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九十三章煤礦開採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季子強對著一個四十來歲,頭髮有點謝頂的陌生人問道。 「季書記,我是山西人,在山西開了二十多年的煤礦,聽說洋河縣出了大煤礦,也想參與開發。」這人很客氣的說。 「你好1季子強邊說邊禮貌地...

?新近的幾天里,到洋河縣來的人明顯的多了,除了各方面的領導外,除了很多遊客外,當然來得最多的還是那些嗅覺十分靈敏的商人,他們都知道洋河縣煤礦的開採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千載難逢的商機和巨大的商業利潤,洋河縣煤礦就好比一塊肥肉,一顆搖錢樹,誰搶佔到了先機,誰就能賺得個缽滿瓢溢。

來的人多了,旅館、飯店的生意自然就在悄然間火了起來。

今天,季子強辦公室一開,門口圍了不少人,都是等著見他的。有部門和鄉上的領導,這些人他都熟悉,也有陌生的面孔,季子強有個習慣,遇到這樣的情況總是先問問那些不熟悉的人有什麼事,最後才能輪到那些熟悉的人。因為這,外來辦事的人,對他特有好感。

「找我嗎?有什麼事?」季子強對著一個四十來歲,頭髮有點謝頂的陌生人問道。

「季書記,我是山西人,在山西開了二十多年的煤礦,聽說洋河縣出了大煤礦,也想參與開發。」這人很客氣的說。

「你好1季子強邊說邊禮貌地與客人握手,「來開發煤礦我們歡迎,我們縣領導班子明確分工,煤礦開發由馮縣長負責,你先找找他。」

「那好,那就謝謝季書記了。」客人很禮貌也很討好的離開了。

在秘書小張的安排下,季子強逐個接見那些來訪的人,好在來人大多是例行公事或就某件事給書記象徵性地打個招呼,沒有什麼大事。諸事一一處理完畢,季子強這才拿起剛才那個要開煤礦的人給他的名片。

名片上寫著:「山西君歌煤礦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楊君歌」,季子強猛然想起,前幾天剛接到了副省長韓均慈的電話,向他提起過這個人,說這個人很有資金實力,在煤礦開採方面有非常成熟的管理和生產經營能力。

副省長季均慈說到過他的企業,很現代,一年的利稅上億。

現在想來,這副省長季均慈的意思在明顯不過了,季子強就不敢馬虎了,雖然他和副省長季均慈也只見過一面,但有的人是不需要很熟悉,也必須給幫忙的。

在一個,季子強也確實希望來洋河縣投資的是有實力,有經驗的企業,這樣才能最大化的發揮到開採的效果,很多小企業,除了技術力量和資金設備跟不上以外,還經常的鬧出一些事故來,這就比較麻煩了,三天兩頭縣上都會因為安全事故到處消火。

季子強就忙撥通了馮縣長辦公室的電話。

「馮縣長嗎?山西山君歌煤礦的楊君歌老闆剛才到你那裡去了吧?我的意見,晚上安排一下一起坐一坐。」

馮縣長在電話中就答應了,還說過一會到縣委來。

半個小時之後,馮縣長來到季子強辦公室。

進門以後,馮縣長還沒坐下就說:「季書記,山西這個君歌煤礦公司看來還真有些實力。」

季子強點下頭說:「那就好,像這樣的企業有個三五家,我們的事業就踢騰開了,就不愁做不起來,就不愁做不大,做不強。晚上的事呢?安排好沒有?」

馮縣長說:「楊君歌老闆說他請他我們。」

「那不行,人家到我們這裡投資,人家是客人,哪能叫人家請咱們?你給他講,他要請,今後有的是機會。這次不行。」季子強就很認真的叮囑著馮縣長。

馮縣長有點迷惑,但也不好說什麼,在他剛要出門,季子強就說:「對了,給那個川妹妹飯店說一下,今天一定要給我搞好,要準備幾個人唱唱歌,敬敬酒。菜呢,搞幾個野味,風味菜。」

馮縣長嘴裡應著「好,好,好」,心裡在想,接待的事,季子強從來沒有這樣上心過,也從來沒有這樣仔細交待過,這次看來有點不同,馮縣長也不敢怠慢,早早就過去安排了。

楊花的酒店是洋河縣很體面的酒店,地理位置又極好,位於縣政府的對面,因此理所當然成了縣上指定的接待點,上頭一些體面的人來,多數都是安排在楊花的酒店接待。

楊花是個川妹子,長得精精巧巧的,幹事又十分的潑辣,雖然是一個年輕的未婚女子,可極其的大方,開得起玩笑,用四川話說叫「耍得起」,不像有些大姑娘那樣扭扭捏捏的,其酒量也非同一般,像極了《紅樓夢》中的王熙鳳,用沙家中刁德意的話說「這個女人不尋常。」

楊花天生就是一塊做生意的料,可謂左右逢源,八面玲瓏,各方面總是考慮得周周詳詳、打點得周周到到的,縣上的頭頭腦腦對楊花的接待無不滿意。

楊花自此得了個「紅辣椒的綽號」。

這日晚,楊花的酒店異常的熱鬧,所有包廂全部爆滿。

晚上,在川妹妹的飯店裡,季子強到得出奇的早,這好像不是季子強的做派。川妹妹是極善於察顏觀色的,腦子何等的了得,從今天馮縣長的交待,她就已經領悟其要旨,又見季子強破例地來這麼早,她已經知道今晚要接待的這個客人的份量。

這個妹妹不是那種撥一下動一下,你說一分她做一分的人。她腦海里迅速地運籌、調整、完善著晚上的全盤計劃,並迅速地作出了安排和部署……

晚宴由川妹妹直接主持。

「各位領導,各位來賓,今天,我們十分榮幸地迎來了山西君歌煤炭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楊君歌先生一行,楊先生是來我們洋河縣投資的,縣委、縣政府在這裡安排晚宴,為楊君歌董事長接風。首先請洋河縣委季書記致祝酒辭。」妹妹用純正的四川口音主持這場晚會,

「昨天,洋河縣下了一場雨,今天楊君歌董事長就到了我們的洋河縣,這就應了那句話,貴人行,風雨相伴。楊君歌董事長是名副其實的貴人,是我們洋河縣的貴客。首先我代表洋河縣縣委、縣人民政府和全縣43萬各族人民對楊君歌董事長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1

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看得出這番話楊君歌也是格外的受用。

季子強也說了一段:「洋河縣窮,窮怕了。我這個縣委書記臉上也不好看。好在今天,我們有了新的重大的轉折,這個轉折就是特大型煤礦的發現。讓我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我們的腳底下到處都是煤,洋河縣可是抱了一個金娃娃。煤就是我們洋河縣最大的資源優勢。眼下,最緊要的就是加快煤炭開發,把資源優勢儘快地轉變為經濟優勢。今天楊君歌董事長的到來,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這樣的好事,打著燈籠也沒地兒找去,那叫一個爽。讓我們為貴客光臨乾杯1

整個晚宴的氣氛很好,季子強為什麼會如此重視這個商人呢,因為他現在很需要一個有實力的企業來投資,他不希望把洋河縣的煤礦交給很多小企業,讓他們各自為陣,糊挖亂綵,這樣最後受到損失最大的還是洋河縣,同時,這個楊君歌還有著相當堅實的背景,季子強已經在市裡樹敵了,他更不希望在省上也去樹敵。

但這多少夾雜了一點他個人的私心在,所以他很多話不好說明的。

「季書記……年輕的書記裡頭……像你這樣有魄力的不多,和你交朋友,爽快!你這個朋友……我認定了。」楊君歌說完,端起酒杯很爽快地一干而荊

「楊老闆,那就太謝謝了,我給你敬一杯1,季子強說完也是一干而荊

楊君歌也一口喝掉了手中酒杯里的酒說:「季書記,聽人說喝酒分三種人,第一種人喝酒是為了辦事,第二種人喝酒是為了鬧事,第三種人喝酒是不知道為啥事,我呢?是個痛快人,屬於第一種人。今天請各位領導來,就是為了辦事,就是要開洋河縣的煤礦,這塊肉,我可是想吃,眼饞著呢。這塊肉我是吃定了,我想……季書記,不會有問題吧?」

季子強笑呵呵的說:「楊老闆,洋河縣的煤礦要開,這個一點問題都沒有,誰來開,只要具備這個資質,具備這個能力,我們都歡迎。各路財神我們迎都來不及,哪能擋駕呢」。

「季書記,你說這話,我愛聽,看得出是個爽快人。今天,我就認你這個哥了。放心,我楊君歌在洋河縣決不給季書記,不……不……給季哥丟臉。來,我給哥敬一杯。」

不知道為什麼,季子強逐漸喜歡上了這個比他大很多歲的楊老闆,也許是楊君歌的霸氣,也許是他背後家大業大的光環,也許……。

「君歌,好,我希望你成為洋河煤礦的第一井,為了這個,我也敬你一杯1季子強端起了酒杯。

楊君歌說:「哥,這個酒我不喝。」

季子強很驚訝的問:「為啥?」

楊君歌就笑著說:「因為剛才哥說錯話了,該罰酒。」

「怎麼講?」季子強有些詫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