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八十章視察冠子溝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向梅就真的懷疑這些人是不是在吹牛。自己家的老蔣就是個例子,過去那牛一樣壯的身子骨,最多一晚也不過三四次,而且中間還要稍息,現在長胖了,下降到很多天一次,偶爾也來兩三次,那都是出了遠門,渴慌了。<...

?長長的車隊齊刷刷一溜煙停下來。季子強這才下車,和鄉上的領導都打了葛招呼,一堆人,大大小小林林總總幾十個。

季子強就見這李書記雖然長相不咋的,可胖胖的,一對小眼顧盼之際威風凜凜,寒氣森森,極具威嚴,走路也是極有風度,永遠是勻速、每步距離不超過五寸,雙手三個姿勢:背手,揮手,叉腰,估計第一個姿勢對他龐大的腰肚來說有點難受,所以用得最少,只是做偶爾的點綴,叉腰極多,關鍵時才揮手。

不過現在他沒有多少這氣勢的,因為季子強比他還拽,由於他要親自給解說,所以跟在季子強左手邊,落後半個身位,再左邊是黃鄉長,兩人比不上季子強的步子快,所以是撅著屁股,在後面小跑著。

李書記一路走一路說,有時也用上手勢,很多級別低的村官們,這時候只好落在最後,不知道前面說的是什麼,情況是好或是壞。

一會就聽前面傳過話來:「村道修成這樣,難得難得。」

「是啊,恐怕是我縣最好的一條。」

「冠子溝鄉李書記還是有魄力,其他鄉就沒見修出這樣一條路來。」

「不知道這路有多長,投資是多大?」

黃鄉長是和季子強搭不上話的,季子強基本都讓李保瑞霸佔了,黃鄉長反應還算敏銳,立即對說話的幾個縣上幹部說:「幾位領導,我來介紹介紹。」

旁邊還有反應更快的,立即對人家介紹說:「這是我們冠子溝鄉的黃鄉長。」

「哦,黃鄉長埃」這幾人故作似曾相識。

「這條路叫『康莊路』,全長十二公里,工程總投資二百八十八萬元。」黃鄉長的侃侃而談起來。

「你們資金哪裡來的呢?」有人就問了起來。

黃縣長胸有成竹的說:「資金共分三部分,一是扶貧資金立項解決。二是通過村民一事一議,每戶500元,三是縣交通局從其他項目中給我們調劑了一點。」

「就是幾個一點嘛,好,很好,你們這種修路模式值得肯定,值得借鑒、借鑒。」大家都一起交口稱讚起來。

在路上逗留了不過十分鐘,向梅卻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這些領導們長的都不是社會上最流行的身材,人人都是矮矮胖胖,走路像鴨子搖搖擺擺,噸位大,行動慢,看起來十分可笑,以李書記為首。

向梅忽然擔心起來,這些天她也偶爾上網,逛進新浪,看到許多領導由於行為不檢,生活腐化,養情人包貳奶,有些甚至十幾,幾十個,實在管不過來,還有一位高水平的官員,居然引進IBM的管理模式……,都像這樣的身段,怎麼吃得消?一個都搞下課了,還幾十個?

向梅就真的懷疑這些人是不是在吹牛。自己家的老蔣就是個例子,過去那牛一樣壯的身子骨,最多一晚也不過三四次,而且中間還要稍息,現在長胖了,下降到很多天一次,偶爾也來兩三次,那都是出了遠門,渴慌了。

思考一陣,向梅豁然而醒,「偉哥,一粒壯1

嘿嘿,肯定都是藉助現代醫藥技術,彌補了先天的不足,難怪那些成人藥店開在僻巷陋角,還長期興旺不衰,最近就聽說齊良陽也是吃了那玩意,說吃多了,下面幾天都縮不回去,唉,這讓他家喬小娟多幸福埃

向梅正在想著齊副書記的事情,公路情況介紹結束了,季子強情緒很好,嚴肅已經變溫和,其餘這些人,滿意之情溢於言表。

李保瑞春風吹上眉梢,恭恭敬敬送季子強進了小車,又對向梅討好的陷笑了一次,急急忙忙回到車上,說:「走,進村。」

他抑制不住喜悅之情,對黃鄉長說道:「華書記肯定了我們的做法,希望這次修路給我們鄉再修這麼三四條鄉村道路,堅持高標準,搞成全縣的典型,他準備開春以後把全縣的公路建設現場會放在我們鄉了。」

黃鄉長樂呵呵的說:「呵呵呵,這可是大好事埃」

李保瑞也高興的說:「所以,我們一定要乘著這個東風,好好乾一常」

李保瑞有些激動,回頭也鼓勵了一下其他幾個人。

下一站,安排的是慰問村民和村民座談,車隊一溜煙滑進了村委辦公樓,寬大的院壩擠得滿滿的,鄉里來的警察指揮眾司機停車,季子強一行已經順著一色青石板鋪成的通戶路,到了一個老鄉家,這是一戶相對比較富裕的農戶,一排二履住房,嶄新而氣派。

這裡早有鄉上的幾個女同志等候著,茶水準備好,季子強就見一個女幹部雪白的襯衣,外穿一件暗紅色的毛料套裙,整潔高雅,落落大方,江南美女特有的氣質頓時讓田野生輝。季子強比先前的臉色更溫和了,簡直是變成了親切。

而周圍也有三三兩兩的領導相互不時交換一個曖昧的眼神。

只有向梅一個人有點緊緊張張的,她怕這年輕女孩過多的吸引了季子強的視線。院子里早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凳子椅子,季子強當然是正面中間位置,後面沒人,左右坐了四名村民代表,季子強和藹可親,妙語連珠,眾人不時發出一聲會心的大笑。

四位村民本來很緊張,又是大官又是電視錄像,是個村民都緊張。經過季子強的語言藝術熏陶,慢慢的他們也可以問一言答一語了。這四名村民代表是經過鄉黨委逐個酌定的,身家清白,政治可靠,相對富裕,最重要一條,家裡有交通工具,而且無告狀上訪歷史,平時沒有對我黨不滿的言論。

交談進行得很愉快、很順利,季子強問了家裡幾間房,是不是磚混,一年收入多少,子女在哪裡上學,有沒有出去打工掙錢…….等等。

季子強突然問:「你們哪家有外出務工的?」

四人都搖頭,其中一人說道:「一組的鄭華出去了才回來。」

季子強問:「他家在哪裡?」

一人說:「翻過這個梁梁下山就到。」

李書記機敏,立即插言道:「季書記,他們說的翻一個梁下一個坡要一倆個鐘頭,我們已經安排人請鄭華來這裡了。」

這裡的青石板路在金色的稻田間掩掩藏藏,頗像一副鄉村水墨畫,大概季子強已經被村民們的淳樸喚起了埋藏在心底的農民階級感情,想走一走,問一問方方面面的情況,一聽說走兩個小時,立即說道:「李書記很不錯,工作細緻。」

李保瑞臉上這一刻燦爛得很,估計有點像當初小學老師表揚我抄襲的作文寫得好一樣,心裡也是激動得發抖。

一會這一組的鄭華被支書親自請來,這是一個四肢粗壯的四十好幾的大漢,一看就知道小學沒畢業,因為臉上的表情沒一點文化。鄭華被熱情的引到季子強身邊,季子強照例噓寒問暖了一番,「你一年出去能掙多少錢?」

這人說:「五六千。」

季子強點點頭說:「哦,不少啊,為什麼回來了?」

這人說:「婆娘一個人,忙不過來了,要過年。」

季子強又問:「嗯嗯,好啊,兩頭都照顧了。你在外面打工,都能按時拿到錢嗎?」

這人說:「那些老闆黑呢,9月份的工錢現在也沒給咱。」

「哦……你可以找有關方面出面幫忙嘛。」季子強指著人叢中人說:「他是辦公室的幹部,這事歸他管,你就找他,解決不好你到縣長辦公室告他。」大家為季子強的風趣幽默盡情的大笑。好一副官民魚水情!

看來季子強對這裡的工作還是滿意的,對他們來說,初戰告捷,李保瑞信心十足,有些得意忘形,回頭對黃鄉長說:「出人意料,出人意料啊,如果再唱好下一場戲,這次季書記視察就完美了。」

他的情緒也感染了大家,黃鄉長居然說:「老李,我打電話叫張主任把酒換了?」

李保瑞大手一揮說:「好,你安排,一定要讓大家高興、開心。」

黃鄉長馬上就接通張主任的電話:「老張啊,我是黃啊,你把那個酒撤了,統統換茅台。」

大約在那面的張主任死腦筋,不知道已經買好的酒咋處理,反覆請示,黃鄉長火了:「叫你換你立即換,羅里嗦個球啊?處理不了你就搬回來1

他說完,氣呼呼的「啪嗒」一聲把手機關了,說道:「這個老張,辦公室主任屁股都當起繭子了,辦事還這麼不開竅。」

在村委會的會議室里,李保瑞主持了彙報,他先說了一通感謝、歡迎的客套話,接著就開始正式議題,彙報工作。李保瑞為這次會議做了最精心的準備,最細緻的安排,彙報材料已經熟悉到能一字不漏的背誦下來,所以他裝模作樣的在面前擺了一份材料,可至始至終眼也沒瞟上一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