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零五章培訓班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子強心裡真是砰砰的跳,他雖然最近經常過來,但樂書記很忙,他們見面的時候並不多,倒是和江可蕊的媽媽經常聊天,好像問題不大,至於樂書記這裡,季子強還是吃不太準的。 樂書記聽他說道了女兒的婚事,就抬...

?這一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的贊同,季子強今天也四難得清閑一下,也帶上江可蕊一起瀟洒了一回。

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剛好市委有一個省黨校短訓班,各縣的縣委書記都要參加培訓,季子強就來到了省城。

省黨校坐落在省城梨花庄,據考證,梨花庄有著幾百年的歷史,在明代就已經形成小村落。

在這裡培訓深造的人,基本都是廳,處級幹部,帶車上學的人很多,很多學員來去都很神秘,周圍圍了一幫人,今天這邊購物,明天那邊宴請,節假日更難掌握他們的行蹤。季子強一個區區七品芝麻官,相形見絀,沒什麼可顯擺的。

黨校校園,環境幽雅寧靜,古木參天,流水潺潺,綠林掩映,建築古樸莊重,錯落有致。學習條件很好,都是一個學員一個宿舍。季子強的班屬於短訓班,不是黨校的主體班次,但能進這樣的班次深造也屬鳳毛麟角。

季子強覺得自己還是有才幹有能力的,他經常在夢中夢見自己在主席台上講話,條分縷析,慷慨激昂,邏輯性非常強,他驚嘆自己的這種能力。他知道抓關鍵,抓重點,這麼幾年,洋河縣的大事喜事一件接一件,面貌已經發生大的變化。他知道人的心裡,決不輕易得罪人,得罪一個人容易圍一個人難,一個人的背後是一群人,得罪一個人就等於把一群人推向對立面。

很多人都說季子強會當官,季子強自己覺得也是。他當官不是事必躬親,他知道發號施令;他當官沒有忙得鼻拉汗水,而是當得瀟洒,當得自在,別人請他一般不會掃人家的興,小酒喝得滋潤。別人送點禮,他決不會不給別人面子,收得也自自然然大大方方,但在原則問題上,他有隨時可以剋制住自己的貪婪,不讓自己受到誘惑,他覺得自己是天生一塊當官的料。

平時吆五喝六的,周圍圍了一幫人,突然坐下來學習,用老師的話說,不管你官當多大,現在就是一名學生,他還真不適應,這是一個巨大的反差。但不適應也得適應。學校讓他們儘快完成從領導到一名普通學員的角色調整。

在江可蕊的家裡,季子強除了在樂書記的書房看書學習之外,還很鄭重的向樂書記和江處長提出了自己和江可蕊的婚事,這是在他們吃飯的時候提出的,季子強對樂書記和江處長說:「樂書記,今天我有件事情想說下。」

樂書記沒有抬頭,他或者也知道季子強會說什麼,這個問題他也早就思考和決定了,對季子強他也做出了大量的了解,總的來說,這年輕人還是比較讓他滿意的,他就說:「嗯,你說。」

江可蕊也是提前和季子強商量好的,臨到了季子強現在說的時候,江可蕊的表情還是忸怩起來,臉紅紅的。

季子強看看他們,也緊張起來了,他說:「要是樂書記和江處長不反對的話,我想和可蕊在國慶期間把婚事辦了。」

說這話的時候,季子強心裡真是砰砰的跳,他雖然最近經常過來,但樂書記很忙,他們見面的時候並不多,倒是和江可蕊的媽媽經常聊天,好像問題不大,至於樂書記這裡,季子強還是吃不太準的。

樂書記聽他說道了女兒的婚事,就抬起了頭,放下筷子,用那深不可測的眼光看了季子強很長時間,讓季子強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眼巴巴的望著樂書記,飯桌上幾個人都沒說話了。

樂書記沉吟了一會才說:「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叫我樂書記?」

季子強和江可蕊愣了一下,就一下子鬆了一口氣,江可蕊嬌嗔的瞪了樂書記一眼說:「你嚇唬他做什麼?不知道他膽小埃」

樂書記就哈哈哈的大笑起來說:「他膽小?他要是算個膽小的人,只怕這個世上就沒幾個膽大的了,行吧,那就安排在國慶,不過可蕊能不能請到假啊?國慶你們挺忙的。」

江可蕊異常興奮的說:「不怕,不怕,我這沒問題,只要子強那裡可以請假就成,要不你給柳林市打個招呼,多給他幾天假。」

樂書記哼了一聲說:「你江可蕊真不害羞,說到結婚看把你樂的,也不知道矜持一下。」

江可蕊就說:「有什麼好矜持的,不是人家過去沒結過婚嗎?」

一家人就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他們對季子強就又平添了很多關愛了,照目前的情景來看,他們兩個人的婚姻應該沒多少問題了,江可蕊的媽媽說:「那就先按這個時間準備吧,早點準備,到時候不會太緊張。」

樂書記也說:「他們辦事也不需要多準備什麼,你還想大辦啊,現在是什麼節骨眼上,到處都在改革,連上級檢查工作,中央都規定了四菜一湯了,不要頭暈犯傻。」

江處長不滿的看了一眼樂書記,想要駁斥,但想想也是,多少雙眼睛盯著樂家的,真要弄出點事情,只怕落井下石的大有人在。

她也就不在強求什麼了,一切順其自然吧。

季子強很理解的點點頭說:「我明白的,我也這樣想,就吃頓飯,然後我帶可蕊旅遊結婚,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樂書記鄭重的點點頭對江可蕊說:「你也理解一下,沒辦法啊,誰讓你生在這樣一個家庭,只有委屈你一下了。」

江可蕊感到是有點委屈,但她很明白這個道理,一旦自己結婚這事情傳到了政界官場,它一定會成為整個北江省的一件大事,會帶給省城一片震動。

這都不是自己和季子強想要的效果,也更不是老爸想要的效果了,不過只要可以和季子強早點結婚,至於什麼形勢,什麼規格,對江可蕊來說,那都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所以她還是幸福和快樂著。

樂書記就又問了一些季子強工作上的情況,他說:「你們洋河縣最近很出風頭啊,不過記住,什麼事情都要適可而止,不要過於張揚。」

季子強連連點頭,樂書記是不知道季子強的苦水,季子強就全靠這一層層的光環來保護自己不受葉眉的進攻,但這些話,季子強是不能解釋的,他只能虛心的受教。

江可蕊因為是和他談及到了婚娶之事,所以這幾天就有點矜持害羞了。

這件事情的落實,讓季子強也感到了自己生命的另一種開始,他感到自己肩頭的擔子和責任又不同於以往了,他默默的在心裡說,自己一定要善待江可蕊,一定要和她恩恩愛愛,白頭到老。

星期五下午,季子強在黨校剛上完課,季子強的手機就響了。

接通了電話,話筒中就傳來:「季書記嗎?我是君歌埃」

季子強:「哦,君歌你好。」

「季書記,學習辛苦嗎?」

季子強呵呵呵笑笑說:「君歌,還真是不適應,坐不祝」

楊君歌就問:「學校管得嚴嗎?」

季子強說:「挺嚴的,外出都要請假。」

「季書記,周末了,出去放鬆放鬆。」

「不了,還是安心在宿舍看看電視吧。」

「我都安排好了,出來吧。」楊君歌不斷的邀請著。

事情上季子強本來是想一會去見江可蕊的,但遇見這楊君歌也一下推不掉,是好說:「那好吧,但酒一定少喝一點。」

楊君歌把季子強接到到青山大酒店,青山大酒店,是一家集客房、餐飲、公寓、會議、娛樂於一體的中外合資的四星級商務酒店。

楊君歌安排了一個豪華的包間。

陪季子強一起吃飯的,都是楊君歌的好朋友,其中有中央某首長的警衛員,有某著名雜誌的主編,有省葯監部門的領導,其他幾位都是楊君歌生意場上的朋友。這是一桌典型的海鮮宴,在省城吃這麼一桌得上萬元,季子強聽了直咂舌。在省城了才知道自己的官有多小,錢有多少。在省城騎自行車的,提籃子買菜的,不小心就是一個局級幹部。處級幹部掃把一掃就是一大把。難怪人家說當官要到大衙門。在一個縣裡面,混到一個縣級還真不容易。

省城的車不知道怎麼有那麼多,到處都是堵車。

省城的樓房隨便拿一棟往洋河地面那麼一戳,就是一棟標誌性建築。

楊君歌首先端酒,說道:

「今天非常高興,洋河縣委季書記來到省城,參加黨校學習,君歌的朋友就是大家的朋友,這叫有緣千里來相會,我提議為這個緣字,我們大家敬華書記一杯。」

大家一齊碰杯乾過。

季子強也說了幾句場面上的話:「我是初來乍到,有機會認識各位新朋友,很高興,而且承蒙你們這樣熱情的接待,非常感謝,我也給各位朋友敬一杯酒。」

大家一一和季子強碰過杯,幹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