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七十八章心情不好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沒多少情緒陪他嘮嗑,就淡淡的說:「你去吃飯吧,我想一個人好好的休息下,想點問題,你就不用在這陪我了。」 那王炳森只好低頭哈腰的退了出去,季子強靠在床上,想休息一下,向梅就幫他到了杯水,季子強喝...

?這一下,孟莉芙就沒有推脫的辦法了,她也不能繼續和季子強糾纏了,只好過來一一的碰上幾杯,這些個人,喝酒最愛來邪勁,女人勸酒就興奮,一下子就扯不清的糾纏起來了。

孟莉芙本來是想和季子強親近一下,沒想到,這一來幾十杯就下了肚子,雖然自己酒量不錯,但對這幾個老油條她也不好過於託大,喝了一會,多少有點難受,倒是季子強看看不忍心,他也是天生的憐香惜玉的人,雖然孟莉芙他並不怎麼感興趣,但他還是站起來制止住他們幾個說:「人家一個女同志,喝的差不多就行了。」

書記發話了,大家也就不再和孟莉芙糾纏了,孟莉芙這才擺脫了窘境,用朦朧的雙眼,深深的看了季子強一下,坐了回去。

今天很多是鄉上基層幹部,本來是粗野慣了,起初都還裝著高雅,裝著文明,但喝到中途,大家也都喝嘛了,顧不得書記在,都說起了葷話,不過這也是最近流行的一個趨勢,上了酒桌子不說這些感覺不熱鬧。

鄉長急問旁邊的一個電視台小伙:「你知道酒和人體有什麼關係嗎?」

這小伙想了想搖頭說:「我不太懂,酒和人能有什麼關係??」

鄉長說:「關係大了,你比如說啊,那少女腿一抬,就是口子酒少男腿一抬,是金種子酒老太太這腿一抬,是古井貢酒老頭子腿一抬,那肯定聖泉干啤酒!你腿一抬,呵呵,是劍男春酒!」

這小伙就一下子臉紅起來,惹的很多人笑。

在這樣的場合,季子強也是不好制止,這已經成為了現在社會的一種酒場上的習慣了,季子強就聽旁邊的一個副鄉長也說:「昨天我到城裡辦事,半道上來一位MM看來平時喜歡說「我靠」,車上一男的有意往MM身上靠,想揩油,MM一推男子說:我靠,你往這靠什麼靠?男子也推MM一下說:怎麼啦?你靠行,我靠不行?

這故事講的,桌子上又是一陣好笑了。.

季子強吃好了,也不做假,就對大家說:「你們慢用,我先過去了。」

主客不吃了,誰還好意思坐那吃,大家也就一起散了,吃完了飯大家還是稍微的休息了一會,城裡的幹部就是毛病多,吃飽了是不隨便工作的,要好好的消化一陣。

大家就在鄉上的招待所稍微了喝喝茶,聊聊天,向梅和王書記也到季子強房間來,給季子強倒水,泡茶,陪季子強聊了一會天。

幾個人就東拉西扯的說到了明年的一些想法上了,王炳森說也想在這裡搞個小景點,問縣上能不能支持一下,季子強問他們這裡有什麼特色,搞旅遊沒特色那是不行的。

王炳森說,他們這裡有個很古老的寺廟,每到節氣,四鄉五鄰的都會有人上去求籤拜佛的,香火很往。

季子強就感興趣了,問他:「那這個廟遠不遠,不遠的話,明天我去看看,可以了縣上籌點錢維修一下。」

王炳森忙說:「不遠不遠,就在鄉政府後面的山坡上,書記要是想去,明天我陪你一塊去看看。」

向梅也說:「明天我也去。」

季子強看看他倆,笑笑說:「先檢查工作吧,到明天在看情況了。」

幾個人就閑聊了一會,時間也差不多了,下午由王炳森陪同視察了養殖場,一個小學,鄉上的一些大一點的企業,都去看了看,季子強他們走到一處,眼見耳聞的那都是一片陽光,一季子強到是感覺這其中很多都是應付他的,但也不好明說,也知道這都是慣例,就隨便的聽聽他們的假話什麼的,轉了幾個地方,季子強也漸漸的就沒有了多少興趣。

這鄉上的幹部也都市很聰明的人,很快就發現了季子強不是很感興趣,知道今天自己的偽裝讓書記發現了,所以就草草的收兵,回到了鄉上。

季子強順便的又去看了一個鄉辦的石材廠,也就會到了鄉上的招待所,休息一會,到了吃飯時間了,今天下午看來鄉上是真是有了準備,在鄉上的大會議室那是排上了五桌,滿桌都是菜,搞的很是隆重。

季子強今天是有點不想喝酒,除了感覺鄉上工作不是很紮實以外,還對這桌上的菜很不滿意,本來自己檢查前,也是讓辦公室專門的打過招呼,不要搞的太奢侈,一個鄉都窮成這樣了,還裝什麼老大,充什麼面子,不知道這一頓飯的開銷他們將來從那出。

季子強坐在這裡就心情不好,他很少說話,也很少動筷子,臉端的平平的,王炳森心裡就暗暗的叫苦,知道一定是今天這頓飯搞的有點太鋪張了,他也不是很笨的人,對於猜摸上級的心情還是很有一套的,可是寫啊已經上來了,自己只好硬這頭皮吃下去。

滿桌子的人漸漸的都看了出來,也沒人敢隨便的鬧酒了,連向梅也很少看到季子強有過這樣的臉色。

大家就悶著頭,很快的吃完了晚飯。

季子強有了這樣的心情,那自然是更沒有太大的胃口,稍微的吃了一點,他也就不想吃了,找個借口說自己今天有些累,就先回去休息了。

王炳森和向梅,還有幾個鄉長陪著他一起,把他送到了房間里,就坐了下來,王炳森知道今天自己這馬屁拍錯地方了,心裡也是坎坷不安的,就磨磨唧唧的不想走,估計是想和季子強單獨套套近乎,季子強本來心裡不爽快,現在是沒多少情緒陪他嘮嗑,就淡淡的說:「你去吃飯吧,我想一個人好好的休息下,想點問題,你就不用在這陪我了。」

那王炳森只好低頭哈腰的退了出去,季子強靠在床上,想休息一下,向梅就幫他到了杯水,季子強喝了口,向梅就坐在了季子強的傍邊,季子強起初是沒有什麼反應的,在漸漸的聞到向梅那身上的清香,有點誘~惑,季子強克制住自己,他裝著睡覺,來掩飾自己的渴望。

但有的時候,有的地方那是不容易剋制的,慾~望是男女共存的本能,只要是個健康的男人就需要性釋放,女人也需要,不存在誰滿足誰的問題,男人與女人在性上是平等的。至於誰的需要多一些,只是個體差異。男女要達到平衡,需要一段時間磨合,男人可以直接表達自己的需求,女人也可以直接表達自己的需求。

所以今天向梅也有這樣一種難以忍耐的需要,

也許有人認為,特別是一生一世生活都非常平靜、波瀾不驚的人,總會固執地認為,生活其實就是日復一日、毫無新意的、單調的重複,但是一些總是處於動蕩狀態生的人,自然往往覺得生活就是這般的充滿情趣、豐富多彩。

比如現在命運得以翻天覆地、不能同日而語改變的向梅來說,直到現在,向梅似乎才第一次嘗到了生活甘甜的滋味,領悟了幸福生活的真諦,看到快樂生存的真正意義。

然而刻薄來說,向梅從一個懵懂愚鈍、困苦混沌的農村少女變成狡詐多謀、謀算并力圖滿足慾望的女人,完全得益於早年的那些風流韻事,在經過一些粗實有力而且玩法精到的男人的鼓搗、折.騰和磨練,不但使她獲得了人類生理器官釋放的巨大塊.感,從此痴迷沉醉在這種巨大的快樂之中,而無法自拔,而且出現的另外一個革命性的變化的,她的心理也更加成熟了,因為很顯然,對於人,特別是女人來說,身體的變化是如此殘酷而當然地改變她們的心理結構和思維定勢。

現在她更是如願以償地的坐上了洋河縣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的位置,每月固定領著國家發的上千元的工資,以後自己再好好的努力一下,還會有自己的專車,說到底,已經完全過上了令人艷羨不已、高貴得體的生活,她的內心當然就被巨大的自豪感和幸福感充斥著,覺得自己已經完全脫胎換骨,從冰冷黑暗的地獄一躍飛到天堂,「醜小鴨成為美麗高貴的公主」,這個以前在書里描繪的童話和幻想,居然就在自己身上變成了現實!現在自己身世和角色的這種變化,狂喜得幾乎找不到自己的向梅甚至有些失去了應有的穩重。

她的思想和內心,季子強是完全沒有了解,他也不可能來了解,因為他們本來就不是活在一個層面上的,季子強天生就有比向梅有更好的命運,他一進官場,就遇上了葉眉,這不得不說是命運之神眷顧了他,所以他也很難理解向梅的很多想法。

朦朧中的季子強就感覺向梅是那麼妖嬈、那麼美麗、那麼熱情,她的喘息聲又回蕩在他的耳邊,不知不覺中,他的心跳快了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