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四百章刮目相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高興,一同舉杯給韓副省長敬酒。 韓副省長今天也是喝了不少的酒,感覺自己這面子也算給他們了,就臉紅紅的說:「小季啊,我事情多,明天還有很重要的會議要開,就先走一步。」 季子強也知道,像這...

?「老五,我們再看看你的坑口。」季子強找個台階說。

季子強和為數不多的幾名隨從戴上安全帽,在王老五的引領下走入煤礦坑口。

煤井非常的規整,支撐也非常的規範,通風管、電線、電燈的布置井井有條,走進這樣的煤井,季子強心裡特別的踏實,甚至有一種欣賞和陶醉的感覺。

王老五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他不顯山不露水的,但事情幹得是這樣的漂亮,他不由得對王老五肅然起敬。他覺得與楊君歌打交道,能讓他的血沸騰起來,而與王老五打交道,就能讓他變得沉著和冷靜,王老五就好像燥熱的時候的一杯冷飲。

他心裡在悄悄地算著帳,6000噸煤,1噸煤按680元算,就是300多萬呀。意味著王老五已經形成了300多萬元的產值。要是今天不過來,這樣的信息還不知道,他心裡有些埋怨馮縣長,埋怨國土局和縣委辦的信息不靈。他想明天要再看看剩下的兩家煤礦,再作道理。

第二天,季子強又看了兩家煤礦,這兩家都在君歌煤礦之下。尤其是那個老外開的煤礦,資金到位很差。

因為是外商,季子強知道,說話要非常的謹慎,季子強外語很一般了,戴維斯也不會中國話。就請來了縣中學的英語老師當翻譯。

這老師的英語水平並不是很高,尤其是涉及煤炭方面的專業辭彙掌握不是很多,但在洋河縣就算最高水平了。

季子強就很客氣的問:「戴維斯先生,您來投資開發煤礦,我們是非常歡迎的,您到這的工作時間,我們的政府、我們的部門工作情況不知您是否滿意?您還有什麼困難需要我們幫助?您都可以告訴我。另外,我也想聽聽您關於金維煤礦的一些設想。」

老師就把季子強的話翻譯給戴維斯。

戴維斯用嘰里咕嚕的外語說:「洋河縣政府和有關部門對我們很好,辦事效率很高,我很感謝。我們關鍵是外資的兌換上不太方便,所以資金的到位慢,這是我們眼下最大的困難。我們的想法要把金維煤礦建成洋河縣一流的煤礦。」

「戴維斯先生,如果您樂意,我願意陪您去一趟省城,找找省上的和中國銀行的領導,幫您解決外資兌換的困難。」季子強就想到了一個一方兩便的辦法來,這樣即幫助了對方,讓他資金早點到位,又可以讓自己順便的到省城去看望一下江可蕊。

戴維斯不用想,很感激的說:「那太感謝了。」只是他心裡也有點旦夕季子強能不能幫上這個忙,不管怎麼說,那省行的領導都不是好打交道的。

但季子強有自己的方法,自己給韓均慈副省長賣了一個好大的人情,那現在自己用下他,也算是受點回報吧,所以他心裡篤定的很。

第二天,季子強就帶上車,到達省城,到了省政府招待所,季子強準備去登記房間。

服務員聽說是洋河縣的,就忙問:「您是洋河縣的季書記吧?您的房間已經有人預訂了。」

季子強有點不解的看看身邊的戴維斯,問他:「戴維斯先生,是您預訂的嗎?」

「no.」戴維斯直搖頭

季子強想想還是不到踏實,就說:「服務員,我們把錢交了。」

服務員哪能收啊:「季書記,已經有人付費了。」

季子強越加的感到迷惑不解,是誰知道他的行蹤,而又提前預訂了房間呢?

他也就不在問了,反正最後這人也會出來,幾個人就到了客房,那個女翻譯老師也是一起帶上的。

季子強進了客房,就對這女老師說:「我剛才來之前已經與韓均慈副省長聯繫過了,今天晚上,我們請韓均慈副省長坐一坐,外匯兌換的事呢,也請韓副省長幫忙說個話,你跟戴維斯先生說一下。」

翻譯就嘰里咕嚕的說了一氣,那個老外也是連連的點頭,ok.ok的不斷。

晚上,他們就早早的到了白芙蓉酒店,說好的7點,可韓均慈副省長到了8點多才到。這是酒場上的規矩,越是來得遲、來得晚,越顯其尊貴。

「對不起,事情多,來晚了。」韓均慈副省長與大家一一握手。

「不晚,不晚。韓省長能在百忙之中光臨就不勝榮幸了。」季子強忙說道。簡單的寒喧之後,大家一一落坐。

季子強客氣的說:「韓省長,那請您先致個辭?」

韓副省長:「哎,小季,今天是你的飯局,我致什麼辭啊?你來。」

季子強說:「韓省長在,我哪敢說話啊?」

韓副省長:「我又不是什麼老虎,還把你吃了不成?哈哈哈。」大家也跟著笑。

季子強只好站起來說:「那好,我就講兩句。講不好,請韓省長指正,韓省長是德高望重的、年輕的老領導了。」

韓副省長:「小季,你這個話不對了,我還年輕?」

季子強就笑著說:「正當年埃韓省長對我們洋河縣關心和支持很多,我也有好長時間沒有到省城來了,沒有來看望老領導,對不起啊,韓省長,您看,我是先敬您一杯酒呢?還是先自責一杯啊?」

韓均慈副省長說:「這個態度倒蠻好,誠懇。」

「好,我自責一杯。」季子強倒了滿滿一茶杯酒,然後拿筷子在茶杯上颳了一刮,一飲而盡,又說道:「接下來,敬韓省長一杯。」又是一個滿杯。

韓副省長端起杯,禮節性地喝了一些。這也是酒場的潛規則:我喝完,領導隨意。

季子強就說:「韓省長,不用我介紹,大家也都認識了,這兩個人呢,我向韓省長作個介紹,這個是到我們洋河縣投資開發煤礦的外商,戴維斯先生。」

韓副省長點點頭。

季子強又說:「這位是我們縣中學的英語老師,也是我們的翻譯。」

韓副省長也就必須給季子強一個面子了,對這個年輕的書記他還是很有好感,這次幫自己讓君歌煤礦獲得了最大的好處,這個情是要領的,他也放下了慣常的架子說:「按照外交的禮節,我應該先給外賓敬個酒的,剛才讓小華這麼一主持,找不著北了,我給戴維斯先生敬杯酒。」

戴維斯也給韓副省長和季子強敬了酒,大家就客客氣氣的先後互敬起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季子強看看時機成熟,就說:「韓省長,今天還有一點事請您幫忙。戴維斯先生他們外資進來的兌換上不是很暢通,已經嚴重影響了他們的工作計劃,這個難題,只有請韓省長幫忙出面協調解決了。」

韓副省長也是估計著這頓酒不能白喝的,但想想這到不是什麼大事情,就很爽快的說:「這個忙我幫,只要不違反外匯政策。待會我給中行的房行長去個電話,你們呢,明天就去找他。」

季子強和戴維斯聽韓副省長這麼一說,心裡的石頭落地了,都很高興,一同舉杯給韓副省長敬酒。

韓副省長今天也是喝了不少的酒,感覺自己這面子也算給他們了,就臉紅紅的說:「小季啊,我事情多,明天還有很重要的會議要開,就先走一步。」

季子強也知道,像這樣的大領導,一般很少會陪你吃到收拾盤子的時候,就客氣的說:「省長沒吃好吧?」

「吃好了,也喝好了。」韓副省長邊說邊離開坐位,與各位一一握手道別。

宴席後面的事,季子強早就安排妥當,他們喝酒的這一會兒功夫,秘書小張已經將禮品備齊,全部放到了韓副省長的坐車裡

送走副省長后,季子強趕快去收銀台結帳,被告之,帳已經有人結了,季子強又是一楞,問服務員,服務員說:「好象是一家醫院結的。」

季子強十分不解,我們與醫院沒什麼瓜葛,醫院為什麼替我們結帳?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賀凌旭。不是說賀凌旭的父親楊叛是浙江溫州的知名商人,開有70多家民營醫院,家資上億嗎?肯定是他,錯不了。季子強對賀凌旭突然有點害怕起來,這個人了不得。

第二天一上班,季子強他們就到了中國銀行省分行房行長的辦公室。

季子強一見這行長,就連忙上前:「房行長,我是洋河縣的季子強。這位是在洋河縣投資煤礦的外商戴維斯先生。」

房行長的臉上就掛起了一點點的笑容來:「你們的事,韓省長已經給我打過招呼了,戴維斯先生,你們公司換匯的事,我們特事特辦。」

戴維斯一聽這話,很興奮的說:「thankyouverymuch.」然後將事先準備的幾樣工藝禮品送給房行長,房行長略事推辭,便收下了。

這一次的省城之行,問題解決得十分的圓滿也很出乎季子強的意料之外,在季子強的心裡,就有了一種很奇妙的感觸,看來下面跑斷腿,費完勁也辦不了的事情,在大領導的一個電話中都可以解決,對這個韓副省長,既然已經拉上了這根線,那就不能讓他在斷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