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八十七章浪漫西餐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酒杯,聽到砰的一聲,服務生打開了那瓶98年的法國紅酒,分別給兩個杯子里倒了半杯,輕輕蓋上蓋子,把剩下的大半瓶紅酒放在放紅酒的金色拖架上,然後走開了。 兩人相視一笑,很優雅地碰杯然後各自抿了一小...

?他是不理解樂書記的心事,從感情上講,季子強已經讓他們能夠接受成為家庭的一分子,但世事難料,現在的年輕人,誰有能保證他們最後真的就走到一起,結為夫妻呢?

作為一個在北江省舉足輕重的1號人物,樂世祥是不會輕易的向別人展露很多沒有把握的事情,同時,對季子強的近況,樂世祥還需要從側面,不動聲色,不引人注意的做詳細的了解,政治人物是不會輕易的選擇一個有可能威脅到整個家族,乃至於自己政治生命的外人進來,現在就把季子強獻寶一樣的推出來,只怕是為時過早。

今天晚上,季子強和江可蕊一家人吃完飯,剛一坐下,就見省委組織部長謝部長一晃一晃的走了進來,這也是個茶道高手,也偶爾的下下象棋,經常來和樂世祥這裡坐坐,喝茶論道,下棋都只是一個借口,來經常探探領導的最新精神,來和領導經常貼近,這才是他的目的,他也是樂世祥一手帶出來的,對樂世祥很了解,也很忠心不二,他自己也知道,到他這個歲數,現在這個位置也就頂到頭了,只求一直保住這位置就很不錯了。

樂世祥見他進來先招呼了一聲,兩人就坐在了一起,季子強過去也見過他,但謝部長肯定是不認識他的,季子強知道這也是省常委,還是大權在握的組織部長,就連忙接過阿姨端來的水杯,恭恭敬敬的給他遞了過去。

這謝部長是個胖人,坐下來以後肚子就壓在了身上,見水來了想坐端接過來,可一時那裡起的來,季子強就笑笑說:「你不用動,還有點燙,我給你先放桌上吧?」說完就輕輕的放在了謝部長面前的茶桌上。

謝部長是經常來的,一下子見這樣一個年輕人在這裡,而且還和樂世祥坐的很近,就知道此人不比常人,一般情況下,外人見了樂世祥是不會坐這樣近的,都會不知覺的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不然自己也會感到很有壓力的,就連自己每次和樂世祥在一起,也不敢坐的太近,所以他就必須要知道這年輕人是誰了。

謝部長就客氣的笑笑說:「唉,太胖了啊,行動都跟不上趟了,還是你們瘦人好,呵呵,請問這位小朋友怎麼稱呼啊?」

季子強正想回答,樂世祥卻一口接了過去:「哈哈,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

他指了指謝部長對季子強說:「這是省委組織部謝部長,就住前面那排房,經常過來和我殺兩把,不過一直都是我手下敗將,哈哈。」

樂世祥又指著季子強說:「老謝啊,這是江可蕊的一個男朋友,姓季。」

樂世祥輕描淡寫的說了下季子強的姓,卻沒有說名字,他暫時是不希望謝部長知道的過於清楚。

謝部長這才又一次窩進了沙發,他對季子強笑笑說:「很般配,小夥子很帥氣嘛。」

季子強知道了他的身份,這也是省常委裡面的老大,所以就不敢馬虎,很謙恭的說:「以後還請部長多多指教。」

謝部長也是老江湖了,他不會這樣很冒昧的問季子強的名字,既然樂世祥不說,自己就不能問,他笑呵呵的說:「客氣啊客氣。」

但他心裡還是很想知道季子強的名字,這個年輕人或者有一天會成為樂書記的乘龍快婿,自己心裡要提前有個底是必要的。

後來又聊了一會,樂世祥上衛生間的時候,謝部長就說:「小季家住省城嗎?」

季子強並無防備,說:「沒有,我家在柳林市的,這次過年休假是過來看看。」

謝部長腦海中就電光雷鳴般的一閃,他記起來了,這個年輕人是洋河縣的書記,不錯,就是他,前一段時間他又是上電視,又是上報子的,是這個人。

但謝部長不露神色的點點頭說:「呵呵,也不遠啊,以後多來省城轉轉。」

這個時候謝部長心裡就在思考起來了,葉眉是柳林市的書記,聽說和這個季子強關係很僵,自己有沒有必要從中斡旋一下,嗯,算了,這葉眉最近很是得樂書記的賞識,眼中少有我們這幾個老人了,自己裝著不知道就可以了,而且樂書記自己都不說這個問題,那他一定是另有深意了,自己不要自作聰明。

謝部長就再不追問季子強的事情了,只是他把季子強這三個字已經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樂世祥過來以後,就和謝部長擺起了象棋,兩個人殺了起來,季子強也看看無事,上上樓去和江可蕊聊天去了。

幾天假期很快就要結束了,季子強準備明天回柳林市,在他告辭的時候,江可蕊就說自己開車送他回去,順便看看季子強家裡的老人。

這個提議得到了江可蕊母親的贊同,江處長說:「這樣好一點,這幾天車站人多,讓可蕊送你,早點見見你父母也好。」

樂書記沒說什麼,不過從他的眼神中是可以看出,他也是這樣想的。

季子強一想也好,免得父母老是為自己這事情擔心,他就說:「那就是辛苦可蕊了」。

江可蕊看他一眼說:「客氣什麼啊,有點虛偽了。」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江處長又說:「那晚上我讓阿姨多做幾個菜,給子強送個行。」

江可蕊搖著頭說:「算了,晚上我請他吃頓西餐,讓他開個洋葷。」.

對江可蕊來說,最近幾天雖然季子強每時每刻可以看到,但季子強在自己家裡還是很有些拘謹,兩人當著家裡人的面也不好太過親熱,只有偶然在樓上自己的室里可以稍微的親熱一下,但那也僅限於擁抱,接吻,再有深一點的動作,季子強也不敢了,雖然此人色膽包天,可是在這個地方,他也是有所顧忌。

季子強也希望和江可蕊單獨相處,就說:「西餐啊,聽起來不錯。」

江處長見他們如此,笑笑沒說什麼了。

下午,兩人就出了門,季子強有一次對樂書記和江處長表示了感謝,說自己這些天來打擾他們了,江處長也客氣了幾句,季子強就和江可蕊一起到了外面,江可蕊說自己知道一家西餐很不錯,她開上車,帶著季子強到了四星級酒店的門口,禮賓員為他們把門打開,季子強和江可蕊對視了一下,有些溫馨浪漫地相互點點頭。

季子強和江可蕊剛剛進來,就見一個服務生快步走過來很客氣地掬了一躬說:「先生,請問你是要用餐還是喝茶?」

江可蕊看了一眼季子強說:「我們兩人到餐廳用餐。」

季子強的手很自然地摟著江可蕊走向酒店的餐廳,兩個人在一個情侶坐坐下,江可蕊說:「子建,我個人覺得西餐比較浪漫一點,比較有情調一點。」

季子強微笑著說:「我也喜歡吃浪漫的西餐。」

服務生走過來在把桌上小盤裡的紅色蠟燭點上,加上桌上的紅玫瑰,看起來真的很浪漫,江可蕊對服務生說:「我們點西餐,我一份椒香牛扒套餐,外加一份羅宋湯,再給我們來一瓶98年的法國紅酒,你看這位先生點點什麼?」

季子強很客氣地說:「來一份同樣的,。」

江可蕊於是對服務生說:「先來這些,如果不夠我們再點別的。」

星級酒店的服務態度很好,幾分鐘以後兩份牛排套餐和羅宋湯就送上來了,桌上放兩個光亮的紅酒杯,聽到砰的一聲,服務生打開了那瓶98年的法國紅酒,分別給兩個杯子里倒了半杯,輕輕蓋上蓋子,把剩下的大半瓶紅酒放在放紅酒的金色拖架上,然後走開了。

兩人相視一笑,很優雅地碰杯然後各自抿了一小口紅酒,接著放回桌上,這樣的燭光這樣的玫瑰,餐廳里放著《羅密歐於茱麗葉》的曲子,兩個人對面坐著,季子強用很溫柔,憐惜的目光看著對面的江可蕊,她也用很媚惑很嬌弱的如炬的目光看著他,彷彿他們就應該擁有這樣的夜晚這樣的環境這樣的晚餐。

兩個人的慾~望都在這眼神里,都帶著被對方陶醉的表情,兩個人邊吃邊聊,季子強對她說:「看來我們又要分手一段時間了,有時候真的很想不離開你。」

江可蕊也是充滿了柔情說:「我也捨不得你,今天我們就住這裡,讓我們一起度過一個纏綿的夜晚。」

季子強本來心裡很浪漫的,但聽到江可蕊說住在這裡,他還是有點驚訝,江可蕊今晚不回家去,沒關係嗎。

江可蕊笑笑,很媚地給季子強甩了個媚眼,說:「這下你高興了吧?」

季子強嘿嘿的笑了兩下,他感覺到強烈地電波從她的眼睛里進入他的眼睛,季子強往後仰了一下,幸好靠背的墊很軟很結實。

兩個人對望著邊吃邊聊,其間服務生兩次過來往晶瑩的酒杯中摻紅酒,香醇的紅酒在杯子里散發出葡萄的香醇和酒的濃香,讓兩個人吃得喝得很滿意。待盤子里的牛排、杯子里的紅酒以及配牛排的麵包和湯都吃完大半時,兩個人都紅光滿面的,或許因為食物的美味,或許因為他們的話題讓他們都感興趣並且心情極好,江可蕊問季子強:「我們要不要來兩份額肝,或許你還沒有吃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