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八十九章柔情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縫中的小草、江邊的樹林和庭院的青苔,一切的一切,讓季子強都充滿了希望。 聽說季子強回到了洋河縣,一些拍馬屁的人就開始登門了,當然大部分都是縣委,政府辦公室那些科員,也許他們期望能從季子強的好感...

?「老媽,你這是背聖經啊!還生死病死,窮富貴賤呢1季子強這時才出來說話,看到大家都這麼開心,他是來看江可蕊笑話的。

「別打差1他媽媽瞪了季子強一眼,將鐲子很虔誠地戴在了江可蕊的手腕上。江可蕊此刻的心情,既是幸福,又是激動,還有些小小緊張。不過,更多的幸福感,取代了剛才的羞愧,江可蕊也有些感動。

幾乎是含著眼淚,咬著嘴唇點了點頭說:「媽,我一定會好好跟子強過日子的。我以後就是您的女兒。我和子強不管生死病死,窮富貴賤永不分離1

「好。好!好1老媽連說了三個好字,然後就把季子強叫過來說:「你過來一下。臭小子。」

「老媽,幹嘛搞這麼嚴肅。?」季子強笑嘻嘻地走過來。

「你以後要記住,一定要對可蕊好,不能讓她受半點委屈,否則我跟你沒完1看老媽認真的樣子,季子強就知道這事算是成了。

從今以後,他和江可蕊算是真正的一對,老媽的話,比法律還管用。

季子強也收起了嘻笑的表情,拉著江可蕊的手,「放心吧,我一定聽媽媽的話,好好待你。」

「這才象話1看著這對佳人,老媽臉上綻開了笑容。

江可蕊很幸福地依偎在季子強身邊,臉上一直是羞答答的表情,可愛極了!

天色已經很晚了,季子強就送江可蕊到到酒店住下,雖然兩人有了名份,但總不能馬上就當著家人的面同居吧,在這兩個家庭的老人心裡,還是多少有些傳統觀念的。兩個人住的地方也不遠,他們手拉著手走在晚風裡。

今天晚上,江可蕊看起來更為嫵媚,就象月色中翩翩走來的仙子,風華絕代!搭配著這美麗的夜色,讓一切都顯示的是這樣柔和。走著走著,她就把身子靠過來,悄聲地問道:「子強,我們是不是這樣就算結婚了?」

季子強笑道:「結婚也只是一種形式,現在我們的心已經連在一起了,當然了,最好是我們再來點實質性的東西,呵呵,那更完美。」

江可蕊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於是她嬌嗔地瞪了季子強一眼,說:「大壞蛋1

只是罵過之後,又將頭靠了過來,拉著季子強的手攬在腰間,兩人很親密地走著。月夜如水,月色如紗,柳林城的大街上,並沒有因為夜的美麗而變得寧靜。整個城市,就象一個亭亭貯立的花季少女,綻放著無限青春活力。

遠離了權力鬥爭的中心,一切,都那麼美好,那麼舒暢。在這樣浪漫的夜色下,兩人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酒店。

他們彼此凝視,這樣的眼神對季子強來說,就是一種美麗,就是一種溫馨,他就去擁抱了她。江可蕊沒有推拒和躲避,她也渴望這短暫的激情來淡化自己對他強烈佔有的慾~望,所以她迎合著他,順從著他,用自己的身體來牽引著季子強那飄蕩的心。

季子強伸手在她緋紅的雙頰上輕輕撫掃,很柔嫩很細緻,她閉起眼睛時,他的雙唇已經印在她的朱唇上,很柔軟。

當他的舌頭游到她唇邊,她很自然地張開小嘴,讓他舌頭穿過她的皓齒,侵入她暖暖的小嘴巴,江可蕊雙手摟著他的腰,他也熊環著她的背,兩個人越來越緊密地貼在一起。

她已經動了情,隔著衣服,他輕輕咬吻著,江可蕊被他弄得悶聲哼了起來,看到江可蕊閉著眼睛享受他的親吻,他知道她陶醉了。

季子強伸手開始脫掉江可蕊身上的衣服,望著江可蕊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朣體有著美妙的曲線,讓他感覺到她的身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他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當他的手碰觸到她的身體時,江可蕊身體輕輕的發出顫抖。她閉上眼睛承受這難得的溫柔。對她說這確實是難得的溫柔。他的手傳來溫柔的感覺,這感覺從她的胸前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讓她的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

江可蕊覺得大腦麻痹,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快意從全身的每個細胞傳來,讓她無從思考。

江可蕊覺得快被擊倒了,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動起來,連自己都感到驚訝,同時也臉紅了,她陶醉在亢奮的激情中,無論季子強做出任何動作、花樣,她都毫不猶豫的一一接受。

平靜后的季子強躺在她的身邊,緊緊的抱住她。而江可蕊連動也無力動一下,雪白的身體癱瘓在床上,全身布滿了汗水,但江可蕊卻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不斷的慢慢的融化著全身,這是一個美麗的夜晚。

季子強無限的留戀著,整個晚上,他都在黑夜中擁抱著江可蕊。

第二天,兩人還是要分別,臨別時,江可蕊拉著心愛的人,就這樣深情的看著,深情的吻著,這是一個好長,好長……好甜,好甜……的吻,兩個人幾乎達到了忘我的境界,緊緊地,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似乎要把對方揉進彼此的身體里,永遠都不會分開,整個世界回歸寧靜,從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季子強在送走江可蕊之後,就趕回了洋河縣,洋河縣的天氣開始轉暖,早春的微風激蕩起開心的歡笑,這是一個充滿朝氣的季節,所有的未來都在這裡萌芽,春風柔柔地吹化了冰雪,吹散了薄霧,春天的歌聲也穿過疊障的塵世,唱綠了石縫中的小草、江邊的樹林和庭院的青苔,一切的一切,讓季子強都充滿了希望。

聽說季子強回到了洋河縣,一些拍馬屁的人就開始登門了,當然大部分都是縣委,政府辦公室那些科員,也許他們期望能從季子強的好感中得到一些好處。也有一些局級幹部,比喻環衛局,城管局,縣政工程處等等的官員,紛紛在初八之前,來到了季子強的住處。今年過年季子強收的東西太多了一點,所以對於這些人,他們送來了什麼,季子強就讓他們帶回另一樣東西,而且外帶送上一條煙。煙都是芙蓉王,中華那種。

送走了幾波人,季子強剛關上門,正準備好好休息一下。還沒走到沙邊上,又有人敲門。進來一看,是秘書小張。小張身後還跟著一人,正是下樑鄉的周鄉長。

看到小張和周鄉長在一起,季子強愣了一下,小張先來熱情招呼了季子強,也不待季子強招呼,趕忙幫季子強承換上一杯茶,嘴裡說:「我在院子里剛好遇上周鄉長,他說要來看看你,我也不知道你回來沒有,就帶過來了」。

季子強奧了一聲,也就沒怎麼在意了,他招呼了一句周鄉長,就見周鄉長和小張提了些東西,煙和酒,裡面還有個紅包。

季子強看了眼他們放在門邊的禮品,便嚴肅地說了句,「怎麼來就來,還要送東西,你一會帶回去。」

季子強又看了一眼小張說:「小張,你在那學的這一套,我們兩人還用的著這樣。」

周鄉長不知道季子強的性格,也不敢隨便回話,小張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本來應該前些就來給您拜年的,由於一些事情擔擱了,所以遲了幾天。」

小張將季子強茶端過來,又給周鄉長倒了一杯。大過年的,季子強也不好批評人,就說:「小張,你一會帶個頭,走的時候把東西提回去。」

小張臉紅紅的,沒有說話。周鄉長趕忙岔開話題說道:「季書記,我鄉跟你反應一下的情況。」

季子強扔了支煙過去,周鄉長就立刻站起來,幫他點上了火,季子強說:「嗯,說說看。」

周鄉長是個三十多歲的人了,季子強對他並不了解,兩人見面少,年前倒是去他們鄉上了一看,感覺這人還行,當然季子強是不知道那次是周鄉長刻意的表演了。.

周鄉長在季子強面前,顯然有些拘束。他喝了口茶,理整了一下頭緒,就說開了:「下樑鄉比較混亂,很多幹部都喜歡向下面要東西。不論辦個什麼事情,老百姓送點東西,這事就沒想辦成。」

季子強知道,也不是下樑鄉一個地方有這情況,很多基層幹部每次下鄉,從來都不空手而回,連人家的老母雞也要逮兩隻的那種。季子強就沒說話,繼續聽他說。

周鄉長又說:「說是一個鄉政府幹部,不好好整頓是不行了。所以我今天讓張秘書帶我來,就是想跟領導彙報一下,如何整頓下樑鄉那種不良的風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