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八十一章隔山打牛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子,身材很是標準。儘管身居高官已多年,但是,腹部依然是平坦的,看上去依然是那麼年輕,依然的充滿活力和魅力。他的臉上永遠是一副冷峻威嚴的面容,看上去,任何的大風大浪都別想在他臉上掀起一絲一毫的波瀾,這是...

?彙報切中主題,既簡潔明了又說清了問題,既有成績的肯定又有問題的分析,層次清楚,語言有力,時不時還來一點人民群眾的口語,讓每一個人聽來不累贅,不枯燥,不痛苦,不老生常談,不牛皮哄哄,前後用了不過三十分鐘,彙報完畢,季子強甚至帶頭鼓起了掌。

李保瑞很激動,這是對他的肯定,他激動的說:「下面,我們請華書記做指示。」

一陣雷鳴般掌聲過後,季子強不慌不忙,不疾不徐的說道:「聽了李保瑞同志的彙報,我很滿意,看了你們的鄉村道路建設,我很滿意,聽了村民物質文化生活在不斷的改善,我很滿意……」

連續三個滿意,激動得李保瑞和黃鄉長兩個同志臉上每一個毛孔都冒著熱氣,也再一次帶來會議室里雷鳴般的掌聲。

季子強的大手向下一按,掌聲停,指示再起:「同志們,看了你們的經驗,你們有什麼感想啊,那麼大的變化,發生在這麼偏遠的鄉鎮,這說明了什麼?要我說,我看到了一種精神,一種這是我們**人的宗旨,是我們的建黨之基,執政之源,打江山靠它,坐江山更要靠他,這一點任何時候都務必請同志們牢牢記祝」

停了一下,季子強又說:「工作和成績我們是要肯定,但缺點和錯誤我們也要知道,比如有的同誌喜歡弄虛作假,或者陽奉陰違,或者搞自己的小團隊,小集團,這都是不對的,在這裡我也提請有的同志能夠看清形式。」

李保瑞的臉一下子變得緊張無措,眼神有些慌亂。這季子強太厲害了,讚揚聲中突然話鋒一轉,味道變了,整個會場一下子緊張起來,鴉雀無聲,彙報會的主題也逐漸浮出水面。

季子強語言越來越嚴厲,越來越鏗鏘有力,越來越有針對性。李保瑞這時候額上冒汗,面色有些發白,看起來有些可憐。

憑良心說,李保瑞在幹部中還算一個比較正派,比較有工作熱情,比較有理想和追求的一個基層黨委書記,雖然他是齊良陽的人馬,但他還不算對齊良陽很鐵的那種人,也或者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季子強才要說上一說,他的話里藏刀,但這刀似乎不是砍向李保瑞,是隔山打牛神功,是練的乾坤大挪移秘籍,他要把齊良陽那些人慢慢的震出來,讓他們向自己靠攏。

季子強繼續說:「……明年,我縣的經濟建設發展將進入一個關鍵時刻,大量的項目要上馬,要建設,我們的幹部以及我們幹部的家屬、親戚,更不能在裡面謀求不正當的利益!陷入非法利益格局,從明年起,縣上的監察部門要進入每一個項目,監督招投標的各個環節,監督的窗口要前移1

季子強說到這時,聲音提高了一度,顯得更加正氣凜然。

看來,季子強還要通過這件事情給齊良陽敲一下警鐘了。

這一圈子檢查和彙報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大家也準備回縣城去了,李保瑞就說自己在縣城安排的有酒菜,請季子強一定要給個面子。

季子強嘿嘿的一笑說:「老李啊,我今天已經夠給你面子了,幫你演出了這樣一台大戲,你還不滿足啊?」.

這李保瑞一下就傻了,半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季子強的話。季子強也不等他回答什麼,帶上了同來的眾人,給鄉上,村上的幹部招招手,上車一路就返回縣城去了。

過年了,季子強也回到了柳林市,他在回來以後,誰都沒有聯繫,準備好好的在家裡休息了幾天,但他想錯了,縣上那些部門和鄉上頭頭腦腦的又都趕到了柳林市季子強的家裡來,給同志拜年的人不少,過年了,這些人沒有空手去的,有的給送來了紅包,有的送點名煙名酒,季子強雖然對他們這種行為很是反感,他把所有的紅包錢都登記記帳了,打算回去交給財政部門,但他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他心裡上還是有那麼幾分陶醉和得意,他覺得這就是地位和價值的象徵,門前冷落車馬稀那還有什麼意思?那叫落魄,說明人家壓根就不在乎你啊,特別是可以在鄉里鄉親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這不得不說還是有點滿足感。

但時間長了,每天來人不斷,幾乎拜完年都要請他出去坐坐,老媽就有些不樂意了,對他說:「還不如不回來,一年回來不了幾天,大過年的,都不能清靜。」

季子強就只好說:「老媽,沒辦法啊,人家大老遠的來了,你不能不讓人家進門吧?」

老媽就說:「我看你啊,也有點變了,小心栽在這上頭。」

季子強當然是不能給老媽解釋的那麼清楚了,就簡單的說:「現在就這個世道,過年了人家表示個心意,你還能拒絕人家?」

老爹也說話了:「子強啊,你聽我一句話,現在的人啊,勢利得很,人家為什麼給你送?因為你手上有權,人家用得著你。收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我們還是謹慎一點好。」

季子強呵呵呵的笑著說:「老爸,老媽說得有理,我照辦,照辦就是了。」

季子強嘴上象抹了蜜似地這樣說,是因為平時就回家少,大過年的,不原意讓家裡擔心。

到了初二,季子強還是給葉眉和韋市長都打了個電話,拜了一個年,本來在年前他都是去看望過的,所以也沒太講究了,就問候了一番,葉眉倒是很客氣,也沒說其他的,就表示了幾句感謝。

韋市長就問季子強了:「子強,你是不是回到柳林市了。」

季子強趕忙謙恭的說:「是啊,是啊,我也是剛回來。」

韋市長說:「我就說嘛,回來就要給我打個招呼,晚上我們一起坐坐吧,難得清閑幾天。」

這季子強怎麼拒絕的了,韋市長從來也沒請過季子強,只怕在柳林他也很少請過別人,就這過年,恐怕後面排隊想請他的都要排一大溜的。

季子強趕忙說:「我今天給韋市長打電話也是這個意思,就怕韋市長忙啊,要是晚上有時間的話,我請市長你吧。」

韋市長哈哈哈的大笑著說:「要論時間,那確實請的人多,但今天我抽時間也要和子建你坐坐的,你不用管了,我來安排吧。」

季子強忙說:「那怎麼行,哪有讓你請我的道理。」

韋市長斷然的說:「讓你不要管,你就不要管,不是我說大話,今天讓你請,只怕你連包間都定不上,呵呵,你不管,我安排。」

這讓季子強很是奇怪,韋市長雖然最近和自己的關係有所緩和,但兩人之間的關係還沒有好到這個地步吧,他怎麼肯屈尊來請自己呢。

季子強疑惑著,但還是很客氣的答應了,說晚上見。

到了晚上,季子強提前就來到了酒店,他到包間的時候,包間里已經坐了兩個局長了,季子強和其中一個是認識的,連忙上前招呼起來,幾個人聊了一會,就見韋市長和葛副市長也一起進來了。

季子強他們幾個一起站起來,迎了上去。

韋市長很客氣的和季子強握了幾下手,對葛副市長說:「小季今年不錯啊,把洋河縣整的很有起色。」

葛副市長也皮笑肉不笑的說:「年輕有為,不錯。」

葛副市長今年剛過五十,一米七幾的個子,身材很是標準。儘管身居高官已多年,但是,腹部依然是平坦的,看上去依然是那麼年輕,依然的充滿活力和魅力。他的臉上永遠是一副冷峻威嚴的面容,看上去,任何的大風大浪都別想在他臉上掀起一絲一毫的波瀾,這是他在官場上長期歷練的結果。

如炬般閃亮的雙眼,儘管似乎在微笑,仔細去看,卻是那麼地複雜,那麼地耐讀,那麼地難懂,給人的第一印象,除了超凡的氣度和俊朗的外表,最突出的便是下巴上的一顆黑痣,竟和一代偉人那麼的相似。

季子強客氣說:「都是你們領導帶的好,我們下面就做了一點現成的活,談不上能力。」

韋市長用手一指季子強說:「嘿,你還挺謙虛的,呵呵,來來來,今天不談工作,就是小聚一下,酒也不要灌,隨意就好。」

五個人都坐定了下來,

季子強就給大家把煙都點上,酒店看來也是早有準備,很快就上菜了。

今天這菜的檔次就不一樣了,不管是色澤,還是搭配,都恰到好處,桌上擺了兩大盤蝦。

韋市長問大家知道不知道這種蝦的學名叫什麼?大家一起搖頭,他就說:「這蝦活著的時候只要抓出水面它就會射出一道道水柱所以有人叫他拉尿蝦。別看這種有點像蜈蚣的拉尿蝦殼不好剝但只要掌握竅門就很容易。」

韋市長就示範給大家看用筷子插進蝦背輕輕一撬那殼就整條剝開了,他把剝好的拉尿蝦放進季子強的碟子里。

這讓季子強很有點誠惶誠恐,另外那兩個局長也丟韋市長的這動作吃了一驚,他們也從來都沒見過韋市長給別人夾過菜,何況是幫別人剝蝦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