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九十八章齊書記的閑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了自己的目的,她剛接手水泥廠現在就遇上了麻煩,過去廠里貸工商銀行的一筆二百三十萬的款子現在到期了,工商銀行的信貸員,股長都來了好多趟了,讓他們清貸,可現在廠里也沒有這麼多錢啊,所以她就找了銀行的領導,...

?齊良陽本來分管宣傳和電視台這一塊的,和孟莉芙也熟悉,就開了兩句玩笑后說:「是不是宣傳部那幾個人惹你生氣了,你說吧,誰讓我們美女這樣不高興的。」

孟莉芙坐了一會,見齊書記很熱情,也很幽默,就慢慢的放鬆了一些,心裡的氣也少了很多,見齊良陽問自己,就說:「齊書記,你真幫我?」

齊良陽說:「那是當然了,說。」

孟莉芙嘻嘻一笑說:「是季書記惹我了,你幫嗎?」

齊良陽就嚴肅起來了,其實他早就估計孟莉芙是在季子強那裡受的氣,現在他裝著吃了一驚說:「季書記批評你了?」

孟莉芙搖下頭說:「沒有,他不理我。」

齊良陽就哈哈哈的大笑起來說:「這樣啊,那我就不好幫你了,不過也正常,季書記身邊美女如雲的,你不好好努力他肯定注意不到你。」

孟莉芙低頭想了想說:「我努力了啊,但沒效果。」

齊良陽開玩笑的說:「是不是喜歡上季書記了,呵呵,你不要害羞嘛,這很正常,你們都是年輕人,我教你個辦法,常言道:好事多磨,你多來找找他,遇上季書記心情好的時候,你們多聊聊,慢慢就加深印象和感情了。」

齊良陽在這個時候,心裡有了一個想法,他也聽到傳聞,季子強在省城找了個女朋友,如果這個孟莉芙再參合進來,萬一他們幾個人再鬧出點緋聞啊,或者那時候能讓自己利用一下,當然了,這都是不一定的事情,但就算是一步閑棋吧,反正和自己也沒什麼關係。

孟莉芙想想也是這個道理,看來自己還不能恨季子強太早了,還需要繼續的來找他,她就小心的問:「齊書記,我就怕經常來縣委影響不好。」

齊良陽手一揮,很大氣的說:「這算什麼啊,你們這是正常交往,他沒結婚,你沒嫁人的,誰說什麼閑話,對了,以後有什麼事情你多來到我這坐坐,我可以幫你指導指導,我是過來人了,經驗海華絲有一點,呵呵呵。」

孟莉芙一聽很高興,能夠經常和齊書記多接觸也是很不錯的,就連電視台和廣電局的局長,一個個見了齊書記都巴結的不行了,自己要和他搞好關係,在單位誰敢欺負自己。

孟莉芙就沒有了剛來時候的怨憤,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

羅江嫣不能了解這個女人為什麼對書記這樣無禮,但她不去多想,也許是人家書記的女朋友吧,她今天來可是有重要事情的,她就對季子強說了自己的目的,她剛接手水泥廠現在就遇上了麻煩,過去廠里貸工商銀行的一筆二百三十萬的款子現在到期了,工商銀行的信貸員,股長都來了好多趟了,讓他們清貸,可現在廠里也沒有這麼多錢啊,所以她就找了銀行的領導,想緩一段時間,可不管自己怎麼說都不行,就只很好請縣上幫忙協調下。

季子強聽完后也很清楚問題比較棘手,要是過去邵行長在,還好說話,現在剛換了一個新行長,自己又管不了銀行,而且他們還很難說話,他就試著對羅江嫣說:「你可以適當的給他們領導。」

他沒有往後說,這樣的話大家心照不宣可以,但從自己的嘴裡說出來就有點不妥了,不過羅江嫣還是理解了他的意思,就說:「我想表示的,錢都準備好了,人家就是不要,他要是收了,我也就不會來麻煩你了。」

這樣的問題讓季子強真的有點為難,縣上的工商支行他也接觸過兩次,那個竇行長很拽的,上次自己為儀錶廠的事情請他吃飯,人家都給推了,還給邀請的人甩了句話:我們行都快沒飯吃了,我一個人吃飽了也不管用埃

所以現在又是這樣的問題,自己管吧,未必能拿下那個狗行長,不管吧,水泥廠怎麼辦,自己都沒辦法那羅江嫣就更為難了,不管怎麼說,看來自己還得踹一次老臉了。

羅江嫣也知道這事很難辦,她也知道季子強不一定收她的好處,但病急亂投醫,就拿出幾萬元錢放到季子強的辦公桌上說:「上次說要感謝你幫忙的,你沒給面子,這次無論說什麼也要收下,就算是我的一點心意,再說辦我這事也要花費的,你就不要再推了。」

季子強正在想怎麼可以解決這問題,就沒說話,獃獃的看著桌上的錢,眉頭也慢慢的糾在了一起。

羅江嫣知道他在考慮也就大氣也不敢出,靜靜的坐在了沙發上,等待著。

時間在流失,季子強的眉頭卻開始慢慢的舒展開來,他開始嘿嘿的笑了。

他在羅江嫣疑惑的目光注視下,從那幾疊錢中抽出了幾百元裝在了自己的口袋,又在羅江嫣不解的神情中拿起了電話。

對羅江嫣來說,她真的搞不懂了,這是個什麼樣的人,是個什麼樣的書記,如果說收錢,可他為什麼不全部裝,如果說不收錢,他為什麼要拿上幾張,她大江南北闖蕩了這許多年,牛頭馬面,閻王小鬼見的不少,卻一直摸不透面前這年輕,帥氣,風流倜儻的人。

季子強提起了桌上的電話,很快的電話已經接通了:「喂,趙遠大啊,我是你季哥哥,什麼耳朵?現在你忙不忙,嗯,那你聽好了,我讓你給辦個事,很急的,嗯,急你現在到街上去買兩斤我們洋河縣的新茶葉,要好的,嗯,最好的,買了給柳林市工商分行的李行長送去,記清了,就說我帶過來的,專門給他的,可別傻呼呼的說你買的,送到手一離開他就給我來個電話,這很重你買最好的,放心好了,錢我已經裝口袋了,下次回去給你。好,趕快辦。」

羅江嫣這才算是明白了一個大概,原來是拿這錢買茶葉啊,自己好傻,怎麼會這樣看待人家,她就由衷的笑了起來,她的笑真的很美麗。

季子強放下電話淡淡的說:「把你的錢先裝起來,現在我雖然窮點,但還撐的住,那天你乾的發了大財,我有需要了,你一定要借我埃呵呵」

羅江嫣還能說什麼,對這樣一個男人她還可以說什麼,她有點痴痴的看著季子強那英俊但不失風雅的面容,慢慢的把錢收了回去。

他們現在已經到了洋河縣工商銀行的大門外,羅江嫣剛要進去,季子強卻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羅江嫣的臉一下就紅了起來,她有點羞澀但沒有去掙脫季子強拉住自己的手,季子強說:「我們在這等會,等那面的電話來了再進去。」

羅江嫣明白了他是在等柳林市那個叫趙遠大的電話,季子強的有力大手現在已經放開了她的胳膊,但她臉上的紅暈反而更明顯了,季子強轉過頭來,很奇怪的看這她說:「你臉怎麼紅啦。」

她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想了一下冒出了一句話:「精神煥發。」

季子強又調侃著問了一句:「怎麼又黃了。」

羅江嫣也說了一句:「防冷塗的蠟。」

兩人都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他們就在大門外的人行道上等了起來,反正沒事,季子強就問起了羅江嫣的情況:「你怎麼想到要承包個水泥廠啊,還有很多行業你可以選則,為什麼就看上一個和你很不搭調的工礦企業。」

羅江嫣聽他這樣說心裡是高興的,這不明擺著是誇自己漂亮嗎,那搭調的地方多了,可不掙錢埃

她就說:「我過去在外面就做的是企業管理,所以感覺比較熟悉點,至於選上水泥廠那也是有原因的,以後國家對基礎建設的投資會越來越大,水泥自然就是用量更大了,所以我看好它以後的前景,這樣也是我要簽約時間長的一個原因。」

季子強點了點頭,這他也是知道的,可自己怎麼老是把水泥廠和人家的漂亮長相聯繫起來,呵呵,看來自己是狹隘了點,他就又不解的問:「那你丈夫怎麼不管理,男人到底出來辦事要方便的多。」

羅江嫣在聽到季子強提起他丈夫的時候神情有了那麼一點點的黯然,但很快就恢復了常態說:「他在外地也剛開了個公司,一時走不開,所以就只好讓我來拋頭露面了,不過現在可是男女平等呦,你當領導的不要歧視我們婦女,小心我到婦聯告你。」

季子強感到很害怕的樣子說:「求你了,我以後一定不再歧視了。」這時候就聽到了手機的響聲,他不再開玩笑,打開電話,那面趙遠大就說了:「哥們,ok了,我剛出來。」

季子強就簡單的說了聲:「好」。

他掛斷電話對羅江嫣說:「趕緊,快走。」

兩人就三部並兩步的到了竇行長的辦公室,竇行長一見書記親自過來,又看他帶的是羅江嫣,心裡已然是明白了七八分,但人家到底是縣委的書記,洋河縣的一哥,他也不敢當面馬虎,就一陣的熱情,又是發煙,又是倒水,又是給看坐,臉上的笑容也是沒有間斷過。

季子強沒時間和他打官腔,就單刀直入,奔向了主題:「大行長,我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就想找你給水泥廠的事開個口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