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八十三章去寧姐家做客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當副廳長,不過人看著還算客氣,季子強和他說上幾句話,兩人就找到了共同的語言,什麼柳林市的誰誰誰,兩人都認識啊,還有文教廳的那個處長,就是鼻子章的有點偏的那個,季子強陪著吃過飯啊,江可蕊對著寧姐做個鬼臉...

?白相間的大理石地面,盡顯雍容華貴,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牆結合淺紅屋瓦,拱門和迴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廳,讓人心神蕩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適,門廊、門廳向南北舒展,客廳、室等設置低窗,餐廳南北相通,室內室外情景交融。

單單看一看這房間,季子強就知道這寧姐的老公很不簡單了,寧姐熱情的招呼著他們,今天寧姐表現出一位典型的江南女性的魅力,一米六幾的格子,說不上高挑,但絕對有形。象寧姐這模樣,走在大街上,還是有那種鶴立雞群的優越感。今天你根本看不出她在電視台那種霸氣來。其實寧姐在家裡是一個不錯的女人,挺實在的家庭主婦,別看這房子很大,但是被打理得挺乾淨的,走進去就有那種很舒爽的感覺。

寧姐招呼說:「季書記,您來了。快坐快坐。」

聽到寧姐這樣稱呼,季子強笑了笑,「寧姐叫我名字吧,這樣顯的親切一點。」

寧姐就笑著說:「好,那就叫你子強。」

從樓上,寧姐的老公就下來了,季子強和江可蕊都一起招呼了一句,幾個人介紹了一下,季子強知道這寧姐的老公姓張,是個**,現在都時興叫官二代,在省政府的文教廳里當副廳長,不過人看著還算客氣,季子強和他說上幾句話,兩人就找到了共同的語言,什麼柳林市的誰誰誰,兩人都認識啊,還有文教廳的那個處長,就是鼻子章的有點偏的那個,季子強陪著吃過飯啊,江可蕊對著寧姐做個鬼臉,伸伸舌頭說:「這兩人。。。。」

寧姐也就笑了起來,泡茶,上水果,一看季子強還帶來了兩瓶酒,寧姐就責怪了幾句,那寧姐的老公也說:「你還大老遠帶酒來,我這酒多的都消化不了,行,今天喝你的,但走的時候我給你裝幾瓶帶上。」

季子強也就客氣了幾句。

這裡他們在聊,江可蕊和寧姐就到廚房收拾菜去了,過了一會,季子強走過去,看著廚房裡的兩人笑道:「江小姐,你也會做菜?看不出來啊?」江可蕊笑了,「那是你沒口福,我做的飯菜可好吃了。」季子強就笑著看了看她們倆在廚房裡忙得不亦樂乎,季子強又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跟寧姐他老公聊天。大約等了一個把小時,她們終於把飯菜搞好了。廚房裡飄來一股香濃的雞湯味。

季子強就忍不住喊了句,「很香,味道應該不錯吧1

江可蕊笑嘻嘻地將燉好的雞端上來,還一邊道:「農村裡養的土雞就是不錯,不過現在的雞都變種了,不是那種很純正的土雞。這雞肚子里好多的油,被我掏空了。」真正的純種土雞,也就二斤多左右,不過能有這樣的好口福,還挑剔什麼?等他們兩把幾個菜都端上來,擺滿了一桌子。季子強就開了瓶酒,給眾人倒了一杯。

寧姐說道:「我平時不喝酒的,今天晚上就破例敬您一杯怎麼樣?」

季子強笑道:「既然破例,一杯哪夠?」

寧姐說,「那不行,我喝多了會鬧笑話。」

她老公也說,沒關係的,在自己家裡,喝醉了也沒什麼笑話。

但在季子強的記憶里,好像上次寧姐在洋河去拍片,也是喝酒的,或者在家裡她要表現的溫文爾雅一點吧,季子強就不能來揭穿這個事情,好像寧姐真的不會喝酒一樣。

倒完了酒,季子強帶著端起了杯子,剛站起來,張副廳長就道:「你這是幹嘛?在哪裡學來的這一套,坐下,坐下,我們這是私人聚會,吃家常飯。沒那麼多規矩。每天在那種場合下,你還不嫌累?」

說的季子強也有點不好意思了,只好坐下來,「那我和可蕊敬您一杯總行吧1「要喝酒行,敬就免了。大家圖個痛快,別破壞了氣氛。」寧姐的老公這麼說。

寧姐不敢多喝酒,季子強端杯子的時候,只是淺淺的意思了一下。季子強也就笑笑,呡了一小口酒,放下了杯子。

寧姐站起來給季子強和江可蕊舀了碗湯,季子強嘗了一下,讚不絕口。江可蕊要開車,喝了一點臉上微微有些紅潤,倒是更加逗人喜愛了,女孩子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喝得上臉的時候,那表情,那眼神挺逗人喜燴頓飯吃得就沒有太大的意思了,比起季子強在洋河縣,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豪情,今天這頓飯有點清淡了,好在這寧主任兩口子還隨和,讓季子強和江可蕊沒有感到多少拘謹。

吃完飯,又稍微的坐了一會,季子強就和江可蕊告辭離開了,

兩人走路的時候,江可蕊不知什麼時候,悄悄挽上了他的手臂,兩個人就這樣散步似地走著。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一切都那樣自然,沒有絲毫做作。

兩個人走在一起,慢悠悠地散著步,十分默契,誰也沒有提出要打車,季子強手裡提著東西,是走的時候,寧姐的老公裝給他的幾條中華煙。

街道上風依然很寒冷,吹得人臉上涼嗖嗖的。就象小孩子調皮的手,不經意擦過你的臉朧,江可蕊打了個顫,身子向季子強靠子靠,兩人距離拉得更近了。胸前那對堅挺,沒有任何防禦地緊貼著季子強的手臂,隔著厚厚的冬裝,也能感受到它們歡快的跳動,季子強的心微微地顫動起來了,卻見江可蕊完全象沒事似的,他也只好作罷。

「你喜歡散步嗎?」晚風下,江可蕊揚起絕美的容顏,微微偏著脖子笑看著季子強。

季子強不得不承認,「我很少把時間花在散步上面,也許是沒有找到這種感覺。看來,人生不能太匆忙,總把自己弄得象鐘錶的秒鐘似的,就會錯過了人生最美麗的瞬間。」

江可蕊嫣然一笑,樣子很有幾分動人,再加上今天晚上喝了些酒,那臉色一抹紅暈,看得季子強就有些恍然若夢。

「真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情懷,深藏不露的才子埃」江可蕊笑的時候,潔白的牙齒很漂亮,美麗的笑容,讓這夜色憑添了幾許魅力。

風,象怕打攪了誰的浪漫,變得柔和了。月色,不知在何時升起,恬靜地看著這片朦朧的大地。兩個人走在晚風裡,笑得那麼親密,走得那麼優雅。江可蕊的優雅,竟然象慢慢融入了自己生命里一樣,讓季子強突然之間有了這種錯覺。

兩個人,似乎是前世的約定,今生的相聚。突然現,她與自己之間,竟然有那種熟悉的真切。好象這個夜,就是為他們安排好的一樣,讓一切來得那麼自然,那麼坦誠。

季子強笑道:「我哪有你說的那樣,我只不過是偶爾表一下內心的感嘆。」

江可蕊聽著他的聲音,就象入了迷一樣,這一切,不正是自己多年以來,一直在追尋探索的嗎?她用手理了一下垂落下來的秀,溫柔地道:「你知道我最大的夢想是什麼嗎?」

季子強搖搖頭,「都說女孩子的心思不能猜,我哪能猜得著?尤其是象你這樣不一般的女孩子,一定有自己獨特的夢想。真要我猜的話,我想你應該是希望成為一名全國知名的節目主持人,創造你自己與眾不同的主持風格。」

江可蕊笑了,「算你猜對了一丁點,但這只是我以前的想法,現在有了調整。」

江可蕊看季子強的眼神,變得有點曖昧,應該說還有一點深情。因為她現,自己苦苦追尋的幸福,就在眼前,在她的眼裡,季子強是那麼出眾,那麼優秀,年輕有為,沉穩而果斷。

象他這樣的實在太少了。

有錢的都是花花公子,囂張跋扈,那樣的人她見得多了。自以為有幾個錢,家裡有點勢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耀武揚威。以前的時候,江可蕊也曾今一直夢想,一定要找一個比自己年紀大五六歲,甚至七八歲的,那樣的男人沉穩,懂得心疼女人。

遇上季子強后,她很快就現,自己這種想法錯了。愛情不能建立在任何時間空間,物質基礎上,它是一種世界上最完美,最無私,最偉大的精神動力。看到季子強眉宇間那種從容和自信,江可蕊竟然著迷了。

她晃了一下季子強胳膊,胸前那對堅挺,毫不意識地磨擦著季子強的手臂,讓喝了酒的季子強也有些心旌動遙

她說:「你幹嘛不問我?」

他說:「我不正等著你說嘛。」

「討厭。」江可蕊居然象小女生一樣撒起了嬌,那份嫵媚,那份風情萬種,再次讓這個夜晚變得妖嬈起來。不得不承認江可蕊這種本能的流露,產生了很大的震憾作用。

季子強忍不住停下了腳步,定定地看著她,「那你的理想是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