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九十四章楊老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這樣一個有雄厚資金實力的企業,能夠一步到位,進行大規模的開發,如果有,那當然好,求之不得。但如果沒有,一些中等實力的企業能不能介入開採?我們洋河縣畢竟窮啊,政策上要不要跟全國一碗水端平?煤炭開發是一步...

?「明明你是哥,你剛才叫我君哥,你說錯了沒有?認罰吧。」楊君歌手一揮示意季子強喝酒。

季子強反應過來,打趣地說道,「哎喲,你這個傢伙真會鑽空子。」把杯子里的酒幹了。

大家都哈哈地大笑起來。

「你這個名字挺賺便宜的埃有些人的名字就是賺便宜,沒辦法,比如姓鄭的,明明是副書記,人家都叫他『正』書記,姓鄭的副局長人家叫他『正』局長。有些人就吃虧,比如姓傅的,明明一個正書記,人家都叫他『副』書記,明明是一個正局長,人家叫他『副』局長。一個單位,有一個姓鄭的副局長,一個姓傅的鄭局長就有點麻煩了。還有姓賈的,好像是假冒偽劣似的。」季子強有感而發,大家連聲應和「的確」、「對」、「就是」。

又是一陣笑聲。

「楊老闆,聽說,你們家生意做得大啊,全國各地開七十多家醫院,怎麼管理得過來?」沉默多時的馮縣長插話。

「那都是老爺子的事,輪不著我管。其實沒什麼難的,僱人吧,關鍵是把財務管死,一個羊是趕,兩個羊也是趕。這樣吧,馮縣長,我也給你敬一杯。以後很多方面還都需要馮縣長關照。」

酒興正濃,漸入佳境。這時候,楊花不失時機地有一次出現在貴賓1號特包。

楊花現在又換了一套衣服,她打扮得特別的入時,穿一件肉色的、最新款的凱撒女裝,一條特別顯腿長、顯身材的豎條紋的詩燕女褲,脖子上圍一條藍花絲巾,顯得特別的素雅而有氣質。

楊花的再一次出現,使整個包廂突然變得亮麗起來,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在這一刻,季子強的腦海里竟奇怪地出現「食色,性也」這個詞,他為腦海中的這一閃念而感到十分地吃驚,好在沒有其他任何人能透知他的內心世界。

「君歌,剛才她主持的時候說了幾句,但你還不認識她,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本酒店的老闆,楊花。」又指著楊君歌:「山西老闆楊君歌。」馮縣長簡要的介紹。

楊花:「幸會,楊老闆,您是遠道來的,尊貴的客人,我先給您敬一杯。」

馮縣長說:「對、對、對,都姓楊,又都是當老闆的,得喝個雙杯。」

楊花自己拿過酒瓶,先給楊君歌的酒杯咕嘟咕嘟地倒。

「行了,行了,這樣喝,我就醉死了。」楊君歌忙不迭地擋酒。

「楊老闆的身體,喝這一點子酒,算啥子喲。」楊花用滿口的四川話說道,堅持把楊君歌的酒倒得滿滿的,幾乎就要溢出來,然後又給自己倒了個滿杯。

「剛才馮縣長說了,我們要喝個雙杯,我看,喝雙杯不得行,得喝三杯。第一杯,一筆寫不出兩個楊字,我們是本家,為這,我們也要喝一杯。」楊花端酒與楊君歌碰杯,一飲而盡,楊君歌跟著也喝完了第一杯。

「第二杯,楊老闆到我們洋河縣來投資,是貴客,這是我們洋河縣的福分,我作為洋河縣的一個生意人,十分的敬佩,也十分的歡迎,應該給楊老闆敬一杯吧?」

「好,我喝」。兩人又是一個滿杯。

「第三杯,楊老闆是個帥哥,如果不嫌棄,我願意認你這個哥。喝個哥們酒吧。」

楊君歌忙說:「別、別、別,喝什麼哥們酒,我看,喝個交杯酒吧?」

大家一陣嬉笑。

楊花和楊君歌即興喝了個交杯酒。

席終人散的時候,楊君歌已經露出了醉態,說話舌頭打彎,走路腿打彎。

第二天季子強就主持召開會議:「今天,這個會議很重要,可以講是洋河縣發展史上一次重要的會議,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會議。會議就是一個主題,就是如何把洋河縣的煤礦資源優勢儘快轉變為經濟優勢。請大家來談談意見。」

國土資源局局長堪瑜靖:「我先發個言,特大型煤礦的發現對我們縣來講,是天大的福音。剛才華書記已經給我們出了題,就是如何把洋河縣的煤礦資源優勢轉變化經濟優勢。我的意見,應該堅持上規模、上檔次的統一開發,不搞分散割據,不搞四面開花,確保資源的合理、有效利用,避免和減少資源的浪費和損失資源的損失和浪費是非常嚴重的。」

經貿委主任田然卻說:「從資源保護的角度講,從長遠看,堪局長的意見是正確的,但這裡面有一個問題,當下有沒有這樣一個有雄厚資金實力的企業,能夠一步到位,進行大規模的開發,如果有,那當然好,求之不得。但如果沒有,一些中等實力的企業能不能介入開採?我們洋河縣畢竟窮啊,政策上要不要跟全國一碗水端平?煤炭開發是一步到位還是分步到位?我理解季書記的意思,是希望儘快地見到效益,這方面的問題我吃得還不是很透,吃得也不是很准。」

馮縣長:「最近,找我希望參與我縣煤礦開發的同志比較多,這些人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有的還有一定的背景。我看適當地多開幾個井口未必是一件壞事。我看一條,必須在近期,取得煤炭開發的實質性突破。」

季子強看大家是發言很活躍,也很積極,就也說話了:「今天這個會開得很好,大家都談了很好的意見,很多意見都是建設性的。歸納大家的意見,我談三點:第一,洋河縣要堅定不移地抓住煤炭開發這個牛鼻子,..。第二,要處理好集中統一開發與分散開發的關係,剛才有些同志的話不是沒有道理,但是,我們還要因地制宜,」

會議就在季子強的意思中緩緩的進行了下去。

在煤礦開採選定以後,季子強還是沒有多少時間來休息,除了其他幾個項目在緊張進行之外,一年一度的兩會又要召開了,季子強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來籌備和迎接兩會的到來,同樣的,政府工作的重心也轉移到了兩會中,馮縣長是第一次作為主要領導參加兩會,還要在兩會中參與投票,還要準備政府工作報告,所以他也忙的不亦樂乎。

今天剛上班一會,季子強就接上了電話,馮縣長就告訴他:「書記啊,我今天已經通知了幾個想要買斷和承包廠礦的人來政府見面,到下午你也過來嗎?」

季子強就對話筒那面的馮縣長說:「我要過去,而且你還要通知經委和工業局的領導都參加,這不是個小事,他關係我們縣上的工業體制改革,一定不能把頭開壞了。」

馮縣長就在那面笑著說:「他們都通知了,你放心,政府這面是很重視的,那就兩點見。」

季子強放下電話就拿起了筆,在前幾天馮縣長給的報名名單上寫了幾個注意的事項,免得下午去了事在一多給忘了,他很希望可以找到幾個好的,有能力的領導,對工廠他是很熟悉,沒個好領導,一個廠的工人都跟著倒霉。

寫好以後剛想打個電話問點其他的事,就聽到了敲門聲,他也沒起來,就按著號碼喊了聲:「請進。」然後繼續他的撥號。

他的餘光看到進來另一個女人,到底歲數多大,不好說,也許二十七八,也許三十三二,反正一眼是沒法判斷的,她有年輕女人的青春靚麗,也有成~孰~女人的風韻魅力。季子強的電話已經接通了,他便打電話,邊做兩個請坐的手勢。

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季子強打完了電話。

季子強對女性一般似乎比較客氣的,這也符合色郎們一慣的習性,他掛上電話后,站了起來,幫她用紙杯到了杯水,這才真真的面對了她,她沒有說道謝的話,她在望著他微笑著。

她微笑著,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嬌媚,卻又並非那種做作的職業笑容,她眼波微微一掃,就可以讓人都覺得她是在對著你笑,這笑容似乎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就象飲下一杯溫好的醇酒,渾身上下,通泰暖和。

也許季子強應該和她先握個手吧,但他沒有,他被這樣的微笑迷惑了,他在想,為什麼她可以這樣笑,我為什麼就做不到。

這位女士到先開了口:「你是季書記吧,認識你很高興,我叫羅江嫣。」

「羅江嫣」,季子強咀嚼著這個名字,嗯,有點詩意,他就客氣的問道:「你是有什麼事情嗎?」

這個叫羅江嫣的美女就說:「我是報名來承包水泥廠的,不知道現在報名結束了沒有。」

季子強一愣,他是沒有辦法把這樣一個漂亮女人和水泥廠連在一起的,水泥廠他去過幾次,那是天天的灰土滿天飛,噪音振破耳,怎麼一個雅緻的女人到那地方去,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成老大媽了,這樣一想他就笑了起來。

羅江嫣很奇怪的看著他,為什麼自己一說報名他就發笑,而且那笑容還是有點壞壞的感覺,她就帶著疑問說:「季書記,是我剛才那句話錯了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