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八十六章樂書記的用意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287字

?樂書記一下子愣住了,一個官場中人,能把這種被常人看著大逆不道的行為說的如此慷慨激昂,又能一言中的的揭露出事情的深意,的確很少見。

不錯,那些什麼所謂的道義和條條框框是約束凡人的,作為一個真正的政客是沒有規矩限制,他們可以今天連橫抗縱,明天反過來也可以聯縱抗橫,他們可以和對手握手言和,也可以和同盟劃清界限,只要結果正確,只要良心還在,方法是沒有邊界的。

就像我們為了抗擊美國,可以聯合蘇聯,為了發展經濟,可以交好日本一樣,這需要的是大徹大悟的人,才能看的懂。

樂書記沉默了,他對這個年輕人有了一種更深的認識。

這時候,可能是電視到了廣告時間了,江可蕊和江處長也坐了過來,江可蕊的媽媽就問了一句:「子強,你又沒有想過調到省城來工作?」

這也是江可蕊一直關心的,她早就想讓季子強調回來了,但她也知道季子強對事業和權利的痴迷,只怕季子強未必願意回來。

季子強就有點不好回答,他是希望在下面多歷練一段時間,按自己這個級別,回到省里機關,基本就是一個閑人了,滿大院都是處級,廳級幹部,在季子強的眼裡,他們那就是在浪費生命,無所事事。

但季子強不能這樣說啊,他的猶豫不決很快就讓樂世祥察覺出來,樂世祥就幫著他打了個圓場說:「在下面鍛煉一下也好,我感覺小季適應管理全面工作,回來有點可惜了,還是先鍛煉一段時間在說。」

不要看樂世祥高高在上,好像不了解季子強,實際上自從他確定了自己的女兒和季子強來往,並且感到女兒已經深深的愛上季子強以後,他就一直在通過一些特殊的渠道,對季子強關注和了解著,他是不希望自己未來的女婿無所建樹的,他更不能容忍自己未來的女婿犯下一下重大的錯誤,影響了他自己不說,還給自己的仕途帶來危機,對於政治鬥爭的深刻理解,讓樂世祥在這些年的宦海生涯中,一直都是如履薄冰,小心謹慎,步步為營,他更多的體會了常人所沒有感觸的那種高處不勝寒的滋味,他擅長於處理危機,但更擅長於防患於未然。

季子強對樂世祥的理解報以感激的微笑,是的,自己生來就是一個權柄的掌控者,沒有權利相伴的日子,那就不叫生活,苦點,累點,麻煩和陷阱多點,都沒有什麼關係,這也許就是一種真真仕途中人的血脈在延續,就好像一個劍客,沒有對手,沒有危險的生活會讓他們寂寞一樣,季子強已經完全的融入在了這種土壤里,他適合,更喜歡為權利來拼殺的感覺。

但樂世祥和季子強都還是有所保留的,他們的談話也一直在沒有觸及實質的範圍徘徊,關於柳林市和洋河縣的權利布局,權利爭奪,權利走向,他們都沒有一點涉及到的談話,也許是兩人的身份相差太遠,也或許是現在還不到談論那個的時候。

到是這種談話的也給了季子強一種另外的詮釋,那就是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還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至少樂書記並沒有表現出極力的反對和排斥,自己還是要按找自己的思路和方式來解決一些棘手的問題,樂世祥的不涉及這一方面的談話,也正說明了他暫時不想侵入自己的領域。

樂書記是在考驗自己?還是在磨練自己?還是自己官職太小,不足以讓他關注?

不管是哪一條吧,反正自己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

季子強放下了顧慮,也就可以更坦然,跟加鎮定的和樂世祥做了交流,而季子強的一些看法,感想,和對政策的理解,研判,都讓樂世祥開始吃驚不小了,他一直和把季子強看成一個基層的土幹部,一直認為像自己這個級別的人,在看待和理解問題上和下面基層幹部是有巨大的差異,但今天他不得不改變這個主觀的看法了,季子強每每對一些問題的研判,都讓他不得不刮目相看,在很多深層次的領域裡,季子強也能窺探其3.5分來,樂世祥就有了一種絕跡江湖100多年的無敵武林高手,突然發現一個任督二脈無師自通的奇才一樣,他眼光就有了一種強力掩飾的淡漠。

他的心裡卻很明白,只要假以時日,只要自己在助季子強一臂之力,有一天,季子強的成就定然不在自己之下。

於是,他也有了一個這些年都從來沒有過,也從來不屑於的想法,一個有點自私的想法,他決定為江可蕊好好的打造一下季子強,把季子強這塊鋼,鍛鑄成為一把絕世寶刀,讓他成為一個可以讓自己女兒盡顯尊貴,終身可依的幹將莫邪。

既然是這樣的話,自己大可不必急著幫季子強和葉眉緩解矛盾了,自己到要看看,在這殘酷的官場鬥爭中,季子強會表現出一個什麼狀況來,讓他們練練也好。

季子強是看不透樂世祥的想法的,他只覺的樂世祥的眼神有了淡漠和朦朧,那黑色的眼仁在飄忽著,看不清,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麼,似乎他是在思考,又似乎他是在休息。

不過季子強得到了另一個意外,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樂世祥讓季子強到了自己的書房,這個書房也許是樂家的一個聖地,連江可蕊也不能隨便出人,但現在季子強卻可以了,這讓江可蕊和她的媽媽都是大感意外。

書房裡,從陳列到規劃,從色調到材質,都表現出雅靜的特徵,中式傢具的顏色較重,有了很穩重效果,但也有點沉悶和陰暗,在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