快的離開了。

季子強最近開始忙活起來了,孟莉芙也到了鄉下,不來騷擾他了,其他的幾個工程也進展順利,特別是洋河工業園的改建項目,現在賣的很火,不斷的給洋河縣政府分錢,把個馮縣長高興的,見了季子強就嘿嘿的笑,他前任的那些縣長他也是看到的,為個二,三十萬經常都愁的跟啥一樣,自己現在手上壓著幾百上千萬的錢,那感覺很不一樣。

季子強最近是忙了一點私活,他要在國慶放假前的這段時間裡,把手上的工作全部搞定,給自己結婚留下充足的時間和寬鬆的心情,會議自然是不會少的,有時候季子強一天都要開5.6個會議,就這,他還是把很多會議推掉了的。

但就算推掉了很多應酬和會議,季子強依然是很緊張的,每天就宛如上足了發條的一個鬧鐘,整天的鬧騰,秘書小張都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了,不過整個洋河縣暫時都還不知道季子強準備結婚了,要是知道了,只怕季子強會很麻煩一陣了,那送禮的就可能是擠破門了。

他還抽空會了幾趟柳林市,把家裡那雖然不算破爛,但也不算太好的房子收拾了一下,準備做新房用,家裡就他一根獨苗,父母自然是要傾盡全力的幫忙,但季子強還是心裡不踏實,過一兩周都要回去看看,想一想都怕委屈了人家江可蕊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