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七十五章齊書記的病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你給我說說,齊書記是不是特別厲害?纏繞了一陣,你還沒歇過來呢,他又起來了,你困了累了,想著第二天是要上班的,他還是不依不饒,不讓他足了興,他就嘔氣,是不是這樣呀?」 喬小聚說:「他沒個火爆的時...

?然而,這都是表面上的,最近她的幸福就缺少性的滿足,這就是天下第一缺憾,可是這種話又不好與父親直說,即便直說也說不明白。

她還在父親跟前發狠發邪地打孩子,父親摟著親著哄外甥女,她又跟父親撂臉使性子,差一點兒說出最近齊良陽夜晚提升興緻很困難的話。

她跟齊良陽屬於火線結婚,她除了說過一句感覺還行,其它的都是父親一手操辦的,當時父親認可齊良陽的學歷,也認可齊良陽的人品,其實齊良陽他們也火辣過一段時間,是她們剛結婚的那些年,差不多每個晚上都是他先點她的火,她剛從姑娘進入女人階段,床上的房事生疏也羞澀,想想也就跟一隻羊似的,讓趴窩就趴窩,讓吃草就吃草,結果她就鼓了肚子成了孕婦。

女兒斷奶送給父母,她從羊變成了馬,要叱吒風雲了,要撒歡要尥蹶子了,這齊良陽那時候也工作上開始進步了,工作壓力也大了,對那事情的要求也不高了,開始要躲她了,齊良陽變了,變得不像個男人了,一個看見老婆上火不紅眼不起性的男人,你怎麼對他親熱?你怎麼燃燒激情?

今天,齊良陽又一次傷害了她,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他啊,還在外面喝酒。

她今天是精力過剩,花樣也太多,她經常甚至會睡著睡著突然地發出嗤嗤地冷笑,脫了睡衣,光身子坐到床上,她看著齊良陽上了床,就說:「你沒瞌睡吧,我說幾個謎語你猜猜,猜對了我在上邊,猜錯了你在上邊。」

於是她說:「一頭軟,一頭硬。饒,硬的往裡弄。」

齊良陽看她一眼,笑笑沒說什麼。

老婆說:「怎麼樣,你猜不出吧?我敢打賭,你剛才聽了一定往那事上想了。實話實說,你心裡是不是那樣想了?你不吭氣就證明你把謎語想到那事上去了。你想著我說的不就是干那事嗎?干那事誰不會呀。但是,你大錯特錯了!我告訴你吧,是刷牙」

她說著又笑起來,她笑著拍打自己的雙腿,她無法遏止自己的興奮,巧妙的謎語使她陶醉,又說道:「齊良陽,你不是會那樣想嗎,我就再給你說個那樣的,保准讓興緻起來。你聽這個,我是從網上看來的——」

齊良陽說:」「我們早點休息吧,明天在說。」

她說:「那不行,你聽好了,一兩隻鸚鵡在樹上,一公一母。樹下有一隻羊,一條狼來了把羊吃了。母鸚鵡看到后說了一句話,公鸚鵡立刻把她強J了。問:母鸚鵡說了什麼?

母鸚鵡說:下面羊死了。」

齊良陽都不得不笑了,她老婆見他笑了,就把手往他衣服裡面摸,著說:「有興緻了么?是比剛才有一點了!你得想啊,你一想那個滋潤那個美,興緻就起來了。」

最後這一夜,他們到底還是沒有弄成,齊良陽不管說什麼,他就是很堅決的提不起興緻。

生活還是照舊,縣委和政府機關里早就學了八榮八恥,幹部作風有了轉變,但實質性上不明顯,只是上班能照點,一個個昂昂揚揚地走進大院,相互打著招呼,手機響了卻不接。

趕在上班時間打手機的都是些半生不熟的關係,不是探聽信息,就是託付辦事,這樣的電話可接可不接。

如果真是鐵磁的關係,大多會在晚上或直接到家裡到飯店到美容院到洗浴中心,人人心知肚明,即便對方的手機響成炸彈,也不會有人提醒。

進了辦公室又都成了百般模樣,屋裡人多的,接聽電話會說一些暗語,掛著長或者主任科長頭銜的一人一個獨立的辦公室,手機貼在腮上,說著的是「怎麼了小花貓,又讒了?」這是冷了老情人或新情人如膠似漆的口氣。

機關今年也實行信息化,辦公室里都裝了電腦,許多人都有了QQ號,網名起得新奇刺激,個人密碼卻記在心尖肺葉上,這是防備黃臉老婆的,過嘴癮眼癮的勾當也要弄得如地下工作者。

齊良陽的老婆認定齊良陽是患了陽萎,臉一直陰沉著,到單位上跟誰也不說話,一個人瞪著辦公桌上的台曆出神,要麼就忽拉忽拉地翻雜誌,翻的颳風一樣響。對面的女主任知道她一個字也沒看清,就說:「喬主任,咱們婦聯開春下月要舉辦和諧家庭培訓班,你是主講之一,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齊良陽的老婆喬小娟一時沒反應過來,說:「講什麼?」

女主任說:「家庭暴力由賈主任講,她是學法律的。我講尊老愛幼傳統美德,這一塊我有體會。喬主任,你與齊書記互敬互愛和諧幸福,大家都是知道的,夫妻關係這一塊你講最合適。」

喬小娟就把雜誌扔了,說:「我們不和諧1說著又把地上的雜誌撿起來,抓住一頁撕了,握成團在桌子上摔打,仇讎恨恨的樣子。

女主任嘴裡說著你這是跟誰治氣呀,拿起紙團展開,見上面是一幅畫,畫面上是一對四目傳情的夫妻,中間一棵昂首怒起的仙人柱,絨刺兒稀稀疏疏,鮮活活的倒有了肉感。攔腰一條大紅的標題,寫的是「挺起來的感覺真好」。

主任噗哧笑掩了嘴,說:「你恨干那事?喬主任,你給我說說,齊書記是不是特別厲害?纏繞了一陣,你還沒歇過來呢,他又起來了,你困了累了,想著第二天是要上班的,他還是不依不饒,不讓他足了興,他就嘔氣,是不是這樣呀?」

喬小聚說:「他沒個火爆的時候,你還讓我講夫妻關係1

主任還是笑,笑得閃腰岔氣,喬小娟也跟著笑了,拉過雜誌放到抽屜里。喬小娟沒有準備材料,也沒作講課提綱,她的注意力老是轉移,明明是想著工作的,眨眼的會兒又跑到齊良陽的身上去了,想定到工作上專心地想很難。後來她下了決心,要拉齊良陽去查體。

她就對主任說自己到圖書館查資料呀,主任也不大管她,喬小娟就到了齊良陽的辦公室,叫上他,要到市裡醫院檢查。

齊良陽當然是不去,兩人扯了半天,齊良陽也怕別人聽到有損自己面子,只好跟上一塊去了。

值班醫生看見了門口的齊良陽,說:「明白了,進來呀。說吧,你哪裡不好?」臉上是笑眯眯的,隨手摸起處方簽,又望著喬小娟,說:「男人礙口,還是你說吧。你男人怎麼了?是陽萎早泄還是舉而不堅堅而不久……。」

喬小娟又用挎包敲桌子,說:「請你使用職業用語,什麼叫男人礙口我先說?男人礙口我在嘴上掛著呀!他不能行那事。」

齊良陽被老婆按到凳子上,他的氣都在肚子里憋著,摸出煙來狠狠地抽,怔怔地看著值班醫生瞅他。

值班醫生偏轉了目光,說:「孔子說,食色,性也。孔子是聖人,聖人都這樣說,咱們凡夫俗子還有什麼礙口的?我問,你自己對號入座,然後我下診斷。」

齊良陽依舊賭著氣,聽見值班醫生自說自語,像背誦一篇課文:你今年多大年齡了?挂號單上只寫個成,應該顯示具體年齡。男人十七八歲是性成熟高峰階段,到二十五歲就由高走低了,這是自然規律。但是,現代醫學可以改變自然,到八十歲也能夠暴發二度青春。你是從什麼時候不能行事的?以前行事厲害嗎?剛結婚時一夜幾次?現在幾天一次?害過什麼病嗎?你自衛嗎?你YY過嗎?小便頻嗎?尿黃嗎?尿白嗎?有異味嗎?腰痠嗎?腿乏嗎?等等。

齊良陽吐了煙頭又摸出一支,喬小娟把挎包扔到桌子上,說:「行了行了,別念書歌子了,你說他是什麼病吧。」

值班醫生說:「先說他符合哪一條。」

齊良陽忽地站起來,可著嗓子叫了一聲:「我什麼病也沒有1

值班醫生就笑了,說:「醉酒的人都說自己沒醉,你隨我來。」

值班醫生在前邊拉,老婆在後邊推,兩個人把齊良陽摁到一張很窄的皮面床上,扒下衣服面朝上仰著,然後他從口袋裡摸出一根公雞尾上的羽翎,沾了熱水在齊良陽的身體上輕輕地掃輕輕地刷。羽翎輕輕滑過,像春日裡的淺流舔沙灘,就那樣伸伸縮縮舒舒緩緩,齊良陽感到自己是浸潤到那樣的河水裡了,下邊的活物暴發出吶喊的衝動,他就使勁用指甲掐住了自已的大腿,突然的疼痛迅速流遍全身,又軟了下來,如此幾遍。

「穿上吧,」值班醫生說。「你的病例很典型也很特殊,屬於抑鬱性、暫歇性、精神性、恐懼性、自發性、失調性、綜合性陽萎。」

喬小娟說:「你能不能具體一點,好治不好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