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零七章難纏的孟莉芙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嚴重,是這樣的,縣電視台不是有個記者嗎?就那個和你一家子的女孩,你能不能想辦法讓她不要再到我這來了。」 孟部長一聽,就笑了,說:「唉,大家都為你感到幸福呢,你怎麼還這樣,要是人家看上我,那我會...

?那個縣電視台的記者孟莉芙又開始往季子強這裡跑了,對這樣一個人,季子強幾乎是沒有其他的什麼好辦法了,今天季子強正在看材料,孟莉芙就敲敲門,自己走了進來,本來季子強的辦公室門也從來不鎖,一般的人也聽到裡面讓進去的聲音才能進來,但這個孟莉芙是不管這麼多的,她根本就沒有把這個洋河縣最據權威的房間放在眼裡。

季子強已經讓她經常這樣騷擾的實在不爽了,也就是個美女,要換個大老爺們你試下,季子強早就給你發威了。

季子強看了孟莉芙一眼,但沒有說什麼話,又埋頭看起了材料,這也是他能夠做到的最大限度的表示反感的舉動了。

不過孟莉芙並不在意,她相信自己的美貌是可以征服這個獨居洋河縣的男人的,難道他沒有孤獨,沒有寂寞的時候,難道天底下還有不喜歡美女的男人,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孟莉芙就坐在了沙發上說:「季書記,我買了兩章票,晚上請你看電影吧,你每天這樣緊張的工作,也該放鬆一下自己的神經了。」

季子強不得不抬起頭來,他看了一眼孟莉芙,想了想說:「小孟啊,最近你工作不忙嗎?你還是少過來幾趟,好好把你的工作抓抓。」

季子強很委婉的勸告著孟莉芙,他不想過於打擊她,也不想讓她下不了台階,畢竟人家只是個小女孩。

孟莉芙已經陶醉在對未來的想象和渴望中了,她聽不出季子強的意思,她就說:「書記啊,你不要整天都是工作,工作的,革命工作干不完。我不忙。」

季子強暗自嘆口氣說:「小孟,或許你不太忙,但是我很忙,我需要一個人安靜一下。」

季子強不得不把話說的重了一點。

孟莉芙聽到這話,也是一愣,有那麼幾秒的時間她是什麼都沒說,定定的看著季子強,季子強見她不再說話,又低頭看起了東西。

看了沒幾分鐘,孟莉芙又走到了季子強的桌子旁邊,放下了一章電影票說:「那我不打擾你了,這是晚上8點的電影,美國大片,到時候我等你。」

季子強沒有抬頭,他不準備說自己不喜歡看電影,也不準備說自己現在不比過去,街上很多人都認識自己,自己是不能和她去約會,他更不能說自己其實一點都不喜歡你,季子強只能默默無語,因為他知道,對這樣一個人,說什麼都沒用。

到了第二天,沒想到孟莉芙又來了,她進門就問:「書記,昨天晚上你怎麼沒去呢,我等了你好久?」

季子強不得不給他說的更明白一點了:「小孟,我理解你的心意,也感謝你的熱情,但我有我具體的一些工作,另外,最近我女朋友要來,所以我只有多工作一些,到時候才能騰出一些時間陪她,請你也理解一下我吧。」

季子強也是迫不得已,他真的不想這樣說,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最近已經有一些風言風語在傳自己和孟莉芙了,他不希望自己的愛情再一次出現什麼波折。

孟莉芙現在是聽懂了,她有點傷心,也有點嫉妒,她感覺到自己的夢想在離開自己,為什麼季子強不能選擇自己呢,自己難道不年輕,不漂亮嗎?自己有學識,有能力,有多少男人天天跟著自己後面追,為什麼季子強就不喜歡自己呢?

這對她毫無疑問的是一個挫折,放到一般人身上,也許就會知難而退了。

孟莉芙也有了放棄的打算,但當他再一次坐在了齊良陽的辦公室,給齊良陽述說了委屈之後,齊良陽用他滔滔不竭的鼓勵,用他無可反駁的理論,用他無可比擬的口才,再一個讓孟莉芙獲的了勇氣和決心,頭可斷,血可流,革命的意志不能丟。

她昂起頭來,又繼續的出現在了縣委,出現在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齊良陽每次隔著窗戶看到孟莉芙走進季子強的辦公室,他都有一種很是欣慰的歡喜,是啊,季子強不可能愛她,但只要這個孟莉芙再堅持一段時間,在對季子強糾纏一個階段,也許就會謠言四起,這或者對季子強又是一次的麻煩了。

季子強也很清楚這個問題,他對這個孟莉芙也真的沒有其他好用的辦法了,今天他叫來了宣傳部的孟部長。

孟部長最近也很忙,洋河縣的形勢讓他有很多題材要宣傳,不過人一旦事情多了,也就少了很不必要的爭鬥,猛部長也是一樣,最近改變了自己過去那到處煽風點火的毛病,認認真真的工作著,他聽到季子強找他,趕忙跑了過來。

「季書記,你找我啊,有什麼指示?」孟部長剛進門就問。

季子強先請他坐下,然後走過來對他說:「老孟啊,我找你來是想讓你幫我一個忙的,都說你是智多星,給我拿個主意。」

孟部長嘿嘿的一笑,心裡有點潤展,他可制住自己的驕傲說:「書記,你在笑話我呢,呵呵,我這腦袋和別人比,那不是我自豪的話,確實超過他們,但要和書記你比,那我還是自嘆不如的,真心誠意的佩服書記。」

季子強就看著他笑笑說:「你倒是一點不謙虛啊,不過我這事情還真的你來解決一下。」

孟部長見季子強說的認真,就把脖子伸的長了一點,問:「什麼事情,書記你說,刀山火海。」

季子強趕忙擋住他,說:「得得得,打住,沒那麼嚴重,是這樣的,縣電視台不是有個記者嗎?就那個和你一家子的女孩,你能不能想辦法讓她不要再到我這來了。」

孟部長一聽,就笑了,說:「唉,大家都為你感到幸福呢,你怎麼還這樣,要是人家看上我,那我會很高興的。」說完這話,孟部長就看季子強臉色有點掉下來了,趕忙停祝

他也知道這孟莉芙的,經常來縣委大家都在議論呢,雖然現在還沒說到那麼深,但隱隱約約也有一=些難聽的話,人多嘴雜就是這樣,也怪不的誰。

孟部長不敢開玩笑了,他認真的想了想說:「要不我找她談個話?嗯,只怕作用不大。」

季子強見他認真的思考了,也就沒在掉臉說:「你想想,找個可行的辦法,我是給她把話都說的夠清楚了,這丫頭有點走火入魔。」

孟部長嘿嘿一笑說:「不是她有點走火入魔,只怕這事情不是書記你想的那麼簡單,她經常從你這出來,還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坐坐的。」

季子強一下就把眼眯了起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樣一個簡單的事情的背後還有其他的用意,季子強看著孟部長說:「還到誰那坐了。」

孟部長沒說話,就把嘴往右面撇了一撇。

季子強明白了,應該是到齊良陽那裡去了,但這意味這什麼?難道齊良陽要在這件事情上給自己找點麻煩出來。

想到這,季子強也有點緊張了,他和齊良陽交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個齊良陽夠陰險,也夠謹慎的,輕易不會發難,但只要動手總能撈到一點好處,相對於洋河縣其他的人來說,齊良陽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

季子強猶豫著說:「那依你看,這裡頭還有點問題了。」

孟部長說:「是啊,本來這種男女之事我們不好多嘴的,說多了好像我們有什麼企圖,但書記今天既然把話說到這裡了,我就談談我的看法,這事情背後肯定是有問題的,你要當機立斷。」

季子強也點點頭說:「唉,我每天忙的一塌糊塗的,都沒注意這些事情,謝謝孟部長的提醒,那必須想出一個辦法,讓小孟不要再到縣委來了。」

孟部長一時也沒什麼好主意,兩人沉默了一會,季子強給孟部長發了一根煙,自己也點上了煙,默默無言的抽了起來。

突然,孟部長大腿一拍「趴」的一聲,把季子強還嚇了一跳,就見孟部長帶著興奮的說:「有辦法了,有辦法了。」

季子強就看著他,沒說話,等他說。

孟部長說:「最近我們正在充實基層的宣傳力量,我看這樣吧,先把小孟抽調到離城遠一點的那個鄉上廣播站去,這樣她就不能經常回來了。」

季子強想了想,這到也是個辦法,但還是有點顧慮的說:「就把人家為這事調基層去了,不大好吧?」

孟部長說:「這有什麼關係,借調,等這事情過了,再讓她回縣電視台就行了,多少大學生都在下面工作呢。」

季子強也就沒在說什麼了,他也沒其他辦法,因為這事情一旦有了齊良陽的影子在裡面,事情也許就會很複雜,只要先這樣處理了。

且不說季子強為孟莉芙在頭大,還有一個人也頭大的很,那就是在洋河縣開採煤礦的賀凌旭,他最近也是很不舒服的,對洋河縣政府組建這個新的公司有些失望,心裡很不舒服,俗話說無奸不商,賀凌旭的父親是怎樣發跡的,第一桶金是怎樣到手的,賀凌旭十分的清楚。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就是「敢於用重餌和香餌釣魚」,「捨得用孩子打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