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八十二章韋市長的反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土特產固然好,但那一般真實的意思還是為了省錢,現在那還有什麼特產,什麼東西都快的像風一樣,今天出來,明天就有人學會了模仿。 季子強就帶上一些禮品到省城去了。 大巴在搖晃中把他帶到了省...

?大家便都學韋市長用筷子剝那殼,有剝開了的,也有沒剝開的。

韋市長今天心情很好,他便不厭其煩地幫他們剝,也就一人一個很好就剝好了。

韋市長說:「說這種蝦肉比龍蝦鮮嫩,比龍蝦好吃。龍蝦只能說是吃名氣。現在這種蝦也不便宜了。」

他說這種蝦主要有兩種作法一種就是整條白灼像現在這樣可以點佐料吃也可以就這麼吃。他建議大家就這麼吃吃原汗原味。吃出一種海的原汗原味。

另一種作法就是焦鹽焗切成一節節用焦鹽焗味道也特別好。桌上就擺了一盤。

韋市長夾起一塊給大家看,說:「這種作法外地人比較喜歡,因為剝殼沒那麼麻煩。」

大家也都不斷的點頭,對韋市長這種見多識廣,博聞強記很是佩服。

第二道菜是墨魚也是兩味也上了兩大盤。韋市長笑著說:「這都是鄉下人大魚大肉的吃法。這裡只是一條墨魚八斤。這麼大的墨魚不好找。一半炒一半白灼如果敢吃生的話切成紙一樣保」

一邊說著,一邊就有兩個女服務員推了一部小車進來上面放著酒精爐放著他們的魚各種佐料就當著他們的面熬湯。大家邊吃邊聊著,季子強和每一個人都喝了一輪,又單獨和韋市長喝。

韋市長說:「今天就少喝吧!今天主要還是吃。」

季子強也是不敢勉強的,就表示誠意,自己喝了一杯,沒讓韋市長喝了。

一會這熬的魚湯端上來了,有西紅柿的酸,有馬鈴薯的粉,清淡中另有一番風味。

在這整個宴席中,韋市長始終也沒有給季子強說什麼重要的事情,更沒有給季子強暗示什麼,這讓季子強的心裡一直七上八下的,他不明白韋市長為什麼今天會對自己如此的親熱,這種親熱已經超越了他和韋市長本來的關係,給他了一種不真實,也不正常的感覺。

季子強就一直小心的喝著,沒有絲毫的放鬆,期間他也和葛副市長聊這天,也接受著兩個局長的敬酒,但他還是很謹慎的等待韋市長說出關鍵的話來。

可惜,韋市長似乎今天就是專門宴請他的,直到酒宴結束,韋市長也沒收什麼緊要的話,季子強就一直帶著疑惑,直到回家。

這頓飯讓季子強吃的不明不白的,回去以後他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可是越想越沒有思路,但他知道,一定是有什麼原因在裡面。

當然是有原因了,韋市長已經得到了消息,省委樂書記和省長李雲中的蜜月期在逐漸結束,兩人在工作中已經出現了一些裂紋,這不是一般人能夠看的出來,不過在前幾天韋市長給省長李雲中拜年的時候,他已經從李雲中那隱隱約約的話中聽出了這個意思。

回來以後,韋市長也開始思考了,假如上面兩位老大的關係繼續這樣分化,那麼自己在柳林市該怎麼應對呢,柳林市的格局也一定會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這是絕對的。

葉眉現在也開始逐漸的用潛移默化的手段在樹立自己的威望,她的勢力也慢慢的得到了壯大,這固然是沒有辦法的結果,因為她是柳林市的老大,她具有得天獨到的優勢,但隨著她的壯大和對柳林市的市裡掌控,自己的局面就很艱難了。

很多事情是需要未雨綢繆的。

於是,韋市長就看上了季子強,季子強通過上次和葉眉的對壘,已經徹徹底底的和葉眉分道揚鑣,而葉眉是一個異常謹慎的人,想要找到她的破綻很難,但有了季子強,或者情況就不一樣了,季子強了解葉眉的習慣和過去,季子強也具有狡詐的手段和謀略來應對葉眉,只要他們兩人較上勁,就可以分解和牽制葉眉對自己的注意力和攻擊力,所以季子強是一定要好好的拉一下。

但任何事情都不能操之過急,季子強和韋市長的關係還沒有到能夠坦誠相待的那一步,所以韋市長是不會很快的讓季子強參與到更深的鬥爭中來,他要培育自己和季子強的親密關係。

季子強心中有疑惑,到了第二天他就暫時的放棄了這個疑惑,因為他要到省城去了,還有幾天假,他想在去看看江可蕊,這幾天他們的電話不斷,江可蕊說了,他要在不去省城,江可蕊就要來季子強家裡看望他的父母了,季子強就決定自己到省城去。

早上起來,家裡又來了很多客人,這讓季子強一時就走不了,他招呼著他們,回答這他們的問題,應付著他們的好奇,最後又陪著他們吃完了午飯,總算是打發掉這些親戚朋友,

他上街去買了些東西,準備給江可蕊帶到省城,這次還算好,最近發了點獎金,手頭寬裕了很多,所以就買了幾件像樣的東西,不像過去老是帶些土特產,土特產固然好,但那一般真實的意思還是為了省錢,現在那還有什麼特產,什麼東西都快的像風一樣,今天出來,明天就有人學會了模仿。

季子強就帶上一些禮品到省城去了。

大巴在搖晃中把他帶到了省城,季子強沒有讓江可蕊來接自己,他準備自己先找一個住的地方,安頓好以後在聯繫江可蕊的。但剛下車還沒坐上出租,江可蕊的電話就及時的追了過來:「子強,你走哪了,我去接你。」

季子強就說:「我剛下車,等我找個住的地方了在和你聯繫吧?你就不用過來了。」

江可蕊說:「你怎麼不早點說啊,我一直在等你電話,那這樣,你直接來省政府招待所,我在這裡幫你訂個房間。」

、季子強一想也好,那個地方離江可蕊家也比較近,自己這次來就是專門看江可蕊的,住進點方便,他就答應了,找了個出租,到了省政府招待所。

這幾天住宿的人很少,招待所顯的有點空蕩蕩的,大堂里也就江可蕊和三兩個收銀員,季子強還沒走進大堂,江可蕊就迎了出來,一把挽住了季子強的胳膊說:「你個小壞蛋,為什麼不早告訴我來的時間。」

季子強嘿嘿的笑著,在省城他是沒有多少顧慮的,所以任由江可蕊挽著胳膊,坐電梯來到了房間。

放下東西,兩人顧不得說話,相互擁抱著,一個長長的吻,季子強也閉上眼睛,伸手托起江可蕊的後腦勺,一瞬間有電流通過兩人的全身。

江可蕊只是感受到有兩片柔軟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磨蹭,重重的壓在自己唇上,她方才還是緊繃著的身體開始慢慢放鬆了下來,她也開始投入的接受著季子強這如風暴般的吻。

江可蕊微微閉著眼睛,不停地吻著季子強的唇,時而輕輕地咬磨著,時而又伸出香舌在季子強的唇上添食著。當兩人都吻的透不過氣的時候,他們才情意綿綿的分開了口,相互開始去注視對方,看看分手以後對方有沒有什麼變化,房間里並沒有因為外面的寒冷變得冷清,房間很溫暖,很溫馨,兩人看了很久,才都露出了笑容。

坐下來,兩人就嘰嘰喳喳的開始說話了,話很多,從清風明月一直說到世態變化,又從油鹽醬醋,繞到了國際大事,我是不想在這給大家學他們的說話了,真的無聊,那些話模寫出來有的人又說我廢話多了。

一會,江可蕊的電話就響了,江可蕊接上一聽,是自己同事電視台寧主任的,江可蕊就說:「寧姐,你也沒出去玩?」

寧主任說:「玩什麼啊?這幾天忙死了,到處跑,你還輕鬆一點,我們每天都出去。你在做什麼呢?」

江可蕊說:「嘿嘿,我和洋河縣的人在一起呢。」

寧姐就說:「哈,你和季書記在一起啊,這樣吧,一會你們兩人到我這來吃飯吧,剛好今天收拾了幾個菜,老公也在,你們來熱鬧一點。」

江可蕊就看看季子強,捂著電話問他:「子強,電視台寧姐請我們一會到她家吃飯,去不去。」

季子強無所謂的說:「看你吧,反正不要耽誤晚上我們的親熱就成。」

江可蕊白了季子強一眼,說:「一天就想那事情。」

她鬆開了電話,對寧主任說:「那行吧,我們一會過去。」

放下電話,江可蕊想到了季子強剛剛說的話,又是一陣的臉紅,她就提起粉拳汪季子強身上擂了幾下,季子強有點莫名其妙的,後來看看江可蕊桃紅滿面,也就知道是剛才那話的緣故了,他呵呵的笑著,說:「打吧,打是親,罵是愛。」

江可蕊也就住手不打了,兩人擁在了一起,又說起了那水湯呱唧,毫無營養,莫名其妙的情話了。

晚上在寧姐家裡吃飯,季子強就在自己帶的包里,拿出了兩瓶五糧液來帶上,他們怕晚上喝酒多,江可蕊就沒有開自己的車,下去打了葛車,很快就到了寧姐住的地方,這是一幢很漂亮的小別墅,獨門獨戶獨院,兩層樓,別墅還有室內車庫。

房間里更是具有浪漫與莊嚴的氣質,頭頂是天藍色彩繪,裝飾著金色百合花圖案,腳下是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