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零三章送茶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兩人又談了一會,季子強因為要上葉眉書記那去送茶,所以就沒再多坐,韋市長也沒多挽留,現在是非常時期,自己和季子強還是要注意一點。 季子強離開了市政府,到了市委,當季子強在葉眉的秘書帶領下敲開葉眉...

?其實季子強最近真的是忙昏頭了,早就準備好的新茶葉一上來,就給葉眉書記和韋俊海市長一人送幾斤的,這一下又是企業調整,又是開礦的,又是對付不斷出現的旅遊人潮,所以就把這事給忘了。

直到茶鄉,那個想當書記的鄉長來了,他才忽然記了起來,季子強也是不敢怠慢,馬上就給辦公室汪主任去了個電話,讓汪主任再準備6斤茶葉,吃完飯他要到市裡去,汪主任知道他一定是給書記,市長送茶去了,不敢怠慢,很快就調好的買了6斤給他送來了。

吃過飯季子強就叫上車,到了柳林市,他就數車熟路的到了市政府,因為是送禮來了,茶葉也沒有多帶,所以他低著頭,也不看人,直接就到了韋市長的辦公室,敲了敲門,裡面就傳來韋市長的聲音:「進來。」

一見是季子強進來了,韋市長就笑了,他很客氣,也很熱情的親自給季子強到上了水:「來,先喝口,最近你那動靜不小啊,怎麼樣,收益還不錯吧?」

季子強接過了水杯,放在茶几上說:「韋市長,最近忙,很少過來給你彙報工作,你不怪我吧。」

韋市長笑了一下,說:「我怎麼可能怪你啊,你在洋河也很辛苦,幾次在市裡會議上,我都拿你做榜樣讓大家學習呢。」

季子強忙說:「我聽說了,謝謝韋市長的關懷,洋河的成績也是市裡領導有方,我可不敢居功。」

韋俊海說:「什麼話,柳林的2區7縣都是市裡的領導,怎麼就洋河變化這樣大呢,這就是你領導的好,這不是居功,是實情,聽說你那縣上最近財政也不錯了。」

季子強就擔心起來,怕韋俊海提起要洋河縣上交那1000萬賣房款,他忙笑著說:「錢是有一點,所以我今天就給你來送禮了。」他就拿起茶葉晃了晃。

他來的時候,李市長已經看到他的茶葉了,現在一點也不奇怪,也沒推辭,只是問他:「今年有沒有把握把貧困縣帽子摘了?」

季子強點下頭說:「沒問題。」

韋俊海顯的很高興的說:「不錯,不錯,好好乾,你這樣的人才柳林市不多啊,以後一定會前途遠大。」

季子強忙著客氣了幾句。

韋俊海又問:「對了子強,葉書記那面你也應該多跑跑,你們的關心還是應該緩和一下,最近我可是聽到一些傳言,好像說葉書記對你很不滿意,說她去洋河了你都不見她,有沒有這回事情埃」

季子強嘆口氣說:「有是有,但這裡面有點誤會。」

韋俊海眉毛一挑說:「問題是有的誤會是可以致命的。以後你也要多加小心一點,現在的柳林市不比過去,有時候我也未必就能一直護著你。」

季子強點點頭說,喝了一口水說:「是啊,我也知道這個情況,我多注意一點。」

韋俊海見季子強說完,他淡淡的說:「看來你成熟了不少,記著,當忍則忍,當讓則讓,方成大器。」

現在韋俊海市長已經看出來葉書記和季子強是水火不容了,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季子強不跟自己一路跑了,要不了多久,自己就會向葉眉發動攻擊,那時候,這個季子強是一定要讓他成為自己手中搶的。

兩人又談了一會,季子強因為要上葉眉書記那去送茶,所以就沒再多坐,韋市長也沒多挽留,現在是非常時期,自己和季子強還是要注意一點。

季子強離開了市政府,到了市委,當季子強在葉眉的秘書帶領下敲開葉眉的辦公室,葉眉也剛掛斷那個買茶葉的電話不久,她正在想著應該在哪個合適的時機來演示自己的手段,來讓季子強毫無反抗的臣服在自己腳下,所以當季子強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葉眉似乎以為這是幻覺,想象也罷,幻覺也好,她還是一如千尺寒池一樣不動聲色,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示意讓季子強坐下。

季子強照例要先向他問好的,所以葉眉就等著,季子強也就很誠懇的說:「葉書記你好,最近忙,給你彙報的少,今天專門就洋河縣的幾個問題向你做一個詳細的彙報。」

葉眉嘴裡「唔」了聲,依然沒有說話,她在想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口吻和他講話呢,是溫和,是平靜,是熱情,還是威嚴,她一時還沒有確定。

季子強見他沒有回答就又說:「給你帶了幾斤剛上市的新茶,你試著品嘗一下,我來給你泡一杯。」

葉眉搖了一下頭,但葉眉真不想和季子強說話,在季子強沒給她送茶葉的時候,她認為季子強是那樣的狂妄自大,目中無人,但當季子強帶來了茶葉的時候,葉眉又感到這人是如此的臉厚,假心假意的,同時在心裡也多了很多的擔憂。

一個這樣的人,就像是一塊粘土,他沒有石頭的硬脆,讓你一鎚子無法粉碎,他也沒有清水那樣的柔滑,你倒掉他時,他會讓你沾滿雙手的污泥,這才是最可怕的對手。

葉眉沒有很多情感的眼神並沒有因為心裡的厭惡和憎恨而有變化,他淡淡的說:「先談工作吧,說說你洋河最近的情況。」

然後她站起來,就在另一張沙發上坐了下來,葉眉就問了句:「最近你們在煤礦上下了些功夫,效果應該不錯吧?」

季子強就把縣上最近的企業改革問題,自己的想法,包括自己在縣上煤礦也準備下猛葯快速扭轉縣上經濟發展等等都給葉眉做了彙報。季子強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還是表現的是很認真的,讓人感覺他一點都沒有欺騙,好像是發自內俯的彙報。

但實際上,季子強在彙報中他有意的隱瞞了現在洋河縣遊人大量增加的現狀,他不想過早的引起葉眉對他快速發展經濟的警惕,因為洋河縣的經濟發展才是自己真正的護身符,如果過早的暴露,也許葉眉在對付自己的時候會提前把這個問題考慮進去。

葉眉的確還沒有對洋河縣的經濟有太多的考慮,因為葉眉也是從政多年的人了,在她的思維里,一個縣的經濟要有一個明顯的轉變,那不是一早一夕就可以完成,他涉及的問題太多,像地理環境,幹部素質,群眾覺悟,工業基礎等等,一下子根本就改變不過來,沒個三兩年,你是看不出什麼效果的,何況洋河縣的底子自己知道,雖然現在上了軌道有了一些好轉,即使煤礦很來錢,但都不是一早一夕就可以帶來明顯變化的,只有自己這樣懂行的人才看的出來,局外人看著那依然是沒什麼區別的。

葉眉就沒再深問,因為她壓根就不想和季子強多說什麼。

葉眉不想聽那是她的問題,季子強可是說個沒完,這也是今天季子強的策略,自己盡量多說,最好讓她插不上話,她插不上話就提問少,自己就可以主導談話的方向,讓一些不希望葉眉知道的東西隱蔽下來,所以他就不斷的在說著話。

雖然兩個人談了這麼長時間,但很多關鍵的問題,比如上次葉眉到洋河去檢查,季子強為什麼不出面,還比如喬董事長那件事情,季子強為什麼越級彙報,把這件事情捅到省上去,這些問題葉眉隻字未提,也說明了她並不准備和季子強開誠布公的好好談,也不想給他解釋的機會,她要讓實踐來證明,自己才是柳林市的主宰者。.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葉眉的心裡是憋屈的,一個自己想要收拾的人,坐在自己的對面跟真的一樣在給自己彙報著,自己是牙痒痒的想罵他,想趕他出去,可卻沒有辦法這樣做,只有忍耐,明知道也許對方還在嘲笑著自己,卻也只能是受著,因為時機不到,理由不充分,自己已經失手過了,這樣的錯誤不能經常犯的,一個好的官場中人是不允許連續的失手,要是那樣,就不是水平問題了,那是一種表示,表示他已經不再具備在這個舞台搏殺的能力,就算是武林的高手,當他連續失手以後他也就沒有了信心,後面等待他的也就是在一次失手后的倒地。

於是葉眉就這樣一直的等到季子強說的口渴,她才接上了話題說:「你們縣的大體方向我看還是好的,詳細的你也就不用再彙報了,記住一點,只要好好的工作,就會得到大家的認可,要是沒別的事你就先回吧,我一會還有個會議。」

葉眉草草的結束了這次談話,對她而言,忍耐的已經夠久了。

季子強離開的時候嘴角上流露出了一抹難以覺察的竊笑,他知道自己已經完成了葉眉對自己的一次評估,她會對自己討厭,但也會對自己少些防範,因為自己給他彙報的工作都是紙上談兵的理論,實際情況葉眉是不知道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