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九十五章水泥廠的承包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羅江嫣也很驚訝的感覺到這個書記不是個笨蛋,他還可以在那樣繞口令一樣的關係里找到這最大的關鍵,她就笑了,笑的季子強心頭一盪,她說:「書記果然是明白人,這也就是只有我才可以承包的一個關鍵。」 ...

?季子強一下子反應了過來,打住了想象她成老太婆的樣子,就收起了笑容說:「你要承包水泥廠?」見她點頭就又說:「我剛才在想像你在水泥廠會是個什麼灰頭土臉的樣子。」

他沒有隱瞞自己剛才的想象,現在他已經有了太多的信心,一般是不會為什麼顧慮去說假話了,除非是需要說,那就又是另當別論了。

羅江嫣沒有想到這個傳聞中的縣委書記真的這樣獨特,想就想吧,還要給別人說出來,她就有了笑意,還是那種說不出的嬌媚的笑意:「咯咯咯,那季書記的想象中我一定會很難看了。」

季子強點點頭,表示認同后說:「所以我舉感覺你承包水泥廠的行為有點欠考慮吧,一個工廠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工人很多,人多了就很難管,那裡面有時候還需要霸道和脾氣,我看你有點困難。」

羅江嫣真的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樣坦率的人,更不要說是這樣坦率的領導了,她就很自負的說:「我對管理還是有點經驗的,至於脾氣,那看什麼時候了,看來書記真沒結婚,結婚以後你就知道女人也是很有脾氣的。」說完她自己也就笑了起來。

見她說的這樣自負,看來是有準備的,季子強就認真起來了,他詳細的問了她過去對工礦企業的管理,聽她說了,季子強才吃了一驚,原來這個叫羅江嫣的女士不僅有很高的學歷,而且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在外企工作,一直從事著企業管理,只是在外漂泊多年,現在想回家鄉做點實體,剛好知道縣上搞承包就想來一顯身手。

這讓季子強不敢小瞧了:「這樣說來羅女士真的想承包了,你對水泥廠了解過嗎,有沒有什麼扭虧為盈的辦法。」季子強試探著詢問。

她就毫不掩瞞的說:「我已經對水泥廠了解和研究了好多天,水泥廠的問題根源其實很簡單,一個是老式管理,沒有發揮職工的能動性,沒有達到節約成本的效果,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產量小,沒有很好的佔領市場,就連水河縣,他們也只是不到百分之二十的份額。」

這卻是是抓住了水泥廠的病根,季子強也多次思考和研究過水泥廠的問題,所以他知道病結在什麼地方,但他沒有表示出自己的認同感來,反問道:「那這兩個問題你怎麼去客服解決。」

羅江嫣就款款的說道:「發揮職工的能動性,方法很多,可以獎勵,可以懲罰,可以給他們榮譽感,如果工廠有一天效益好了,還可以改變體制走向股份合作,讓每一個職工都有股權,這樣他們就不是為別人上班,是在為自己工作。」

季子強微微的點了下頭,沒有去參言,等她繼續說下去,她稍微停了下,見季子強沒有想說話的意思就繼續說:「佔領市場就是價格,服務,質量。這裡面服務和質量很容易做到,只要捨得花力氣,動腦筋,嚴把關就可以完成,最麻煩的就是價格,現在水泥廠價格下不來,主要是管理成本過高,但這還是個小頭,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市場,產量小,成本沒地方攤薄,只要產量上去了,價格就會下來。」

季子強很快就在這複雜的矛盾中找到另一個問題:「你說的不錯,關鍵是在你沒有佔領市場前,你的銷量很小,那你價格怎麼下來?」這也是他一直都沒有辦法解決的癥結,今天他拿出來就是想考考她,看她有什麼辦法。

羅江嫣也很驚訝的感覺到這個書記不是個笨蛋,他還可以在那樣繞口令一樣的關係里找到這最大的關鍵,她就笑了,笑的季子強心頭一盪,她說:「書記果然是明白人,這也就是只有我才可以承包的一個關鍵。」

她的高帽子季子強是收下了,但對她這樣肯定的語氣,季子強還是有懷疑的,他用疑問的表情看著她,等她的解釋。

羅江嫣就淡淡的說:「我準備拿出一百萬,先讓它價格下來。」

這下季子強是聽明白了,這個方法他原來也想到過,只是這涉及到一大筆的投入,所以季子強一直沒有定下來,他現在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膽量和勇氣了:「你有這一部分的資金?」

羅江嫣點點頭說:「我在外企工資很高的,老公工資也很高,攢下了一些,但我還有個條件的,如果可以讓我承包,我至少要一次簽十年的合同,不然我投進去這麼多,還沒時間回收就到期了。」

這樣的要求季子強可以理解,但縣上原來的規定是最多簽三年,也是怕有些能力不足,可以早點調換,現在她突然這樣提出,季子強一時還不好馬上就回答,他沉吟起來。

羅江嫣見他這幅表情,就帶了點輕蔑的笑容,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五萬元來說:「我知道書記一定有難處,這是我一點心意,需要做些工作就用它來請請客什麼的。」

她就把錢放在了辦公桌上,心裡想,看他剛才還是人摸人樣,沒想到也是一個毛玻

季子強看她放下錢就笑了:「呵呵,你認為我是在考慮你給好處費的問題嗎?你錯了,縣上我們最早商定的是承包三年為限,我現在感覺你說的也有道理,所以在想是不是我們的原來計劃有點偏差,你這錢我是不會要的,這是你的血汗錢。」他說著就搖起了頭。

這到讓羅江嫣有點意外了,她是聽一個可靠的叔伯告訴她,說這個書記是收好處的,年前他這叔伯就送過紅包,所以她來就做了兩手準備,帶來幾萬塊錢來,沒想到人家還不要,那到底是不想讓自己承包,還是真的這樣清廉,應該是不想讓自己承包吧。

現在季子強對她還是基本滿意的,但卻沒有明說,他就告訴她,下午兩點在政府大會議室去,要專門和他們想承包的人會談。

羅江嫣滿含失望的只好離開,在她的想法里,一個收錢的人,現在不收你的錢,那就意味著他不會幫你了。

到了下午兩點,季子強就帶上秘書,穿過縣委和政府之間那的那個小門,到了政府會議室,裡面早已經坐滿了人,靠上手的那面,馮縣長,郭副縣長,還有縣經委,工業局的幾個領導,對面就坐了很多各色人等,應該都是報了名來面談的,當然了,早上到他辦公室去的那個羅江嫣也在其中。

季子強一進來,馮縣長他們就都站起來迎接,那些來面談的,不管認識不認識的,都也是站起來了,他們看縣長這些個人都站起來了,自己哪敢一個人坐著,除非你確實不想混了。

季子強對這樣的場面和迎接儀式已經很習慣了,他很泰然的到了中間那給自己預留的位置,還沒坐定,馮縣長的煙舉遞了過來,旁邊人的打火機也點燃了,他想不抽都很難,他吐出一口煙后,就對馮縣長說:「你主持吧,要是人差不多,那就開始。」

馮縣長就在煙灰缸里摁滅了那半截煙頭大聲說:「歡迎各位為了洋河縣的發展來參與到縣工礦企業的機制改革中,今天主要是來見個面,座談一下,聽聽大家的想法,聊聊大家的要求,各位可以暢所欲言,不要有什麼顧慮和約束,談出自己的想法,談出自己的水品來,這樣對我們下一步的甄選會有很大幫助,下面我們就不點名了,大家自由發言。」

於是就張三,李四,王二麻子的一陣發言,倒還是有幾個幹才的,季子強就對一些聽著靠譜的,有些實力的,都一一的在自己那個報名單上做了記號,心裡就想:「看來一次挑選和配備到位還是有些難度啊,那就有幾個合適的先調整幾個,也不可盲目都換,這個關一定要把握好的。」

羅江嫣也在這會上發了言,現在她也就是抱著試下的心態了,早上季子強沒收她的錢,她就知道希望不大,看現在坐了這一大堆幹部,其實她是個明白人,知道這些人都是個陪襯,關鍵還是那個中間陰不搓搓的那個華書記,他要是不同意,旁邊人再多也是白搭。

她放開了,沒什麼顧慮了,那說的就更是流暢,從管理到銷售,從資金到成本,那還一套一套的,反正自己也承包不了,那就給以後承包人提升點難度,她就大膽的提高了每年繳納的承包費用,心裡冷笑著,我就看後面的人怎麼接受我這條件。

她的發言讓在會的領導都感慨頗多,心裡在想,怎麼人家知道的怎麼多?怎麼人家就這麼漂亮?唉。怎麼這樣漂亮的人要包工廠?還有更大膽的幻想者在想:她要是承包了工廠,我們接觸多了,不知道會不會有機會和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