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八十四章平凡的夢想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松。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擠了進來,讓兩個纏綿二的人漸漸的蘇醒了,看著身邊這如花似玉的美女,季子強的那沉睡后暈暈乎乎的心異常的清晰起來。 今天他和江可蕊約好了,要去拜訪一下江可蕊的家人,...

?「嘻嘻…嘻嘻…」江可蕊發出一陣清脆動人的笑聲,卻有幾分神秘地道:「我最大的夢想,就是下班之後,在這樣寧靜的夜晚,能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走走。踏著月色,乘著晚風,兩個人一起這樣慢慢到老。」

不得不說每一個女孩子心中,都有一個非常浪漫的愛情故事,季子強卻是有些樂了。忍不住笑了起來。江可蕊就不幹了:「笑什麼?難道這樣不好嗎?平凡也是一種美。」

季子強抬起頭,看著天空,朗聲道:「你的夢想不錯,我相信你一定能實現的。」

兩人到了酒店,在電梯里,攜手而進,江可蕊與季子強並肩而立,電梯里安靜的幾乎能聽到兩人心跳的聲音。江可蕊突然有了一種很奇怪的緊迫感。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得好象要隨時蹦出來似的。臉上莫明其妙地紅了,燙得嚇人,她又想起了臨走的時候,季子強說的那句話,她也知道,今天晚上季子強又要大發神威了。

兩個人好象就沉浸在某種奇異的世界里,連電梯什麼時候停下都沒有感覺出來。咚咚……電梯的提示聲,讓季子強有了本能的反應,江可蕊從沉醉中猛然驚醒。一張臉早已經紅得象什麼似的。

兩人從電梯里出來的時候,江可蕊恢復了平靜,眼睛依然那樣明亮,那樣楚楚動人。

剛剛走進房間,江可蕊溫柔的聲音響起,「子強,我想你了。」眼神卻是那樣的堅定。她看著季子強,沒有絲毫閃躲。

季子強沒有說話,他只是吻住了江可蕊,這一吻,很長很久;這一吻,註定要刻骨銘心;這一吻,註定了彼此的牽挂;這一吻,讓我心裡從此有了你溫馨,浪漫,充斥著這個空間,纏糾與愛慕,相互交織,從此以後,我的心裡永遠有個你。不管生生世世,不管天涯海角,讓我的愛永遠跟隨著你…後來她說要先沖洗一下,季子強幫在浴室調好了熱水,江可蕊進去了。

季子強坐在椅子上,打開了電視,看了一下晚間新聞報導的節目,到飲水機泡杯熱茶。

到了浴室門口,門上的毛玻璃窗有部份被水濺濕,隱約可以看到她在裡面沖洗的動作和模糊的身軀,這吸引了季子強的目光,他的眼睛像似要穿透這塊玻璃。

他在外面開口問她:「可蕊,你要喝咖啡還是茶?」

「什咖啡?」她邊沖水邊回問季子強。

「摩卡咖啡。」

「不要,有什茶葉?」

「烏龍和香片。」

「我要香片,謝謝。」她仍繼續沖著。

季子強也慢慢的透過毛玻璃邊看她洗澡,邊泡茶。一會兒浴室里的沖水聲停了,季子強急忙的捧著兩杯茶回到化妝桌前坐著看電視。她出了浴室,季子強更瞪大了雙眼,她雙手拿著她的衣物,身上只圍著浴巾走了出來。

浴巾裡面的肌膚那的迷人,雪白細膩。浴巾從肩部下面開始一直包到臀部下面一點點,兩條粉腿幾乎全露在季子強面前,這時被她發現季子強這雙色眯眯的眼睛在偷窺著她的身體,突然臉馬上紅起來,稍微象徵性的遮掩了一下,向季子強輕吼著:「不要這樣色眯眯的,快,快,你去衝下。」

洗澡時,季子強的頭腦都在想著剛才看她的每一個畫面,出來時他也學她包著浴巾,手擰著衣物走出浴室,躺在床上,不停的玩著手上的電視遙控器。

季子強也到床上,他憐香惜玉的抱著她,他的臉頰緊緊貼著她的臉頰,他的眼睛發現她的浴巾已稍微鬆開了,裡面若隱若現,幾乎快全被他看完全了。

季子強的雙眼已在偷偷的掀開她的浴巾,看得季子強熱血沸騰,血脈開始擴張,直衝到他的腦部。

季子強將右手環繞到她的背部,先隔著浴巾遊走起來,手慢慢的伸入浴巾里,貼在她的背上,左手摟著她的頸,她有點撒嬌著半推半就的輕微抵抗著,她的抵抗使浴巾愈來愈松。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擠了進來,讓兩個纏綿二的人漸漸的蘇醒了,看著身邊這如花似玉的美女,季子強的那沉睡后暈暈乎乎的心異常的清晰起來。

今天他和江可蕊約好了,要去拜訪一下江可蕊的家人,他就拿上了從柳林市帶來的禮品,還有兩瓶好酒,他也知道,江可蕊家裡應該是什麼都不會缺的,但過年拜訪,手上總是要有點東西的。

江可蕊就笑著調侃他說:「唉呀呀,季書記也會送禮了。」

季子強就說:「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騙人家的閨女,沒點本錢是不行的。」

江可蕊笑著說:「要是禮品不管用呢?」

季子強很認真的想了想說:「我還有個辦法,這辦法是從一個故事裡學來的,」

江可蕊就連著問:「說說,說說,故事裡是用什麼辦法。」

季子強說:「這故事說的是三個青年去女孩家提親,他們見到未來的老丈人,一個說:我家裡很有錢,可以讓她一生吃喝不愁,享受不荊,第二個說:我父親是局長,有權有勢,可以讓她盡享尊貴。第三個青年很慚愧的對老頭說:我沒錢,也沒權,但你女兒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老頭一聽,馬上就同意了。」

江可蕊呵呵呵的笑了起來說:「你個壞小子,好在我早有防備,吃過葯了,要不然就種你圈套了。」

兩人嘻嘻哈哈了一會,洗漱乾淨,他們一起開車到了省委家屬院,季子強是提著大包小包的一堆東西,他努力的讓自己顯的嚴肅一點,不敢和江可蕊在嬉笑了,這是人家的地盤,自己要小心,江可蕊看看他表情,吐吐舌頭,把他帶到了房子裡面。

他們進了的家門,江可蕊的家裡收拾的乾淨利落,沒有奢華卻顯莊嚴,牆上好像是新掛了一副字,上次季子強來都沒看到,也許是上次過於緊張,沒有細看吧。

從落款上一看,這是樂書記自己寫的條幅: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條幅上的字有些劍拔弩張,力透紙背。

都說字如其人,看樂書記這幅字,想必他的為人也以方正為主,但能走到今天這個地位,又有幾個不是外圓內方或者外方內圓之人呢!

房間還有好幾盆鮮花,應該也是為春節專門添置的,紅色,黃色的花朵開得十分嬌艷,給這個略顯莊重嚴肅的房間憑添了一些生機和活力。

江可蕊的媽媽知道他今天要來,早就泡好了茶葉,她更顯得熱情好客,又是讓座,又是削水果,看來比江可蕊都要熱心許多。

樂書記的聲音哄亮深沉:「小季啊,有好久沒見了吧。」然後他細細的打量了一下季子強,說:「你這小同志,還客氣什麼,來家裡還帶什麼東西?」

季子強連忙招呼了江可蕊的父母,就說:「樂書記,我也不知道應該帶點什麼,所以就帶了點小東西,你們也不要嫌棄。」

江可蕊的媽媽說:「看你講什麼啊,有這份心就不錯,來,坐下先喝水。」

季子強就小心的用半個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這樣的好處就是需要起來的時候,可以很快站起。

樂書記就泛泛的問了他一些工作上的問題,也沒深談,江可蕊的媽媽就來打岔說:「你們不要談工作,說點別的吧,也要照顧一下我們這些人。」

樂書記就哈哈大笑對季子強說:「看起來我們只好暫停一下了,等他們的韓國連續劇開始了再聊。」

季子強也憨憨的笑笑,沒說什麼。

大家就東拉西扯的說了一會話,看看吃飯還早,樂書記就問季子強:「小季,會下棋嗎?」

季子強當然會了,不僅會,這還是他的強項,多年前,他就在學校那個幾次象棋比賽的冠軍,但現在不是誇口的地方,他謙虛的說:「會下一點,只怕不是樂書記的對手。」

樂書記就擺了下手說:「在家裡不要書記,書記的叫,叫伯父就可以了。」

他又轉頭對江可蕊說:「你們準備飯,我和小季殺兩盤。」

江可蕊答應了一聲,幫他們擺上了棋盤,季子強和樂書記就坐了過去,楚河漢界的對壘起來。

季子強客氣的讓樂書記先走,樂書記也就沒有推讓,先下了一步閑棋,把自己的紅馬跳邊,季子強最擅長的是當頭炮,但禮貌起見就也是跳起黑馬,幾步閑棋客氣過後,兩人就開始了全力搏殺樂書記雖然日常工作很忙,下的很少,也沒精力在這上面費腦筋,但底子還在,棋力也是強悍,一時間就殺的難解難分。

江可蕊雖然是看不太懂,但也坐在一邊,添茶到水,削水果,剝瓜子忙的個不亦樂乎說棋力季子強終究是稍強半疇,殺到後來他看到樂書記很是專著認真,他不敢過於逞強,手下不著痕的軟了下來,他也不想隨便就輸,男人的這個遊戲,也是對雙方的考驗,他還不希望樂書記把他當成笨蛋一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