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九十六章齊書記的暗算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337字

?他們想是這樣想,可是都不能表現出里,自己來就是裝個樣子,管事的在那抽煙哩,所以大家就很平淡的聽,激動的想。

季子強在她講話的時候就低頭和馮縣長說了幾句話,馮縣長有點愕然,但還是很快的在不斷點頭,等所有的人都發表了演講,馮縣長就代表縣政府說了些感謝的話,然後告訴大家先回去等縣上的決定,要是選上的,再做詳細的論證。

在大家都開始慢慢離開的時候,馮縣長就站起來叫住了羅江嫣,然後對她說:「書記和我認為你很合格,你就不用等了,今天我們就談細節。」

羅江嫣有點不相信的看看季子強,這個時候,季子強已經帶著輕鬆的微笑對幾個縣長和局長說:「我你們和她談,有什麼拿不準的再聯繫我。」

在羅江嫣的眼裡,現在的季子強突然是那樣的高大,是那樣的瀟洒。

季子強剛剛躊躇滿志的背著手,撂著八字步回到了縣委的辦公室,他就遭到了齊良陽的一次暗算,本來事情也很簡單,市委給下面都通知了一下,要求在兩會前,各縣對中層幹部中的黨員集中搞兩天培訓學習,齊良陽接到了通知,但他故伎重演,帶著一臉的憨厚走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說:「季書記,我們最近應該搞一個黨員幹部的培訓吧,好像其他縣都在搞。」

季子強最近是太忙了,有10多天也一直沒有到市裡去,現在齊良陽提出的這個建議,他當然沒太當回事了,心想,最近各單位都忙的飛起來了,要搞什麼學習,就說:「良陽啊,你看這樣行不行,黨員培訓我們可以緩一步,最近工作太多,等幾個煤礦都完成籌備了,那時候我們好好搞一次培訓,怎麼樣?」

齊良陽就遲疑了一下說:「不大好吧,我意思還是先搞一次,來個短訓。」

季子強不以為然了,這齊良陽估計是閑的無聊,也不是說培訓不能搞,但你至少要看看時機啊,現在工作一大堆的,誰像你這樣悠閑,季子強就很委婉的堅持己見,沒有同意。

齊良陽最後也就怏怏不快的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當然了,他這表情是裝出來的,他心裡高興的很,你季子強喜歡權利,好,我今天就專門來請示你,到時候上面查起來,說我們沒有培訓,那不怪我吧,呵呵呵。

季子強見齊良陽離開了自己辦公室,搖搖頭,也就沒當成一回事情啊,

下午上班以後,時間不長,就見馮縣長走了進來,小張就趕忙給他倒上水,馮縣長就對季子強說:「書記,那個羅江嫣我們是詳細的談了談,其他條件都還可以,就是她要求的承包期有點長,我想和你商量下。」

「奧,承包期啊,她想要多長時間,她的理由是什麼?」季子強是明知故問。

馮縣長不知道季子強和羅江嫣是詳細的談過的,他就把人家投資大,回收慢,什麼什麼的給季子強講了一遍,其實這些季子強都知道,他就是不想讓馮縣長對自己有什麼猜疑,現在他從馮縣長的口裡也聽出他對羅江嫣的很滿意,就順水推舟的說:「她說的也是很有道理,這樣吧,你們幾個縣長先碰個頭,不行的話就特事特辦,把她的承包時間延長點,你自己決定吧,我最近要忙其他一些問題,你看著辦。」

馮縣長心裡當然很高興了,這樣大的事書記都直接讓我看著辦了,看來我是經受住了書記的考驗,他現在很放心我了。他就歡喜的離開了。

季子強是知道權一定要抓,但也必須適當的放,否則有一天自己會成為孤家寡人的。

這樣沒過幾天,市裡卻突然的下發了一個批評通報,指名道姓的把洋河縣批評了一通,上面雖然沒有季子強的名字,但上面寫的「洋河縣縣委主要領導」放鬆了思想管理,一味的追求經濟效益的那些話,明顯就是沖這季子強來的,季子強在認真的一打聽,才知道自己傻瓜了一次,這黨員培訓是市委通知的,自己稀里糊塗的就給人家否決了,人家不收拾自己,更待何時。

季子強趕忙給葉眉打了個電話,說:「葉書記,我真的不知道是市委的要求,我馬上組織人員,進行學習。」

葉眉聽他說的信誓旦旦的,心裡也是一陣的犯疑,按說這樣的錯誤季子強是不會范的,他這麼狡猾的一個人,明面上的事情他不會來撞的,看來是齊良陽給他下套了。

葉眉就將錯就錯的說:「季子強,你現在是翅膀硬了,忘乎所以了吧,連市委的指示都可以不當一回事,你也不要說什麼你不知道,這樣的借口有點幼稚了,人不管在什麼時候,都不要得意忘形。」

季子強還想分辯和解釋幾句,但葉眉是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很快的就掛斷了電話。

季子強心裡那個氣啊,他就想馬上把齊良陽照過來當面的給他來個現的,但想想似乎也不太妥當,作為齊良陽,他自然是有意搗亂,他應該也是知道他就這樣了,想再提升希望也不大了,所以和自己死打爛纏,自己僅憑這事也拿他沒有什麼辦法,在忍忍,有機會了在看情況,季子強就悶悶不樂的發了一會呆。

葉眉放下電話,也是沉思良久,要說季子強在洋河現在還搞得不錯,各項指標都進入了全市的前列,等他把煤礦這一塊再高上來,只怕在柳林市2區7縣裡,他洋河縣就要拔尖當老大了,這對自己即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壞事。

好處在於縣上有了成績,自然市裡也就有了政績,壞事是,這個季子強以後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