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零六章形勢大好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車牌號。 季子強問:「這是什麼地方?這麼神秘?」 楊君歌和幾個朋友相視一笑,道:「進去就知道了。」季子強等人進入大廳,一位迎賓小姐迎上來,楊君歌他們好像是熟人,知道往哪兒去,徑直把他們...

?好幾個省城的人都這樣對季子強說:「季書記,今天大家見了面,也就認識了,你在省城有我們兄弟幾個,沒有什麼事辦不成的,你就不要見外,有事就吭個聲。」

季子強客氣說:「真是感謝了。」其實在座的這些人那裡知道啊,在省城雖然季子強只是一個小小的七品官,但他卻經常見樂書記,說出來只怕這幾個人會嚇傻。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們都是君歌的鐵哥們,君歌的事就是我們的事。」

「楊君歌這個人真是挺好的,有能力,有膽識,而且特講交情。這種人,現在這個社會難找埃」

吃完飯,楊君歌說大家一起活動一下,季子強本來以為是吃完飯,然後再去歌廳唱唱歌。這是當時最時興的玩法,他也沒準備想,就坐上了楊君歌的賓士,上車走了一會,他發現汽車出了省城市區。

季子強就問楊君歌:「我們這是到哪去。」

楊君歌曖昧的笑笑說:「郊縣有一處溫泉,傳說是皇宮的皇后和妃子們常去的地方。我們幾人不是外人,今晚帶你去開開眼界,在一個洋河縣不是也有溫泉嗎?你剛好考察一下,你看,我司機都不帶,自己開車嘛。」

季子強想想也行,考察一下這裡的溫泉對將來洋河溫泉山莊的建設和管理也有好處。

幾輛車大約走了五十多公里,車子進入盤山公路。外邊黑森森的,往這裡來的車可真不少,不時前邊有車燈照來開過去,又有後邊的車加大油門超過去。

季子強覺得挺神秘,心裡道:這一定是個好玩兒的地方。

七繞八拐,車到了一座神秘的山莊。這裡燈火點點,曲徑通幽,好像世外桃源。車一停下,就有服務生上來開車門,還有人馬上來用膠布封著了車牌號。

季子強問:「這是什麼地方?這麼神秘?」

楊君歌和幾個朋友相視一笑,道:「進去就知道了。」季子強等人進入大廳,一位迎賓小姐迎上來,楊君歌他們好像是熟人,知道往哪兒去,徑直把他們三人領到一個大廳里。這個大廳猶如水晶宮,裡面有一群打扮妖冶的姑娘,像魚兒一樣,或站或坐,或來回走動,搔首弄姿,足有二十幾位。

她們只戴胸罩,穿小褲衩,罩上還別個號牌。

楊君歌對季子強說:「挑一個你中意的。」

季子強一看又是這活動,心裡先就不大願意了,倒不是這的小姐不好看,關鍵是現在的季子強也成熟和穩重了許多,對江可蕊他也是上了心的愛,所以就不願意在有這種事情。

幾個人見他遲疑,都勸了起來,楊君歌就直接的叫了聲:「6號過來!你服侍這位先生。」

立即就走出一個高挑個兒的姑娘,上前挽著季子強的胳膊,季子強也不好掙脫,於是,他們幾個人各挎一個進入了包間。

一個個單間里,有浴池有床。池裡的水冒著熱氣,門一關就是兩人的世界了。姑娘一下子脫光了衣服,又來幫季子強脫。

季子強喝了些酒,有點暈暈乎乎的,但還是堅決的拒絕了,姑娘急了,硬扯死拽要剝季子強的衣服,季子強這時候到成了一隻綿羊,那姑娘倒成了一隻色郎,季子強到底力氣大一點,沒讓這女色郎得手。

姑娘說:「哥哥,別害羞嘛。看樣子還沒嘗過鮮吧?別緊張,初次來都這樣。來,我幫你……不要緊,這裡絕對安全,你放心-…你摸我這身子,你喜歡嗎?」

季子強只好嘆口氣說:「姑娘,不是我害羞,關鍵是我有陽痿呢,所以今天就算了。」

小姐白綢子似的身子緊貼季子強身子,使季子強一下子亢奮起來,下邊也挺拔了,但季子強還是強忍住自己的慾望,說:「我出去買包煙,小費不會少你的,你就在這待一會吧。」

出了房間,季子強就走到了停車坪,一個人在那抽起了香煙。

黨校的學習沒過多久就結束了,季子強告別了江可蕊又回到了洋河縣,現在的洋河縣形勢一片大好,公路也修的差不多了,而一些小型的旅遊景點也都完成,並對有人開放,縣城的維修也結束了,溫泉山莊,唐可可的生態園,還有五指山景點的修建,都竟如了如火如荼的階段,季子強是滿意的,也是欣慰的。

回到了洋河縣,一切又將開始,旅遊的火爆成度,讓季子強吃驚不小,整個縣城到處都是人,熙熙攘攘的遊客,大包小包的購物,讓每一個洋河縣做生意的人都喜逐顏開。

季子強沒有先回政府,他下來車,帶上小張,到處去轉了轉,還不錯,在一些路口縣上都設立的有專門的問訊處和服務處,供水處。

雖然未必有多少人來喝水,但這個姿態讓很多遊客感到了溫馨,更重要的一點還感到了安全,很多景點,很多道路上,都有民警在值班,巡查著,這也是季子強離開的時候專門強調的一個問題,郭局長和王副局長也是給季子強打了保票的,在這一旅遊旺季,絕對不會出現什麼惡性的傷害遊客案件。

現在的公安局,季子強是比較放心的,公安局的動用和安排,都會在第一時間裡傳到季子強的耳朵里,絕對的控制是一種權利最大的享受,季子強喜歡品味這種感覺。

轉了一圈,季子強看看一切都好,也沒什麼值得在提醒和糾正的問題,他才放心的回到了縣委,辦公室里比他在的時候還要乾淨和整齊,這一定是秘書小張每天打掃的,季子強安穩的坐在了那張雕花靠背椅子上,看著小張給他泡來了茶水,季子強想對小張說聲感謝,但到最後也只是點點頭,微笑了一下。

小張就把季子強不在洋河的這些天的情況做了個簡要彙報,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

季子強笑笑說:「是啊,只有這樣,洋河縣的經濟才能有一個突破,洋河縣的人民才能做到富裕,就不知道這樣的好時光可以持續多長時間。」

小張就說:「應該能夠到年底吧?」

季子強有點欣慰的說:「我也是惟願可以到那個時候啊,要是那樣,我們今年就真的可以摘掉貧困縣的帽子了。」

兩人就又說了一會閑話。

現在洋河縣的四個煤礦,至此都已形成產能,王老五的煤礦的廠房等基礎設施也基本建設到位。

可是新的問題又出來了,煤炭產能由零的突破,到產能的暴增,而外銷市場尚未完全打開,就好像突然而至的暴雨,遇到行洪設施的梗阻,小小的洋河縣一時出現煤炭供過於求、競相壓價、惡性競爭的局面。

賀凌旭是打降價牌最凶的一個,他有父親在背後提供龐大的資金支撐,撐得祝他想通過壓價把其他幾家企業搞垮,到時候整個洋河縣就是他賀凌旭的天下,他做著這樣的美夢。

原煤價格由原來的每噸700元,不到一個月就下降到500元。水洗煤由原來的860元,下降到了650元。

這種情況是有人歡喜有人憂。對發電廠、水泥廠等用煤大戶,對老百姓來講,是偷著樂。那省下來的可是實實在在的「銀子」埃但煤礦就不是個滋味,那叫花錢賺吆喝,季子強也敏感地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天一早,他讓副縣長召集有關部門開會,研究對策。

經貿委主任田然首先發言說:「競爭是市場經濟的本質屬性,搞市場經濟就會有競爭,但是政府要營造公平競爭的環境,搞惡性競爭是有問題的。能不能把分散銷售變為統一銷售,實行生產銷售分離?」

國質局局長堪瑜靖:「統一銷售,四家企業不知道能不能尿到一個壺裡。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搞行業自律,成立煤炭銷售行業協會,鬆散的民間團體,制定章程,形成有關的制約條款。」

其他的相關局長也有的說:「我覺得成立銷售行業協會更加可行,四家企業也容易接收。」

討論了半天,最後季子強就認為,應該統分結合,統得過死不利於各方面積極性的發揮,分得過散也會造成不必要的資源浪費。

最後他讓馮縣長下來后與幾個礦老闆認真的商議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後來馮縣長就召集過來這四家礦老闆,研究了幾天,才定下了一個採取股份制的形式組建的公司,幾家的銷售人員也都可以重組到公司里來,這種做法可以把優勢發揮到極限,把銷售成本降到最低。

方案報到了季子強這裡,季子強看看也是可行的,就指示副縣長說:「這個組建要快,不能拖,不能耽誤,我給你十天的期限,相關的部門必須開綠燈,誰的工作不力造成拖延追究誰的責任。」

馮縣長也就忙起來了,開始著手協調和組建這個新的公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