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七十七章被女記著盯上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259字

?至少他是知道一點,這個季書記不是個等閑的人物,不要說自己個小小鄉書記了,連兩個縣長和書記都栽到了他的手上,所以一定要小心的對待,小心的應付。

鄉上的書記王炳森一年前才到下嶺鄉,他過去是外鄉的一個鄉長,因為跟吳書記跟的緊,去年吳書記經過努力,讓他坐上了這裡的書記位置,要說工作,也還可以,不管是縣上,或者是市裡的多次檢查,他都沒有給拖過後退,每個檢查組對他的評價都很不錯,但晴天一個霹靂,吳書記竟然說倒就倒了,這讓他又傷感,更擔心啊,現在一想起吳書記那不分場合的表揚他的話,他都感到是套在了脖子上的鎖鏈,也許那話將來會要他的命。

這一次季書記來下嶺鄉,他自然不敢大意,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

王炳森自己也準備了幾套彙報的預案,他很明白,在領導面前一味展示成績,未必效果最佳,就算不認為是浮誇糊弄,也可能會因此認為形勢大好,進而層層加碼,提出更高要求,最後自作自受;而一味渲染困難,更會讓領導認為你庸碌無能,能力平庸,所以擺成績的同時,也要講困難,而如何運用的前提,關鍵在於摸清領導習慣,性格,愛好和意圖,奉迎配合,這也是兵法中的「知已知彼,百戰不殆」,

在具體視察工作安排上,書記王炳森也依法而為,把全鄉的所有工作,自己先和鄉上的其他幹部一起,仔細的篩選了一遍,去掉劣差的,留下好的。

上午季子強一行人就到了下嶺鄉,季子強一到,就見那滿鄉的幹部早在鄉政府的村口等著自己,季子強也下車來和他們握手,寒暄一下,就步行到了鄉政府會議室,季子強給他們開了個會,講了些縣上最近的事情,還要求他們在春節期間做好那些防護工作,然後又說到下一步的一些打算和計劃,希望鄉上也要有個思想準備,不要稀里糊塗的,最後掉了隊,跟不上形式了。

他這一面說,那電視台的攝像機和照相機就刷刷的閃,他各種姿態和角度都不斷的留下美好形象,一半季子強是不大喜歡這樣的,但這次是宣傳部孟部長的安排,季子強也沒怎麼管。

季子強講完了話,鄉上的這幾個領導,一一的做了工作彙報,說的也都是迷迷糊糊的,成績多,缺點少。

開完會也就到了吃飯的時間了,大家就一起來到了鄉政府的食堂。

中午吃的還是比較的簡單,有雞,有魚,有肉,有酒,鄉上的王炳森書記也就不斷的道歉,說是中午沒怎麼準備,請領導同志們略略的吃一點,晚上要好好的招待。

季子強就不明白了,這都是沒怎麼準備的,那是是在好好的準備下,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呵呵,那自己就先湊合著簡單吃一點吧。

在季子強吃飯的時候,他總是感覺到了一雙異常明亮和嫵媚的眼光在對面不斷放著電,季子強知道,這是縣電視台女記者孟莉芙在看他,這個孟莉芙很年輕,好像是什麼學校剛剛畢業分到洋河縣電視台的,過去季子強也和她打過幾個照面,都沒深交。

這次來鄉下檢查工作,這個女記者孟莉芙一同前來,季子強感覺她對自己過於關注了,有時候季子強都不敢和她的眼光相交,不是季子強怕,是季子強太精熟一個小女孩的盲目和瘋狂,他不希望自己成為這個女孩的目標。

女記者孟莉芙柳眉如煙,星眸微嗔,粉腮紅潤長的玉顏艷春紅,秀靨比花嬌很是漂亮,白襯衣中藏著讓人嚮往的春色,季子強不得不承認這女人的確很漂亮,也有一種盪人心魂的芳菲嫵媚和妍姿妖艷,但就算她再漂亮一些,自己還不至於受到什麼影響,因為自己心中已經有了江可蕊,季子強也不會隨意的再去犯過去那種錯誤。

孟莉芙早就見過這個年輕瀟洒,風流倜儻的縣長很多故事,心裡已經有了很多愛慕和崇拜,雖然孟莉芙很年輕,但她和所有懂事的女孩一樣,在經受了現在社會巨大的金錢和利益衝擊下,她變得成熟和理智,她知道要在洋河過的好,要想以後的人生幸福和美滿,光靠努力工作是沒辦法達到的,既然自己年輕,既然自己美麗,那何不走一條捷徑呢?

而最為有效的方式就是捕捉到一個有權有勢的人,於是,她盯上了季子強,當然了,只是盯上而已,她需要盯的目標很多,季子強只是其中最為突出的一個罷了。

她當然知道怎麼樣才能給自己生活帶來巨大變化,男人和女人之間到底因何會有這樣糾纏不清、難分難捨的聯繫總是給孟莉芙帶來最大迷惑和驚奇,按照她掌握的生理學的知識來推測,男人們戀戀不捨、歇斯底里追求的這種快樂行為,實際能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極端體驗呢?不外乎就是那麼短暫的一兩秒鐘不可抑制的抖動而已,卻贏得世世代代的男人前赴後繼、勇往直前地進行著「飛蛾撲火」的遊戲。

她也老早聽說,官場的話和行為,雖則表面上顯得慷慨激昂、不容置辯和信誓旦旦,其實都只是一種極其應該憎惡和拋棄的虛偽和虛假,確實,再想想異性間的這種事情,其實也十分有趣的——她也非常奇怪,所有女人身上的東西,不就是人人都有的一個嗎,為什麼就引得男人們這麼痴迷,如此趨之若騖,她當然還經常臉紅心燥地想起偶爾聽過別人說,「男人搞女人,圖的就是那張臉,」。

每當這時,她就會情不自禁的,羞澀的,也是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