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零二章窮怕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強有了矛盾以後,到現在季子強很少來市裡,只有開會或者例行的彙報,他才來,平時兩人也很少電話聯繫,有什麼事都通過辦公室互相傳達,今年洋河縣的茶葉就更沒送來了,不知道是他忙,還是想和自己賭氣。 今...

?季子強現在也是有點底氣的,縣上最近有點底子了,不管是稅收,還是一些交來的承包費,反正現在他是不缺錢了,他也就想到了最壞的可能,鄉上要是真把他們的錢搞飛了,追查責任那是當然,但錢還是縣上要拿出來的,不能因為一個鄉長,就讓大家一年不吃飯。

他和林副縣長就沒有急著回城,他們先來到了鄉上,那鄉長和鄉上書記都老實得很,乖乖的在那等著他們,季子強和他們都比較熟,林副縣長也是很熟悉他們的,季子強陰沉著臉,心裡很不舒服,見了面的時候,鄉長和鄉書記招呼他,季子強也只是「哼」了一聲,那鄉書記和鄉長知道自己犯事,也是心灰意冷,不用說的,官帽是肯定保不住了,至於以後會怎麼處理,那就很難說。

季子強不高興歸不高興,事情還是要問清楚的,就說:「你們兩個誰來把這問題好好給我說說,到底錢做什麼去了,現在虧了多少,實話實說。」他就看向了鄉書記,心裡想,書記一定說話清楚點。

沒想到那鄉長卻說了話,他先把責任都自己攬了過來,說是自己的主意,本來鄉書記是不同意的,後來自己好說歹說才讓書記讓了步。

季子強一聽,哎,小子有種,至少不推責任嗎。

他就慢慢的聽了起來,這鄉長也是該倒霉,捲煙廠的錢一到他就很激動了,鄉上平時窮的吃飯都是給人家飯店打欠條,每個月人家老闆要賬的時候都要說幾句難聽的話,可那也沒辦法啊,鄉上窮啊,到了下次有領導來檢查的時候,接待還得到人家那去欠,這就是人窮志短。。

現在這鄉長一看來了這麼多的錢,他那窮怕了的心裡就蠢蠢欲動,他打起來小算盤,反正錢放在鄉政府暫時又不給村民分,不如拿他做點什麼,賺點錢也好給鄉上貼補一下,這樣想想就去找鄉黨委書記商量,起初書記是不同意的,後來他是軟磨硬泡,獲得了默許。

他就這樣準備了好幾個月一直沒敢輕易下手,最後看人家茶葉勢頭很好,到底是忍不住了,拿那錢買了千斤好茶,想賺點貼補下鄉上的開支,沒想到,買的太多,自己在城裡又沒什麼銷路,就壓手上了,這一混就是上十天,也到了村民第一次提錢的時候了,三說兩說的就鬧了起來,看他們要到城裡去,怕惹下更大的攤子,就趕忙給林副縣長做了彙報。

季子強氣了個不說話,想罵他們都不知道如何開口,不過他也了解鄉上的處境,各鄉都是窮的叮噹響,政府撥付的辦公費還沒暖熱就擋了過去的欠賬,也有很多是瞎吃猛喝浪費錢的,但大部份也是沒辦法,今天這個局來了,明天那個部來了,來了都要招待啊,在這地方你不管飯那就要讓人家餓一天,管飯你也不能就給每人發個窩窩頭,一碗小米粥吧,你多少要殺個雞什麼的,有了肉你就不能不讓人家喝點酒吧,所以就這樣每個鄉都是虧空。

想賺點錢這個想法是好的,季子強不反對,只是看怎麼賺,也看你運氣好不好,要是鄉上的茶遙把錢賺了,那今天自己要是來檢查,人家殺雞,煮熏肉的,自己不是吃的一個勁嗎,所以他就不再想去罵他們了。

「那現在茶葉在什麼地方?」季子強就問他們,只要茶葉在,那錢還不會全損失。

「茶葉都在鄉政府哩,賣一點,大部分沒賣掉,」鄉長趕忙回答。

季子強就站起來,在辦公室來回的走了一會說:「你們給我找些車,或者拖拉機什麼的都可以,反正是把茶葉送到縣委去,我幫你們試著賣下。」

林副縣長有點吃驚的看看他,說:「書記,這活可不是隨便攬的,最後不要砸你手上了。」

季子強嘆口氣說:「砸手上也沒辦法啊,總不能眼看著讓這些新茶葉變成不值錢的老茶吧?」

說完也就不理那兩個鄉領導了,自己先走了出去,林副縣長在後面給他們兩個一陣的交代,然後才急急忙忙的追了出來。

車就先回了縣城,一路上季子強也沒說話,心裡在謀划怎麼賣茶葉的問題,這錢一定要想辦法賺回來,好在當初鄉長收的價還不高,差不多賣出去就可以保本了。

過了兩個小時白龍鄉的茶葉就送了下來,鄉長和鄉書記也灰溜溜的跟了過來,一副倒霉蛋的模樣,季子強也沒時間在說他們什麼,他現在也不想說,從心裡講多少還是有些理解他們,雖然這次他們幹了個霉事情,但要是擱自己在那位子,一定也會去倒騰倒騰,都是窮怕了的苦孩子。

季子強就讓他們把茶葉堆到了大會議室,然後讓鄉長和書記抬了一個礦泉水熱水器,還帶了很多會議室的杯子,把他們帶了出來,兩個鄉領導傻傻的跟著,那縣委全院子的幹部都被卸茶葉惹得站出來看,現在見那兩個倒霉蛋抱的滿滿的東西朝外走,都在猜測起來。

季子強讓他們把東西抱到了繁華路口的遊客投訴點,燒開了水,拿出一斤他們的新茶,就泡了七八杯,一邊在投訴處的旁邊立了個牌子,上面寫上「遊客免費飲茶」六個紅色大字,然後就在後面守株待兔,投訴點的幹部和兩個鄉領導傻傻的看著,那個心裡疼的啊,自己多好的茶葉,現在給人家免費的喝,心裡難受還不能說,誰有本事和書記較勁,也就只好忍著。

縣委辦公室的也來了幾個幫忙的,季子強就給他們做了詳細的安排,一會功夫他們就把白龍鄉送來的茶葉拿來了很多,放在了旁邊,現在已經有遊客試著來喝茶了,不過一會,來喝茶的人變得更多,有的遊客用自己的杯子也來接水,季子強就收拾這兩個鄉幹部,讓他們不斷的回去扛水,累的這兩個大汗淋漓,疲憊不堪。

這時候就有遊客開始讚揚起茶遙你說的,白喝了人家的茶水,多少也要表個態啊,這就叫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一有人帶頭,那就是七嘴八舌的讚歎起來,引得更多遊人都止住了步伐,圍了上來,不想喝的都要來嘗下,說著說著就又有人問起茶葉賣不賣,當然賣了,辦公室的幾個人就代表了縣政府和縣委,對遊客到來表示極大的歡迎,來了個優惠大處理,一下子你買兩斤,我買三斤的就搶了起來,一看現場沒了貨,都是吵著要縣上公平對待,保證出售。

季子強就又讓少拿了一些,過一會就又搶完了,就這樣,拿來一些賣完,再回去拿一些的循環往返,到了下午全部賣完。

兩個鄉幹部看的是目瞪口呆,直接就瓜了,沒想到書記這手是如此的厲害,自己頭大了半個多月,都快急的上吊了,人家抽著煙,諞著閑就給解決了,心裡那是不服也不行了。

下午季子強讓他們做了個盤點,不僅沒陪,還小賺了一些,他就把鄉上的本錢還給了鄉上,多出的那部分交給了辦公室汪主任了,以後自己請客的時候用,兩個鄉幹部他就教育了一番,讓他們長個記性,放了回去,看著他們也可憐,季子強心裡也就沒準備以後怎麼再收拾他們。

時間又過去了1個多月,天氣也熱了起來,季子強還是很忙,馮縣長負責政府這邊的日常工作了,但是,一些重大問題肯定還是要電話請示的。

對於馮縣長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他心裡很清楚,要是沒有季子強的幫忙,沒有季子強哪一設計,只怕他是沒多少希望了,所以正式的任命以後,他自己也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跟季子強好好混,不生二心。

葉眉書記心裡也是不很痛快,此刻她拿起電話,給辦公室打過去:「老雲啊,你們和洋河縣聯繫一下,讓他們留二百斤最好的毛尖新茶,現在他們一出名,到處都來電話要茶葉,嗯,當然要給人家錢了,二百斤不是個小數目,他們縣上那點家底點不起,嗯帶上錢,價格差不多都可以,反正是肉爛了在鍋里。」

這也是一個讓她不舒服的地方,擱往常,新茶葉一上市,洋河縣早早就給自己送來品鮮了,可是就從自己和季子強有了矛盾以後,到現在季子強很少來市裡,只有開會或者例行的彙報,他才來,平時兩人也很少電話聯繫,有什麼事都通過辦公室互相傳達,今年洋河縣的茶葉就更沒送來了,不知道是他忙,還是想和自己賭氣。

今年洋河縣名氣在不斷的加大,媒體也經常的報道一下,他們這一出名,來向葉眉要茶葉的更是多,省上的領導,廳局的老大,還有其他地市的書記,市長,專員,這都要給,而且還不可能為每個人那三兩斤茶葉要錢啊,可是這人一多算下來就是個大頭了,他洋河縣出名了,市委可是倒霉了。

想到茶葉,自然就想到了季子強,你小子和自己賭氣,哼!哼!我不和你賭氣,我還要買你的茶葉,還要給你個好價錢,要叫你明白一點,我是永遠不生氣的,你更不值得我和你計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