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九十章年後大會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過茸約鶴燉南閶蹋等所有人都點上了以後,季子強才說:「今天請各位過來,主要是商議和確定一下一步縣上工業改革中遇到的幾個新問題,所以就請一起議議,有什麼看法,有什麼建議,都可以會上說出來。」 季...

?周鄉長的話說完了,季子強臉上表現得很平靜。既然這種腐改之風由來已久,周鄉長要從根本上改變,只怕有些困難。

但這不是問題的關鍵,作為一個鄉,在幹部工作作風問題上,一般是由鄉書記牽頭搞整頓,這個周鄉長來說這一堆,是不是還另有它意。季子強沉思了好一會,將煙灰彈了幾下,沉聲道:「這樣吧!你回去先喝你們書記商議一下,要是有必要的話。到時我再派個工作組下來審查一下,全面整頓這股歪風邪氣。」

得到季書記的支持,周鄉長就有種躍躍欲試的心裡,他琢磨著,如果自己在下樑鄉搞出名堂了,說不上就可以把那鄉書記幹掉了,那傢伙,占著位子不幹活,早該下去了。

但他有所不知,季子強並不是一個偏聽偏信的人,他已經對這個周鄉長有了一些注意了,也許他彙報的問題是真,但他的動機不純,這樣的人也是季子強比較厭惡的。

同時,季子強對小張也隱隱約約的有了一點看法,會不會上次去下樑鄉也是小張刻意安排呢,這樣想想,季子強就準備以後找一個適當的時機,給小張告誡一下。

想到小張,季子強也感覺自己來洋河幾年了,小張跟自己時間不短了,看來也該放飛他,自己不想耽誤他的前程,更不想讓他在自己身邊慢慢腐化。

等他們走了以後,季子強就乾脆的反鎖上門,一個人到裡間靠在床上休息了,後來又不來敲門,季子強卻再沒給開了。

初八上班,基本上只報個到,沒有多少人認認真真的上班,大都是幾個要好的同事湊在一起,找家飯店搓一頓,也有的是對某某男某某女評頭論足了半晌,真是興緻勃勃,興意盎然,大家南地北地爭著,五湖四海地吹得勁頭十足,興味如夏季的河水,汐起又潮落,花謝又花開。

大家熱鬧一下,算是新的一年工作正式開始了。其實很多的部門,這種風氣一直延續到過了正月十五。

新年裡上班,沒幾個正形的,不是坐在辦公室聊天,就是轉一圈就不見人了。縣委大院這邊還要好一點,因為推行的幹部問責職制里有一條,重點就是約束幹部上班時間和紀律,他們在季子強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敢這麼膽大妄為。而在此期間,縣委縣政府除了開會,基本上就沒有其他的事。每到年頭年尾的時候,會議就特別多。

初十有個政府工作會議,馮縣長,齊副書記和幾個副縣長,還有幾個相關的部,局,都要參加。

季子強在辦公室看看開會的時間已到,這才向會議室走了過去,現在自己是洋河的老大了,不用提前那麼幾分鐘進入會議室,這個時候恰到好處,應該是沒有誰敢比自己去的更晚了。

進了會場,打眼一掃,就知道應該都到了,過去當副縣長的時候,有時候召集個會議,下面的局長,鎮長們,還經常會有人遲到,但當上了書記,自己再召集的會議,一般是沒人敢馬虎了,都提前5到10分鐘的,進來乖乖的等著。

季子強就走到了自己的那個位置,只有坐在了那裡,你才知道那裡的好處,位置背靠窗戶,外面的陽光照射進來,讓坐的這個位置上的人有些模糊,其他的人想要看清他的表情,那就必須眯上眼睛來抵擋住強光的對射,而他,卻可以讓面部在陽光的陰影里,清楚的看到其他人的表情。

在他的身體四周,也自然的有了一種光線組成的光環,讓他的一舉一動,顯的更加威嚴。

季子強回應著一張張點頭討好的笑臉,拿出了香煙,這是他的慣例,每人先扔一根煙,給點甜頭,反正現在的煙已經不缺了,秘書會在他還沒抽完一條的時候,提前就補上兩條好煙,放在他的辦公室里了。

看著一個個手忙腳亂的接他香煙的人,季子強有了一種真正的滿足,自己總算是坐到了這個位置,他和當初那個帶個副字的縣長比,那真是有天壤之別。

馮縣長在他還沒有掏出香煙的時候,已經把火打著了,季子強扭頭,探身過茸約鶴燉南閶蹋等所有人都點上了以後,季子強才說:「今天請各位過來,主要是商議和確定一下一步縣上工業改革中遇到的幾個新問題,所以就請一起議議,有什麼看法,有什麼建議,都可以會上說出來。」

季子強說完這些,看看馮縣長說:「現在請馮縣長把草擬的方案給大家先講講,然後商議。」

馮縣長早就準備好了這個方案,方案也不是他寫的,不過這次他知道不能馬虎的,既然是季子強親自抓的項目,又是一個關係到洋河縣今後若干年發展的重要事務,自己不下死力,那季子強是會對自己有看法的。

這幾天馮縣長也是天天加班,該熬夜也的熬,總算是沒有讓季子強失望。

季子強就在馮縣長宣講那些方案措施的時候,用眼光一遍遍的來回掃視著會議室的人,對這套方案,他是早就領會和熟知了,還有很多方案上沒有寫到的東西,他也早就成竹在胸,也知道這一套方案講下來,沒一兩個小時那是講不完的。

他對下面這些人,興趣也不小,他喜歡研究人,喜歡分析別人的心理,現在正好可以慢慢的研究,自己在洋河縣的工作好壞,成績好壞,就全靠在座的這些人了,如何穩穩的控制他們,如何讓他們唯命是從,如何讓他們心甘情願的為自己賣力,這裡面學問很深,特別是駕馭這一幫比泥鰍還滑,比老鼠還精的老油條,那更是要有春雨潤土的細膩和閃電雷鳴的手段。

下面的頭頭腦腦們,很少有人和季子強的目光對視,他們知道季子強在觀察他們,更要擺出一副坦然和專註的神情來,他們更明白,不好好領會和配合,那就是瞧不起季子強,那就是不支持季子強,後果會是相當的嚴重。

季子強的手段他們也不是不知道,千萬不要被季子強的年齡和入道的時間矇騙,他的睿智不能等閑視之,他的狡詐更讓人害怕,還是老老實實的先做順民,看看風向在瞅機會。

大家最後的焦點是以某個單位為試點,覺得這辦法可行的話,再進行推廣,或者是直接擴展到位,在全縣範圍之內全面展開

齊副書記下面寶貝上的傷痛最近基本是全好了,今天也來參加了會議,針對這件事情,他有他的想法,這些方案和條條框框他也看了,只不過總覺得心裡不夠舒坦。但現在他在幹部會上勢單力薄,說出來的話作用不大,所以他也只是冷眼旁觀著,沒怎麼發言。

會議基本是按季子強的思路走著,對這一點,季子強也是心裡有數的,洋河現在最大的問題也就是工礦企業了,要是可以攻克這葛難點,洋河縣今年的形勢就一片大好,或者不僅僅是大好,是特別好了,本來按去年年底的財政收入情況,洋河縣已經是可以摘掉貧困縣的帽子,但季子強沒有急於的操作,他想要的是徹徹底底對洋河來個扭轉,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開完會,馮縣長就叫上了大家,一起到他家裡去小聚一下,主要也是想請季子強,其他人到是過年的時候他們換著坐莊,輪流的請個客,基本上一個春節每個副縣長的家裡都是去鬧騰了一天。

季子強自然是不能不去,還沒下班,馮縣長和林副縣長就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來等他了,在季子強辦公室里,林副縣長還嘮嘮叨叨的說馮縣長搶了她的生意,本來她是要今天請季子強的,沒想到馮縣長竟然提前下手了。

馮縣長就笑這說:「林縣長,等明天吧,明天我們都去你家,我幫你拉人,誰不去我和他急。」

林副縣長一聽,呵呵的笑了說:「這話可是你說的,今天的人,明天一個不少,都拉我家裡去。」

季子強也笑了,說:「你們也不怕麻煩,每天見面的,扯皮聊天的還不夠啊,還要晚上去扯,真拿你們沒辦法。」

林副縣長就說:「扯皮是扯皮的事情,你回來了,這一個春節我不表示一下意思,我心裡過意不去。」說這話的時候,林副縣長是很真誠的,對她來說,她是欠季子強了很多人情,但一直也沒有一個可以回報的機會,人有時候欠了別人的情,也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

下班以後,大家就一起去了馮縣長的家裡,他們在一起到不怎麼覺得,但對外人來說,這就是個不得了的事情,整個洋河縣縣委和政府首腦一個沒缺的都到了,不要說看到他們,就是聽一聽這寫名字,都讓人恐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