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九十九章勢利眼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不會還讓我管晚飯吧,沒見過這樣能纏的人,自己還不好趕他,你說急人不急人。 正在想著,卻突然聽季子強叫到了李行長三個字,這三個字那份量對他來說就重了,你要說毛爺爺,那他不緊張,你要說到李行長,他...

?「哈哈哈,季書記真是快人快語,還沒坐定就開始了。」竇行長笑這說。

季子強就很誠懇的對他說:「這水泥廠剛進行了機構調整,目前是有點困難,但這是短期的,你們銀行還要多扶持,多支持一下,請行長考慮考慮。」

竇行長也不再嬉笑了,他也就很認真的說:「季書記,不是我們不支持,你是知道的,我們每年也有還貸和清欠的任務,完不成任務,年底分行要給我打板子,全支行的員工也都要受到經濟上的損失,所以這事那天她來找過我了,真的不行,要可以還用你書記親自跑這一趟埃」

季子強就給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說了好長時間,沒想到這傢伙就是個驢,不鬆口就是不鬆口,好在今天來的是縣委書記,要是一般的人他早就轟人了,這也算是給季子強了個天大的面子了,給你喝上水,給你發上煙,放下工作陪你扯淡。

{謝謝大家的支持,最近在加更,希望朋友們看的愉快,看的高興,有月票的也支持一下吧,謝謝了。}

季子強可是心裡急啊,今天怕是自己的招數不管用了,這傢伙的扯也是白扯,真不管用那還罷了,就是老臉讓他給整的個全沒面子了。我一個堂堂的縣委書記,怎麼就跟個要飯的一樣,心裡不舒服也沒辦法,他就只好說:「竇行長啊,看來你是一點面子也不給我了,不要說我這是公事,就是個人找你辦點事,你也多少給個想頭,現在搞的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剛說到這,兜里電話就響了,他激動的接上了電話,果然那面傳來南山工商分行李行長的聲音:「季書記,你好啊,還記得給我送茶葉啊,我這給你道謝了,你還想到老哥哥,不錯,哈哈哈。」

季子強也就哈哈笑笑說:「李行長,你給我經常幫忙,我那能忘的了你,要到什麼謝,我們兩人誰和誰埃」

季子強和李行長是在年前拜年的時候才見過面的,兩人還打過一次牌,所以說話也很隨便了,

那竇行長起初還沒當回事,就是心裡有點煩,這書記也真是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還不走,總不會還讓我管晚飯吧,沒見過這樣能纏的人,自己還不好趕他,你說急人不急人。

正在想著,卻突然聽季子強叫到了李行長三個字,這三個字那份量對他來說就重了,你要說毛爺爺,那他不緊張,你要說到李行長,他耳朵立馬就豎了起來。

季子強的通話還在繼續著:「哈哈,李老哥啊,什麼時候來洋河轉轉,過來了老弟陪你好好喝兩杯,哈哈,我也想回柳林市,不是一天瞎忙嗎,現在還在你們支行竇行長這扯呢。呵呵,扯什麼啊,唉,一點小事,卡殼了,嗯好,好,那你和他說。」

季子強就把電話遞給了竇行長。然後他就對著羅江嫣調皮的眨了眨眼睛,做了個怪動作,差點沒把羅江嫣逗笑,她趕忙裝著喝水才忍住了笑。

一會竇行長就很客氣的把電話還給了季子強,季子強和李行長就又諞了幾句這才掛斷。

旁邊竇行長一直都保持著跟我一樣的憨厚的笑容,等季子強掛斷了電話就笑著說:「沒想到季書記和我們老大關係這樣好,早點不說,呵呵,晚上我請季書記和羅女士一起吃個飯吧,難得到我這地方,一定要給個面子。」

季子強實在是看不慣他這副嘴臉,就不想吃他那個飯,剛推了兩句就見那竇行長一臉的正氣道:「季書記,你要這樣那就看不起小弟了,我今天就把話說到明處,吃了這飯,明天羅女士就來辦這個延期手續,不吃飯,那明天就不用過來。」

季子強今天來是做什麼的,就是要來辦這個事啊,聽他這樣說,也就只好把舊仇老賬放到一邊,他呵呵一笑說:「看來不吃行長這飯,今天還要把仇人結下了,那好,今天就陪你竇老弟喝兩杯。」

那竇行長就打了電話讓給安排,又把一個副行長也叫上,四個人走路到了旁邊的一家飯店。

這幾日,洋河縣分外地熱鬧,楊君歌的君歌煤炭有限責任公司、賀凌旭的博山煤炭有限責任公司、戴維斯的金維煤炭有限責任公司、王老五的坑口煤炭有限責任公司相繼掛牌。縣委、人大、政府、政協的領導在家的,自然要參加這四家煤炭公司的成立剪綵儀式。其一,煤炭開發是洋河縣的大事,四套班子領導出席以示足夠的重視。其二,參加了這家,自然也得出席那家,一視同仁,不能厚此薄彼。

楊君歌得到了1井田的煤炭開發權,這是煤層最厚,煤質最好的煤田。這裡面與韓均慈副省長的關照是分不開的。其他人眼紅也沒有用。賀凌旭、戴維斯、王老五分別得到了2、3、4井田的煤炭開發權。四個老闆桌面上是朋友,在桌子底下,是暗中較勁的競爭對手,關係十分的維妙。就拿第一步招工來講,就在較勁。你的月工資800,我就1000。

楊君歌還真是財大氣粗,不負盛名,煤礦的廠房、坑口建設,掘采設備,通風設備,坑道支撐木、板材,從四面八方迅速地調入,很快就形成了熱火朝天的建設開發場面。

這段時間,洋河縣小小的縣城,車水馬龍,一派熱鬧繁榮的景象。賀凌旭、戴維斯、王老五也都沒有閑著,但開發建設的組織力度、速度好象明顯趕不上楊君歌。

君歌煤礦真是一天一個樣,天天有變化。不到兩個月,齊刷刷的廠房已經矗立起來。坑口也已經掘進到煤層。

那天,季子強讓縣委辦公室買了幾頭豬,買了雞,買了酒去慰問君歌煤礦的幹部職工。

「六十天,你們創造了奇,開發建設的速度不亞於深圳速度。六十天前,這裡還是荒蕪一片,現在已經有了嶄新的廠房,有了勃勃的生機,更可喜的是,已經見煤了,這是天大的喜訊,這也是我季子強日夜盼望的事取得更大、更輝煌的業績。乾杯!」

這是君歌煤礦幹部職工最高興的日子,人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酒也喝得特別的盡興和酣暢。季子強也是特別的高興,他想到洋河縣的主要經濟指標將發生突變,這是他最值得驕傲的政績,儘管那天他喝了不少的酒,可他沒有一點醉意,他覺得喝酒關鍵要看心情,心情好了,喝多少都沒事。

從君歌煤礦出來,季子強想到了去王老五的煤礦看一看,這個王老五,一二個月時間過去好像沒有多大的動靜,得去敲打敲打他。他甚至想好了以楊君歌煤礦取得的業績,來提醒和警示王老五的所有說辭。

王老五的坑口煤礦,還只有幾間簡單的臨建,根本不像個煤礦,季子強看著心裡就有九分氣。

「張秘書,去,把王老闆找來。」季子強沒好氣地說。

小張答應這,就到了礦山辦公室,一會就把王老五叫了過來。

「不知道季書記來,有失遠迎,得罪,得罪。」王老五客氣了一番。可季子強絲毫不為所動。心想,光客氣沒本事屁用都沒有。

「我問你,你們的公司成立兩個月了,你們都幹了些什麼?是不是缺資金?沒實力啊?」季子強有點咄咄逼人的問,他是不希望誰把礦佔下了,又不開採。

「季書記,我還沒來得及向您彙報……」王老闆笑著說。

「我剛從君歌煤礦過來,君歌煤礦的建設開發速度是驚人的,取得的成效也是驚人的。幹事業就要像楊君歌一樣,要有那麼一股子氣,那麼一股子勁,我就欣賞楊君歌那樣的人。我建議你去參觀一下,取取經。」季子強說。

「季書記,君歌煤礦的情況我知道。我們開發的戰略不同,他是建設開發同步,我是先開發后建設,他們今天出煤,我們十天前就出煤了,我一天產煤600噸,我已經比他多出了6000噸煤。」

這一回,輪到季子強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他甚至懷疑王老五說的是不是實情。要是實情,他這個當書記的就有點官僚了。

季子強在驚詫中說:「是嗎?這我倒要看一看。」

「歡迎季書記視察。」王老五平靜的說。

王老五領季子強參觀了煤場,這個煤場選在一片低洼的地方。煤已經堆得像小山似的,可外邊根本看不出來。

「你的煤場為什麼選在這麼低洼的地方呢?」季子強這樣問。

「這是根據洋河縣的自然環境作的決定,洋河縣怕風不怕雨,煤場位置低,颳風揚起的煤灰就少,一來我們少受些損失,二來也不能讓洋河縣的老百姓吃煤灰埃」

季子強對這個老實巴腳的王老五有了全新的認識,人和人的確不一樣,王老五就是那種低調的人,不事張揚的人。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當書記的,怎麼樣用人,說句實在話,像王老五那樣的人,往往不被發現和使用,像楊君歌那樣的人往往容易得到重用,這是官場的鐵律,過去、現在、將來恐怕都是如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