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零四章江可蕊的到來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436字

?洋河縣一年一度的夏糧收購又開始了,這一忙就是一個月,季子強是沒有時間到省城去的,江可蕊也只能委屈自己,多來幾趟洋河縣了,不過好的一點是,江可蕊因為從小就生活在幹部家庭,她也知道事業和工作對一個男人的重要,所以她從來沒有怪過季子強,反倒是每次來都安慰著季子強,這讓季子強很是感動。

今天江可蕊又開車到了洋河縣,白天季子強忙,還在鄉下,就讓向梅幫著安排了一下江可蕊的住所,然後一直是向梅陪著江可蕊逛街,吃飯。

向梅心裡是有幾分嫉妒的,她嘆息著自己的年華流逝,也感嘆著自己沒有這個運氣,多好的一個男子,可惜這輩子自己是無緣了。

但對江可蕊,向梅是一點都不敢馬虎,江可蕊的優雅和氣質也讓向梅自嘆不如,在一聽說向梅說省電視台的主持,那就更不用說了,看來和這個江可蕊相比,人家確實比自己有更多的優勢。

向梅可以嫉妒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女人,也可以阻擊想要對季子強染指的其他洋河縣的女人,比如那個孟莉芙,但她不敢對江可蕊有多少怠慢,這個女人離自己太遠,也超過自己很多,這樣的人是用不著嫉妒的。

而且這是季子強親自給她安排的工作,季子強的話,現在不管是縣委,還是政府,都已經具有絕對的權威了。

到了下午,季子強才從鄉下趕回了縣城,也顧不得換衣服和洗澡,就到了江可蕊住的縣政府招待所,兩人見面自然是那個卿卿我我一陣,這不說你們讀者也知道,想一想你們和老公,老婆隔段時間才見面的樣子,那基本就是季子強和江可蕊見面的樣子,我為你們省2分錢,就不描寫了,呵呵呵。

兩人纏綿過後,江可蕊有點羞澀的說:「子強,我父母問我們的事情呢,說什麼時候我們可以結婚。」

季子強心裡也是很嚮往的,只是確實太忙了,他想了一會說:「你看什麼時候合適呢?」

江可蕊紅著臉說:「看你的時間吧,我希望越快越好,不然心裡老是.......。」

季子強接上說:「老是不踏實是吧,你這傻丫頭,這樣,等這一陣子忙完了,我去趟省城,見見樂書記和你媽,聽聽他們的意思,要是時間允許,訂在國慶怎麼樣?」

江可蕊的臉上就閃現出了一種對幸福的嚮往,國慶,那已經沒多久了,自己的幸福眼看就要來到了。

江可蕊使勁的點點頭說:「嗯,我聽你的。」說完話,江可蕊就把自己一下子埋在了季子強的懷裡了。

季子強一面擁著江可蕊,心裡也頗多的感慨,自己這一生也混了30多年了,現在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心靈停靠的港灣,人生,暮暮朝朝,每個人都是匆匆的行者,喧囂的城市,浮躁的時代,匆匆的腳步,自己要是有一個溫馨的家園,放下匆匆的步伐,感受家帶給自己的浪漫和愜意,那該是奪美奇妙完美的人生啊。

晚上開煤礦的楊君歌老闆有事給季子強打來電話,談完事情說請季子強吃飯,季子強就推辭,說自己女朋友來了,這楊君歌聽說季子強的女朋友來了,那更是要招待一番,沒辦法,大家就約在了那個川妹子楊花的酒店了。

這個包間很大,可以吃飯,也可以跳舞唱歌,楊君歌也帶了幾個他公司的男男女女來,一會就響起了一首音樂,太巧了,這首歌,是季子強最愛聽的一首歌,百聽不厭,他喜歡它優美的旋律,喜歡這種情感似的傾訴,喜歡它優美的歌詞,喜歡它攝人魂魄的魔力。他聽得入神,聽得全神貫注,心中油然而生一種難以抑制的情感。

包間就有人開始跳舞了,也有人不斷的邀請季子強和江可蕊跳舞。

江可蕊看到季子強的情緒有點變化,她就說:「我們跳個舞嗎?」

包間里楊君歌已經在和楊花開始跳了。

季子強也沒推辭,他和江可蕊一起跳了起來,季子強有極好的樂感,舞蹈跳得極好,簡直是對音樂的一種闡釋,一種感悟,象語言的傾訴,江可蕊也為季子強對音樂這種獨到的感悟和精準的理解而大為震驚,和季子強跳舞使她找到了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覺得那麼的自然和酣暢。

一曲終了,季子強竟提出:「能不能再來一遍。」

又是一遍《我和草原有個約定》,音樂一結束,兩名工作人員推著烤得金黃油亮的烤全羊來到包廂。

烤全羊的脖子上系著一塊紅綢,嘴裡叼著幾根綠綠的毛芹,很是講究。

季子強他們坐了下來,季子強割下一小塊肉,放到托盤裡,遞給楊君歌,又從工作人員手裡,端過一杯酒遞給楊君歌,楊君歌吃完肉,把酒幹了,也依樣畫葫蘆,給季子強敬了一小塊肉,一杯酒……。

楊花:「接下來,為了活躍氣氛,我想請大家搞一個活動,講故事。誰要不願意講呢,唱一個歌也可以。故事不講,歌也不唱,那就喝酒。從季書記開始。」

季子強說:「我沒有幽默細胞,唱歌呢,五音不齊,這樣,我提一個問題,如果有誰能答上來,我就喝酒。如果沒有人能答上來,那大家喝酒。」

楊君歌:「那不行,那不公平。」

楊花:「楊君歌事長說得對,按理季書記不講故事,不唱歌,是該罰酒。但好在遊戲還剛開頭,現在改規矩呢,也還沒什麼不公平的,我看就把政策放寬些,政策面前人人平等也很安逸。」

季子強想了下說:「我這裡有一張紙,誰能一筆在紙上點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